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坏蛋哥哥轻一点 »  第191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91话

小说:坏蛋哥哥轻一点作者:钱小串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    第191话

    没有预期中的疼痛,腰间被一双大掌扶住,身体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宝宝,宝宝……”

    雨洛挣扎着,伤口因为剧烈运动而崩裂开来,

    “洛洛,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好不好?”

    夜修宸抱着她,却又不敢用力,只能护住她的腰部和腹部的伤口,黑眸紧紧锁住她的眼。

    “洛洛,不要这样!”

    雨洛不听,脑子里一片恍惚,眼神空洞,根本对面前的男人视而不见,嘴里喃喃着,直到,护士拐过走廊,消失不见,整个人像是垮了一样,支撑不住,倒在他怀里。

    她再次昏了过去,医生对伤口做了检查之后,看向一旁的夜修宸。

    “夜先生,前段时间,雨小姐的情绪已经有所好转,为什么今天会突然受了刺激而晕倒?”

    夜修宸凝视着床上紧闭着双眼的女孩,眸色复杂而温柔。

    “她今天,看到护士手里抱着一个,小孩子?!?br />
    医生了然,敛了眉若有所思,半晌,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夜先生,照之前的情况来看,雨小姐的伤口恢复得不错,只要不再受刺激,不做剧烈的动作,一切都会很顺利的,大约再过半个月,就能比较正常地行动了?!?br />
    “但是,”医生顿了顿,“但是雨小姐的病恐怕不单单是身体上的,目前看来,再留下医院里接受治疗,反而对她情绪的控制和病情的恢复没有益处,因为,医院里也许有一些引起她情绪大幅度波动的人或事物,这点,相信夜先生比我更明白?!?br />
    他当然明白,可是,她会愿意跟他回国,再次回到夜宅吗?

    “我知道了,医生,我会尽快去办出院手续?!?br />
    医生点了点头,末了,真诚地说道。

    “希望夜先生不要放弃,雨小姐怀孕的可能性并不是一定为零,我期待你们创造奇迹,最后,希望雨小姐能早日康复?!?br />
    “谢谢你,医生?!?br />
    创造奇迹吗?所谓奇迹,如果能那么轻易就出现,那便,不会被称之为奇迹了。

    夜修宸小心翼翼地牵起雨洛的手,裹紧掌心里,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洛洛,我知道你恨我,甚至可能,这一辈子,你都不会原谅我??墒?,怎么办,我好像,没有你不行了,这一辈子,我都放不开你了。你告诉我,这样的我,这样离不开你的我,该怎么办才好?

    静谧的凌晨,第一道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温暖的光芒撒在床上的女孩和坐在床边紧紧握着她小手的男人,金色的一片,将这一男一女笼罩,驱动了两人体内流淌着的血液,她的体内,有他的生命之血,在这异国他乡,就好像做了一个约定,这一辈子,这两个人,都会相缠相绕,无法分离。

    房门被轻轻推开,莫司走了进来,在距离夜修宸几步外停了下来。

    “少主,小姐的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br />
    夜修宸并没有回头,身子前倾,帮雨洛落在颊边的柔软发丝别到耳后,动作异常轻柔。

    “嗯。飞机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起飞?!?br />
    “嗯,走吧?!?br />
    雨洛还在昏睡中,为了不让她在回国的途中醒过来,他让医生替她注射了安睡的药剂,是特质的,不会对身体有所伤害,之所以这样做,也许,他是在怕,清醒时候的她,不会愿意跟他回去吧。

    无论如何,就算她会恨他,他也不会放手。

    夜修宸俯下身,用柔软的毛毯将雨洛的身体包裹住,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她的身体那样娇小,被高大的他抱在怀里,就像是一个初生婴儿,如果不是她眉间微微皱起的小山峰,他会有种错觉,她就是一个睡得安恬的小孩子。

    他的洛洛,到底在承受着怎样剧烈的痛苦,即便是在睡梦中,也如此不安?

    夜修宸胸口一滞,抱着她,慢慢走出了医院。

    这里,离夜宅所在的诚实并不远,乘坐私人飞机,很快便回到了国内。

    飞机??吭谡庾鞘械幕?,天下了蒙蒙细雨,莫司要替夜修宸打伞,却被他拒绝了,他解开自己的大衣,将雨洛连同毛毯一起包裹住。

    这样的天气,机场的人仍旧不少,夜修宸从机场的VIP通道往出口走去。

    刚过关卡,一道黑影便急速冲了过来,紧接着,一个结结实实的拳头已经砸在了他的脸上。

    夜修宸毫不防备地被打了一拳,踉跄着退后几步,双手一送,怀里的人儿就要掉下去,黑瞳一缩,整个人跪倒在地上,紧紧接住了她。

    “聂少堂,你找死?!?br />
    夜修宸闷哼一声,转过头,黑眸满是怒气,逼视着面前同样一脸怒气的男人。

    聂少堂没有想到雨洛就那样被夜修宸抱在怀里,他差点害得她摔倒在地上,方才还急速高窜的怒气一下子退散许多,但下一秒,在他看清男人怀里的女孩一脸苍白的时候,怒气再度急剧。

    他猛地冲上前,想要抱走夜修宸怀里的雨洛,后者却突然身体紧绷,闪躲开来。

    “把她给我!”

    聂少堂大吼着,双目几欲撑裂。

    夜修宸紧抿着嘴唇:“不可能?!?br />
    “呵?!蹦羯偬美湫σ簧?,“夜修宸,我真是看错你了,你口口声声说你爱她,可是你看你都做了什么?!你害得她被你的仇人绑架,害得她受了枪伤,甚至,害得她最在乎的孩子也失去了?!你还有什么资格拥有她?!”

    夜修宸的身体猛烈一阵,双手紧紧抱着怀里的人,下颚紧绷,黑眸里满是痛苦。

    “夜修宸,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爱,爱得她伤痕累累,那么,她受不起,请你放手!”

    聂少堂心疼地看着瘦得快皮包骨头的雨洛,她搂在毛毯外的肌肤毫无血色,他恨不得立刻将她带走,留在自己身边,从此给她这世界最好的东西,呵护她,一辈子,都不会伤害她。

    “我和她之间的事,与外人无关?!?br />
    夜修宸冷冷地说道,抱着雨洛大步往机场门口走去。

    “夜修宸,你给我站??!混蛋!”

    聂少堂疯狂地追上去,却被莫司和紧随身后的保镖拦住,他死命挣扎,却冲破不了他们的防线,魁梧的黑衣保镖将他按在地上,他动惮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夜修宸抱着他这辈子最心爱的女孩渐渐离去。

    “夜修宸,把她还给我,还给我——”

    聂少堂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看着夜修宸的背影消失,狠狠砸向机场冰冷坚硬的地面。

    痛苦暴怒的声音,在机场上空盘旋,萦绕在夜修宸的耳朵四周,就像一个魔咒,他不想听,不愿听,脚下的动作不由自主加快,抱着雨洛上了车。

    聂少堂说得很对,他没有资格拥有她,可是,即便没有资格,他也想要去争取,争取她的原谅,甚至,争取她的爱,只要她一个点头,他愿意,用整个天下去交换,如果不够,还有,他的生生世世!

    夜宅。

    “少爷——小姐?”

    张妈看到夜修宸回来,急忙迎上前去,见到被他抱在怀里的雨洛,吃了一惊,却守本分地什么都没问。

    “张妈,无论谁来访,我都不见,还有,二楼不需要佣人,不要让任何人上来?!?br />
    “知道了,少爷?!?br />
    夜修宸脚步未滞,径直走上楼梯,到了二楼,穿过长长的走廊,他犹豫着,进了属于她的卧室。

    轻轻将她放在床上的时候,只见她眉头皱紧,睫毛颤了颤。

    夜修宸手一顿,替她盖好被子,坐到窗前,一动不动地锁住她的脸,静静地等待她的醒来,手心里,不知何时,已经溢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

    雨洛缓缓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视线稍微偏移,便是粉色的窗帘,她有些茫然,并不记得,病房里的窗帘是粉色的。

    “洛洛,你醒了?”

    夜修宸轻轻地问道,明知道她醒了,却说了这么一句废话,只因为,不知道面对她时,该如何开口。

    见到夜修宸的时候,雨洛的眸光一颤,四周的摆设对她来说是那样熟悉,原来,这已经不是医院的病房了。

    “洛洛,我们回来了?!?br />
    他试探着说道,面前的女孩,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也并没有剧烈的挣扎。

    夜修宸松了一口气,只要她情绪不激动,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他凝视着她的脸,突然发现她此时的脸色带着不正常的潮红,他伸出手,想要试探她额头的温度,却被她猛地躲闪开来。

    他苦涩地抽回手:“我让张妈来帮你洗澡,好吗?”

    在回国路上的奔波,加上气候的交替变化,她的身体也许受不了,这个时候,擦洗一下身体,换一身衣服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应该会好一些。

    雨洛仍旧没有说话,也不看他,但至少,也没有抗拒。

    夜修宸心里一激动,急忙起身,将张妈叫了进来。

    “张妈,抱小姐去浴室洗澡,她身上有伤,你动作要小心点?!?br />
    张妈连连点头,她身体很强壮,因而抱起雨洛的时候并没有太费力。

    夜修宸的黑眸,一刻也不敢离开雨洛的眼,他担心她会挣扎,不过好在,她很乖巧,任由张妈抱着她进了浴室,放在浴缸旁边的软榻上,他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

    张妈低下头,想要替她解开衣服,她却下意识躲闪开来,不要张妈靠近。

    几次下来,都是这样,雨洛的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服下摆,张妈根本无从下手。

    “少爷……”

    张妈为难地看向浴室门口的夜修宸,后脑勺冒出一片冷汗。

    “你先下去吧?!?br />
    “是,少爷?!?br />
    偌大的浴室里,夜修宸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软榻上固执的人儿,良久,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走到浴缸面前,摁下按钮,立刻有温热的水从浴室的四角汩汩流出,片刻之后,便盛满了半个浴缸。

    “洛洛,小心点,不要躺到里面,用毛巾轻轻擦拭身体就可以,好吗?”

    夜修宸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条干燥柔软的毛巾,蹲在她面前,递到她的手里,轻轻地说道。

    他不奢望她能看他一眼,甚至开口对她讲话,他只是担心她身上的伤口。

    他知道她现在不愿意任何人碰触她,尤其是他,他愿意给她时间,愿意等。

    好在,医生说,她现在已经可以简单地动作了,他将软榻放低,尽量让她的身体低于浴缸,以免她弯下腰的时候扯动伤口。

    “洛洛,我先出去,你洗好了,就按一下这个,好吗?”

    他指着浴缸旁边的一个水晶按钮,那个按钮直接连通了他的卧室和书房,是他前几年替她装好的,只要她轻轻一按,无论他在书房或者在卧室,都能听到,只是,她一直没有用过。

    夜修宸转身,犹豫着,离开了浴室。

    整个宽敞的浴室里,只剩下雨洛一个人。

    她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毛巾,良久,艰难地抬起头,一颗一颗解开扣子。

    大约是出了汗的关系,身上粘腻一片,雨洛觉得很不舒服,喉咙干涩,想要喝水。

    视线在浴室里打量着,她记得,洗漱台边,是有饮用热水的。

    好在,洗漱台就在软榻的不远处,她直起身子,伸长了胳膊,艰难地想要去够台上的玻璃杯。

    短短的距离,却因为身体的紧绷与坚硬而变得困难,变得不灵活的手指一动,那杯子便到了下来,顺着洗漱台,滑落到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

    透明的玻璃杯掉落在地,碎成了几块大大小小的碎片。

    雨洛静静地注视着地上的碎片,一动不动,那些大大小小的碎片里,折射出她苍白的脸,一片一片,破碎不堪。

    她的脑子里,好像,一片空白,唯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让她弯下腰,去捡起那些碎片。

    双手好像不是自己的,仿佛被蛊惑了一般,雨洛慢慢弯下腰,伸出了手……

    书房里,夜修宸抬起头,再一次看向墙上的挂钟,分针已经绕着表盘走了一圈,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没有出来吗?

    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不放心,起身出了书房,进了雨洛的卧室。

    “洛洛,洗好了吗?”

    浴室的房门紧闭,里面没有人回应,想要推开门,却发现全自动的浴室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住了。

    夜修宸脸色一变:“洛洛,你在里面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