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小说《金锁记》女主曹七巧人物原型

发布时间:2018-12-10 11:57:05 有 个人关注了这篇文字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小说人物的创作需要生活原型,有些是作者幻想出来的,但是人物的性格有着某些人的影子,有些就是生活中的原型,但是经过作者艺术加工,又有了区别。在小说《金锁记》中主角曹七巧,被很多专家认为在张爱玲的生活中有人物原型,这个人就是胡兰成。

一般人认义父义母,多是因亲戚朋友关系,胡兰成的义父义母,却是由父亲的义气之交而来。如前文所叙,胡兰成父亲帮上虞俞傅村人打官司,胡父仗义忙一场,事到末了不但无功反落下埋怨。意想不到的是,旁人却看重胡父为人,与之结交,由此而攀下了这一门干亲。

义父是乡间财主人家,上代做盐、柴生意发的财,于是起屋买田开店,不足之处是年已五十,有妻有妾,却是膝下无儿无女,与胡父结交之后,在胡家几个儿子中挑上了胡兰成,给他做过房儿子。那年胡兰成十二岁,跟着父亲去俞家拜望了义父义母。十二岁男孩子尚在糊里糊涂中,但胡兰成心里却是不喜欢。他已懂得这一切是不得已,是父亲预存求人之心而攀的这门干亲,先就矮人一头,两相往来,自己家这面要由他来兑现,自感委屈,所以最初去义父家里矜持如做客,时间长了他才慢慢习惯,逐渐喜欢上了俞家。以后他到绍兴、杭州读书,每逢寒暑假,胡村和俞傅村,他还是住俞家的日子多。

义父为人厚道,过日子巴结,家里雇有长工,自己仍荷锄去田里劳作,待客却是大方慷慨,每餐有酒有肉,下午必做点心。俞家吃饭分内外,他与义父两人总同桌在正房吃。义父待他可算尽心尽意,一心要培植他读书,以后为他娶亲成家,还要分一点地产给义子。事实上,若无俞家义父母,胡兰成绝不可能去绍兴、杭州读书,也不可能体面地结婚成家。

三年后义父亡故,义父大妻已先亡,以后胡兰成就转为由这位年轻的义母来照应。

义母人称春姑娘,那年她只三十二岁,生得吊梢眼,水蛇腰,像京戏《拾玉镯》中的旦角,人漂亮,脾气也爽快,虽是小妻却得人敬重,义父在时,俞家内里已由她在当家。胡兰成渐渐跟义母亲热,她去晒场晒谷,在屋檐下绣花,他跟在身边;她去房里开箱取东西,他也跟进内房。下午田里要送点心给雇工吃,义母在厨房备办,厨房里很静,大路上有母鸡叫,阳光疏疏穿入窗棂,义母切韭菜,他剥豆,边听她讲李三娘被打落磨坊,后来儿子中状元,迎接娘亲去上任的故事。他知道这是义母专为自己说的,内心想着自己也必定会这样报答,嘴里却不肯明白表示。义母给他绣了个红桃绿叶的笔袋要他佩带,他不喜欢,给他做的衣裳又有大花的,他也怕难为情不愿意穿出去,义母是一心要把他打扮成戏文里的读书小官人。

义母不是个寻常村妇,她的身世真要赛过一部说唱宝卷[3]。

义母娘家姓施,住杭州塘栖镇,父亲是典当里的朝奉。她上面有个哥哥,底下有个弟弟,父母当她这个女儿是宝贝,夏天月下乘凉,母亲还用帘子给她遮阴,说是月亮会晒黑肌肤。父母惯养得她自小就骄横,到店里去玩伙计抱她,她定要骑在人家肩头。年十五六,在闺房中结拜有七姊妹,逢亲友家喜事,众姊妹同去赴宴,每酒过三巡,姊妹们即起去更衣,一场酒宴下来更衣三四次,一次比一次打扮得花枝招展。塘栖原是好地方,父亲典当开在大街上,上元夜她与众姊妹去楼上看灯,靠栏杆摆起桌椅,水果茶食伙计一包包一筐筐送上来,她们吃茶磕瓜子,看楼前一队队灯彩台阁明晃晃迎过,真是月儿如灯人如月的景象。

如此欢情岁月,不知不觉间她就到了婚嫁时光,家中做媒人踏断门槛,她父母挑三拣四总不合意,她本人亦不在意。二十二岁那年四月,娘舅来家,说接她去东阳与表姊妹为伴绣花。焉知这娘舅是个不成才的,结果是骗她去卖给了绍兴城里一富室为妾,她到了才晓得,于是大哭大闹,抓破了男人的脸,闹得一家人不得安生。如此她又被转卖给了上虞章槐三家做小。那章槐三广有田地,人也斯文,成日只知弹丝吹竹,非常爱惜她,她也只得罢了。可不到三年,章槐三病死,章家留不得她,大妇这才把她卖给了俞家。俞家这点财产,本不在她心上,她也讨厌义父身上的泥土气,可义父是个老实人,凡百事都看重她,她尽管不满,可在义父死后也真心哭泣了一场。

这样一个从小娇宠,好胜逞强,《红楼梦》里凤姐似的人物,竟会遭人拐卖和再卖,如此离奇曲折的命运,她说得简洁糊涂,胡兰成也听得稀里糊涂,他却是由此而渐懂人事了。

不比自己的母亲,胡兰成在这样一位义母身边逐渐长成,他开始懂得男女之情,开始懂得女性的好处了。一次他从俞家回胡村,胡村祠堂里唱戏,出来了一个旦角,扮相就像义母,他看了一会儿,不等戏文散场就回家,到楼上自己房里独自躲着人偷偷哭了一场。又一次,他从俞家动身往杭州学校,当晚在百官过宿,旅馆里一人灯下铺被,想起义母,心里好不难受。他此时对义母的情感自己也弄不清楚,说恋说爱都不像,只是一种复杂的思慕,实际也就是孟子所谓"知好色则慕少艾"的情窦初开的情愫。义母自然对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知肚明。

义父病没时,义母浑身缟素在灵前痛哭,一面要送来迎往料理丧事,一面还要腾出精力与觊觎俞家遗产的本家侄子争讼。有一夜,义母房里有和尚道士做法事,胡兰成睡的账房间也清出,义母让他到侧屋柴间与她及三岁妹妹同睡。柴间里蜡烛照明,柴堆上铺上雪青印白花土布大被,他与妹妹先睡下,然后义母也解开钮扣脱衣,他一切落在眼底。头七过去,他要回杭州读书,早饭后义母先在灵帏里哭过,又当着满堂吊唁客人与本家侄子斗了一个回合,然后抽身把他叫到自己房里,她脸上带着泪痕,取出一包银元给他做学费,又吩咐了一些话,句句如寡母对儿子寄托的至亲言语。

但是义母后来对胡兰成不好了。义母依照义父生前意思,出钱给胡兰成定了亲,又买下一座楼房连同竹园桑地,等他成亲后交与他的妻子。胡兰成看得出,她做这一切都是很勉强的,他已懂人情世故,最后两个学期的学费,向她讨时自己很觉羞耻。胡兰成新婚后,带着玉凤一同到俞家拜义母。义母当场拿出房契和地契,他客气地谢绝了一下,想不到义母当时就十分生气,当着玉凤的面就说:你们今后不必再来了。玉凤未必懂这其中的原委,而胡兰成却是完全懂得义母如此生气的缘故的。

胡兰成能进城读书,能体面地订婚成婚,完全得益于俞家的恩惠。看着他逐渐长成,尽管是义母,也有着一份母子的情分在,心里是高兴的。男人死去,本家侄子来争家产,因为眼前有这一个义子在,她才得以更有底气地与人争斗,她对胡兰成好好读书的嘱咐,也确是寄托着为人母者盼其成人为她挣脸面的心意的。可随着胡兰成渐长成人,她的心思也渐渐变得复杂起来,正如中国民间过房女儿和义父之间的关系常不单纯,她对待义子的感情也掺和了其他成分。

年龄差距在,更主要还有母子之间的名分,她只要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就能看出,这一切统统是一场空,做情人固然不可能,当儿子也是靠不住的,早晚要远走高飞离开她的,想起这一切,由不得她要怨艾,要痛恨命运的作怪,想要的得不到,就手可及的终也要落空。胡兰成婚后带玉凤去见她,对义子结婚成家自是人生的一个着落,名分上也是脱离母亲正式独立的开始,那就仅剩下她孤寡一人,年华已逝,无人可依靠,她怎能不生气?于是借着由头就大闹起来。

对这一切,懦弱的也就认命,安分守己过下去了,可义母偏不是这样的人。她由着自己的性子做去,以后越发变得怪异,更为好胜逞强,待人也开始不讲情分,做事辣手辣脚。她嫌老屋不够畅阳,别出心裁另建了新屋,又在杭州塘栖娘家附近置下了产业。她早年与他人生下的女儿,已被人领回家,以后她不清不楚又与人生了个儿子在外面。她辛苦找到了娘家,转眼又不高兴了,爹娘还在,可娘家家道中落反要她来帮助。

娘家人每来俞傅村走动,对她逢迎想得些好处,可愈是这样,她愈是生气,感到在乡人面前丢她的脸。到最后,她竟连自己的亲生儿女亦不喜,甚至虐待,因为无论如何总不合她的所思所想。她的一生、她的命运就是这样的怪异离奇,像是总不在轨道上,她对自己感到怎样的冤,她对人世也就有怎样的怨,其中包括她付出的对义儿的情意。胡兰成感叹:"今世里她与我的情意应当是用红绫袱衬着,托在大红金漆盘子里的,可是如何堂前竟没有个安放处,她这才觉得自己的身世真是委屈,比以前她所想的更委屈百倍。"

如此才会有玉凤临死前,胡兰成找她借钱的那一幕。

她知道胡兰成来是为借钱,她不是没钱却就是不借,她故意作怪刁难,小气是一重,谁都靠不住,要紧紧抓住手里的钱,另一重就是,你为妻子患病借钱,这与我无关。若胡兰成自己告急,她未必不肯,儿子用母亲钱名正言顺,可儿子的妻子那就另一回事了。中国社会的女性,做了婆婆常有为媳妇抢去对儿子的爱而生嫉妒,在这上面恰恰是玉凤无意中成了她的对头,她怎肯借?所以看似奇怪,却合于她的情理。

你儿子在我母亲处吃喝,我不见怪,好吃好喝的款待,随你住几时。可若为妻子治病借钱,那对不起,没有。胡兰成何尝不知道她的心思?只硬着心气不开口,可事到末了不得不开口,碰了钉子,一下子赌气要走百里地去他人处借钱,她不管也绝不同情。你再回返,同样开门纳入,嘘寒问暖仍是好吃好喝款待,不提钱的事。直到玉凤病死,胡兰成仍然没拿到她的钱。这一回合,两人斗心斗气,她是赢家。她用母爱,用情义,用以往恩惠扣留住了胡兰成,使他将缠绵病榻奄息将亡的妻子置于脑后,而守在了她的身边。

待胡兰成到处碰壁,无处借得钱,绝望中再返回向她要钱时,她知道玉凤已死还是不问,仍说是没钱。待胡兰成从她手里取了钥匙自己拿到钱,再交还她钥匙拔步将走时,她笑道:"到底还是我被打败了!"说时眼圈一红,喉咙声音都变了,她内心实在是大悲怆!她拿出钥匙,是做最后一搏,试看胡兰成是否会为玉凤径直就取钱回家,试看胡兰成在她与玉凤之间做怎样的选择。

她未必就不肯借钱,也未必就一定要在如此大事上难为他,胡兰成若在取钱前后,与她好话几句,或者听她的主意,而不是取钱后急不可待地拔步就走,她不会如此伤心。可见胡兰成如此急着回家,在她看来,那是胡兰成最终对她的遗弃。她说的"被打败",表面上指胡兰成取到了钱,言下的真正意思却是胡兰成终究顾及玉凤,尽管玉凤已死,她还是被玉凤打败了。这位妇人的心思委屈得已被扭曲,她是可怜到在与死人争名分、争情意了!

待到胡兰成埋了妻子,卖去俞家给他的田地作盘缠,南下广西,他与义母之间差不多断绝。虽然以后还有瓜葛,但在经济上更在情感上,义母从胡兰成生活中渐离渐远,逐渐淡出了。

但她却作为《金锁记》中七巧的原型,进入了张爱玲的小说。

胡兰成与张爱玲相知是在1943年下半年,张爱玲最好的小说《金锁记》也是发表在1943年的下半年。两者孰先孰后?

有两种可能,一是张爱玲的《金锁记》发表在前,而与胡兰成相识在后,那么,这就是胡兰成写《今生今世》回忆义母时,无形中受了《金锁记》影响而将自己的义母下意识地描绘成《金锁记》中的七巧了。但笔者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更大,那就是,胡兰成与张爱玲相识在前,张爱玲写作和发表《金锁记》在后。胡兰成与张爱玲相识后,胡兰成向张爱玲谈起了自己的义母,讲述了义母的身世,两人母子一场的开始和结局。张爱玲以自己的聪慧,当然理解两人间的感情曲折和怨艾,于是触发灵感,以胡兰成义母的身世为基本框架,将其扩展生发成了她最好的小说《金锁记》。

若将《今生今世》中对义母的记述与《金锁记》作比,毫无疑问,胡兰成的义母就是《金锁记》中七巧的原型。

两人同样出生于杭州一带小镇上的富裕人家,同是小时为家中娇惯,父亲同是商铺里的朝奉,成人后同样经历了不正常的婚姻。不同的只是,胡兰成义母是出于欺骗被卖,而七巧却由家中做主算得是半骗半卖。不过,无论是胡兰成所记不清,还是义母自己述说隐晦,义母的真实状况断不会如此,舅舅出卖亲外甥女的事会有,但多半是在其父母双亡之后才敢如此作为,不然既害外甥女,又得罪了姐姐姐夫家,如何了结?真实情况可能是,舅舅欺瞒了外甥女是实,却是得到姐姐姐夫同意或默许的。女儿大了,待在家里总不是件事,或许已弄出尴尬事,于是出此计策嫁出了事。

如此,尽管嫁了几个人家,义母的感情生活、夫妻生活总得不到满足。七巧就更是如此了。再有,两人同样早死了丈夫,同样面临本族人的争夺家产,只是因为两人的据理力争,争吵相闹,才得以保住自己名分下的应得家产。两人都盼望渴望有真正的爱情,有心尝试却终归于失败。《金锁记》中的典型场面,就是那位小叔上门,假意有情却是骗七巧卖田,七巧原存一丝期望却大失望而内心大恸,怒极而笑,将小叔赶走,杨梅汤洒得一身一地。真实可作比的,就是胡兰成借钱那一幕,义母的怪异举止,最后那句话和伤心的眼红喉哑。

聪明如张爱玲,自有本领将这两个场面转换。另外,两人对娘家的态度也如出一辙,娘家中道败落,对娘家人是又恨又怜,恨的是当初所嫁非人,家中只图嫁出了事,现在来只是为得点好处,怜的是如今的穷苦巴结相,内心不忍帮还是要帮。胡兰成义母在老家置了家产,七巧是在哥嫂上门时,送了四两重金镯子、金挖耳和衣料丝棉等等。两人也都是在自己的丈夫死后,才真正有了自己的独立门户和家产。最后,两人同有一双儿女,且都无出息。义母的儿子怎样,不清楚,义母的女儿自小就刁钻,以后曾投奔胡兰成,表现也是上不了台盘,《金锁记》中的这一对儿女写得精彩,张爱玲大约将胡兰成那位义妹的性情,男女易换,移用到了七巧那个变态的儿子身上了。

若实际情形真的如此,经由张爱玲的改身换形,义母因《金锁记》而长存,胡兰成对义母的恩情可以交代了。

小说《金锁记》女主曹七巧人物原型
金锁记
推荐小说: 金锁记

小说人物的创作需要生活原型,有些是作者幻想出来的,但是人物的性格有着某些人的影子,有些就是生活中的原型,但是经过作者艺术加工,又有了区别。在小说《金锁记》中主角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

职业 | 动物饲料制造 | 锂电 | 小说 | 金沙 | 生物技术 | 职业 | 建筑施工公司 | 双色球预测 | 双色球开奖 | | 手游 | 双色球预测分析 | 福彩3D | 500彩票 | 赛车cp | 排列三 | 排列3 | 七星彩 | 500彩 | bet | nba | 林林电子有限公司 | cba | 英超 | 中超 | 德甲 | 西甲 | 意甲 | 欧冠 | bet | 阳光在线 | 阳光在线 | 电器 | 易胜博 | 阅读网 | 净水 | 淘客文化 | 皮草 | 大成生物科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