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特种军官的娇妻 »  卿卿吃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卿卿吃醋

小说:特种军官的娇妻作者:蓝血人1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乔佳音不认识这个人,对于突然闯入了他们领域的人,她本身心情就不好,现在自然也是脸上一片清冷之色。

    “是!”她淡淡的说。

    “我叫黎湖,爱好摄影,是一名摄影师,我好喜欢里的风景和你的小木屋,能让我在这里摄影吗?”黎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乔佳音没有看他,只是道:“随便吧!”

    黎湖拿出了摄影脚架,摆好了照相机,“你怎么称呼?我将你也放进我的作品里,怎么样?”

    乔佳音则觉得他好吵,于是不再理他,起身回到了房间。

    而房间里,上官卿正站在窗口,看着她回来,脸色不好看的道:“怎么?我回来了你还和别的男人在湖边约会?”

    那意思像极了老公抓奸一样,好像是说,我这做丈夫的回来了,你还敢去和别的男人相见!

    乔佳音蹙了蹙眉头,正欲解释她也是第一次见这个人时,上官卿却是道:“你是我的妻子,而我们是军婚,不想那男人坐牢,就让他滚远点!”

    破坏军婚的男人,介入了军婚的生活,可是要吃不完兜着走的!

    而乔佳音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她静静的看着上官卿,他当她是他的妻子吗?有着如此的独占欲,却又懒得和她好好说说话,如果他们之间不是因为孩子,也不会纠缠到了今天吧!

    “是!”她低声答他。

    看着他穿上了衣服,她看着已经是深夜了,“你现在还要走吗?”

    “我去执勤。”上官卿只是说道。

    乔佳音送他出来:“天色不太好,好像是要下雨了,你开车慢点。”

    上官卿开着车离开,没有再理会乔佳音站在外面,只是,车开了出去之后,他一拳捶在了方向盘上,他这是在做什么?就像一个吃醋的丈夫在逼问在家的妻子!

    他吃醋了吗?

    他什么时候开始,对她的感情日渐递增,明明知道不能爱,明明知道那是个劫,可是,却又心不由己。

    今天晚上其实根本没有执勤,他从封天厉口中得知儿子回到了家里,他也好几天都没有再见儿子,于是回家去看望。

    吃着家里可口的饭菜,那都是她做的他爱吃的菜,他天天没有回家,她是不是每天都在等他回来吃饭!

    明知道这就沦陷于了她的柔情里,明知道他越来越不能抗拒这样的婚姻生活,可是,他也想抽出身来,告诉自己,这只不过是一桩婚姻罢了,不用太认真。

    但是,为何在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湖边时,他的心里充满了怒意?

    为何,在看到她单薄的身影站在风中时,他有多么的不忍离去?

    乔佳音和上官卿的日子如履薄冰,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她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火,她只知道,这样的婚姻,比在坟墓里还要难过,她想要的,不是这样的婚姻。

    难道,要她提出来结束吗?

    千辛万苦才走到了现在,然后就轻易的说分手吗?

    乔佳音不想,她非常的不想。

    可是,又没有办法能解决目前两人的冷战关系。

    这一天,乔佳音独自坐在湖边,看着湖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不由有些神伤。

    她收到了一条信息,看了之后,起身离开了小木屋。

    在香城,顾东城开了一间私人侦探所,他没有回珀斯小镇。

    因为,他也是为童圣涛做事,所以才那么快放出来,而童圣涛留住了上官卿在部队,要乔佳音和顾东城一起,为他做事情。

    乔佳音来到了侦探所里,顾东城正在忙着接一个正妻找丈夫和小三证据起诉离婚争夺家产的案子。

    “你来了!”顾东城和她打着招呼。

    乔佳音点了点头,她看了看这一份档案,“我来接手吧!”

    此次涉案的丈夫,据童圣涛的线报说,他是间谍分子,危害国家的人,自然是要找出证据,而恰好他的妻子找上门来,乔佳音就接了此案。

    第一天去侦探所就很晚,乔佳音忙到了深夜,她将儿子留在了封天厉家照顾,她现在一回到了小木屋,却看到了木屋前站着一个男人!

    “卿……”

    他今天回来了!

    上官卿冷着一张俊脸没有答她。

    乔佳音走快几步,到了他身边:“你吃饭了没有?我并不知道你今天会回来……”

    “儿子发烧了你知不知道?”上官卿厉声打断了她的话。

    乔佳音惊愕,她今天找上送上官瑜去学校时都好好的,只是下午她拜托封天厉去接孩子,却没有想到孩子会生病了。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乔佳音摇了摇头,然后跑进小木屋里,上官瑜已经睡着了,只是小脸还有些红通通的,她摸了摸额头来测体温,还是有些发烧,“我现在就带他去医院……”

    上官卿却道:“我已经带他从医院里打针回来了!”

    乔佳音没有再说话,她的心里疼痛不已,孩子生病,她整个人都是难过的。

    “出来!”上官卿冷声命令她。

    乔佳音给上官瑜盖好了被子,走了出来。

    今晚的月色很好,在大地上洒着一层银色的光辉,曾几何时,两人月下泛舟是何等的惬意自在,只是时光不再,一切都是一场梦而已。

    上官卿指责着她:“你今天去了哪里?怎么这么晚才回家?为什么不接瑜放学?”

    一连串的质问,像连珠炮似的射在了乔佳音的身上,她该怎么回答他,才能让他不生气!她该说一些什么,才能让他相信!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 |

500彩票 | | bet | 直播 | 手游 | 游戏 | 娱乐 | 捕鱼游戏 | bet | 威廉希尔 | 500彩票 | 500彩票 | 彩票开奖吧 | bet | bet | bet | 手游网 | b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