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豪门爱情小说 » 总裁的替身前妻 »  21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14

小说: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叶非墨,你能不能别这么过分,出去,这是我的房间。手机电子书下载kX139请使用访问本站。”温暖沉声说道,凭什么他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她真是受够了他这怪脾气。

    每次吵架都当没事发生,她没那么好的涵养。

    被人如此辱骂,还能笑嘻嘻地欢迎他。

    “电影的宣传费是我出的,换言之,你住这房间是花我的钱,为什么我就不能进来?”叶非墨面无表情地反问,双眸沉沉地盯着她。

    温暖在电影节从头到尾都没把他放在眼里,特别是那句不认识,彻底惹恼叶非墨,本想见她一面就算,可如今却不满足了。

    她可以恣意骂他,讥诮他,说什么都无所谓,可他受不了温暖对他如此冷漠。

    所以鬼差神使,他就来了酒店。

    温暖唇角冰冷扬起,走过去收拾行李,叶非墨蹙眉看她的动作,明知故问,“你干什么?”

    她沉默不语,赌气地收拾东西。

    他不走,她走!

    叶非墨骤然扣住她的手腕,厉声问,“你到底要置气到什么时候?”

    他的力度有些大了,捏得温暖有些疼痛,她自嘲一下,“我怎么敢和叶二少你生气,我只不过是一个艺人,哪来的胆子,你太高估我了。看小说请记住”

    “温暖!”

    “放手!”温暖愤怒挣扎,瞪着叶非墨,“叶二少,你别这么搞笑行不行?你今晚不是和韩碧在一起吗?你和我纠缠不清做什么?”

    叶非墨蹙眉,他知道温暖误会了,可他偏偏不解释。

    韩碧是韩碧,温暖是温暖。

    “你本来就是我买来的,你忘了吗?”叶非墨一字一字如子弹般蹦出来,温暖的脸色一阵青白,原来,在他心里,她就是这么一个地位。

    他买来的。

    就像是一条宠物,他买来了,他爱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他爱打,爱骂都是他自由,宠物有什么资格反抗主人?她是不是忘了本分,忘记了,她只不过是叶非墨的契约情人。

    “是,我是你买来的,然而,叶非墨,这只买来的宠物也有反抗主人的权力吧,你要么,就丢了这只宠物,要么,就接受它的反抗。”温暖冷漠地说道,唇角扬起讥诮,“说到契约,叶二少,你不是说,你对女人的新鲜度最多只能维持一个礼拜吗?我看,这都多少个礼拜了,新鲜度也过了,你是不是考虑解约了?”

    从一开始,他们两人到底谁有把那张纸当一回事了,如果是当一回事了,或许,他们如今不是这种关系了。看小说请记住

    叶非墨脸色阴鸷,漆黑的眸看不出表情,他肯放下身段来找温暖,已是他做到最大的极限了,已经说明了他在示好了。

    温暖却毫不领情,更抬出那张契约来说事。

    他从来不是好脾气的人,从小要什么有什么,人人都顺着他,温暖三番四次不知好歹,叶非墨的忍耐也到了极限了,他冷漠一笑,“既然你说到契约,那我就不用客气了。”

    叶非墨狠狠地摔开她,温暖后退踉跄几步,差点跌倒,叶非墨的眼神好似冷凝了冰,看得温暖从上到下仿佛被人灌了十二月的冷水。

    “过来,把衣服脱掉!”

    这句话如惊雷响在温暖头顶,她脸色顿时惨白。

    小小的拳头,倏地握紧。

    把衣服脱掉?

    是她理解中的意思吗?

    叶非墨一步一步走过来,高大的声音给她造成了心理上的压迫,温暖冷冷一颤,忍不住想要后退,最后却挺直了背脊。

    叶非墨挑起温暖的下巴,精致矜贵的五官已被寒冰覆盖,他的眸中,仿佛住了一头厉鬼,深暗危险,“你说对了,你只是我买来的宠物,既然你不想当人,想当宠物,那就接受宠物的对待。”

    温暖不会知道,这句话对叶非墨而言,是一种什么样的羞辱。

    这段日子以来,哪怕是一秒钟都好,他都没把那份契约当一回事,时不时拿出来震一震温暖,也是玩笑居多,若他当她是买来的女人,她早就不知道被他玩过多少遍。

    既然她不领情,那就不怪他绝情。

    “磨磨蹭蹭做什么,脱掉!”叶非墨厉喝,声音又硬又沉,温暖咬牙,愤怒地看着他,可叶非墨无动于衷,那就是带着一种你就是宠物的眼神看着她。

    没有任何感情。

    温暖的心仿佛被人插了一刀,浑身的知觉都疼痛得近似于麻木。

    她想起那天的江边,叶非墨的温柔,叶非墨的多情,原来不过是夜晚给她的幻觉,统统都是假的。

    分明是他的错,为什么他却能如此理直气壮地指责她?

    温暖倔强地咬牙,也不落泪,伸手脱了身上的礼服,因为礼服是低胸设计,本来就不穿文胸,只有胸贴,她毫不在乎地扯下来,脱了底裤,她的动作似乎麻木地把自己脱得一干二净。

    苍白的脸,有这一股倔强的绝望。

    就是不肯出声求饶,明知道自己将会有什么样的遭遇。

    叶非墨眸色一暗,拳头握紧。

    女子身段玲珑,凹凸有致,美丽得如一尊玉雕。

    他蓦然伸手,把她扣在怀里,温暖双眸冷漠,无一点波痕,仿佛叶非墨要做什么和她没有一点关系,她放空了自己的心,把自己的身体也放空了。

    他胸前的扣子,冰冷地印在她的肌肤上,温暖的身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她悲哀地发现,原来放空了心,放空了身体也阻挡不了身体的反应。

    “非要如此吗?”叶非墨极力压抑着脾气,手背上青筋暴跳,叶非墨的忍耐到了极限,扣住她的腰几乎要拧断似的。

    以前她一靠近,他就很冲动,很想要她。

    可如今,她面无表情,麻木地把自己脱干净,送到面前来,他却没有任何反应。

    温暖的眼神,似是天底下最锐利的剑,把他砍成碎片。

    他明明是来看她的。

    他明明是来和她讲和的,他明明想和她好好谈一谈,说一声,温暖,我们不要吵架了,我们和好吧。

    他心中分明是如此想的。

    可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

    温暖冷漠一笑,“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nbsp;-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

博狗 | 网上买彩票 | 环亚娱乐 | 亚洲城 | 极速快乐8 | 环亚娱乐 | 公务网 | 捕鱼游戏 | 真人娱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