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船

作者:张炜

《古船》导读

《古船》是张炜的一部具有深厚历史和文化底蕴的小说,描写了胶东芦青河畔洼狸镇上几个家庭40多年来的荣辱沉浮、悲欢离合,真实地再现了那个特殊年代里人性的扭曲以及在改革大潮的冲击下,那块土地的变化。它是当代中国最有气势,最有深度的文学杰作之一,是“民族心史的一块厚重碑石”。它以一个古老的城镇映射了整个中国,以一条河流象征生生不息的生命,以一个家庭的沧桑抒写灵魂的困境与挣扎。

好书《古船》推荐理由

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文坛上兴起了一股“文化寻根”的热潮,作家们开始致力于对传统意识、民族文化心理的挖掘,他们的创作被称为“寻根文学”。

文化寻根意识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在文学上美学意义上对民族文化资料的重新认识和阐释,发掘其积极向上的文化内核;

第二,以现代人感受世界的方式去领略古代文化遗风,寻找激发生命能量的源泉;

第三,对当代社会生活中所存在的丑陋的文化因素的继续批判,如对民族文化心理的深层结构的深入挖掘。

但这些方面并非绝对分开,许多作品是综合表达了“寻根”的意义。综合来看,“寻根派”的文学主张是希望能立足于我国自己的民族土壤中,挖掘分析国民的劣质,发扬文化传统中的优秀成分,从文化背景来把握我们民族的思想方式和理想、价值标准,努力创造出具有真正民族风格和民族气派的文学。

虽然打出了“文化寻根”的旗号,但对于什么是“文化”,这些寻根作家们却莫衷一是。大多数作家选取了自己最为熟悉的某个地域做为切入文化层面的基点。而张炜,则选择了自己所熟悉的农村为背景,进行了一次乡野文化寻根之旅。

与前期短篇小说相比,《古船》沉郁厚重,冷静的理性叙述与剖析代替了单纯的诗性发言,而又少有后来创作中的长篇心灵倾诉的说教嫌疑,所以,《古船》一直以来被许多评论认为是张炜最好的作品。

经过十年的苦想冥思和残酷修炼,终于获得了灵魂的超越和升华,成为了一种强大的精神存在,成为了某种人文价值和情怀的化身。在近一个世纪的‘新文学’史上,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量的人物形象,这可能是第一个。(摩罗评价《古船》主角隋抱朴)

我的第一部长篇曾让我深深地沉浸。溶解在其中的是一个年轻人的勇气和单纯——这些东西千金难买。

《古船》故事梗概

  • 这是一部民族沧桑的心灵史,小说通过隋家几个子女在历史的长河中性格和命运的变迁,刻画了胶东芦青河畔洼狸镇上几个家庭四十多年来的荣辱沉浮,悲欢离合,真实得再现了那个特殊年代里人性的扭曲以及在改革大潮的冲击下,那块土地的变化。

    我们的土地上有过许多伟大的城墙,他们差不多和我们的历史一样古老。这个镇子上最兴荣的产业就是粉丝厂,而老隋家的命运也注定了要和这些粉丝厂的老磨坊连在一起。隋见素是老隋家的第二个儿子,天生不服输的性格,使他一心要把家族丢掉的粉丝厂弄回来。而哥哥隋抱朴则是一个截然相反的性格,他不温不火,常年呆在磨房里,仿佛与这个世界脱轨。细细的研究着共产党宣言,细细的品味他那无味的生活。

    隋抱朴爱恋的小葵成了别人的媳妇,他不敢冲破封建的礼教的束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人由闺中女人变为人妻,又由人妻变为寡妇,心理念念不忘,却一直踌躇不前。赵多多是现任粉丝大厂的老板,一个贪婪无制的人,虽然他痛恨老隋家,但是却也不得不依赖老隋家管理粉丝厂的技术。技术不断更新,粉丝厂也在与时俱进,老磨呜隆呜隆的磨着时光,赵多多粉丝大厂的城堡合同不久将到期,这让隋见素一夜夜兴奋的睡不着。

    他辛辛苦苦的算着粉丝大厂的一笔笔帐,以此作为赵多多贪心的罪证,最终拿来粉丝大厂。而隋抱扑并不支持他,他觉得粉丝大厂并不应该姓隋,它作为镇上重要的经济支柱,只要给全镇人民带来福利,和谁来接管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个无产阶级的思想在那个时代似乎变得不可理喻。

    有一个在全镇起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四爷爷,他霸占了隋见素的妹妹,一个弱弱的女孩子,但又带领全镇的人克服了无数的困难,这可能就是人性,没有所谓的坏人,更没有纯粹的好人。隋不召是隋抱朴的叔叔,一个很怪异的人,整天嚷着自己和郑和下西洋,那条古船承载了他所有的梦想。

    隋见素因为心心念念的粉丝厂没有如

《古船》读后感

  • 当代文学在1985年前后开始自觉地以文化视角对人的生存状态作理性的审视。这一视角的确立,使文学呈现出一种强烈的整体意识和民族(地域)意识。作品的历史纵深感强化,对各种文化的特殊性的认识也较以往的阶级学、社会学的表现更贴近人的深层内容。

    在民族因袭负荷被指出之后,新时期之初特有的那种意识到人性尊严的觉醒和精神独立的乐观情绪,便被忧郁、严峻的神色所取代。作家们不无担忧地发现:摆脱根深蒂固的文化羁绊,要比根治政策环境、经济环境的变化艰难得多。

    对这种共识的表述各异,张炜的《古船》是当时较重要的作品之一。中国知识分子自鲁迅起就已掘出民族痼疾的根源所在,而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再次证明:在历史长河中,知识分子的呼声往往是那么的一相情愿,无助无奈,也于世无补。

    反映改革时期,却是从历史、文化与人性的角度与深度同时推进:一个仅有二十多岁的青年作者,一个有沉重的道德感,忧患意识和理想主义色彩的作家,在《古船》中,以对历史血腥的真实还原与对现实苦难的直面相结合,在主人公抱朴的最终抉择中寓含了自己的期望:改革时期的民族文化人格亟待整合,民族发展要想避免重蹈覆辙,民族要振兴,必须作出新的文化选择。

    《古船》以胶东小镇洼狸镇自土改至改革开放四十余年的历史作背景,展开了镇上隋、赵、李三家族间的恩怨。这是一段刚刚逝去的历史,带着几千年的深刻印痕,与现实紧紧交织。

    这段历史中,三家族间的恩怨与历次政治运动相互纠葛:老隋、老赵、老李家人们的命运浮浮沉沉,仁厚的、刚毅的、怨毒的、痴狂的、伪善的、怪诞的灵魂不断地轮回和重现。

    而其中,作者最想凸出的,是历史进程中两股相互盘结较量的力:一股能够顺应和推动历史与人类的脚步,另一股则会死死地拽住历史的行进步伐。历史在这种盘结中艰难行进,有时会停滞,也有时甚至会反复,会出现

《古船》写作背景

  • 1986年,《古船》公开发表。“当时《当代》杂志的发行量还有二十多万。《古船》在《当代》1986年第五期全文刊出后,立即引起读者和文坛的强烈反响。”

    在稍后举行的两次《古船》讨论会上,“绝大多数讨论者对《古船》倍加赞赏”,“批评主要集中在两点:第一,……如何看待土改以来几十年的政治、阶级斗争的经验教训?……第二,……高大全的人物是没有的,但高大的人物是有的,中国脊梁式的人物是有的,像《古船》这样的小说应该让这样顶天立地的人物占有一定的位置。……”

    这些批评意见,使得作者张炜在济南的《古船》讨论会上,不得不做出这样一番辩解:“有两个同志提到了土改的描写,说是虽然写的是事实,但还是不应该写到农民对剥削阶级的过火行为。我想这种想法倒是可以理解。

    不过农民的过火行为党也是反对的——党都反对,你也应该表示反对。至于土改运动中‘左’的政策,已在当时就批判了——当时批判了的,现在反而不能批判了吗?”

    稍后,据《当代》杂志副主编汪兆骞回忆:“先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杂志迫于压力不再公开报道《古船》的研讨会,后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指示’不要出版《古船》的单行本。最后何启治以编辑部和个人名义,写了愿为《古船》单行本出版承担责任的书面保证。

    在社内社外舆论的压力下,《古船》单行本才得以出版。”“《古船》受到最不公平的待遇,是没有获得茅盾文学奖。第四届&lsq

  • 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中国文坛上兴起了一股“文化寻根”的热潮,作家们开始致力于对传统意识、民族文化心理的挖掘,他们的创作被称为“寻根文学”。

    文化寻根意识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在文学上美学意义上对民族文化资料的重新认识和阐释,发掘其积极向上的文化内核;第二,以现代人感受世界的方式去领略古代文化遗风,寻找激发生命能量的源泉;第三,对当代社会生活中所存在的丑陋的文化因素的继续批判,如对民族文化心理的深层结构的深入挖掘。

    但这些方面并非绝对分开,许多作品是综合表达了“寻根”的意义。

    综合来看,“寻根派”的文学主张是希望能立足于我国自己的民族土壤中,挖掘分析国民的劣质,发扬文化传统中的优秀成分,从文化背景来把握我们民族的思想方式和理想、价值标准,努力创造出具有真正民族风格和民族气派的文学。

    虽然打出了“文化寻根”的旗号,但对于什么是“文化”,这些寻根作家们却莫衷一是。大多数作家选取了自己最为熟悉的某个地域做为切入文化层面的基点。而张炜,则选择了自己所熟悉的农村为背景,进行了一次乡野文化寻根之旅。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明显地发现,每一次社会变化的时期同时也是人的思想变迁、保守与疑虑迸发的阶段,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一次社会转型或动荡都会引起知识分子新的精神觉醒和价值重铸。

    正如雅斯贝尔斯所描绘的“一战”后人们的精神状态一样,“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不仅欧洲到了日薄西山之时。而且地球上的一切文化均处于在暮霭沉沉之中,人类的末日,任何一个民族和任何一个人均不能逃脱的一次重新铸造——不论是毁灭也罢,

《古船》摘抄

  • 1、见素,你不知道,世上那些不怎么说话的人其实说了最多的话,说得口焦舌燥。他们在跟自己交谈啊,最累的是心。--张炜《古船》

    2、必须亮出自己的獠牙,才能有效地控制住所有的人,即使是皇帝也不例外。--张炜《古船》

    3、能够温柔耐心地对话的人太少了。更多时候,更多人,他们关心的都是这个世界的虚假和热闹。扛着它走,不要对抗,不要推卸,不要控制,不要试图解决。背着它一直往前走。现在如果有任何人问我关于困难的问题,我都会这样说。--张炜《古船》

    4、谁谁谁都是经历过苦难和挫折成长起来的,凭什么你就觉得作为朋友就应该呵护你呢?--张炜《古船》

    5、在暴力和死亡的威胁面前,沉默永远是大多数。--张炜《古船》

    6、所有送出去的糖和作出的孽,都以另一种形式回来。--张炜《古船》

《古船》人物关系

  • 张炜的《古船》主要讲述的是洼狸镇上李家、赵家、还有隋家数十年的恩怨和变化,是中国农村在历史转型中的阵痛典范

    1.隋抱朴:其实,知道了一切也就原谅了一切;有时候原谅自己比原谅他人更重要。

    他是隋家的长子,是隋家苦难的见证者,也是洼狸镇血淋淋的历史的经历者。读毕此文,相信大多数读者对抱朴怀有悲悯之情。

    他是一个患有“怯症”的可怜虫,他年复一年,把自己关在一个老磨屋里;他也是一个思考着的智者,他读《天问》和《共产党宣言》,最终超越了自我,超越了简单的复仇思想,而承担起支撑整个粉丝厂和整个镇子的责任。

    小说里写道:“隋迎之的大儿子隋抱朴天真可爱,到处跑动,人们见了都说‘老隋家的又一棵旺苗!’”⑴由此可见,隋抱朴也曾是个乐观,勇敢,矫健的男孩。然而,苦难最终把他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懦弱而自卑的人,总是在说“我是老隋家的一个罪人”。这一切的一切是如此令人痛惜。

    隋抱朴的“原罪意识”源自于他历尽的折磨。少时,他亲眼目睹大资本家父亲还账归来,咳血而死在枣红马上;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艳丽而执拗的后母茴子痛苦的死于床榻,死后还受尽赵多多的侮辱;他像疼爱孩子一样怜惜妻子桂桂,却依然挽救不了她的性命;他固执的以为“老隋家的人不配拥有爱情”,所以他错过了深爱的小葵,终身遗憾;他无能为力的看着弟弟身患绝症,妹妹遭人霸占;他无助的躲进老磨屋,与“天真可爱”再无分毫关系。

    诗人臧克家奉行“坚忍主义”,所谓“严肃的正对现实生活中的险恶苦难,带着倔强的精神,沉着而有锋棱地去迎接磨难。”⑵,这便是对隋

《古船》作者介绍

  • 张炜,1956年生于山东省龙口市,1980年毕业于烟台师范学院中文系,1984年起任山东省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古船》、《柏慧》、《外省书》等,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日多种文字,并多次在海内外获奖。《能不忆蜀葵》由华夏出版社出版。

    张炜-基本信息

    张炜,1956年11月生,山东龙口人,原籍栖霞,中共党员。是中国当代文坛一位擅长长篇写作、执著于简朴生活的作家。1976年高中毕业后,回原籍在农村参加工副业劳动。1978年考入鲁东大学(原山东烟台师范学院中文系)。1980年毕业后到山东省档案局工作。同年发表小说处女作。

    1984年调山东省文联从事专业创作。历任栖霞县寺口橡胶厂技术员、工人,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档案编研处干部,山东省文联专业作家、创作室副主任,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主席,万松浦书院院长;兼任山东省师范大学烟台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山东省龙口市政府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全国青联委员,山东省青联副主席、山东省青年文体委主任等。

    张炜-创作历程

    1975年开始发表小说、散文、文论等作品。198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在省档案部门做过四年历史档案资料编研工作,现为专业作家,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万松浦书院院长。著有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柏慧》《家族》《外省书》《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等,中篇小说《秋天的愤怒》、《蘑菇七种》、《瀛州思絮录》等,短篇小说《玉米》《声音》《一潭清水》等,散文《融入野地》《夜思》《筑万松浦记》等,诗集《皈依之路》《家住万松浦》等。有《张炜自选集》(6卷)、《张炜文集》(6卷)、《张炜文库》(10卷)等多种文集出版。部分作品译有英、法、日、德等多种外文版本。张炜的小说也被美国、法国等国家教育部列为高等教育教材,成为高等教育考试必读书目

《古船》介绍
古船

书名:古船

作者:张炜

国家:中国

出版日期:2000年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

职业 | 动物饲料制造 | 锂电 | 小说 | 金沙 | 生物技术 | 职业 | 建筑施工公司 | 双色球预测 | 双色球开奖 | | 手游 | 双色球预测分析 | 福彩3D | 500彩票 | 赛车cp | 排列三 | 排列3 | 七星彩 | 500彩 | bet | nba | 林林电子有限公司 | cba | 英超 | 中超 | 德甲 | 西甲 | 意甲 | 欧冠 | bet | 阳光在线 | 阳光在线 | 电器 | 易胜博 | 阅读网 | 净水 | 淘客文化 | 皮草 | 大成生物科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