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坏蛋哥哥轻一点 »  第231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31话

小说:坏蛋哥哥轻一点作者:钱小串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    地下囚室,对于雨洛来说,是一个充满噩梦的地方,这十四年来,她被夜修宸无数次关进那里,黑暗、潮湿,没有人看得到她的恐惧,也没有人理会她的求救。

    进了地下囚室,一路通畅,竟然没有人阻拦。

    雨洛心里担忧聂少堂,隐隐约约觉得这样守卫不严的地下囚室很反常,但是却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她迫切地想要见到聂少堂,确定他没有事。

    夜宅的地下囚室,只用来临时处置惩罚一些人,雨洛几乎算是进出这里最多的一个人了,她对这里的环境熟悉地让她觉得心酸,每一次走进,都有种昏天黑地的无助感。

    脚下的步伐在颤抖,雨洛极力客服这熟悉而可怕的环境对她带来的冲击,一路,沿着分割开来的囚室寻找聂少堂。

    地下囚室不大,拥有的分隔囚室屈指可数,很快,雨洛便在最里面的一间囚室里,看到了聂少堂。

    “滚开——滚开——”

    要不是听到他因为痛苦而发出的声音,雨洛几乎无法确定,隔着结实的铁栅栏,对面被捆缚在墙上的人,是聂少堂。

    微长的头发落下来,挡住了他半张脸,她看不清他现在的样子,只能从他破碎不堪的衣服判断出他的情况并不好。

    “少堂,你没事吧?”

    雨洛攀着铁栅栏,焦急地喊着他的名字,囚室里的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脑袋低垂,一动不动。

    “少堂,少堂?”

    仍旧没有人回应,雨洛心里一凉,刚才他痛苦的声音,应该是梦呓,能让他在昏迷状态都神经紧绷无比痛苦,那么,他该受了多么痛的苦?

    使劲摇晃着面前的铁栅栏,坚硬的铁条没有丝毫的动摇,雨洛跑到囚室的门口,惊异地发现门没有锁,她心里一喜,急忙推开门冲了进去。

    “少堂,你醒醒!”

    她攫住聂少堂的胳膊轻轻摇动,口中不断喊着他的名字。

    终于,面前的人,缓缓抬起了头。

    “少堂,你怎么样了?”

    雨洛欣喜地望着他的脸,下一秒,嘴角的笑容硬生生凝固,他的脸上,一片血污,五官模糊,曾经老爱放电的桃花眼深陷下去,满是疲惫,而刚才被他低垂的头遮住的胸膛上,满是层层叠叠被灼伤的痕迹,血肉模糊。

    “小雨洛?”

    在看清是谁在叫自己的名字那一秒,聂少堂死寂一般的眼眸里立刻迸发出激动的光芒,他下意识想要靠近她,将她拥进怀里,却悲哀地发现,他的双手双脚,被紧紧捆缚在墙上。

    一声“小雨洛”,让雨洛还未干涸的泪水又要不争气地溢出眼眶,她原本以为,只要她和聂少堂不再有任何关系,不见面,不通话,那么,夜修宸便不会因为她的缘故而对付聂少堂。

    她没有想到,昨晚一通一念之差接下的电话,她害得聂少堂变成了这个样子。

    别开头,强忍住眼泪,不让泪水滴落。

    很快,聂少堂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小雨洛,你在哭吗?”

    见她不回答,聂少堂故意用轻松欢快的声音说道。

    “小雨洛,你哭什么呢,本来就长得够难看了,再哭,别跟别人说我认识你?!?br />
    雨洛抽泣着,抬起头看着聂少堂的脸,这张脸,明明已经疲惫满是血污,双眼,却带着痞痞的笑意,真是一幅矛盾又喜感的画面,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聂少堂,对不起?!?br />
    聂少堂眸光微微闪动,但很快恢复了刚才的痞子气。

    “干嘛说对不起?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能吃能睡?!?br />
    “少堂,你……”雨洛哽咽着,“你不要骗我了,是我连累了你,害你受了苦,变成这副摸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聂少堂心里一凉,为她,他什么都可以去做,什么都可以心甘情愿,可是,他独独不想要她对他说“对不起”三个字,他要的,不是“对不起”,而是另外三个字。

    虽然他知道,那只是他一场遥不可及的梦罢了。

    心里早已经殇成了一片,却还是翘起嘴角,冲着面前自己最心爱的女孩眨了眨眼睛。

    “小雨洛,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知道我是女孩子心目中的情圣,我这样子怎么了,我这样子可是万千女孩心目中的英雄帅气形象啊,不知道偷走了多少女孩子的心呢?!?br />
    虽然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雨洛还是忍不住被他逗得破涕为笑。

    “聂少堂,你怎么可以这么好?”

    聂少堂心里苦笑着,有一股冲动,叫嚣着要他再去争取一回,犹豫不过三秒,心里的想法就要急速冲口而出,却克制住了自己,以一种玩世不恭的口气讲出来,听起来像是开玩笑,却是给自己留了一丝后退的余地,留了一丝尊严,就算她拒绝,他也,不至于在她心中永无翻身之地。

    “小雨洛,既然你觉得我这么好,那你干脆嫁给我好了?!?br />
    意料中的,聂少堂看到雨洛脸色一愣,眸光闪烁,嘴唇微张却什么也没有说。

    聂少堂心里着急,忍不住说道。

    “你可想清楚了,外面爱慕我的女孩子可多了,上到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下到十一二岁的青春无敌美少女,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br />
    雨洛仍旧没有回答他,低着头,阴暗潮湿的地牢内,彼此的呼吸,都小心翼翼。

    良久,雨洛抬起了头,清澈的眸子里,看上去,似乎下定了决定??墒?,聂少堂,高估了自己,他根本,再也无法承受再一次的拒绝了。

    于是,在雨洛张嘴之前,他抢先大笑起来。

    “我跟你开玩笑的啦,本少爷从来都不缺美女,怎么对你这根发育不良的萝卜干感兴趣呢?!?br />
    聂少堂的五指紧紧扣在一起,脸上,却依旧维持着洒脱无所谓的笑容,用掩饰性的话语,来彻底掩埋自己眼底心底深处的伤痛。

    雨洛微微有些错愕,但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帮聂少堂解开绳子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道沉稳的脚步声。

    “真是感人?!?br />
    雨洛回头,地下囚室的暗影处,男人高大挺拔的身体踱了出来,有力的双手轻轻击掌,便发出了低沉富有压迫力的声音。

    黑暗的阴影让雨洛看不清来人的长相,心里却很是清楚是他,等到外面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他完美深邃的五官呈现在她面前,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冰寒,甚至是,刺骨的冰寒。

    雨洛对于夜修宸,这么多年来,在心里逐渐深埋了一种惧怕,等到某个时机被完全引发出来,变成了莫名的恐惧,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承受极大的挤压力。

    夜修宸歪着脑袋,视线淡淡地掠过雨洛写满惊慌的苍白小脸上,心下一沉,停留在聂少堂戒备的脸上。

    “聂先生的表白让我很生佩服,我不介意你继续。

    “夜修宸,你要做什么,冲我来,不关雨洛的事!”

    “呵?!币剐掊返屯芬恍?,再抬头时,脸上的笑容已经全部消失,黑眸骤然迸发出慑人的冰寒,“我夜修宸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大手一伸,雨洛已经落入他的怀里,一只手,以占有的姿势扣在她的腰间,紧紧让她贴附在自己的胸膛上。

    “来人?!?br />
    男人用不含一丝温度的语气命令道,训练有素的保镖立刻上前,手里拿着一只类似人的手掌的东西,是金属制作的,长长的把杆被保镖我在手中,另一端,连了长长的黑色细线,彼端连接着墙上的插孔。

    雨洛惊恐地看着保镖拿着那个奇奇怪怪的东西,一步步往聂少堂走去,而聂少堂的眼里,也露出了一丝震惊,虽然极力掩饰,却还是被她捕捉到了,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不安,她直觉保镖手里拿着的这件东西,十分可怕。

    “夜修宸,你放开我——”雨洛挣扎着,“少堂!”

    夜修宸脸色一凛,大手箍住雨洛纤细的腰肢,强行将她带出这一间囚室。

    “不要,你放开我,我不要走——”

    聂少堂脸色一变:“夜修宸,你放开她——啊——”

    一句话还未说话,保镖将那个奇怪的东西的掌心一端,贴上了聂少堂的胸膛,他的脸已经瞬间苍白,头无力地往后仰着,十指难受地在墙上划出一道道痕迹。

    “少堂!”

    雨洛身体狠狠一震,眼睁睁看着大滴大滴的汗水从他额头上滴下来,粘湿了他的头发,保镖的动作不停止,那个奇怪的东西贴上他的胸口,就像古时候的刑具烙铁,依稀能听见骨头被烧焦时候发出的“呲呲”声。

    不同的是,没有难闻的气温,只见聂少堂的身体开始颤抖,剧烈抽搐,脸部五官渐渐扭曲。

    雨洛心里一颤,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聂少堂的身体,正在承受强大的电流!

    “夜修宸,你快放了他,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雨洛剧烈挣扎着,然而,身旁的男人,就像一座冰山,矗立在那,冷血无情地面对保镖施刑,大手,随着她的挣扎越发箍紧。

    “聂先生,夜门研制的东西,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聂少堂的脑子被强大的电流冲击,但还残存了一丝意识。

    “夜修宸,放了她……啊——”

    保镖似乎加大了电流力度,聂少堂大叫一声,头重重撞上坚硬的墙壁,立刻有一道鲜血顺着他的太阳穴留下来。

    雨洛身体一软,整个人几乎快要站立不住,眼前的画面,对她的冲击力太大,她受不住,不断摇着头。

    “不要,不要,停下来,停下来……”

    可是,保镖不听她的话,她与囚室相隔仅一步之遥,却在夜修宸的禁锢下变成了咫尺天涯,面对聂少堂承受的痛苦,她无能为力。

    “啊——”

    就算聂少堂怎么咬牙隐忍直流电带来的巨大冲力,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人的**,完全无法与没有生命的电老虎抗衡。

    不想让雨洛担心,可是,当电流被调到最大,当恐怖的电流像蛇蝎一样,一寸一寸钻进他的肉里筋骨里,他再也忍不住,仰着头,从吼间发出野兽被困住时候无能为力的嘶吼。

    “不要了……”

    雨洛转身,昂起头,满是眼泪的小脸仰望着身边俯瞰一切的神,伸出小手,无力地抓住他胸前的衣服。

    “夜修宸,求你了,放过少堂好不好,真的不关他的事,你如果恨我,恼我,请对我一个人就好,跟他无关,我真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求求你,放了他……”

    夜修宸脸上的表情,终于因为雨洛的眼泪有了一丝动容,像是被蛊惑一般,他伸出手,轻轻撩起她被泪水沾湿的头发。

    “洛洛,你真的,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雨洛急忙点头。

    “那你,喜欢他吗?”

    手下攫住一缕柔软的黑发,发丝丝丝缕缕扫过他的手心,透过手心,一路,直直通往他冰冷的心。

    对她,他总是给了最大的忍耐力,最大的包容力,甚至,从未在别的女人身上花过的精力、呵护力。他给她的,甚至,超过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可是,他夜修宸不是不求回报的傻瓜,既然给了她自己唯一的爱,他就要得到她相同的爱,就算她现在不喜欢,终究有一天,他会让她喜欢,不,他会让她爱上自己,必须!

    聂少堂微弱的意识,因为夜修宸的问题而骤然回笼,他死死等着夜修宸,他却挑衅地勾起了薄唇,嘴里轻轻把玩着雨洛的秀发。

    “洛洛,告诉我,你喜欢他吗?”

    聂少堂转而看向雨洛,她的答案,在这个时候,成了他唯一的寄托,虽然早就知道肯定的答案几率是微乎其微,可是,现在,只要她点头,那么,就算他被折磨到死,他也心甘情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