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穿越言情小说 » 清穿之炮灰女配 »  148第4一百四十八章入v更新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8第4一百四十八章入v更新

小说:清穿之炮灰女配作者:桃李默言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胤禛眼里的恨意,他身上隐隐压制不住的杀气让梦馨心惊,果然是无情的四爷!

    梦馨抬眼同满怀恨意的胤禛对视,并抓住胤禛掐住她脖子的手腕,感觉越来越透不过气,勉强开口:“我哥是冠世侯···会受万岁爷一生的宠信···京城兵权在我哥手中···”

    “该死!”

    胤禛不知骂梦馨,还是责怪自己,慢慢合拢手指,指腹碰触她脆弱的脖子,胤禛却慢慢的松手,从梦馨身上爬起站在床榻前,他的双手背在身后,握紧,再握紧,像是怕他一时激动真掐死梦馨。

    梦馨可没空理会胤禛复杂的心境,大口大口的喘气,这是第几次了?胤禛怎么这么想着亲手掐死自己呢?难道自己必须死在他手里,他才能解气?

    四爷的计谋呢?怎么没想着用别人除掉她?梦馨甩掉了脑子里荒唐的想法,喘息了好一会,终于将气息导匀了,“四爷怎么没去太庙?”

    胤禛刚刚忍下的火气,又被梦馨一句话挑起,“让你失望了,爷不会在太庙跪晕过去。”

    “嗯,四爷的身体一直很好,妾不担心您晕厥,又何来的失望?”

    梦馨坐直了身体,方才一番折腾,梦馨的发髻凌乱,床榻上的被褥褶皱不平,宽松的袍子无法全然掩盖住梦馨,“四爷这话说得就无情了,妾真真是天大的冤枉,妾何时不在意四爷?妾真真的将四爷时时刻刻放在心上···”

    “闭嘴!”

    胤禛现在只要听见这种告白含情的话,他就止不住的恶心,胤禛看到梦馨露出的肩膀,看到她光白的双脚白皙得像是尚好的东珠···胤禛侧过身,语气不善,“你别给爷装糊涂,梦馨,你不是不明白爷为何留下你···”

    “你最可恨一点,明明什么都明白,却跟爷装糊涂!”

    胤禛不想看梦馨,不想再受她‘勾引’,但不对着梦馨,胤禛又觉得吵架气势不足,不够解气,所以胤禛再次靠近梦馨,愤恨的盯着她,“你说你该不该死···”

    梦馨伸手勾住了胤禛的脖子,重重的吻上他的嘴唇,胤禛身体彻底的僵硬了,吻过之后,梦馨回味般舔了舔嘴唇,娇媚的一笑:“爷方才想要‘吃掉’妾呢!”

    “····”

    胤禛丧气的捏住梦馨的下颚,喷着灼热的呼吸,胤禛在江南昼夜的忙碌,根本就没心思找女人侍寝,好不容理顺了灾情,想着回京之后定然能捞到好处,可他后院起火,而且这场火烧尽了天下,他气恼又急,日夜兼程的赶回来,在路上的时候,胤禛下了一万个决定,必须弄死梦馨出气,哪怕不依靠冠世侯,他也不能再让梦馨惹祸。

    所以方才胤禛是真想取走梦馨的性命,胤禛低头咬着梦馨的脖子,因为损失巨大,他不能失去冠世侯!如果梦馨此时死了,不说荣锐会如何,就是同皇阿玛也交代不过去。

    胤禛一半的身体在寒冷的冰川,令一半身体在炙热的火中,他愤怒,他恨,可偏偏无法对造成这一切的梦馨出气,人在愤怒之下,□必然高涨,极需要发泄的一个通道。不管是恨还是,胤禛都需要发泄!要不然会憋死的。

    胤禛无法否认梦馨对他的勾引,尤其是梦馨还在摸他···胤禛眼睛都红了,梦馨媚笑道:“四爷将火气出在妾这样娇软的女子身上可不是男子汉所为。”

    她的话,彻底让胤禛破功,胤禛将她压在身下···两人如同互相敌视又不得不亲近的雌雄两兽,谁也不服谁得缠斗,撕扯,重吻,激烈又刺激的□,给了两人不同以往的快感,在胤禛爆发之前,梦馨被死死的禁锢在他怀里,梦馨眼前是他胸膛,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感觉到胤禛想要将她弄碎的心思,胤禛低吼时,梦馨光洁□的后背上滴下水渍···

    余韵之后,胤禛松开梦馨,仰头躺在床榻上,恨梦馨,亦恨他寻常的自控力哪去了?明明不想碰她,但每一次都···都他奶奶的忍不住!

    梦馨侧头看了胤禛,换了别人应该同情胤禛的吧,胤禛十年隐忍,对太子言听计从换来的一切,打下的根基,全都毁了。梦馨从不相信胤禛没有任何的安排,胤禛再用他为国为民的表现拉拢类似张廷玉,马齐那样纯臣。可如今纯臣一样被康熙帝斥责,康熙帝对皇子的图谋了如指掌,菜市口掉落的人头就是对皇子们的警告。

    梦馨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勾起了嘴角,看胤禛难过她怎么这么高兴呢?果然是炮灰女配吗?她升不起任何的同情。刚做过最亲密的事情,梦馨却对胤禛无感,若说有感觉那也更多是看热闹的心态,梦馨起身打算下床,胤禛问道:“做什么去?”

    “洗澡,不太舒服。”

    胤禛脸色泛青黑,问道:“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请四爷明示,妾应该说什么?”

    “滚。”

    “嗻。”

    梦馨光着身子寻找到被胤禛扯破的衣服,勉勉强强的盖住身体,但胤禛却能看到她若隐若现的好地方···胤禛闭上了眼睛,眼不见为净,阿弥陀佛!西林觉罗氏可恨,可恼,可···

    胤禛猛然坐起的想将她再拽回来的时候,她早就不见踪影,胤禛道:“高无庸。”

    “奴才在。”

    高无庸腿是软的,他佩服西林觉罗侧福晋的勇气,看胤禛的脸色,他上前伺候他穿衣,胤禛整理了衣领,走出静宁阁。

    胤禛吩咐:“准备马车,爷去太庙。”

    “嗻。”

    胤禛走到书房,看到愁容满面,眼圈都是青黑的邬思道,胤禛不自在的动了扳指,邬思道为了眼下的局势发愁,胤禛却同罪魁祸首行房···胤禛的脸皮绝对没有梦馨厚,“一切有劳邬先生。”

    “四爷···”邬思道看出胤禛的不自在,亦看出胤禛刚刚做了什么,“虽然此事闹得有些大,打翻了我多年所谋,然太子的储位并不会因此稳如泰山,皇上对太子爷不会放心,受损失最大的人不是四爷您。”

    胤禛错愕一瞬,没想到邬思道用这样的话安慰他,比惨吗?他是没胤禩等人惨!胤禛无奈点头,“爷心里有数。”

    “四爷恕我多嘴,您对西林觉罗侧福晋是不是好点?”

    面对胤禛的突然而来的压力,邬思道赶忙解释:“四爷也知我对西林觉罗侧福晋最有看法,我断断不看上如此不顾大局,不知隐忍的女子,四爷是我效忠之人,我会竭尽全力辅佐四爷。世间女子都是重情的,一旦她对四爷情根深种,必然会为四爷考虑,四爷也可轻省许多,也省得她哪一日再来一次,四爷,我说实话,一次尚可,再来孔明复生也收拾不了残局。”

    “若是有可能···”邬思道脸有点红,好好的做谋士,他竟然还得操心所辅佐的胤禛行房,这谋士做得,太丢人了。邬思道再犯难还是硬着头皮说:“四爷子嗣单薄,女子有子心便会定下,熬过眼下,日后···一切唯四爷做主。”

    邬思道的暗示胤禛不是不明白,梦馨有儿子,她定然会帮他,将来得了皇位,胤禛可不理会梦馨所出的儿子,专心培养弘晖,胤禛深深的看了邬思道一眼,转身去出府,他不是没想过让梦馨有身孕,但她就是没有,胤禛又能如何?

    在胤禛上马之前,听见一道陌生的声音:“四爷。”

    胤禛回头一看,一袭素色衣袍打扮得很是干净的钱氏向自己屈膝,胤禛嫌弃的皱眉,跨上了骏马,显然他不想搭理钱氏,胤禛此时心里正一肚子火气,不能冲梦馨发,迁怒可是他的本性。

    胤禛冷哼道:“府里有规矩,此处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你一个侍妾随便乱走,乱了爷的规矩,来人,重责。”

    “嗻。”

    钱氏面对暴怒的胤禛,来势汹汹的仆从,她吓了一跳,好不容易找到空隙跑过来安慰胤禛,怎么会是被责打的结果?“四爷请听奴婢说,听奴婢说!”

    胤禛轻蔑的说道:“为何爷要听你的?你算是什么东西?”

    “四爷。”

    钱氏脸煞白,脚一软跪在地上,“奴婢知晓您难受,奴婢也知晓四爷心情不好,更知晓您的损失,奴婢只想说一句,事已至此,阴谋不如阳谋,与其事后被人非议四爷品行,不如趁此机会光明正大的争,四爷占着民心···得民心者的天下,四爷,奴婢实在不愿意看到您···看到您将来受小人污蔑。”

    胤禛握紧缰绳,像是思考钱氏的话,钱氏仰着头看着胤禛,那般的关切,那般的信任,那般的有情,她一直记得雍正被人非议,如今这样状况,只要胤禛光明正大的摆明立场,康熙帝一定会看到胤禛之才,倒时胤禛继位不就是再无异议了?

    坏事也可以变成好事,钱氏相信大清江山的乱局只有胤禛能收拾。

    “西林觉罗氏。”胤禛突然叫了梦馨的名字,梦馨从旁边的石头后闪出,屈膝道:“四爷。”

    胤禛催了□的骏马,无视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的钱氏,骏马来到么梦馨身前,梦馨摸了摸鼻子,“四爷,这事不怪我,我不是故意偷听,是追着钱氏过来的···”

    “又不怪你?”

    “嗯。”

    梦馨理直气壮点头,钱氏的话又不是她教的,她愿意为胤禛出主意,这也怪梦馨的话,日子没法过了,梦馨不过是听了消息来看热闹罢了,看看清穿女如何拯救安慰胤禛,她没准可以学习一下,提高挖坑技巧,炮灰女配也需要升级啊。

    梦馨肩膀一沉,胤禛手中的马鞭压在她肩头,胤禛道:“抬头!”

    小心眼儿,梦馨知道胤禛的心思,不就是报复她回京时调戏过他嘛!果然是小心眼儿,梦馨听话的抬头,虽然比胤禛矮,但梦馨却向胤禛抛了个媚眼,娇滴滴的说:”妾等着爷回来,妾会想您的。”

    胤禛差一点将马鞭扔了,这个梦馨,就没有一刻消停,胤禛耳根子微红,“她的话你怎么说?”

    “大逆不道之言,四爷还用问妾?”

    胤禛低头靠近梦馨,钱氏被仆从压着,只看到他们两人亲密,钱氏实在是不明白,胤禛到底怎么了?睚眦必报的性子哪去了?是梦馨害得他啊。

    “她交给你了!”

    “妾下手可是有点黑啊,妾善妒,爷不怕您回来美人命损?”

    胤禛抬手敲了梦馨的额头,拨转马头,“谎话!”

    胤禛去太庙回合兄弟罚跪自省,梦馨如果善妒就好了···他到达太庙后,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往日流光水滑,风度翩翩的兄弟们,如今晒得脱了一层皮,跟黑炭一般,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得跪在太庙最晒的地方。

    他们看向完好如初的胤禛的目光里带着不善,带着难言的怨恨,就连太子也是一样的。

    “兄弟们··兄弟们···”

    冷静的胤禛此时手足无措,面对皇子们的恨意,胤禛随口学了梦馨的名言:“这事不怪我!真不怪我!”

    胤禛也是满腹的委屈,一切祸事都是冠世侯和梦馨搅和出来的,胤禛低声解释:“若不是有人太关心冠世侯,关心你们四嫂,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乱子,我···我···这事真不该怪我。”

    ()d

    (无弹窗小说网实在小说)s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

ag8 | 博狗 | 真人娱乐 | 真人娱乐 | 亚洲城 | 环亚娱乐 | 澳门金沙 | 澳门金沙 | 真人娱乐 | 澳门葡京 | bet | 博狗 | 葡京娱乐 | 澳门葡京 | 365bet | 亚游集团 | 真人游戏 | 原创漫画 | 公务员网 | 28杠 | 网上彩票 | 北京快乐8 | 优德 | 亚洲城 | ag8 | 金沙 | ag8 | 韦德 | 开奖 | b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