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魔法校园小说 » 功夫少女在腐国 »  132| 【防盗】13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32| 【防盗】132

小说:功夫少女在腐国作者:一碗叉烧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本他们拍摄的视频,放到网上的时间实在太巧。所以周一当法庭开庭时,旁听席上的人多到连法官都微微吃惊,但等他在席上看见了本和麦娅等人后,多少心里就有了一点答案。

    毕竟,昨天他也恰巧看到了那个视频。

    不得不说,结合昨天在网络上引起的轰动,再看今天的听证席情况,确实会给人以刻意的意思在里面。甚至连原本昨天已经偏向麦娅等人的法官,现在也有些拿捏不准。

    苏萌和麦娅他们坐在一起,身后两排的位置是空着的,第四排才坐满了人。

    有媒体,也有对这件事格外关注的普通人。只要你遵守法庭的持续,不录像不视频等,就可以进来进行听审,很多法学院的学生都会利用这些机会来进行现场观摩和学习。

    毕竟以后他们是要从实这个行业的人。

    而为什么苏萌他们身后会有两排的空位,这是属于听证席的规矩。这是对被告方和原告方有关系的亲朋等的保护,同样也隔绝了传达某些证词的机会。

    毕竟曾经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情。所以从那时起,听证席就有了这样不成文的规矩。

    而今天人满为患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作为原告方的代表律师:高德佛里·韦尔。

    在听说这位全球著名的金牌律师接了这场官司的时候,法学院的学生们就躁动了。甚至要是仔细打量周围,还可以看见不少成名律师坐在听证席上,一是和其他人一样好奇为什么高德佛里·韦尔先生居然会接这种小到不能再小的官司,二嘛……就是来学习的。

    所以当开庭时间到,关闭大门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因为来得比较晚,而扼腕的眼睁睁看着大门在自己面前缓缓闭上。那神情太过遗憾和复杂,连让坐在上首的法官见了,都默默无语了几秒。

    ……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很多年前曾经有幸看过的某部华夏魔幻古装剧里的人。……似乎,最后被压在了某个塔下?

    严谨严肃的法官走神了一秒,之后收敛了心神拿起了右手边的小木锤,轻轻一敲后,在清脆的回响中缓慢开口。“现在,开始审理第39792案件……”

    苏萌看了看原告席,发现并没有苏粑粑和其他几名家长的身影,原告席上只坐了麦娅、玛萨和格罗佛,以及艾比的家人。而被告席一方倒是阿米丽娅、杰佛理、阿娃和克洛伊的家长都在。

    但和杰佛理的妈妈相比,阿娃和克洛伊的家长显得并不是那么理直气壮,甚至偶尔看向杰佛理妈妈和阿米丽娅爸爸卡特的眼神里,带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

    即便是阿米丽娅的爸爸卡特,也有些惴惴。

    唯一理直气壮,一副‘我们是冤枉的’神情的,只有杰佛理妈妈。

    这副模样自然落在了苏萌等人的眼里。一边感到大不可思议的同时,一边和身边的小伙伴交换了一个‘无法理解’的眼神。再看向杰佛理妈妈的神情就带着一种古怪,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好几次。

    没办法。这种明明已经见了棺材还不落泪的人,还真的从来没见过。

    “法官大人,各位陪审员。”作为原告代表律师的高德佛里·韦尔先生站起身,朝法官和旁边陪审员微微颔首后站直,颇有风度的淡淡笑着开口。“在进行我方陈述之前,我希望法官、以及陪审员不要收昨天原告诸位孩子的视频影响。”在众人微微错愕的时候,他继续开口。“并我方也保证在之后的陈述中,不会利用昨天的视频进行渲染,并以此作为感染陪审员的证据。请知晓。”

    这一说辞意思就是,高德佛里·韦尔作为原告律师,却放弃对原告来说,最能影响到陪审员的武器之一。

    所以他这番话一出口后,不仅仅是让听证席的法学院学生、同行惊讶外,也让媒体各种奋笔疾书。而法官也在他说完后再次询问了一次,在得到肯定回答后,朝庭记员点了点头,之后朝高德佛里·韦尔做了个‘请继续’的手势。

    而就在高德佛里·韦尔先生继续陈述的时候,被告席的律师以及阿米丽娅的爸爸卡特却瞬间黑了脸,甚至有抑制不住的慌乱在里面。

    原本在看见昨天的视频后,他们已经商量好要利用这个视频作为基础点反驳对方的,并针对这一视频做好了非常充分的准备,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高德佛里·韦尔却在一开始,就直接湖底抽薪的将这一点主动剔除。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作为被告方也同样不能再拿这件事做文章了!

    ……药丸!

    被告席律师和卡特眼睁睁的看着高德佛里·韦尔轻松的做完陈词,并在回座位时朝他们淡淡一笑,脸……瞬间就青了。

    法官的小木槌反复敲了几下,才终于止住了杰佛理妈妈在庭上的撒泼行为,黑着脸看着她咬重音警告。“女士,本席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有一次这种扰乱法庭的行为,您将获得一周至半年不等的处罚。”

    听到再闹下去要坐牢,杰佛理妈妈瞬间抹干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眼睛红红鼻子红红,但比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好太多了。

    这样急变的画风让苏萌等人在下面看得目瞪口呆,趁庭下微微骚动的时候,格罗佛还不忘悄悄凑过来吐槽苏萌,“……和你那个时候假哭特别像。”本等人听见了格罗佛的话,默默符合点头。

    “……”苏萌慢慢回眸,做面无表情死鱼眼状。

    即便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媒体们,也为杰佛理妈妈这不走寻常路的画风感到震惊,随即扼腕庭内不能录像不能直播。不然要是把她这幅模样给拍摄下来,一定又是一爆点。

    但不管其他人是怎样想的,至少被告席律师和卡特等已经铁青了一脸。

    要不是不可以,估计冲上去掐死杰佛理妈妈的心都有了。就连阿娃、克洛伊的家人也是同样的感受。

    有的时候,有个猪队友,简直就是十二级海啸一般的灾难。

    现在的一幕就连陪审员们都有不少人皱起了眉头,即便是苏萌等人,都已经觉得:这场官司,已经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

    而与此同时,杰佛理妈妈哭哭啼啼的下去,第二被告人阿米丽娅站上审判席。

    “阿米丽娅小姐。”高德佛里·韦尔翻了翻手上卷宗,微微一笑后开口。“您是赫奇帕学校拉拉队队的队长是吗?”

    “……是。”阿米丽娅先不由自主的看了眼坐在被告席的爸爸后,回答。

    “那么,也是社团‘刺客行会’的会长?”

    “……是。”阿米丽娅抿唇。

    “可以告诉我们,这个‘刺客行会’的入会规定,和需要做的一些事情吗?”高德佛里·韦尔先生,依旧微笑着。

    但这个问题,却让阿米丽娅的脸上带出一丝慌乱,又忍不住瞄了自己爸爸一眼,但卡特的脸上也极其不好看,因为他的女儿根本就没给他说过这个所谓的‘刺客行会’!

    “反对!”被告席律师也同样察觉到了这个问题的不对,站起身反对。“法官阁下,这个问题和本案并无直接关系。”

    “这个问题恰好是本案的关键点。”高德佛里·韦尔一改之前的温和,旋身看向被告律师,眼神藏锋,直射对方。让被告律师瞬间一窒,气势一下子就弱了下来。

    趁着这个停顿,高德佛里·韦尔继续开口进一步解释。“通过社团规则的制订,我们能侧面的了解到这个社团的属性和定位不是吗?”

    法官看着被告席律师说。“反对无效,阿米丽娅,请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法官的话,所有人的目光又重新集中在阿米丽娅的身上,这让实际年龄其实也才十七岁的她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双手相互握紧,显得局促不安。“……没有什么特别的入会要求,就是、就是大家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就行。”

    “哦?可以说说看是那些共同的兴趣爱好吗?”高德佛里·韦尔进一步的追问,没有提高声音,没有言语激烈。可就是这样温和的口吻却让阿米丽娅又忍不状了自己的爸爸一眼。

    任谁都从她的神色中发现了不对。

    “既然阿米丽娅没法说清楚的话,不如让我向法官、陪审席介绍一下吧。”高德佛里·韦尔并没有再对阿米丽娅咄咄逼人,转身走向原告席,拿出一份资料交给一边的庭警。接下来的话让刚刚才松了口气的阿米丽娅又重新紧张了起来。“这是我从‘刺客行会’的社团室里拍到的宣言照片,请大家看一下。”

    一旁的幻影灯亮起,让所有人都看清楚上面的规则,第一条‘无条件服从会长的命令和指派’就让所有人微微皱眉。而高德佛里·韦尔的话还没结束,“劳驾放大第7条到10条。”

    随着他的话,投映上的字放大,上面的内容连法官都拿起放在一边的眼镜仔细看了看,并又看了看微微发抖的阿米丽娅,微微不赞同的摇头。

    上面写着——

    ——7:从现在你就是‘刺客行会’的一员,更是会长阿米丽娅的一条狗。ps:请牢记这一点。

    8:作为狗,你没有质疑会长命令的权利,你唯一要做的,是执行。ps:即便是叫你□□。

    9:会长要求攻击的对象,无论是谁,都必须照做。ps:哪怕是你的父母。

    10:阿米丽娅,是你唯一的主人,请牢记这一点。

    法庭内发出讨论的嗡嗡声,又让法官敲了两下小木槌后才重新安静下来。阿米丽娅在她爸爸铁青着脸的瞪视下,和其他人不赞同的神情下瑟瑟发抖,不断的抖着嘴唇喃喃‘不是……那只是、只是……’

    但高德佛里·韦尔先生并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阿米丽娅,这些都是身为会长可以填写的新规矩,对吗?”

    “不……不是这样的。”阿米丽娅喃喃,眼泪夺眶而出,显得无助而让人心疼。而确实也有不少人因为她的这幅模样又动摇了几分。

    而被告律师也同样抓住了这个机会,“反对!”他站起身,脸上带着浓浓的愤怒。“法官大人、诸位陪审员。在这里站着的只是一位才满十七岁的少女!但高德佛里·韦尔先生却用这种方式进行问话,是不是过于残酷了?!而且这些文字即便是阿米丽娅所写,却也不代表她这样做过。我们都是从这个年纪过来的成年人,在性格都未完全定型的年纪,谁没写过,或者说过几句无知又自大的话?!难道就因为这样就武断的断定阿米丽娅!这个小姑娘!按照这些话做了?!”

    被告律师的话让不少人听了进去,并微微点头。

    确实,谁没有在这个年纪说过几句中二的话呢?即便高德佛里·韦尔拿出这些,也并不能说阿米丽娅这样做过。而且小姑娘现在站在那里,眼泪不断留下来的模样实在太可怜,不禁让人心生同情。

    这些情绪,都是人之常情。毕竟很多时候,人们总是会被表面的东西所迷惑的。

    高德佛里·韦尔微微一笑,再次转身看向被告律师,在对方鼓足勇气迎向他的目光后淡淡移开,扫向听证席,微微提高声音。“被告律师说得很对,确实。谁都在这个年纪写过、说过、甚至想过这些无知又自大的话。但。”

    他一顿,在确定所有人的注意力因为他这一停顿再次集中了注意力后继续。“如果这位正可怜流泪的小姑娘,真的这样做了呢?”他再次快步走向自己的席位,拿起上面的某物,并示意给众人后,转身看向阿米丽娅。“阿米丽娅,你还认识这个手机吗?”

    阿米丽娅瞳孔猛的一缩,在看清那个手机的一瞬间后猛的朝听证席上的玛萨看去,但又马上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一僵,快速移开眼。“……不,不认识。”

    但她这句‘不认识’却并没几个人相信,毕竟刚才所有人都看见她在看清手机的一瞬间,看向听证席上那几个孩子的位置。众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是吗,你不知道这个手机是玛萨的?”高德佛里·韦尔又笑,补充,“你和她不是好朋友吗?为了她被欺凌的事情还录制了视频,能够做到这一步我想怎么也应该认识玛萨用了两年时间的手机吧?”两年二字咬得极重,明明没带什么特别的情绪,却让阿米丽娅等人怎么都觉得是一记耳光扇在了脸上。

    不仅仅是她,就连在一边坐着的杰佛理、阿娃和克洛伊都微微缩着肩膀,脸一阵阵火辣辣的疼。

    阿米丽娅眼神闪烁着,微长着嘴,反口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但高德佛里·韦尔再一次的没有追问下去,他只是转身将第二个证物交给了庭警。并继续诉说。“法官大人、公正的陪审员们,这个手机是我提上来的第二件证物,里面有一些视频,其中有一段恰好和阿米丽娅之前放到网上的视频片段百分之九十九吻合。请允许播放。”

    法官点了点头。庭警走向播放器。

    阿米丽娅眼睛就没从那个手机上移开过,嘴里一直喃喃着‘不……不……’

    “相信在看了里面的视频片段后,所有的事就一目了然了。”高德佛里·韦尔慢悠悠的开口,补充。

    “不要!不要播放!”阿米丽娅崩溃了一般,她双手抓着围栏痛哭尖叫。“不要播放!那里面不是我!不是我!……是杰佛理!是杰佛理叫我做的!”她顿了一秒,神情混乱的指向杰佛理。

    “你胡说!”在杰佛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妈妈已经拍案而起。“婊。子!别以为我不知道视频里面的是谁。我家杰佛理一直站在一边连手都没动过!全部都是你打的!都是你打的!”

    狗咬狗。一团混乱。

    而法庭。一片哗然。

    就在阿米丽娅的爸爸卡特气急败坏的呵斥着‘阿米丽娅!!’试图让她冷静闭嘴,而法官也大力的敲着小木槌的时候。

    阿米丽娅提高了声音状似尖叫的叫喊道——

    ——“这个手机我明明摔坏了!我摔坏了的!里面不会有视频!不可能有!”

    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一切,都已经一目了然。

    而高德佛里·韦尔也微微笑着点头。“就如你所说的一样阿米丽娅,这个手机已经完全被你摔坏了。里面……确实什么视频都没有留下。”

    他顿了顿后再次开口。“但……我们现在也不再需要这个手机了不是吗?”

    阿米丽娅呆在那里,似乎现在才像是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一般,她僵硬的转动了一下眼珠,看见的全是周围人不赞同的眼光,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可这次的楚楚却不再能引起任何怜悯和同情了。

    “亦如被告律师所说。”高德佛里·韦尔提高了声音,他的话让庭上的骚动逐渐又安静了下来,扭头听他诉说。“任何人都经历过这个年纪,写过、想过、说过这些话。但,这并不不是他们逃避处罚的途径。”

    “最重要的是,在之前他们就曾经对我的原告们做过恶劣的事情,他们装扮成小丑,试图恐吓和伤害我的当事人。”高德佛里·韦尔快步走到苏萌等人的位置,朝周围环视一周后继续。“这就是我的当事人。而当时被攻击的是这位少女。”他指向麦娅。“而对方,却是四个办成了小丑的少年,另外还有其他两位拿着dv的在庭上的被告!”

    高德佛里·韦尔的声音逐渐厉色。像一把逐渐抽出刀鞘,露出锋利刀锋的利剑。直指杰佛理等人!

    “在被判了不同程度的社区服务后,不仅没有任何悔改的意思,甚至还做出了更加恶劣的事情,甚至导致了我其中一名原告身体上的伤害!”

    “法官大人,尊敬的陪审团!诸位听证席!不知者无罪,初犯者从轻,可现在你们看见的这些人,却在社区服务还没做完的时候,就造成了更加恶劣的影响!”

    高德佛里·韦尔最后转身看向被告律师,之前的温和笑意此刻却变得寒意。他看着被告律师,一字一句。“我之前的提问对她来说就已经是残酷了,那么我当事人所遭遇的,又是什么?”

    “未成年,从来不是可以开脱罪行的理由!”

    高德佛里·韦尔看向法官,掷地有声。

    这场官司,到这里,已经结束了。

    全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 |

500彩票 | | bet | 直播 | 手游 | 游戏 | 娱乐 | 捕鱼游戏 | bet | 威廉希尔 | 500彩票 | 500彩票 | 彩票开奖吧 | bet | bet | bet | 手游网 | b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