芙蓉镇

作者:古华

《芙蓉镇》导读

《芙蓉镇》以湘南一个小山镇的青石板街为中心场地,以“芙蓉姐”勤劳发家,却招致不幸的故事做“引线”,缝串起与之相关相连的一组人物,并由这些遭遇不同,性格各异的人物组成一个小社会,通过这个小社会,写走动着的大时代。小说从20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一直写到20世纪七十年代末,足足跨了十六个年头,举凡小小芙蓉镇的政治风云、人事浮沉、爱情纠葛乃至经济生活和文化活动。

好书《芙蓉镇》推荐理由

《芙蓉镇》不仅因一个时代的忠实记录而具有极高的认识价值,也因出色的艺术品格跻入当代长篇小说的经典之列。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教授陈思广[5]

《芙蓉镇》自有其独特的魅力,它更多地契合了民族、大众的审美趣味。

——潮州韩山师范学院讲师萧玉华

1982年,《芙蓉镇》获第一届茅盾文学奖

1986年,《芙蓉镇》被谢晋改编成电影。

2018年9月27日,由中国作协《小说选刊》杂志社、中国小说学会、人民日报海外网主办,青岛市作家协会承办的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最有影响力小说评选在青岛揭晓。《芙蓉镇》入选改革开放四十年最具影响力小说。

《芙蓉镇》故事梗概

  • 70年代末80年代初,一批作家从政治、社会层面上还原“文革”的荒谬本质,并追溯到此前的历史,从一般地揭示社会谬误上升到历史经验教训的总结上。以茹志娟1979年2月发表在《人民文学》上的《剪辑错了的故事》为标志产生了反思文学。

    和伤痕文学相比,其目光更为深邃、清醒,主题更为深刻,带有更强的理性色彩。

    古华的小说《芙蓉镇》诞生于“文革”后的“反思文学”潮流中,是一部优秀的“反思”作品。“反思”作品的一个共同艺术特征是突现故事的政治背景和故事情节。

    “反思文学”将几十年历史真相昭示于人,整合出一部政治运动迫害知识分子的历史,传递出前所未有的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复杂信息,加强了对历史与现实的尖锐的批判意义。

    其中的大量作品描绘了一幅幅好人落难,坏人当道,君子不遇,小人得志的世相图,并以启蒙式的话语突出了极左政治路线与传统封建思想如何合二为一地造成社会和人的深刻异化,赞美了不屈不挠的人性力量和知识分子的执着信仰。

    《芙蓉镇》描写了1963—1979年间我国南方农村的社会风情,揭露了左倾思潮的危害,歌颂了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的胜利。

    当三年困难时期结束,农村经济开始复苏时,胡玉青在粮站主任谷燕山和大队书记黎满庚支持下,在镇上摆起了米豆腐摊子,生意兴隆。1964年春她用积攒的钱盖了一座楼屋。

    落成时正值“四清”开始,就被“政治闯将”李国香和“运动根子”王秋赦作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证查封,胡玉音被打成“新富农”,丈夫黎娃娃自杀,黎

《芙蓉镇》读后感

  • 《芙蓉镇》是一部历史变迁和政治风云交集的著作,一点点风吹草动,也能牵扯着小小人物的性命安危。虽说不太倾心那个时代,什么五类分子,什么灭资兴无,什么革命批斗,什么文革动荡,整得民不聊生,人防我,我防人,无人情,批判“人性论”,嬉笑怒骂,疯狂疯狂!但它也在历史长河里涌流,也是一个缩影,一个见证,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是真真切切存在了的!

    1、牧歌在回荡

    看完『芙蓉镇』,想起了大一下的时候,在课上看过的电影。相较于电影,书中的一切显得更加残酷而真实。

    我很感动的是在这样的残酷现实之下,还有未被泯灭的人性。韦礼安的新歌「狼」的歌词写得很好,“还有人幸存,还没有沉沦。”书中没有狼,却有一条蛇,一条既可恨又可怜的蛇。不知道怎样对王秋赦做出一个合理的评价,觉得他既是畸形社会的产物,也是个人性格的悲剧。

    在这样的时代洪流中,一个孤儿的成长之路一定很艰辛。他能依靠凭藉的东西又是什麽呢?在这样的沉浮中,人的命运显得那麽无助。既是这个时代的融入者,又是时代的陌路人。因为他迟早会被这个时代所淘汰,而无法立足。疯掉的他,狂奔在芙蓉镇上青田街上,他的叫喊声音会越来越渺茫,最後消失。

    以胡玉音为主线搭建的人物关系,渗透着许多人情味。它们是一个时代没有沉沦的人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很单纯,也可以政治、经济等外在力量变得很复杂。在以政治为主导的六七十年代下,芙蓉镇也发生了严重的变形。

    『人人防我,我防人人』的心态如同一条毒蛇一样缠上了每个人的心间,大家都只能在这样的时间的长河里,寻求可以依靠的木板,从而自保。但是,在这个小乡镇上,还是有人情味的存在。胡玉音和黎桂桂的感情很平白。

    他们的结合本身就带有着一种先天的不幸,无论是『算命先生』的话,还是

《芙蓉镇》写作背景

  • 1978年,古华到一个山区大县去采访。时值举国上下进行“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全国城乡开始平反这十几、二十年来的冤假错案。该县文化馆的一位音乐干部和古华讲了他们县里一个寡妇的冤案。

    故事本身很悲惨,前后死了两个丈夫,这女社员却一脑子的宿命思想,怪自己命大,命独,克夫。古华听了,也动了动脑筋,但觉得只写寡妇的冤案意思不大。在之后三中全会的路线、方针,给了古华一个重新认识、剖析自己所熟悉的湘南乡镇二三十年来的风云聚会、民情变异。1980年7月,古华开始写作《芙蓉镇》。

    1978年5月起,真理标准大讨论由北京扩展到全国范围,由理论界推广到社会各界,从知识分子到工人、农民,广大的人民群众都参与进这场思想风暴来。

    打破思想僵化于其时并非易事,但许多人都深知,中国只有进行一次彻底的思想解放,才有可能回到正常的发展轨道上来,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是其中之一。

    沈宝祥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以下简称《实》)一文诞生的见证者。《实》文最早于1978年5月10日刊载于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沈宝祥作为理论动态早期创办者之一,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压抑、盲目、混乱,早在真理标准讨论初期就对“两个凡是”有所质疑。

    澎湃新闻近日就真理标准大讨论始末专访沈宝祥。回顾40年历史,他说那场大讨论对历史转折起到了关键作用,到今天仍具有重大意义。“无论是过去的改革开放,还是今后在新时代开展新局面,以实践为标准都是非常必要的。”

    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早于1977年即开始酝酿。当时,“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中国百废待兴,思想僵化、个人迷信仍未消除。

    时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

《芙蓉镇》摘抄

  • 1、那是什么样的年月?一切真善美和假恶丑、是与非、红与黑全都颠颠倒倒光怪陆离的年月,牛肝猪肺、狼心狗肚一锅煎炒、蒸熬的年月。正义含垢忍辱、苟且偷生,派性应运而生、风火狂阔。--by古华《芙蓉镇》

    2、活下去,像狗一样的活下去!--by古华《芙蓉镇》

    3、时间也是一条河,一条流在人们记忆里的河,一条生命的河。似乎是涓涓细流,悄然无声,花花亮眼。然而你晓得它是怎么穿透岩缝渗出地面来的吗?多少座石壁阻它、压它、挤它?千回百转,不回头,不停息。悬崖最是无情,把它摔下深渊,粉身碎骨,化成迷蒙的雾。在幽深的谷底,它却重新结集,重整旗鼓,发出了反叛的吼叫,陡涨了汹涌的气势。浪涛的吼声明确地宣告,它是不可阻挡的。猕猴可以来饮水,麋鹿可以来洗澡,白鹤可以来梳妆,毒蛇可以来游弋,猛兽可以来斗殴。人们可以来走排放筏,可以筑起高山巨壁似的坝闸截堵它,可以把它化成水蒸气。这一切,都不能改变它汇流巨川大海的志向。--by古华《芙蓉镇》

    4、不搞回忆对比行吗?不忆苦、不思甜行吗?解放才十四、五年,就把旧社会受过的苦、遭过的罪,忘得精光?三面红旗、集体经济,纵使有个芝麻绿豆、鸡毛蒜皮的毛病、缺点,你们也不应发牢骚、泄怨气。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端着粗碗想细碗,吃了糠粑想细粮,人心不足蛇吞象。所以忆苦思甜是件法宝,能派很多用场。--by古华《芙蓉镇》

    5、生活也是一条河,一条流着欢乐也流着痛苦的河,一条充满凶险而又兴味无穷的河。人人都在这条河上表演,文唱武打,红脸白脸,花头黑头。人人都显露出了自己的芳颜尊容,叫做“亮相”。夫人揭发首长。儿子检举老子。青梅竹马、至友亲朋成了生死对头。灵魂当了妓女。道德成了淫棍。人性论、人情味属于资产阶级。群众运动,运动群众。运动群众的人自己也被运动。地球在公转和自转,岂能不动?念念不忘

《芙蓉镇》人物关系

  • 李国香是《芙蓉镇》里的人物,从开头有个做县委书记的舅舅,让人浮想联翩。到初期摇身一变,成革命委员。再到被揪出来搞破鞋,仿佛成了新一代黑五类。然后又摇身一变,重新上台,变成了县里的干部,坐汽车来。

    到最后直接变成去省里高就。几乎每一次她回到芙蓉镇,都加官进爵(除了搞破鞋那次)。她升官的路线也和现在报纸上看到官员走的路线一样,去地方上呆个几年,回来升一级,再转个地方,又升一级。79年审查,打下去的还是王无赖这种原本就一穷二白的人,而真正有背景有来头的譬如李国香,反倒步步高升。

    李国香简介

    李国香在镇子上是一个一手遮天的女人,他嫉妒胡玉音,误会胡燕山与胡玉音之间的关系,因此一而三再而三的打击胡玉音,上门找茬,更是与爱贪小便宜的王秋赦混在一起,提拔他,并与他一同打击五类分子,嫉妒心吞噬了她的良心使她成为一个只要社会地位,不求幸福生活的势力小人,在她的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

    李国香小说结局

    按照人们的普遍愿望,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芙蓉镇》中的好人胡玉音、秦书田等也只是被摘掉了头上的“高帽子”,他们所受的伤害与磨难却是无法弥补的,更不用说胡玉音被逼自杀的憨厚老实的丈夫了。

    然而,害人的李国香非但毫发无损,反而交上好运,既在省里当了官,还找到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好官人,成了省委书记的夫人。真是呼风得风,唤雨得雨。她虽当初就因为与县财办的一名干部私通出了名,却能以其深广的政治背景和权势人物的保护,在芙蓉镇颐指气使,兴风作浪。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不但没有受到追究,反而找到了一棵“大树”——省委书记的的贴身保护。

    李国香形象分析

    《芙蓉镇》根据古华同名小说改编,故事围绕着围绕着“

  • 王秋赦是《芙蓉镇》里的人物,王秋赦是古华的小说《芙蓉镇》里最大的一棵草根,然而却在文革风起云涌的政治旋风中乘风破浪,成功杀出一只凤凰,又被秒杀回野鸡。他的人生涵盖了草根逆袭通常碰到的机遇与风险。

    王秋赦简介

    王秋赦是个雇农,也是个不知父母出处、没有任何亲戚关系的孤儿。他脑子不笨,又识几个字,加上嘴又能说,虽从小蹲破庙、住祠堂长大,但由于他会见风使舵,阿谀奉承、察言观色,尽管也不少挨一些莫名其妙的巴掌,却养成了跑公差时好吃懒做的寄生虫习性。土改时,他被确定为“土改根子”,给他分了四时衣裤、全套铺盖、两亩好田不说,还分了一栋全木结构的别墅──吊脚楼。

    王秋赦小说结局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全县开始平反昭雪冤假错案。

    “娘卖乖!斗来斗去二十几年,倒是斗错了?”王镇长怒火中烧,然而更令王镇长头疼的是,十几年来没收的钱财都要统统归还,可这些早就吃到肚子里了,上哪找?

    各种小道消息传到芙蓉镇,黎秘书恢复职务了,谷燕山平反了,连胡玉音和秦书田都平反了,芙蓉镇的百姓们眉开眼笑了。王秋赦却神思恍惚,心燥不安,他终于疯了,吊脚楼也在风雨交加的晚上倒塌了。

    王秋赦形象分析

    逆袭1:有工作了,看守浮财

    王秋赦第一次逆袭的机遇是1950年土地改革。无产阶级诉苦大会上,他声泪俱下,博得“芙蓉镇杯”诉苦冠军,被定为“土改根子”,从此王秋赦开始走上人生逆袭的羊肠道。

    工作组先解决了王秋赦的工作问题,派他到逃亡地主家看守浮财。可他太没文化了,根本不理解人

  • 秦书田是《芙蓉镇》里的人物,原为县剧团编导,因搜集流行于湘西民间的风俗歌舞《喜满堂》,被定性为反封建主题而打成“右派分子”,开除公职,解送回原籍交当地群众监督劳动。

    秦书田简介

    原本是县歌舞团的编导,1957年因编演大型风俗歌舞剧《喜歌堂》和发表推陈出新反封建的文章,被打成右派,回乡劳动。对于“右派”帽子,他态度顽固,从不承认,只承认自己犯过两回男女关系的错误,请求上级换成“坏分子”帽子。对此,他自有一套自欺欺人的理论。

    秦书田小说结局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平反冤假错案,胡玉音终于等来了翻身的好日子,镇革委给胡玉音下了通知:“你的成分搞错了,扩大化,给你改正恢复你的小业主成分,楼屋产权也归还,暂时镇革委还借用。”听到这个通知,胡玉音吓懵了,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她以为是做白日梦,然而一切都是真实的。紧接着,她日思夜想的男人也被放了回来,全家终于得以团聚。

    秦书田形象分析

    秦颠子是秦书田的外号,他外表看上去与别人没什么不同,此人性格开朗,极其乐观,并用这种乐观的精神感染着周围的其他人,成为与这一时代背景下格格不入的形象。

    胡玉音在他被打成右派分子后与他一同扫大街两个人在这期间情投意合,胡玉音被秦书田的真诚与乐观所打动,他决心“弃暗投明”,秦书田在胡玉音眼里也不再是个小人物了,他高大威猛的形象在胡玉音心中也就树立起来了,使她有了依靠与希望。

    但最后他被迫与胡玉音分开十年去坐牢,离开时,他对胡玉音说了一句话:“活下去,像牲口

  • 胡玉音是古华长篇小说《芙蓉镇》中的女主角,小说描写了1963—1979年间我国湘南农村的社会风情,揭露了左倾思潮的危害,歌颂了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的胜利。

    胡玉音简介

    胡玉音是位貌美肤白、内心善良的女性,被人们称为“芙蓉仙子”。她本与黎满庚青梅竹马,却因母亲出身青楼,父亲参加过青红帮而使两人的爱情花蕊枯萎了。她把这一切归为命定。

    老实巴交的黎桂桂的入赘虽生庚不合,却多少也对上了“杀生为业”的“灵字”。结婚后,她和黎桂桂相亲相爱,从提竹篮筐卖糠菜粑粑起手,逐步发展到做米豆腐生意,企望靠自己的双手走上致富的道路。

    胡玉音小说结局

    在那个动乱年间,镇上的领导因受社会的影响,党的领导,动不动就闹着要搞运动,弄土地改革,人民生活痛苦不堪,就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胡玉音被扣上了新富农的帽子,一夜间,踏遍变成了五类分子,成了党和社会打击的对象。

    随着丈夫的去世,朋友为了保全自己的多次出卖,使她的生活及“内心的城墙”一下子承受不了打击,垮塌了。生活中已经没有令她能支撑自己活下去的支柱了。她被惩罚与右派分子秦颠子一起扫大街,生活苦不堪言。

    但在与秦颠子交往的过程中,她看到了秦颠子的才华,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并重新拾取了希望。再忍耐与等待中,她苟且偷生,迎来了胜利的曙光,赢取了甜蜜的爱情,获得了无限的幸福。他又与丈夫秦颠子一起重操旧业,卖起了米豆腐,过起了幸福生活。

    胡玉音形象分析

    对于《芙蓉镇》,我们可以说它是一部反映中国社会在“文革”前后十多年中“左”倾思潮横行时期赤裸裸的社会现实的作品,也可以说

《芙蓉镇》作者介绍

  • 古华,原名罗鸿玉,生于1942年,湖南省嘉禾县石桥镇人,原湖南省作协副主席。古华在乡间放牛的山间小道上走过自己的童年少年。他的家乡是著名的民歌之乡,那些饱和着痛苦、忧伤、欢乐和憧憬的民歇,给了古华最初的艺术熏陶。

    从农业专科学校肄业后,作为农业工人和农村技术员,古华在五岭山区一小镇旁生活了十四年,劳动、求知、求食,并身不由己被卷进各种各样的运动洪流里,经历时代风云变幻、大地寒暑沧桑。

    遥远的古老的山区小镇,苍莽的林区四时风光,淳朴的民风,石板街、老樟树,吊脚楼、红白喜庆、鸡鸣大吠。对古华有一种古朴的吸引力和历史的亲切感。与农民长期的共同生活构成了古华创作的深厚基础,也是他获得的最有价值的东西。

    古华阅读兴趣广泛,中外古今、文野雅俗,文史哲均在涉猎之中。古华虽然从五十年代末期开始学习写作,1962年开始发表短篇习作,但他创作的黄金时代却是在“三中全会”之后。

    他认为正是全会精神提高了他“认识生活的能力和剖析社会、人生的胆识”。古华文学创作中最著名的作品《芙蓉镇》发表于1981年,这部小说立即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并于1982年获首届矛盾文学奖,曾被改编成同名影片。

    除此之外,古华作品还有《快乐菩萨》、《水酒湾纪事》、《美丽崖豆杉》。《土地爷》、《爬满青藤的木屋》、《醒醒老爹》、《山民》、《金叶木莲》。《浮屠岭》等。在用新的观点、新的色调表现农民生活,反映他们的情绪、心理、愿望和坎坷命运方面取得了不寻常的成绩。

    古华的人生履历

    1961年冬结业于郴州农业专科学校。

    1962年发表第一篇短篇小说《杏妹》。此后10余年间陆续写了一些中、短篇小说,大多反映农村新人新事。

    1975年秋入郴州歌

《芙蓉镇》介绍
芙蓉镇

书名:芙蓉镇

作者:古华

国家:中国

出版日期:1981年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

彩票 | bet | 澳门葡京 | 阳光在线 | bet | 极速牛牛 | 阳光在线 | | 500彩票 | 阳光在线 | 诚信在线 | 阳光在线 | 诚信在线 | 诚信在线 | 优德 | 500万彩票 | bet | 电子书 | 好茶 | 极速快三 | 体育开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