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克里希那穆提《一生的学习》简介/主要内容/讲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9-03-12 08:42:45 有 个人关注了这篇文字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克里希那穆提是印度著名的大哲学家,他在他的《一生的学习》中思考的教育与生活的意义,并提出了什么是正确的教育。他说,传统的教育使独立思考成了意见极端困难的事,附和随从导致平庸,又提出,今日的教育已全盘的失败,因为它过分强调了技术,由于这种技术的过分强调,我们便毁灭了人。这就把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教育这个问题放在了面前。

教育应该给人予智慧,培养人格完整的人,它不止是交给人知识,教育的意义在于帮助受教者自我了解,发觉自己的智慧与潜力。完善人格,以及天赋的发觉,思虑的成熟,智慧的唤醒,比教授知识更加重要,正确的教育,不是培养出模式化的所谓人才,更不能像制造机器似地大批量生产。近日,上海高校将“创新创业”课作为必修课,这是否算是一种教育的改革,能否帮助学生发现他们最感兴趣的事物,这还有待后续,但是起码提出开这门课的教育者,也希望将学生从已经定型的思想模式中解脱出来。

克里希那穆提说,智慧和通过考试是两回事,智慧是即兴自发的知觉,它使一个人坚强、自由。我们常常只会顺从权威,而摒弃了自己的智慧,受到一些模式化的思想的控制,丢弃了自己的个性,在这个过程中,甚至丢失了爱和情感,知识和理性让人变得有些冷漠了。

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想这是每个教育者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只有真正了解了人生的意义,生存的目的,才能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教育,才能更好的教育学生,一方面,交给学生如何为人,一方面,让学生从自己的兴趣出发,真正的培养和锻炼能力。

一、教育与生活的意义

传统的教育,使独立思考变得极端困难。附和随从导致了平庸,如果我们崇尚成功,那么要异于众人,或是反抗环境使非易事,而且可能是危险的。想要成功的动力——这是追求物质或所谓精神上的报偿,寻求内在或外在的安全感,寻求享乐的欲望——这整个过程都会阻碍了“不满之情”,遏止了自发创造,滋生了恐惧,而恐惧,则阻碍了我们队生活加以明智地了解。

真理是无限的,纯属个人的了悟。

如果一个人环游世界,他将注意到,不论在印度、美洲、欧洲或是澳洲,人的本性是多么地相似。在学院,在大学里,情形尤其如此。我们好像用模型制造出一种人的模型——以寻求安全感,成为重要人物,或尽可能少思考而过着舒服日子,为其主要关心的目标。

一般来说,我们总是脱离某一群人或某一组理想,而加入另一群人,背上另外的理想,如此地创造了新的思想模式;而对于这项思想模式,我们则必须再起而反抗。反作用只会产生对立,而改革则需要再度的改革。

然而有一种明智的反抗,它并非反作用,而是由于一个人对他自己的思想、情感加以觉察,因而随着自我认识而产生。惟有当一种经验来临时,我们面对它,而不避开它所带来的骚扰,如此我们才能使智慧保持高度的觉醒;而高度觉醒的智慧就是一种直觉,它是生活中唯一的向导。

什么是生活的意义?我们为何生存,为何奋斗?如果我们受教育仅是为了出名,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变得更能支配他人,那么,我们的生活将是肤浅而空洞的。如果我们受教育只是为了成为科学家,成为死守书本的学者,或成为沉迷于某种知识的专家,那么,我们将助长世界上的毁灭与不幸。

虽然生活确有更高更广的意义,然而,如果我们未曾发现它,那么教育又有什么价值呢?这样的教育不但没有唤醒个人的智慧,反而鼓励个人去沿袭某种模式,因而阻碍了个人,使他无法将自身作为一项整体的过程来加以了解。将生活上的许多分门别类的问题,尝试在它们个别的层次里加以解决,这表示完全欠缺了解。

二、正确的教育

无知的人并不是没有学问的人,而是不明了自己的人。当一个有学问的人依赖书本、知识和权威,借着它们以获取了解,那么他便是愚蠢的。了解是由自我认识而来,而自我认识,乃是一个人明白他自己的整个心理过程。因此,教育的真正意义是自我了解,因为整个生活是汇聚于我们每个人的身心。

教育,并非只是用来训练心智。训练提升了效率,然而却无法造就一个圆满的个人。一个只知接受训练的心智,只是过去的延续,这样的心智永远无法发现新的事物。

所以,要建设正确的教育,显然地,我们必须把生活当做一个整体来了解它的意义,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要能够思考,不是指顽固不变、死守理论的思考,而是直接地、真实地思考。一个顽固不变、死守理论的思考之,是一个不假思索的窠臼去思考。我们无法抽象地或根据理论来了解生活。了解生活,就是了解我们自己。而教育的全部内容就在于此。

教育并非只是获取知识,聚集事实,将之编集汇合;教育史把生活当做一个整体而明白其中的意义。然而,整体能经由“部分”加以了解——可是这却是政府、组织化的宗教、独裁党所尝试的工作。

教育的功用在培养完整的人,因而是具有智慧的人。

教育的目的,并非是制造学者、专家、寻找工作的人,而是培养完整的男男女女,使他们从恐惧之中解脱出来;因为惟有在这样的人之中,才有持久的和平。教育,应该唤醒一个人自觉的能力,而非只沉溺于满足自己的自我表现。

个人才是最重要的,而非制度;一旦个人不了解它自身的整体过程,那么任何制度——不论是左派还是右派的——都无法为这个世界带来秩序与和平。

三、智力、权威与智慧

正确的教育、意指唤醒智慧,培育一种完整的生活,惟有这种教育才能创造出一种新的文化和一个和平的世界。然而,要实施这种新的教育,我们必须由一个完全不同的基础重新出发。

目前我们所谓的教育,只是由书本聚集见闻、知识、这是任何懂得阅读的人都办得到的。这种教育提供了一条巧妙的自我逃避之途,如同其他所有的逃避方式一样,它无可避免地制造出有增无减的苦难。冲突和混乱,是由于我们和他人、事物、概念之间的差错关系而产生,除非我们了解此项关系而改变了它,否则,仅仅知识的学习和堆砌,各种技能的获取,都只会将我们导向更深的混乱和毁灭。

技术、无疑地、是次要的;如果技术使我们唯一奋力以求的东西,那么我们就摒弃了生活中最主要的东西了。

生活,是痛苦、喜悦、美、丑、爱,一旦我们将它整体地加以了解,那么这项了解在各方面都会创出它应有的技术。不过,相反的说法就不是真的了:技术永远无法产生创造性的了解。

一个专家能把生活加以整体性体验吗?惟有当他不是专家时,这才有可能。

聚集知识与发展能力——这是我们所谓的教育——使我们无法获得充实的完整生活与行动。由于我们不了解生活,我们对未知的事物有所恐惧,所以,我们以体系学说、技术、信仰,为自己建立了心理上的安全地带。只要我们寻求着内心的安全,则生活的整体过程,将无法被我们所了解。

正确的教育,一方面鼓励技术的学习,同时也应该完成某种更为重要的事:它应该帮助人去体验生活的完整过程。这种体验才能将能力和技术置于它们应有的地位。如果一个人真正有话说,那么在他说话时,便会创造了他自己的格式。然而,学习一种格式而没有内心的体验,则只会导致肤浅。

四、今日世界的危机

为了要找出教育在今日世界的危机中担任何种角色,我们就必须先了解这项危机时如何造成的。显然,这是由于我们和他人,财物、观念之间的错误价值观所致。如果我们和他人的关系是基于自我扩张,和财物的关系是基于贪得无厌,则社会的结构必然是竞争性的、孤立性的。如果在我们和观念的关系中,辩护某一种意识形态,而反对另一种意识形态,则猜疑和故意,是不可避免的结果。

要教育一个孩子,使他完整而自由,是没有方法可以依循的。只要注重原则、理想和方法,我们便能使他从以自我为中心的活动,以及它所引起的恐惧、冲突之中解脱。理想在教育中并不重要,因为理想妨碍了对“现在”的了解。显然,惟有不逃避未来,我们才能觉察到现在存在的事物。转向“未来”,追逐理想,表示心智的怠惰,以及一种想要逃避“现在”的欲望。我们需要的不是理想家或有着机械化心智的人,而是有智慧且自有完整的人。只知道完美社会的蓝图,乃是为了“未来”而争论、而流血,然而对现在存在的事物却不闻不问。

教育不是手段,借以把个人加以某种特定的限制。真正的教育,乃是帮助个人,使其成熟、自由、绽放于爱与善良之中。这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事,而非按照理想的模式来塑造。让我们不要依据原则和理想来思考,让我们关怀事物的真面目。因为,只有考虑到现存的事物,才能唤醒智慧,而教育者的智慧,远比教育的知识更重要。而理论是一种方便的逃避方式,遵循理论的教师无法了解他的学生,无法明智地处理他们的问题。

教育的最大任务是产生一个完整的人,能将生活加以整体地处理。理论家就像专家一样,对整体漠不关心,他只关心某一部分。只要一个人追逐某种理论的模式,他便不是完整的;而大部分依持理论的教师都忽视了爱心,他们心中干枯无情。为了研究孩子,一个人必须警觉、小心、自觉,而这么做比起鼓励孩子遵守一种理论,需要更大的智慧。而教育的另一个任务,是创造新的价值。

正确的教育,对于掌握主权的政府显然是一相威胁——因此便被明文禁止,或暗中阻挠。将教育和粮食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已经成为一项控制人们的方法。只要是我们制造商品以及枪弹的有效机器,政府——不论是左派的或右派的——便无所关心了。我们面对的,不是某种政治上或经济上的危机,而是人类败坏堕落的危机。这是任何党派、任何经济制度所无法扭转的。

五、我们需要怎样的学校

惟有当我们了解人生的深刻意义,这时才会有真正的教育。然而要了解人生,则心灵必须明智地将自己从滋生恐惧与附和顺从的要求报偿的欲望中解脱。如果我们把孩子视为死人的财产,如果我们将他们视为我们卑微自我的延续,或实现我们野心的工具,则我们建造的是一个没有爱却有追逐自我利益的环境和社会结构。

孩子是“过去”和“现在”两者的产物,因此他已经收到了限制。如果,我们把自己的环境背景传递给他,就会使他和我们的限制永远延续下去。惟有了解我们自己的限制,而且由此解脱,我们才会有根本的改变。倘若我们自己仍在限制之中,却讨论着什么才是正确的教育,这是毫无益处的。虽然纪律,是控制孩子的一种简易方法。然而,纪律并不能帮助他了解生活中的种种问题。

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正确的关系,不仅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关系,而且是个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所考虑的是私人的企图和利益,那么服从权威便有许多的好处。然而,以个人升迁和利益为基础的教育,只能建造出一个竞争、对立与残酷无情的社会结构。我们便是在这样一种社会中被教养长大,而心中的怨愤和混乱自是显而易见。教育上的真正问题是教育者。如果教育者利用权威作为免除自己麻烦的手段,如果他把教育当做一个扩张自我、满足自我的方法,那么即使是一小群学生也会成为他私人野心的工具。

真正的宗教,并非是一套信仰和仪式、希望和恐惧;宗教并非是一种限制的形式,它是一种存在着真实、上帝的宁静状态。然而你,惟有在自我认识和自由存在时,那种创造性的状态才会出现。自由产生德行,而没有德行,宁静无法存在。平静的心不是一个被限制了的心。

真正的宗教教育,是帮助孩子获得明智的觉察力、能明辨瞬息即逝与真实的事物,能无私心地面对生活。一旦落入某种组织或上师崇拜,人的心智就开始僵化、定型、软弱和残缺。有组织的宗教,以及它在世俗上或精神上的权威,也同样无法为人类带来和平。因为,它们仍是我们的愚昧、恐惧、虚伪和自私所造成的结果。

真正的老师,并不是一个建立庞大教育机构的人,也不是政客的工具,他不被某种理想、某种信仰或某个国家所束缚。真正的老师是一个内心充实的人,因此他为自己毫无所求。他没有野心,不追求任何形式的权力,他不利用教育作为获取地位、权威的手段,因此,他能免于社会的压制以及政府的操纵。这样的教室在一个开化的文明中,占着首要的地位,因为真正的文化并非建基于工程师或专家,而是教育者的身上。

六、父母与老师

无论贫穷或富有,大多数的父母都全神贯注于他们自己的烦恼和困难中。他们并不严肃地关切目前的社会与道德的堕落,而只期望自己的孩子有所成长,能出人头地。他们为孩子的未来而焦急,渴望孩子因教育而获得安稳的职位,或是幸福的婚姻。

正确的教育来自我们自身的改造。我们必须再教育自己,不要为任何主义——不论这主义是多么富有正义,也不要为任何意识形态——不论它对于世界的未来幸福多么富有希望,而互相残杀。我们必须学习怜悯、同情、知足,寻求那至高无上的真实。因为,唯有如此,人类才能获得真正的拯救。

正确的教育,意指唤醒智慧,培育一种完整的生活,惟有这种教育才能创造出一种新的文化和一个和平的世界。当我们听到一个真理而不实行,它变成了一剂毒药,在我们心中扩散,带来心理上的骚扰、不平衡和疾病。惟有唤醒个人创造性的智慧,和平而快乐的生活才有可能。

我们无法仅仅因为一个政府取代了另一个政府,一个党派或阶级取代了另一个党派或阶级,一个剥削者取代了另一个剥削者,便能成为有智慧的人。血腥的革命永远无法解决我们的问题。唯有一种改变了我们一切价值的深入内心的革命,才能创造出一个全然不同的环境,一种明智的社会结构,而这项革命只有借着你、我才能产生。惟有当我们没一个人破除了自己的心理障碍而成为自由的人,那时,新的秩序才会诞生。

我们应该学习清晰而无偏执地区思考,使得内心不会依赖,没有恐惧。需要独立的,不是我们在彩色地图上称之为我们的国家的那一块有颜色的土地,而是作为个人的我们自己。记住,老年人与年轻人之间没有重大的分别,因为两者都是自己的欲望与满足的奴隶。成熟与否,不是年龄上的问题,它来自了解。

七、性与婚姻

为何队我们大部分人而言,性,是个充满混乱和冲突的问题?为何它成了我们呢生活上的一项主宰力量?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有创造力,而我们之所以缺乏创造力,是因为我们整个社会与道德的文化以及我们的教育方法,均是以智力的发展为基础。

以感觉为基础的关系,永远不是一项使人自我解脱的方法,然而,我们大部分人的关系却是以感觉为基础,这些关系都是我们渴望私人的利益、舒适、心理安全的结果。虽然这些关系可能使我们暂时逃避了自我,然而,它们却以其种种禁锢与束缚的活动增强了自我。关系是一面镜子,自我以及一切自我的活动均可在其中得以窥见。只有当自我的存在方式在关系的种种反应中获得了解,才能由自我之中产生创造性的解脱。

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思想,而非别人所冀望于我们的思想。一旦我们附和了传统,我们便只会想到我们应该变成什么摸样,而加以模仿。但是,我们的生活不只是存在于表面的,它的绝大部分都隐藏于深处,难以观察。如果我们要使潜藏的恐惧现楼出来,获得解决,那么人的意识部分必须稍微缓和下来,不可持续不断地繁忙。当这些恐惧浮上表面时,必须毫无阻碍地对它们加以观察,因为任何形式的责难或便捷都只会增强恐惧。

潜藏的恐惧常常借着梦和其他的暗示,来显示它们的存在,它们比表面的恐惧,更能引起冲突和堕落。一旦心灵被渴求安全的欲望所控制与支配,那么它便无法从自我以及自我的种种问题中获得解脱,这也是为何无法经由教条和组织的信仰——我们称之为宗教——而获得自我的解脱。教条和信仰,只是我们内心的外在投射而已。

智力可以借着种种学说和解释来满足,而智慧却不行。而为了了解生活的整体过程,则心智与情感必须再行动中完整一致。智慧与爱,是不可分的。

要表现,必得先有爱。爱是不属于心智范围的,它完全不依赖思想及其狡猾的计算、自我保护的需求和反应。当爱存在,性永远不会是个问题——缺乏了爱,问题便发生了。

八、艺术、美与创造

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断地逃避自我,由于艺术提供了一种使人尊敬而又简易的逃避方法,所以它在许多人的生活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渴求忘我的欲望使得有些人走向艺术,另一些人则沉溺于酒精中,还有一些人则遵循神秘而异想天开的宗教教条。

知识无法与智慧相比,知识不是智慧。智慧是无法换取的,它不是能借学识或戒律而购得的商品。智慧无法再书中寻获,无法加以聚集、背诵、或储存。智慧起于自我的舍弃。谦虚的心比学识更为重要,而要具有一颗谦虚的心,并非借着种种知识来填满它,而是对我们自己的思维、情感加以觉察,要细心注意我们自己以及四周的种种影响,要倾听他人,观察富人、穷人、有权势的人、卑微的人。智慧、并非经由恐惧或压制而产生,而是对每天人与人之间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加以观察和了解。

在我们追求知识、贪得无厌的欲望中,我们失去了爱,我们磨损了对美的感受,以及对残酷事物的敏感性;我们变得越来越有所专长,也越来越破碎不完整。知识无法取代智慧。这些问题仍然不在孩子,而在成人。成人制造了一个人与人隔离而充满虚假价值的荒谬环境。

重复与习惯,助长了心灵的怠惰。心灵需要冲击才能清醒过来,我们把这种冲击称为“问题”。显然,要发现真理,就必须从我们自身中的挣扎和与邻人的纷争中解脱。当我们内心没有冲突时,也就不会有外在的冲突。由于内心的挣扎,向外表现而成了世界上的冲突。

充实内心、创造快乐、珍爱他人、理解世界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克里希那穆提《一生的学习》简介/主要内容/讲了什么

克里希那穆提是印度著名的大哲学家,他在他的《一生的学习》中思考的教育与生活的意义,并提出了什么是正确的教育。他说,传统的教育使独立思考成了意见极端困难的事,附和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