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耶稣的童年》读后感:一个新移民的寓言

    发布时间:2017-06-25 11:05:04 有 个人喜欢了这篇文字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在库切的作品列里,《耶稣的童年》显得十分正单纯。这种单纯源于舍去了许多眼花缭乱的叙事技巧,同样更深层的缘由在于库切对干净洗练的语言不动声色地把握?;叵胍幌乱泼癜闹藓罂馇型瓿傻淖髌?,《凶年纪事》中那种议论与虚构文体的杂糅,自传性作品《夏日》中以旁观者的身份书写自己虚构的传记,似乎都有很深的意味。

    借用他在《凶年纪事》中夫子自道的话说,许多作家迈入老年之后文笔会日趋松散,人物和情节都会呈现程式化的一面,这种症状通?;岜蝗衔谴醋髁λネ?,创作欲望不复当年,“然而,就内心情感而言,同样的变化也许可以作出不同的解读:譬如一种解放,一副堪当大任的清澈头脑”,也许这种变化只是证明“自己远非衰退,而是摆脱了从前像是禁锢他的诸般镣铐,使他真正能够直面自己的灵魂问题:该怎么活”。

    《耶稣的童年》与耶稣无关,与宗教无关,如果非要牵扯出一丝的关联,大概与个体的信仰有关。这个故事有着某种程度的荒诞性,缺乏合理的铺垫,而且这种缺失明显是作者故意为之。

    从库切急切地进入故事的方式来看,他似乎并不担心故事本身是否有着现实的基础。故事开始时,一个很突兀的画面,西蒙带着五岁的大卫在一个陌生国度的安置中心。他想找到一个落脚点,而且急于找到一份工作,只是为了帮助大卫寻找他的母亲。他不断地向人解释,他不是大卫的父亲,他们只是在船上相遇,大卫与他的母亲走失了,身上唯一能证明他身份的信件也丢了。他们都从过去来到这个叫做诺维拉安置中心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这个国家与任何国家都不同,它自成一个国度,独立的乌托邦,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欲望,没有娱乐,依靠基本的条件生活(只有面包),他们辛勤的工作,从不奢望改变什么,生活就是生活,波澜不惊,按部就班是生活的常态。

    西蒙在码头找到了一份搬运工的工作,暂时安顿了下来。这里有一个颇为怪异的地方,西蒙为了帮助大卫寻找他的妈妈来到这个地方,但是他没有任何迹象能证明孩子的妈妈来过这里。总之,他开始帮助大卫物色一个妈妈,在一次散步的路途中,看到了一位打网球的女士伊妮丝,他请求她做大卫的母亲:“不是收养。是做他的母亲,他的真正母亲。”

    这个片段荒诞的地方在于,伊妮丝不但接受了这样的一个建议,而且认为理所当然,她就是他血缘上的母亲。这是本书最为荒诞的部分,荒诞的原因似乎我们能感觉到是作者库切强迫我们认同这样的观点。就如同西蒙向大卫解释的那样:“我们在她的心里播下种子,现在我们必须耐心地等它生长。只要你和她能够喜欢对方,种子肯定会生长开花”。

    这是一个新移民的寓言。当库切成为澳洲作家开始,他就开始了这种新生活的尝试?!兑盏耐辍肺薰赜谧诮?,只是关于人类伊始时,人类如何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建构自己的生活。

    小说中写到了很多场类似古希腊广场哲学的辩论,西蒙与他的码头工作的同伴,西蒙与安置中心的工作人员安娜,西蒙与他的邻居埃琳娜,甚至西蒙与大卫。这种辩论源于一种怀疑精神,源于一个带着原有记忆的外来者与这里平静单调生活的冲突,源于西蒙对这种缺乏激情与欲望,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的反抗。

    小说中提到他在教授大卫阅读《堂吉诃德》时,说这本书代表了我们两种看世界的眼睛,一种是堂吉诃德的眼睛,一种是桑丘的眼睛:“对堂吉诃德来说,这是他要战胜的巨人。对桑丘来说,这只是一座磨坊。”而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赞同桑丘的看法,认为这只是一座磨坊。

    对库切而言,这个寓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因为作为一个异乡人来到陌生的环境中,他同时带来的还有一种过去的记忆,这种记忆与现有的环境是相冲突的。这就是为何西蒙来到这个国度后发生的一系列的辩论。

    但是我们也会注意到,这种辩论是一种沟通的基础。想要在新世界中生存下来,要适应他们的生活节奏,遵循他们共同的规则,使用他们的语言,融入他们的社会。但是作为一个异乡人,如果只是单纯的适应,没有内心的冲突是不可能的。他在适应的同时,也在反抗着一些陈规陋习。他过去的记忆,对欲望的合理利用,对改变生活决心,对历史的正确态度,都决定着他的未来。

    我们同样会注意到,同样是来自外地的异乡人,大卫的内心并不存在这种冲突。因为他还是个孩子,一切都要从零开始接受习俗与文化学习。这就是两种融入新世界的方式,一种从零开始的记忆,一种是把自己原有的记忆打碎,在冲突与质疑中融合?;痪浠八?,库切写到的这种异乡人的经验是经过内心的挣扎,激烈的抉择后才能接受他的新身份。但是这种身份的心理认同可能需要一个更久的时间,甚至需要到下一代才能完全融入新生活。

    小说中,西蒙向大卫解释在陌生国度中使用语言的重要性:“每个人来到这个国家都是异乡人。我来到时候是异乡人,你来的时候是异乡人。伊妮丝和她的兄弟都是异乡人。我们从不同的国度来到这个寻找新的生活。但现在,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所以我们必须彼此合作,我们协作的一个方式就是说同样的语言。这是规则。

    如果你拒绝这样做,如果你不好好对待西班牙语,坚持说自己的语言,那就会发现自己生活在一个孤独的世界里。你会没有朋友。你会被人遗弃。”也正是对语言的这种重要性的认识,当西蒙与伊妮丝发现大卫无法从这个国度中接受到他应得的教育,他们离开了这个国家,开始了新的旅途,重新寻找新的生活。

    《耶稣的童年》读后感:一个新移民的寓言
    《耶稣的童年》读后感:一个新移民的寓言

    在库切的作品列里,《耶稣的童年》显得十分正单纯。这种单纯源于舍去了许多眼花缭乱的叙事技巧,同样更深层的缘由在于库切对干净洗练的语言不动声色地把握?;叵胍幌乱泼癜?/p>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