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读书笔记

作者:川端康成

《雪国》小说导读

《雪国》是川端康成最高代表作,其间描绘的虚无之美、洁净之美与悲哀之美达到极致,令人怦然心动,又惆怅不已。作品中唯美的意象描写融入至人物情感的表达之中,往往带着淡淡的哀思,表现了川端康成的物哀思想。 《雪国》也是作者在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时被评奖委员会提到的三部小说之一。在川端的所有作品中,《雪国》被海外翻译最多,先后被译介到很多国家和地区,中国也出版了不同的译本。Q猪推出《雪国》读书笔记,欢迎阅读

雪国故事梗概

  • 《雪国》情节并不复杂,故事写的是东京一位名叫岛村的舞蹈艺术研究家,三次前往雪国的温泉旅馆,与当地一位名叫驹子的艺妓、一位萍水相逢的少女叶子之间发生的感情纠葛:

    岛村虽然研究一些欧洲舞蹈,但基本上是个坐食祖产、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他从东京来到多雪的上越温泉旅馆,结识在那里出卖声色的驹子,驹子年轻貌美,不单能弹一手好三弦,还努力记日记,他们之间虽说是买卖关系,但驹子对岛村表现了比较真挚的感情;岛村则认为二人无非是露水姻缘,人生的一切均属徒劳。

    驹子对岛村表示理解,嘱他“一年来一次就成,带夫人来也欢迎,这样可以持久”。岛村一共来雪国3次,同驹子厮混,驹子对他则伺候饮食,陪同游玩,二人之间狎昵猥亵无所不至。尽管这一切都按艺妓制度计时收费,但岛村追求驹子的美貌,驹子赏识岛村的大度和学识。两人之间也流露了互相爱慕之情,最后挥手而别。

    岛村第二次前来雪国时,在火车上看到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在精心照料一位患病的男青年。姑娘名叫叶子,青年名叫行男。当时,己是黄昏时分,车窗外夜幕降临在皑皑雪原之上。在这个富有诗情的衬景上,叶子的明眸不时在闪映,望去十分美丽动人。岛村凝视,不禁神驰。

    后来岛村得知叶子原来是驹子三弦师傅家的人,行男则是三弦师傅之子。岛村风闻三弦师傅活着的时候,曾有意叫驹子和行男订婚,驹子也是为给行男治病才当了艺妓的。

    但驹子对此表示否认,实际上对行男也毫无感情,甚至岛村二次离开雪国,驹子送到车站时,叶子跑来报告行男咽气,哀求驹子前去看看,驹子也未予理睬。岛村虽然欣赏叶子年轻貌美,但在第二次来雪国后的几次接触中,并未对她有爱的表示:直到在他离开雪国之前,剧场失火,发现叶子从二楼上掉下来死去,也只是略表同情而已。

    总括起来?!堆┕凡⑽藿隙嗟那榻?,着重表现的是

雪国摘抄

  • 1、你连指尖都泛出好看的颜色--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2、生存本身就是一种徒劳。--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3、以朋友相待,不向你求欢。--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4、这笑声清越的近乎悲戚。--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5、她的眼睛同灯光重叠的那一瞬间,就像在夕阳的余晖里飞舞的妖艳而美丽的夜光虫。--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6、黄昏的景物在镜后移动着。也就是说,镜面映现出的虚像与镜后的实物在晃动,好像电影里的叠影一样。出场人物和背景没有任何联系。而且人物是一种透明的幻像,景物则是在夜霭中的朦胧暗流,两者消融在一起,描绘出一个超脱人世的象征世界。特别是当山野里的灯火映照在姑娘的脸上时,那种无法形容的美,使岛村的心都几乎为之颤动。--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7、这是一幅严寒的夜景,仿佛可以听到整个冰封雪冻的地壳深处响起冰裂声。没有月亮。抬头仰望,满天星斗,多得令人难以置信。星辰闪闪竞耀,好像以虚幻的速度慢慢坠落下来似的。繁星移近眼前,把夜空越推越远,夜色也越来越深沉了。县界的山峦已经层次不清,显得更加黑苍苍的,沉重地垂在星空的边际。这是一片清寒、静谧的和谐气氛。女子发现岛村走近,就把胸脯伏在窗栏上。这种姿态,不是怯懦,相反地,在这种夜色映衬下,显得无比坚强。--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8、女人在未坠入情网前,是不知道男人下流的--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9、镜中的雪越发耀眼,活像燃烧的火焰。--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10、这种孤独驱散了哀愁,蕴含着一种豪放的意志。--日本川端康成著小说《雪国》

    11、在遥远的山巅上空,还淡淡地残留着晚霞的余晖。透过车窗玻璃看见的景物轮廓,退到远

雪国读后感

  • 岛村到雪国,第一次知道这个驹子,是客栈女佣的介绍,说不算是无暇的良家闺秀。女佣这样说,是因为驹子曾被卖到东京的花街柳巷,在酒馆当过女侍。然而肉体的衡量标准、世俗的偏见被作者摒弃,所以才写道岛村一开头就把她看作是良家闺秀:“女子给人的印象洁净得出奇,甚至令人想到她的脚趾弯里大概也是干净的。”

    驹子的纯洁发自内心。岛村让她帮忙寻欢的时候,她的回应是:“你真了不起,居然托我办这种事。”尽管初次见面时惹出这般尴尬,她却依然因为岛村的一句“我想跟你交个朋友,清清白白地,才不向你求欢呢”,对这个陌生的男人产生了信任。

    那时,驹子就是这样一个纯洁的女子,在她的日记里,不论什么都不加隐瞒地如实记载下来,连自己读起来也会难为情。

    因为纯洁,喝醉了酒的时候,一连写了二三十个自己喜欢的演员的名字,还把“岛村”二字写了无数遍。因为纯洁,所以内心执着,并不在乎十六岁起做了十多册的读书笔记是不是一种徒劳。

    驹子是纯洁的,岛村才会在心中怜惜。

    不知为何,单纯的事物总是惹人怜爱。无论是雪国的景致,还是人心的意念,作者毫不吝惜地将最具诗意的文笔,献给了最纯洁的意象。叶子出场时,车窗与灯火营造出来的如梦如幻的情景,令人过目不忘。

    作者一开始就给了暗示:“岛村不知怎么的,内心在想:凭指头感触而记住的女人,与眼睛里灯火闪烁的女人,她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一个象征着从前的驹子的女孩出现,暗示着驹子的蜕变。纯洁,或许正在从驹子的心头一点一点地褪去。

    叶子出场的次数越频繁,驹子的变化就越大。岛村遇到叶子,是在第二次来雪国的时候。当他第三次来到这里时,岛村跟叶子的直

  • 从一开始男主角岛村就感叹车窗外美丽的暮色如同幻景,之后与驹子发生的种种也都铺设在这个幻化的背景之上,在荒芜的雪国里,面对驹子惊人的淳朴之美,岛村也只是欣赏着,心里面却说着那两个字:徒劳。

    其实不仅仅是爱情,爱情是在着个洁白寒冷的背景里一抹晕染的色彩。人太无奈了,要依赖爱情来寻求一点希望。岛村和驹子,莫不如是。岛村生活富足,但他的性格太缺乏激情,有一种看破红尘的感觉,是匍匐在宿命之下的心如止水,他用短暂的热情去爱上一样什么东西,然后迅速忘记。如同他对日本舞蹈的研究和对西洋舞蹈的痴迷。

    他最大的悲哀在于自己太了解自己,把徒劳两个字看得太清楚,于是生生地把自己从嗔叱爱怨中拔离出来,图得一时的解脱,却也使自己的生命惨薄无力。所以他明知道驹子对他的爱和寄托完全是一种虚妄的东西,他还是对此欣然接受了,并且精确地选择一个时间离开。

    对于驹子,文章里有很多暗示性的词句来描述她的状况:精致的针线盒子和直桐木的柜子,是她在东京生活的一丝残留;她的三弦琴弹的很好,但“那也只是在村子里是最好的”;城市的败北者;诸如此类。是她有意无意地引诱了岛村,但岛村的淡定却使她先投入了他的怀抱。岛村不仅是一个男人,他更是从东京来的一丝讯息,是驹子全部向往的一个象征。

    作者从头到尾都没有透露过驹子的意图,最后却借叶子的口说了出来,是的,驹子想说的难道不就是这句话吗?“请带我去东京吧!”“请好好照顾驹子姐。”岛村的回答仅仅是,“对不起,我不能为她做任何事。”诚然,驹子用女子特有的激情爱着岛村,她的爱建筑在她的希望之上,她从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徒劳的,只要有一点模模糊糊的希望她就会竭尽全力,然而她的错误却是,她将获救的希望寄托在了一个根本没有自救能力的

  • 《雪国》中的虚无思想深深地渗透了日本古典文学传统,是“东方式”的虚无。尽管川端康成初登文坛时,因对文坛现状不满,曾与横光利一等发起“新感觉运动”,试图以达达主义、表现主义等西方现代派手法创造一种全新的感觉世界不重视日本文学传统,曾经“企图否定它,排除它。”但川端康成在中年后,越来越发现自己“没有经历过西方式的悲痛和苦恼,我在日本也没有见过西方式的虚无和颓废”。他开始向传统靠拢。在创作《雪国》时,为了写这个世界不存在的美,他只能从日本传统文化中寻求创作灵感。

    他在《雪国》结尾处这样写道:“她(叶子)在空中是平躺着的,岛村顿时怔住了,但猝然之间,并没有感到危险和恐怖。简直像非现实世界里的幻影。僵直的身体从空中落下来,显得很柔软,但那姿势,像木偶一样没有挣扎,没有生命,无拘无束的,似乎超乎生死之外。”这正是川端康成生死无常、人生无常的虚无思想的充分体现:岛村对叶子的死并没有觉得什么恐怖,他觉得在她摔下来的那一瞬间,她仿佛是在自由的无拘无束的飞翔,生或死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在叶子不是生就是死,不是死就是生的那一瞬间,岛村的目光从生到死、从死到生,自由穿梭其间,顿悟了生死这一人类永恒的思考。他悟到生死只是生命旅程中的两个点,无生就无死,无死就无生,死才可以再生;悟到人本来无所谓生和死,死并不是生的终结,“无”并不是“有”的肯定,生和死,有和无只不过是生命存在的两种方式;悟到只有敢于肯定死才能拥有生,才能在生的时候不为死的影子所困扰,才会在死的时候不会因贪生而怯步。这样一种生死无常的观点正是川端康成本人借助岛村这个人物形象表达自己对生死和人生的虚无的看法。

    川端

雪国写作背景

  • 日本文化在历史长河,以“真实”为基础,自力地生成“哀”的特殊品格,并继而形成浪漫的物哀,幽玄的空寂和风雅的困寂三者相通的传统文化精神。在物哀文学观念发展过程中,紫式部作出重大贡献,她在《源氏物语》中,从简单的感叹到复杂的感动,深化了主体感情并由理智支配文学素材,使物语的内容更加丰富充实,含赞赏亲爱、共鸣、同情、可怜、悲伤的广泛含义,而且感动的对象超出人和物,扩大为社会世相,感动具有观照性。在紫式部看来,物哀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是对人的感动,以男女恋情的哀感最为突出;第二层是对世相的感动,贯穿在对人情世态,包括天下大事的咏叹;第三层则属观照性的,它是对自然物的感动,尤其是季节带来的无常感,即对自然美的心。

    川端康成在《雪国》中表现出的虚无与《源氏物语》中的物哀思想是一脉相承的。物哀的第一层是对人的感动。尤其是男女恋情的哀感。这在《雪国》的创作动机中表现了出来,川端康成曾说过:“《伊豆的舞女》也罢,《雪国》也罢,我都是抱着对爱情表示感谢的心情写就,这种表现,在《伊豆的舞女》中纯朴地表现了出来,在《雪国》中则稍微深入,作了痛苦的表现。”从男女间的恋情出发来表现悲哀思想,这是日本古典文学传统。

    《雪国》中驹子真心爱上岛村,不能自持,岛村清楚地知道驹子迷恋上他,但他认为驹子的爱情追求甚至她的生存本身就是徒劳的,可悲的,岛村在驹子为生活而生活,为爱情而爱情这一女性悲哀的苦海是漂荡着,他的内心为苦涩所浸泡。

    他倾心叶子,叶子可望而不可及,这种虚无感与物哀是相通的。物哀的第二层是对世相的感动?!堆┕氛孔髌范际窃谄绱宸⑸?,似乎与现实联系不大。但联系这部作品的创作背景发现,在川端康成创作《雪国》时,日本军国主义正进行疯狂的侵略战争,川端康成没有正面反映这场战争,

小说《雪国》介绍
雪国

书名:雪国

作者:川端康成

国家:日本

出版日期:1948年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