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坏蛋哥哥轻一点 »  第227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27话

小说:坏蛋哥哥轻一点作者:钱小串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    心蓦地一凉,几秒钟之前才想到的事情,如今就在眼前真实地发生。

    夜修宸,他当真如一个古代的君王,在对可有可无的妃子进行了一夜临幸之后,立刻就有宫人端来一杯红花汤。

    这枚白色的药丸,恐怕,就是古时候的红花汤吧。

    而她,就是那个不幸的妃子。

    雨洛苦笑着,苏允儿说的话,果然都是真的,他不想要她怀他的孩子,所以千方百计亲手杀掉那个才一个月的小生命,什么金坤,什么她才是他最在乎的,什么他爱她,都是假的,假的……

    苏允儿肚子里怀的孩子,才是他所允许的,他所在乎的。

    雨洛纤细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眸子里泫然欲泣。

    夜修宸,既然,你不爱我,不在乎我,又何必,一次次占有我,一次次,伤害我……

    雨洛拾起那枚白色的药丸,紧紧闭上双眼,一仰头,将药丸吞没,表面的糖衣化开,终究掩不住里面的苦涩味道,这抹苦涩,从口腔里,滑过喉咙,流进胃里,短短的距离,却走过了漫长的心酸历程。

    这枚白色的药丸,是他给的。被糖衣包裹住的苦涩味道,也正如他这么多年来带给她的一切。尽管他给了她她拒绝不了而深陷其中的温柔和宠溺,然而,这些温柔和宠溺都是暂时和偶尔的,更多的时候,他霸道,他残忍,他冷漠,他冰寒难以靠近,那些偶尔流露出的浮于表面的反常态的温柔和宠溺,终究,都会回归到他的本质——冷情淡漠。

    雨洛大口大口呼吸着,晶莹的泪滴蔓进嘴里,更增添了药味的苦涩。

    等到药丸在胃里化开,苦涩的味道却久久挥散不去。

    雨洛呆呆地坐在床上晃了一会儿神,窗外,一轮皎洁的明月爬过窗台,一点一点升腾在漆黑的夜空,清冷的月光洒下来,化作了一室的心碎。

    她强撑着身体下了床,被泪水模糊的视线在生活了十四年的四周流连过。

    从一开始迫不及待盼望着离开,到被他强行囚禁在身边,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她自己,也不再想过要离开他了。

    只是,如今,她还能留吗?

    她想知道苏允儿现在在哪里,从夜修宸的话里听得出来,她好像跟莫司在一起。她不能任由莫司被苏允儿欺骗,她必须去阻止。

    苏允儿的目的在她身上,只要自己答应离开,那么,她便不会再为难别人了吧。

    雨洛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身上,虽然沐浴过,可似乎还残留着夜修宸独特的气息,她竟然,开始有了一些流连。

    这样的他,真的,是喜欢苏允儿的吗?苏允儿的孩子,真的是他的吗?

    雨洛茫然,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要当面向他问清楚。

    也许是自取其辱,可是,此刻的雨洛,却打算,就算他不爱她,如苏允儿所说最多只是迷恋她的身体还没有玩腻,那么,她也想,由他亲口承认,让她彻底死心。

    在这之前,她必须,先找到苏允儿。

    强撑着身体下了床,雨洛深吸一口气,将自己混乱的情绪通通暂时收到心里,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小巧的脚踝没有穿鞋,光着脚丫子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并不难受反而很舒服,夜宅的每一个角落,几乎都铺了长长的雪白地毯,雨洛的身体,现在动一下全身就像是要被分裂开来似的,更何况弯下腰去穿鞋。几个小时前,夜修宸不顾她的哀求,用尽了全力折磨她,力道之大,仿佛要将她却嵌进他的身体里去。他兴奋地换了好几个地方,床上,地上,沙发上,书桌上,最后,又回到了床上,漫长的折磨,整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他就像一只不知餍足的野兽,要将全部的精力都发泄在她身上,将她摆弄成各种狂野屈辱的姿势,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抗拒。

    雨洛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将再度涌上来的泪水眨掉,她不想再去想这个问题,再想下去,她的心,好像会,坏掉。

    沿着柔软的地毯走出了卧室,已经入夜,夜宅里再度安静下来,夜修宸自然是不在的,整座别墅,只有隐藏在暗处的保镖和值班的下人偶尔穿梭。

    上次被苏允儿袭击晕倒,之后被关在了张妈的屋子里,这一次,雨洛不敢贸然独自去找苏允儿,既然她曾跟莫司在一起,那么,她想去找莫司。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白日苏允儿失控的举动,已经让莫司起了疑心,

    打定主意,雨洛沿着柔软的雪白长毛地毯,一路穿过客厅,到了夜宅的后园。

    夜宅的后院没有铺地毯,雨洛光脚踩在被夜晚特有的湿气晕染的地上,一股白日阳光照射留下的炙热,混合着湿润一起熨贴着她的脚底,直窜上来,有些难受。

    莫司住的屋子里透着微弱的灯光,雨洛心里一喜,看来他在屋子里。

    忍着脚下传来的难受的感觉,雨洛跌跌撞撞地加快步伐,走向莫司的屋子。

    “莫司,你在吗?”

    雨洛抬手敲门,没有人应答,敲了好几次,都没有人回应。

    她失望地放下手,难道,莫司不在屋子里吗?那灯光为什么亮着?

    雨洛奇怪地走到窗户边上,窗帘也是被拉上的,不过,依稀能从窗帘的微小缝隙中辨别出,正对面的床上,躺着一个娇小的身体,身上的衣服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难道是,苏允儿?

    雨洛难以置信地再度走近一步,努力观察着房间内的情况,却发现,屋子里,只有苏允儿一个人,而莫司,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是怎么回事?

    雨洛越加疑惑,抿了抿唇角,正不知道是该再敲门叫醒苏允儿,还是去别的地方找莫司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不确定却又夹杂着激动愉悦的声音。

    “小姐?”

    雨洛急忙回过头,发现莫司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莫司,你去哪里了?我正找你呢?!?br />
    莫司脸上的兴奋有些犹豫。

    “你真的是,小姐?”

    “我是啊?!?br />
    雨洛重重点了点头,莫司深深看了她一眼,走到窗前,往里看了一眼,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胸腔里满是激动。

    “对不起,小姐,是我太疏忽了,一直没找到你。你怎么逃出来的?”

    “看来,苏允儿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莫司点了点头,想起自己被苏允儿假扮的雨洛所迷惑的时候,那种兴奋与禁忌交加的情愫,不敢再深入一步,却在知道那一切都不过是苏允儿制造的梦幻泡影之后,跌入浓浓的失落之中。

    “嗯?!?br />
    莫司点了点头,有些愧疚。

    “小姐被苏允儿关在了哪里?我怎么没有找到你?”

    莫司关心地问道,他将整座夜宅几乎都找遍了,却没有找到雨洛的身影,正打算回房间逼问苏允儿说出她的下落的时候,却惊喜地看到了她。

    “我被她关在张妈的房间里?!?br />
    雨洛说道。

    “张妈的房间?一直,都在那吗?”

    “嗯?!?br />
    莫司身体一震,如果,如果是张妈的房间,那么,他和苏允儿之间的对话和发生的事情,都被她,听到了吗……

    羞愧,无以伦比的无地自容。

    雨洛也想到了那件事,有些不自然地低下头,试图岔开话题。

    “不过我后来想办法解开了绳子,就逃了出去?!?br />
    “真的吗?”

    莫司眼里闪过一丝希望,他希望,自己还能在她的心里,留下最后一丝自尊。

    雨洛重重点了点头,她不想让莫司难堪。

    莫司心里一松,随即想到一个疑问。

    “那小姐逃出去之后去了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小姐?”

    “我……”雨洛眼神一暗,她无法告诉莫司,这几个小时,她都在夜修宸的身下,被他折磨着,屈辱着,“我,我太累了,一回到房间,就昏睡过去了,等到醒来,已经是晚上了?!?br />
    莫司了然地点了点头,因为并没想到雨洛会在自己的卧室,所以没有去查看。

    “小姐安全就好,我很抱歉,没有?;ず眯〗??!?br />
    “你不用太自责了,也是我不小心?!庇曷逋腹盎?,看了一眼屋子里的苏允儿,“我一直很相信允儿,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做?!?br />
    雨洛深吸一口气,因为自己信任却遭到了背叛而感到有些难受。

    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半晌,雨洛抬起头,看向莫司,张了张唇,试探着问道。

    “莫司,你知道,她怀孕了吗?”

    莫司猛地看向雨洛,他全身的肌肉紧绷,无法克制住内心的恐慌,眼神闪烁,竟然,不敢去看她清澈的眼眸。

    雨洛的双眸,因为莫司的沉默而渐渐暗淡下来。

    “原来你知道了?!?br />
    原来,就她一个人,像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夜修宸知道了,莫司知道,唯独她,什么都不知道,还以为,那个人,是诚心想要照顾她,跟她在一起的。

    “他,也知道了吧?”

    莫司知道雨洛嘴里的“他”是谁,厚厚的嘴唇紧抿。

    “不,少主还不知道?!?br />
    “不知道?”

    雨洛有些错愕,难道,苏允儿是骗她的,夜修宸还不知道吗?

    “是的,小姐?!?br />
    “那,他,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既然他还不知道,那么,由自己亲口告诉他,也许,更能看到他听到之后的反应和想法。

    “小姐,你,要告诉少主吗?”

    莫司痛苦地握紧了拳头,此刻的莫司,脑子里一片混乱,满心满脑都自然而然地以为雨洛知道苏允儿的孩子是他的而不是夜修宸的,他忘记了,那晚,凌晨一点,雨洛看到的画面,她以为和苏允儿做那种事情的是夜修宸而不是他。而他,那时候没有勇气解释,因为选择了逃避,所以如今,也忘记了。

    多年后,他回想起来今天的一幕,忍不住后悔。如果,如果那时候,他再多镇静一点,再多问一点,那么,他就不会误会雨洛的意思,也不会,让自己亲手酿造了悲剧,一个关于他最爱的女孩和最忠诚于的少主之间的悲剧。

    这一个误会太深,以至于,不久以后,他便为自己的疏忽和优柔寡付出了代价,甚至,几欲赔上自己一生的代价。

    “小姐!”

    莫司突然在雨洛面前跪了下来。

    “莫司,你干什么?”

    雨洛不解地想要扶起他,却被他躲闪开来。

    “小姐,莫司想求小姐一件事?!?br />
    “什么事,你起来说,好吗?”

    “小姐?!蹦镜拖峦?,因为浓浓的惭愧,“莫司想请求小姐,不要把苏允儿怀孕的事情,告诉少主?!?br />
    “你说什么?”

    雨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整个人往后倒退一步,没有穿鞋的双脚踏进了湿润的泥土里,被晕染,被沾污。

    “莫司,为什么要提出这个要求?”

    莫司咬咬牙,一颗心,几乎快纠做了一团,从来都是厌恶那个女人的,就算要杀了她他也会毫不手软,即便是知道她怀了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就像在洞口的时候,知道她怀了自己的亲身骨肉,为了股权大局,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枪口对准她??墒?,不知道为什么,第二次见到她,她依旧无恶不作,而他,却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动摇了,没有立刻杀了她,甚至现在,居然为了一时的冲动而请求自己最想?;さ男〗阍菔北J卣飧雒孛?。

    莫司的沉默让雨洛心酸,为什么,她想不通。苏允儿怀了夜修宸的孩子,他不是,该高兴吗?为什么她不可以告诉夜修宸?还是说——

    雨洛的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绝望的笑容。

    还是说,莫司,只是为了不让她难过,因为,由她亲口告诉夜修宸的后果,便是,自取其辱……

    就连莫司都明白这点,那么,她又何必再让自己千疮百孔的心在被狠狠重创一次?

    “好,我答应你?!?br />
    眼角,一滴晶莹的泪水,无声地滑落。

    莫司的心里太过复杂,以至于,没有注意到雨洛苍白如纸的脸色、几欲站立不稳的身体,还有,绝望的笑容。

    他不过,只想给自己多一点时间,想好怎么处理苏允儿,只不过,舍不得,她肚子里的,有他一半骨血的生命。

    莫司没有想到,他的想法,和雨洛南辕北辙,从此,便注定了误会,注定了,那段,不久以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弥补的,痛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