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穿越言情小说 » 清穿之炮灰女配 »  67第六十七章 入v更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7第六十七章 入v更新

小说:清穿之炮灰女配作者:桃李默言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康熙帝最后一句话落在冠世侯身上,掩盖住他身为帝王叫两名妇人近前不合礼数的举动,不是因为这句话,康熙帝会直接将他们扔给随行的嫔妃处置,但因为牵扯到康熙帝宠臣,召见梦馨交代过过去。

    康熙帝宠信荣锐,是因为荣锐忠诚纯粹,全心全意的信赖他。康熙帝欣赏荣锐,但这种欣赏宠信在大清江山之下,甚至说他自己的名声之下。一心追求青史留名的康熙帝绝不留下让人后人诟病的东西,西林觉罗氏为四皇子侧福晋,康熙帝会避而远之。、

    他风流好色,但不意味着同儿媳或者朝臣夫人弄得不清不楚,后宫天下的女人多得是,康熙帝不愁没美人侍寝,康熙帝一惯当女子为调剂,子嗣繁茂之下,康熙帝全然当美色未享受,他嫌少会注意美人。

    胤禛赶到的时候,梦馨抬起手臂,嚣张跋扈的扇了钮钴禄氏一记耳光,把钮钴禄氏答打愣了,把旁人打惊讶了,梦馨嗓音再次调高,“就是你败坏蒙古格格的名声,让她处处以我嫂子自居,你让我将来的嫂子怎么办?让西林觉罗家族名声有侮,旁人还以为我哥哥同她无媒苟合,简直····祖宗啊,不孝女对不住你啊···”

    梦馨眼角余光看到胤禛赶过来,唇角微扬起,炮灰女配在楠竹面嚣张的扇女主耳光,真是太爽了,钮钴禄是脸颊上残留着手印,“你···你大胆···”

    “你才最好是弄明白了,论身份你只是个三品大臣之女,我是皇子侧福晋,论地位,你是奴才,我是你半个主子,论对错,鼓动挑拨蒙古格格纠缠我哥,败坏我娘家名誉,打你一巴掌还是轻的。”

    钮钴禄氏同梦馨将讲对错,梦馨同她将身份地位,钮钴禄氏说名声,梦馨还是同她说祖宗规矩,钮钴禄氏同她说张狂,嗯···这个梦馨承认了,现代社会还有相对公平,在清朝说公平简直是可笑之极,梦馨从睁开眼开始,就指着规矩地位活着。

    “我敢再打你巴掌,会不会让你明白,西林觉罗家不好惹?”

    梦馨见胤禛终于走到更前,太高手臂,落下,啪得一声,梦馨错愕了一瞬,好吧,胤禛不是合格的楠竹,怎么没拉住她呢?钮钴禄氏抬头正好看见胤禛,梦馨瞧出钮钴禄氏同佟佳氏,乌雅氏的区别,她碰触了嘴角的淤青,扬起手臂,梦馨打她的时候,就预防着钮钴禄氏恼羞成怒,时刻准备着她的反击。

    眼前晃动,什么状况?胤禛将梦馨拽到身后,梦馨眼前是胤禛算不上伟岸的后背,就算要救她,按照常理推断,应该抓住钮钴禄氏的手臂才对···不对,梦馨想起这是在清朝,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抓了钮钴禄氏手臂,同钮钴禄氏有肢体的接触,胤禛会落个调戏秀女的名声,康熙帝还在不远处的看着呢,男女大妨,人言可畏。

    胤禛沉着一张冰山脸,眸底堆满了寒霜,“爷的侧福晋也是你能教的?”

    钮钴禄氏的手臂打不下去,扇胤禛···借她十个胆子也不敢打四皇子,钮钴禄氏颓废的放下手臂,眼里满是失望控诉,同胤禛冷傲的眸光撞到一处,梦馨侧跨一步,想看清穿女和冷四爷激情的碰撞是真,但她还是要将这场戏演下去。

    “四爷,她···她···无赖我哥哥···四爷···”

    胤禛撇开钮钴禄氏,侧头望向梦馨,衣衫整齐,面色红润,她却在哭,仿佛受了极大委屈的落泪,传旨:“皇阿玛有口谕,让你同钮钴禄氏见驾。”

    梦馨不觉的吃惊,但还是表露出惊恐,很好的陪衬了镇定从容的说着遵旨的钮钴禄氏,围观的人看着眼前的人,脑袋不够用了,到底谁打人?谁被彻底打压下去?

    钮钴禄氏表现得再好,再是气质高贵,胤禛一个眼神都没看向她,被耍了一次,会让胤禛记上一辈子,钮钴禄氏有护花的十四阿哥,别人后院的花朵,开得再好,也是别人的,自己后院草根只能是他的,胤禛眸色化开浓浓的无奈,习惯了在众人面对他恭谨梦馨,亦习惯了私底下敢压着他的梦馨。

    胤禛方才虽然被兄弟们挤兑,但他一直暗自留心康熙帝的神色变化,胤禛诸多方面在皇子中间不出挑,但论起细心仔细绝对是拔尖的,胤禛猜测康熙帝许是会重用凌柱,但绝对不会让凌柱威压冠世侯。

    太医说过,弘晖的病情已经稳定,没有意外波折的话,弘晖能长命百岁,从钮钴禄氏手中得到办株人参,除了给弘晖用过之外,胤禛也喝了人参汤,胤禛虽然对钮钴禄氏有过些许的心仪,但比不上被戏耍后的愤怒,胤禛嫡福晋侧福晋都满员了,康熙帝不会将钮钴禄氏指给他。朝三暮四的秀女,胤禛更不会要。

    计较得清清楚楚的胤禛,钮钴禄氏便是仙子下凡都没用,胤禛警告般用只有梦馨能听到的声音说:“少给爷装模作样,给爷把她打下去,爷回去赏你。”

    梦馨彻底的愣住了,她不会指得是钮钴禄氏?胤禛移情别恋了?但习惯的问道:“赏什么?”

    胤禛抬手扶正了梦馨头上的蝙蝠钗,低头凝笑:“赏你最想要的。”

    两人之间暧昧,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了,彼此交流了了然的目光,胤禛虽然爱重于四福晋,但最为宠爱的女人是西林觉罗氏的传说,屁,这哪里是传说八卦,是事实好不好?

    胤禛转身,恢复平时冷傲的模样,“跟上。”

    这句话是对梦馨说的,梦馨盯着鞋间,日子没法过了,尼玛,胤禛还带进化的,”跟上。”胤禛的语气重了,梦馨快步跟在他一步之遥,胤禛嘴角微微的上扬,钮钴禄氏压下心底的狐疑,脸颊红肿,正好让康熙帝看清楚梦馨的嚣张跋扈,钮钴禄氏的目光扫过康地坐的四周时眼角余光看到凌柱站在康熙帝身边,钮钴禄氏水盈盈的眸子,有冷艳高贵般的傲气,被人打过红肿的脸颊扬起,她宛若寻常无二,脸上的手印仿佛是非是受尽了欺辱的柔弱女子。

    “见过万岁爷。”钮钴禄氏完美的屈膝行礼,胤禛退回到皇子们中间,余光扫过十四阿哥露出心疼,胤禛心越发的冰冷沉寂。

    梦馨直接跪在康熙帝面前,呜咽抽泣:“奴婢叩请万岁爷金安。”

    行礼中规中矩,康熙帝反倒对梦馨更为的感兴趣,没见过打人泼辣的还哭得如此委屈,自尊自傲的女人多了,康熙帝召后妃侍寝图得是温婉舒心,虽然偶尔他也会想着征服哪个冷傲的女人,然也是在闲下来的时候,对钮钴禄氏而言,康熙帝并未想过让她进宫侍寝,她身上···她身上···

    康熙帝皱了一下眉头,“平身。”

    钮钴禄氏站在一旁,摆出一副康熙帝不询问她绝不多话告状的样子,她红肿的脸颊,不信康熙帝看不到。梦馨抚了抚膝盖,脚下又是一软,呜咽的说:”奴婢谢皇上恩典,奴婢没用站不起,还是跪着好。”

    胤禛拇指扣紧了扳指,大多皇子露出了鄙夷之色,胤礽却眯起了眼睛,胤禩沉默中瞥见冠世侯荣锐痛心心疼的样子,抬眼看向康熙帝时,胤禩没看出任何的变化。

    “皇上您可得给冠世侯做主啊,什么样的格格都往他身边放,奴婢的哥哥是仁义厚道的人,从来就没拈花惹草,勾引待选的秀女,她···钮钴禄家的格格冤枉冠世侯,居心叵测,请万岁爷明见。”

    一句居心叵测让康熙帝眉头拧了川字,凌柱是他捧起来的,如今看来他仿佛不想安安分分的做靶子。钮钴禄氏想要开口讲话,梦馨直接冲到钮钴禄氏面前,一点都不像脚软的,抓住钮钴禄氏袖口,哭着说道:“我知晓钮钴禄格格天生福相,宜室宜家,旺夫旺子。”

    钮钴禄氏甩了半天没有甩开梦馨,对不按常理出牌的梦馨,她也觉得头疼极了,“谁同你说的?我从未提过!”

    好命格,钮钴禄氏有过安排,得在除去乌拉那拉氏后才会流开来,钮钴禄氏对梦馨警惕起来,梦馨抹泪,做个想哭就能哭的好演员真是不容易。

    “不是好命格儿的话,怎么会有千年人参?这么多富贵人家都寻不到,钮钴禄家碰上了,不是运气是什么?宜家宜室不是我胡说啊,凌柱大人升官发财,谁不说钮钴禄格格德容兼备,精明干练?养个好女儿,会带兴旺整个家族的。”

    梦馨连珠炮似的,各种耍赖,根本不给钮钴禄氏开口的机会,因为梦馨也不知道让她开口会不会导致翻盘,曾经她很弄不明白那些电视剧,为啥坏人都在垂死挣扎的主角面前长篇大论,一棍子拍死不比让主角绝境翻盘好吗?

    “西林觉罗家···祖坟好不容易冒了一股子青烟,落到我哥哥身上,我娘家这一支的女人都是不争气的,我得了老大的幸运,以蒲柳之姿侍奉四爷,我···额娘她有是那样的不体面,我的嫂子怎么能是蒙古格格呢,”

    梦馨哭得更厉害了,“我就一个哥哥,不像你兄弟很多,我哥哥是个憨厚的,从来没想过同谁争什么?他只想着报答万岁爷的知遇之恩,不会同凌柱大人争宠的,你放过他好不好?别再算计她了,钮钴禄格格,放过他吧,你这种福气大的人,仇视我哥哥的话,我好怕,好怕···再从哪里冒出个高人来,你有福气,我哥哥没有啊,不会得到高人的青睐。”

    梦馨眼泪鼻涕一大把,哭得肝肠寸断,哭得毫无形象,“我可怜的哥哥啊,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我为什么就遇不到糊涂的和尚呢?”

    皇子朝臣皆楞,康熙帝眸光深邃,高人?和尚?看向钮钴禄氏带着浓重的探究,康熙帝本来五十多岁,平时很有仁君风范,但此刻经历过诸多权利纷争的铁血帝王之威尽显,没有哪个帝王不多疑。

    凌柱身体不由得打颤,荣锐红着眼圈,走到梦馨身边,“小妹别哭,别怕,哥在的。”

    梦馨对荣锐很无语,哪有你的事儿啊?你跳出来做什么?她还没刁难够钮钴禄氏呢,让她翻盘怎么办?荣锐湿润的眼角,心痛的眼色,梦馨心一下子软了,软软的唤道:“哥。”

    作者有话要说:某日,闺蜜来问桃子,“我们比较收藏吧。”桃子得意的笑:”你不行的。“

    闺蜜曰:“那比较积分留言吧。”桃子得瑟的笑,“略胜你一筹。”

    闺蜜再曰:“那比较收益吧。”桃子云淡风轻的笑:“世界真是美好啊,收益是浮云。”

    桃子并非抱怨,只是想说桃子码字是爱好,码字的享受除了银子之外,还有精神享受,所以桃子忽略收订比,更在意留言,如果留言少了,桃子会觉得写得不被大家接受,哪怕是批评的留言,桃子都有认真看过。

    有姑娘说进展慢,桃子解释一下,并非是压着节奏,因为女主太多,各种型号的都有,如果不写的话,桃子会很难受,这一段是关键,个个方面,皇子,康熙都必须得写清楚。

    再有就是孩子的问题,桃子没有结婚,更没有孩子,但桃子始终认为生孩子不单单是让将来有个依靠,梦馨不信任胤禛,心底甚至怨恨他,由此怎么可能给胤禛生孩子?小年糕的教训太深了,梦馨也没有信心能养好儿子,到时争还是不争?

    多少清穿文中,女主必然生儿子,儿子各种好,必然继承皇位,梦馨不是金手指大开的人,谁能保证你养的儿子一个个早熟孝顺?不会有叛逆期?梦馨从来没想相信过胤禛会待她一辈子。

    至于梦馨只能再床榻上取悦胤禛的问题,这是梦馨的本职工作,除了这个之外,桃子想不到梦馨还能干啥?上头有有四福晋看着,出门不得,宴会不去,桃子已经开了金手指,让梦馨有善保陪着她折腾。

    (无弹窗小说网实在小说)d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

彩票 | bet | 澳门葡京 | 阳光在线 | bet | 极速牛牛 | 阳光在线 | | 500彩票 | 诚信在线 | 阳光在线 | 阳光在线 | 诚信在线 | 诚信在线 | 500万彩票 | bet | 电子书 | 好茶 | 极速快三 | 体育开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