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都市言情小说 » 坏蛋哥哥轻一点 »  第270话 大结局(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70话 大结局(上)

小说:坏蛋哥哥轻一点作者:钱小串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    “洛洛,刚才,你许了什么愿望?”

    回去的路上,夜修宸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其实心里早就按捺不住想要知道雨洛刚才对着爱神维纳斯许下的愿望,天地都安静,他似乎能想象得到她明媚的眸子轻轻阖上,满脸虔诚的样子。

    “是啊,小雨,你许了什么愿望???”

    一旁的阿木也跟着问道,他很想知道她和夜修宸之间,到底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的兄妹关系那么简单。

    “你真的想知道?”

    雨洛看着夜修宸,轻轻地问道。

    丝丝缕缕的温柔,划过夜修宸的心田,他心里一暖,点了点头。

    一抹暖热,轻轻触上了他的眼角,夜修宸听到,她说。

    “我许的愿望是,希望你的眼睛能快点好起来?!?br />
    很理所当然的愿望,阿木松了一口气,也许,是他想太多了呢,他决定,要找个时间跟雨洛表明自己的心意,如果她愿意,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她的需求,包括,替她照顾她失明的哥哥。

    不是不失望的,夜修宸不忍伤了她的心,于是勉强笑了笑,可是,他所想听到的,不是这个愿望。

    那是//

    爱情许愿池不是吗?他以为,她会许他一生一世的承诺,可惜,不是。

    紧了紧握住她的手:“我们回去吧?!?br />
    这一夜,夜修宸特别安静,没有强迫她替他洗澡,替他换衣服,而是自己摸索着洗漱完,然后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

    雨洛进房间的时候,叫了他的名字,那时,他没有睡着,可是,却没有应答。他听见,她在卧室里忙碌了好一阵子,跌跌撞撞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她刻意忍住的痛呼,好半天,才感受到,她在他身旁躺了下来。

    “夜修宸?!?br />
    他是侧着身子睡觉的,她大概以为他睡着了,声音有些和平时不一样,似乎,带了一些迷恋,一些感慨,还有什么呢?

    夜修宸还未思考清楚,腰间,却传来了一抹一样的感觉,她的小手伸了过来,轻轻的,试探着,圈住了他的腰。

    他身体一僵,感受到她满足地呼出一口气,然后,整个小小的身子凑了上来,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这才安安分分地睡了过去。

    清浅平稳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背上,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再远点,就抵达他的心,他的心,能感受到她的安恬和满足。

    听到她开门的声音,听到她爬到床上的声音,却唯独没有,听到她开灯的声音,难怪,他听到她的身体撞上了什么,然后,还有她倒吸一口凉气的“嘶嘶”声,大概,是撞痛了吧。

    洛洛,因为我失明了感受不到灯光,所以,你也要,陪我一起,面对黑暗吗?

    夜修宸情原本搁在身侧的手,缓缓上滑,找到她的小手,紧紧,握住。

    突然觉得,失明的他,好多事,都无能为力,他不想让她受苦,不想看她伤心,可是,他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夜,雨洛睡得格外安恬,而夜修宸,却一夜无眠。

    清晨,第一缕太阳光照常透过窗帘洒落一地的光华,只不过,躺在床上的人,看不见。

    “夜修宸,我今天要陪阿妈去农田里采摘草莓,中午会回来?!?br />
    雨洛对着还闭上双眼的夜修宸说道,后者没有回答,她便凑到他耳朵前,大声地叫了出来。

    看到夜修宸皱了皱眉,雨洛满意地笑出声来。

    这一下,夜修宸再也装不下去了,索性睁开眸子,循着她的笑声,狠狠地朝她的方向瞪了一眼。

    雨洛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就知道你没睡?!?br />
    夜修宸心里一紧,声音带着倾尘独特的沙哑。

    “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因为你睡着了的时候,有轻微的鼾声呢!”

    昨晚,她都没有听到。

    夜修宸俊脸微红,这个小女人,居然敢取笑他!不过,她明知道他没有睡着,却还是那样亲密地环抱着他,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慢慢开始,迷恋他了呢?一想到这里,他又有万分的喜悦。

    雨洛知道自己摸到了老虎的胡须,赶紧闪人,一边笑着一边往卧室门外走去。

    “夜修宸,我中午就回来哦,你有什么事,可以找阿木?!?br />
    夜修宸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的笑声已经消失在门外了。

    心里刚才的喜悦,随着卧室里突然而来的安静而跌倒了谷底。

    如果他的眼睛看得见,那么,他完全可以陪她一起去田里采摘草莓。

    思及此,夜修宸的心里莫名烦躁,摸索着下床洗漱的时候,挤出的牙膏掉在了身上,他懊恼地拿起牙膏打算重新挤,却掉在了地上,他蹲下身子,脑袋却碰到了洗漱台。

    接二连三的不顺,让他心里的烦闷,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他蓦地扔掉了手上的牙刷和杯子,拧开水龙头,捧起哗啦啦的水往自己身上泼。

    阿木母亲做好早餐,雨洛和她吃了一些,便匆匆出了门,趁着露水还没干涸,那时候采摘的草莓,才是嘴甜最新鲜的。

    雨洛原本不想离开夜修宸的,只是住在阿木家这么多天,吃穿用度,都是靠他们,不帮忙做点什么时候,她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还好阿木今天还在休假,所以才拜托阿木照顾他。

    “雨先生,你在吗?”

    等了好久不见夜修宸下来,阿木上了阁楼,敲了敲房门,却没有人应答。

    “雨先生?”

    没有听到夜修宸的回答,阿木有些疑惑,正打算推开门的时候,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阿木被吓了一跳,随即平复下来,礼貌地笑了笑。

    “雨先生,要下来吃饭吗?或者我帮你送到房间里?!?br />
    “不用?!?br />
    夜修宸的视线并未看向阿木,而是绕过他,径直往阁楼下走去。

    他的手里,握着一只拐杖,他恨这跟拐杖,可他现在,却不得不依靠它。

    阿木碰了一颗钉子,夜修宸的语气冰冷透骨,一瞬间,他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好像披了一层与他不一样的东西,好难接近。

    “雨先生,你要去哪里?”

    阿木追了上去,拉住了夜修宸的胳膊。

    男人的眉头狠狠一蹙:“放开?!?br />
    冰寒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那双看不见的黑眸,深邃不见底,却带着异常强大的气场,让阿木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雨先生,你要去哪里?小雨让我——”

    “不关你的事?!?br />
    阿木一句话还未说完,夜修宸已经冷冷地打断了他,修长有力的双腿迈开,往屋外走去。他讨厌阿木用亲昵的称呼叫雨洛,也讨厌他叫自己“雨先生”。

    看着夜修宸拄着拐杖一步步远去的背影,阿木没有追上去,这个男人很不讨喜,这是他对夜修宸的印象。他已经尽到了自己的义务,他答应雨洛照顾夜修宸,可是,是对方自己不要他照顾的,他又何必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

    想通了这一点,阿木最后看了一眼夜修宸的背影,转身进了屋子,他不喜欢这个男人,固执,脾气差,他才懒得去伺候。

    夜修宸拄着拐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周围不时传来别人的说话声,他没有心思去理,只是,无可避免的,频繁地与路人相撞。遇到脾气好的,还会跟他道歉,遇到不讲理的,直接对他口出恶言。

    夜修宸本来就心情烦躁,冰冷的视线浸透了他此刻所有的郁结,只一眼,那些还想开口骂的人便讪讪地住了口,他的气场太强大。

    不知道走了多久,四周开始变得越来越安静,有咸咸的海风气息拂面而来,应该是,到了海边。

    夜修宸找了一块地方,扔掉拐杖,坐了下来,海风的气息更加浓烈,吹拂在脸上,有些微微刺疼,他猜,眼前不远处,应该就是来时从飞机上掉落下来的那片海了。

    这个岛上的空气很好,夜修宸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感受着四周轻轻鼓动的气流,这里的风景,应该是很美的吧,他想起昨日和雨洛出来的时候,她一路欢呼雀跃的声音。

    罗马是她梦寐以求想要来的地方,而陪她来的人,是他。即便这过程不是他们想要的,但结果,总算没有那么差。她曾说过,这一生最大的梦想,便是和她心爱的人在罗马生活,哪怕,只有一天也好。

    洛洛,到如今,这个梦想,你实现了吗?

    夜修宸的眼里,闪过一抹半是蜜糖半是伤的复杂情愫,他看不见面前的海,却听得到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他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她不是说过,她要他吗?为何,他还是这么没有安全感?

    是不是受伤太久,所以,她给的甜蜜,让他觉得太不真实,甚至,受宠若惊。

    夜修宸低了低头,嘴角牵起一丝苦笑,他这是怎么了?她曾说过,他们之间,太过缺少信任,那么,他为何,不能给她多一点的信任呢。

    他的洛洛,是爱着他的吧,一定是的。

    心思,在这一刻开始通透,夜修宸决定,不要想那么多,要全心全意相信,雨洛,是爱他的,是一辈子都会,和他不离不弃的。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治好他的眼睛,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看来,他应该和雨洛商量一下,离开这里,回到夜宅,接受治疗。

    下定了决心,就一刻也不愿停留,夜修宸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好好看清他的洛洛,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他想要仔仔细细,抚摸过她的脸,她的眉眼,想要看她在他身下意乱情迷之时让他发狂的含水眼眸。

    他想要,很想,很想……

    撑着满地的沙子站起身,夜修宸拍了拍沾染了一身的是沙土,然后弯下腰,去寻找刚才被他扔掉的拐杖。

    愤怒之时被他扔掉的拐杖,在此时寻找起来异常艰难,看不见,所以只能毫无章法地在地上摸索,好在,找了不久,手下便触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夜修宸伸手想要捡起来,木质的拐杖却从他还未合拢的五指中溜走。

    他皱了皱眉,直起身子,有陌生的气息靠近,是香水的味道。

    “谁?”

    他不悦地问道,引来对方一阵夸张的大笑。

    眉头拧得更紧:“把我的东西还给我?!?br />
    “你是说,这根破拐杖吗?”

    对方口气很是鄙夷,声音有些熟悉,但是一时之间,不记得在哪听到过。

    “原来,你是一个瞎子啊?!倍苑绞腔腥淮笪虻挠锲?,紧接着又是一阵笑声,“难怪我那天那么卖力,你都不看我一眼,我还以为我魅力不够呢,原来,你是看不见啊,哈哈……”

    夜修宸终于听出来对方的声音,娇媚的笑声和语气,说话之间,不停朝他这边靠近,正是商贸街内那间咖啡店的老板娘lisa。

    夜修宸厌恶这个女人,不想与她纠缠,于是转身就走,拐杖,不要也罢。

    “哎,你怎么走啦?”

    lisa不依不饶追了上来,抱住夜修宸的胳膊不放。

    “你干什么?放开!”

    夜修宸口气不善,很明显,这个lisa,很不识时务。

    “我不放,放了,你就走了?!?br />
    lisa说着,往夜修宸身上挤,胸前傲挺的丰满,试图挤压摩擦着他的胸膛。

    夜修宸一阵厌恶,一用力,便推开了她。

    “啊——”

    lisa惊呼一声,整个人往后踉跄了几步,摔倒在了沙滩上,而眼前的男人,看也不看她一眼,径直往前走。

    lisa不甘心,五指握紧,狠狠抓了一把沙子扔出去。

    “给我抓住他!”

    有不只一个人的脚步声传来,夜修宸这才发现,自己大意了,沙滩上的土壤太松软,他不但没有发现lisa的到来,更是连对方不只一个人都没有察觉到。

    那些人是lisa的跟班,听命冲了上来,夜修宸本能地闪躲着,伸脚朝哪些人踢去。

    从小便接受残酷的训练,夜修宸的身手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得了的,甚至,连近他的身都有困难。

    然而,此时的夜修宸,身体受了重伤还未痊愈,而且双眼失了明,就算他身手再厉害,也抵不过对方的暗算。

    终于,夜修宸膝盖被人狠狠撞击了一下,他闷哼一声,整个人半跪在了地上,那些人被他折磨惨了,自然是不放过,蜂拥而上,将他按在了沙滩上。

    “放开!”

    如困兽,夜修宸满满都是愤怒,从未有过的无力感,排山倒海汹涌而来。

    lisa走了过来,在夜修宸面前蹲了下来,涂满指甲油的手指,抚摸上了他的脸,不顾他厌恶地别开,心里的渴望越来越深。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迷人的男人,就算是个瞎子,也比她所见过的男人,好上千百万倍。

    真是,极品!

    “啧啧,还真是厉害,我的手下,可都是高手,想不到,你这么能打,有味道,我喜欢?!?br />
    露骨的话,让夜修宸一阵恶心。

    “我警告你,放开我,否则,后果自负?!?br />
    lisa自然是不知道,她现在得罪的,是闻名世界的黑道组织老大,是国际著名财阀的总裁,她色心上来,他在她眼里,就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美味的猎物。

    “哈,是吗?那我倒要试试看!把他给我翻过来!”

    那些手下听话行事,不顾夜修宸的挣扎,将他翻转过来,正面朝上,四肢被禁锢住。

    “滚!”

    夜修宸红了眸子,眼神具有巨大的杀气,那些手下吓得打了一个寒颤,手一松。

    “没用的东西,给我按住他!”

    lisa大吼,那些手下方才一惊,又将他按住。

    lisa是个放浪的女人,见到了完美的夜修宸,怎么会轻易放过。

    她脱掉了衣服,只剩下清凉的装扮,整个人扑在了夜修宸的身上,双手,肆意抚摸着他全身上下。

    “夜修宸——”

    这时,采摘草莓回来的雨洛听说夜修宸一个人出去了,急忙找了出来,听到他的声音,便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却没想到,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lisa趴在他身上的画面。

    夜修宸红了眼,周身散发着恐怖的死亡气息。

    从未有过耻辱,还有雨洛的声音,让夜修宸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

    “啊——”

    他狂吼一声,在lisa伸手解开他扣子的那一刻,猛然挣脱那些人的束缚,大手一挥,原本趴在他身上的lisa,被他强大的爆发力摔出去,狠狠撞在了地上。

    一开始,lisa还不知死活,让手下一个个上,到后来,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躺在地上吐血,她开始怕了。

    眼前的男人,不,他已经不能算是人,而是一个死神。

    “夜,不要打了……”

    看着夜修宸一步步逼近lisa,眼里的怒气已经让他完美的五官几欲扭曲,雨洛怕他伤了自己,他的身体受了那样重的伤,眼睛看不见,已经不能,再受伤了。

    夜修宸的腰,被她抱住,紧紧的,她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衣服。

    他身体一僵,发狂的意识慢慢回来,他突然觉得,这一刻,好无力,好绝望。

    “阿木,救救我,救救我……”

    lisa是阿木的远方亲戚,阿木是了解她的为人的,看到此情此景,如果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是不可能的,他心里一阵尴尬和自责,于是带着lisa,跟夜修宸和雨洛道了歉,便离开了,lisa的手下,也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吓得屁滚尿流地逃跑了。

    沙滩上,一瞬间,变得荒凉起来。

    雨洛的眼泪,像绝了堤的河水,汹涌不停。

    “夜修宸,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一个人在家里,对不起……”

    她真的好难过,都是她的错,她不应该离开他的,明知道他最需要的人是她,可她还是把他托付给了别人。

    他那样骄傲的人,失明是为了她,可如今,却遭受到了这样的耻辱,雨洛难过得,一颗心,就绞在了一起。

    良久,海风,吹了又走,夕阳西下,落日的金黄,笼罩着沙滩上的一男一女。

    雨洛哭得累了,麻木了,全身上下,手脚冰凉,颤抖着,却换不回他一个字一个动作的回应。

    “夜,你骂我好不好?都是我的错??墒?,你不要不理我……你忘了吗,你说过的,你爱我的,你要跟我一辈子在一起的……”

    夜修宸的黑眸,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可他,此时此刻,脑子里,早已经乱成了一片。

    “你不会想跟一个瞎子在一起的?!?br />
    他想起lisa说的话,他不过,是个瞎子而已。

    就连今天这样的事情,他都无力反抗,呵,今天是他,那以后呢,以后,若是她被人这样欺辱,他要怎么?;に??

    不能了……

    他好像,再也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却?;に簧皇懒?。

    他是个瞎子,是个,连自己都?;げ涣说姆衔?!

    “不,你不是……”

    雨洛拼命摇着头。

    夜修宸苦笑着,脑海中,突然想起,几个月前,他曾,为她演奏过的,那首曲子。

    双手,缓缓举起,放在唇边,雨洛便听到,一阵低沉的声音响起。

    这一首《梦中的婚礼》,他曾在旋转餐厅为她演奏过,如今,没了钢琴,他双手合住,吹奏出的声音很模糊很模糊,可她,却是在第一秒,便听出了这首曲子,他曾经为他弹奏过。

    低沉的声音,因为掺杂了海风,而变得更加沙哑,这一处荒凉的沙滩,天地之间,只有他,只有她,浩渺的大海,海浪,海风,拍打吹拂着两个人的思绪。

    纷乱,难受,复杂……

    一曲罢,夜修宸缓缓转过身子,看着面前的女孩。

    “洛洛,还记得,这首曲子吗?”

    “嗯!”

    洛洛重重点头。

    “那你知道,这首曲子,叫做什么名字吗?”

    夜修宸看着她,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地说道。

    “《梦中的婚礼》?!?br />
    雨洛心里一怔,莫名的,这个名字,让她不安。

    夜修宸淡淡一笑,黑眸里,却没有笑意,他松开她的手,别开头,面前,是一片大海。夜幕已经降临,她甚至,快要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听,他淡淡地诉说着这首曲子的含义。

    “……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子民,却爱上了这个国家的公主,他鼓起勇气向她表明了爱意,却遭到了她的拒绝……六年后,他回到了曾经让他绝望的地方,却发现,原本自以为放弃的心,却在再次见到她的那一刻,所有的伪装,都砰然坍塌……公主要和邻国的王子结婚了,迎亲的队伍中,却混进了刺客……他朝她张开了双手,终于,拥抱了到了他最心爱的女人。只可惜,当身体里的鲜血顺着没入后背的箭矢一点一点流失殆尽,意识失去的那一刻,他知道,这一辈子,再也不可能,和心爱的她,在一起了……”

    雨洛睁大了双眼,怔怔地,听他讲这首曲子背后的故事。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首听起来很动听的旋律背后,会是一个悲剧的故事。

    “结束了吗?”

    她不甘心,不甘心公主到最后,都没有爱上男主角,不甘心,两个原本应该相爱的人,没有在一起。

    “是的,结束了?!?br />
    夜修宸淡淡地扯了扯唇角,宣告她这个残忍的事实。

    雨洛不是傻瓜,她知道夜修宸想表达什么意思,只是,她想告诉他,就算《梦中的婚礼》是个悲剧,而他和她,却绝不是里面的男女主人翁。

    她不是狠心的公主。夜修宸爱她,而她的心,也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沦陷,她再也不会拒绝他,更不会,再伤害他。

    夜修宸,你真是个,傻瓜。

    “夜修宸,我也有一个故事,你想要,听吗?”

    一个,坏蛋和丑小鸭的故事。

    “从前,有一只丑小鸭,她被所有的人遗弃在了沼泽地里,没有吃的,没有喝的。当芦苇丛被掀开的那一刻,她问自己,世界末日,是不是到了?她紧紧闭上了双眼,因为,她不想看到自己身上的鲜血迸溅出来?!?br />
    “可是,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相反,她感受到,自己小小的身体,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她惶恐地试探着睁开眼睛,在看清来人的时候,她听到,自己的心,猛然跳了一下。这个人,是她所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她听见他说,小东西,以后,你就是我的了?!?br />
    她是,他的了……

    “然而,他对她并不好,简直,就是坏透了,他对所有的人都冷漠,对她也是,高兴的时候,会给她吃好吃的东西,甚至,给他买衣服,可是,突然,他就不高兴了,对她不理不睬,甚至,将她扔进牧场,和那些鸡鸭带着一起,被鸡鸭啄得遍体鳞伤……可她,只是和邻居家的小男孩玩了一下而已?!?br />
    “丑小鸭并不是丑小鸭,只是落入凡间的白天鹅,当她一点一点长大,终于,展翅飞翔,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许久的牧场?!?br />
    “天很蓝,水很清凉,空气,很香。然而,这时,天空中,却响起了一道破空的枪声。丑小鸭只觉得翅膀一痛,整个身子,跌落了下去,直直地,撞入了他的怀抱?!?br />
    “他是个坏蛋,开枪折了她的翅膀,将她关在黑暗的角落,那是属于他的卧室,她走不出去,看不到蓝天白云,整日整日,都只能依赖着他才能存活——”

    “够了!”

    夜修宸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青筋暴突,脸色,紧绷。

    “我不要再听!”

    他知道,她的故事里,那个坏蛋,是他,而那只丑小鸭,分明,就是她。

    她是后悔了吗?在她的眼里,他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他没有勇气再听下去,推开雨洛,踉踉跄跄往回走。

    故事还没讲完,他却已经害怕面对结局。

    雨洛顾不上将故事的后半段讲完,急急忙忙跟上去,不顾他的抗拒,扶着他,往回走。

    “出去!”

    夜修宸进了门,伸手关上门,冷冷地对雨洛说道。

    雨洛担心他,摇了摇头不肯离去。

    夜修宸咬着牙,满脸都是戾气。

    “不出去是吗?那么,你不要后悔!”

    话音一落,她的身体,已经被他扯进了屋子,房门在身后“嘭”地一声关上,他抱着她,薄唇压了上去,一边激烈地吻着她,一边,跌跌撞撞地往床边移去。

    两人双双倒在了床上,此时的夜修宸是陌生的,他疯狂地吻着她,两只大手,更是急不可耐地撕扯着她的衣服。

    “夜修宸……”

    “怎么?不愿意?”

    夜修宸停了下来,黑眸,是让她心惊的空洞。

    他嘲讽地勾起嘴角:“不愿意,就给我滚出去!”

    雨洛知道,这样的夜修宸,不是故意羞辱她,只是,他太没有安全感。

    她轻轻摇了摇头,心疼地拉下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冰凉的薄唇。

    “你自找的,别指望我再放过你!”

    夜修宸大吼一声,须臾之间,已经将雨洛的衣服全数褪去。

    雨洛害羞地躺在床上,身体本能地蜷缩在一起,她并不抗拒他的要求,只是还不习惯人事而已。

    然而,夜修宸,却突然停了下来,一个翻身,从她身上下来,抱着她,两人的身体位置兑换,她在上,他在下,他拉着她的手,往下,握住了他男性的象征。

    “满足我!”

    毫无商量的语气,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雨洛的手,被他那处的灼热熨贴着,直觉想要抽回,却又害怕他的误会,他的失望。

    “不愿意?”夜修宸地开口,“洛洛,你不是想要我吗?那么,你爱我吗?”

    “我,我爱你?!?br />
    这是第一次,雨洛说出这三个字,心里松了一口气,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别扭,此时的她,只想他高兴。

    夜修宸的眸子,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猛然一亮,但很快,晦暗下去。

    “既然爱我,那么,就证明给我看!”

    大手一紧,握住她的小手,更加掌握住他男性的骄傲,毫不掩饰他的望欲。

    先前在浴室里发生的事情犹自历历在目,那样的事情太赤果,她做不来,不会主动做,但是,如果这样,可以让他心里好受一点,可以让他相信,她是爱他的,那么,她愿意。

    身体滑下,慢慢的,嫣红的嘴唇,来到了他的身下。

    轻轻闭上眼,她张开唇,缓缓地,含住了他。

    “嗯!”

    夜修宸闷哼一声,感觉自己男性的骄傲,被她湿热的嘴唇,包裹住,无限遐想,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每一条神经,都全部集中到了身下那一处地方,让他,几欲忍不住。

    雨洛的动作很是生涩,牙齿偶尔碰撞到他的坚硬,引来他似愉悦似痛苦的声音,她惊慌地想要离开,他却按住她。

    嘴唇开始变得麻木,可是,一想到这样如果能让他好受一点,她便忘记了嘴唇的难受。

    终于,她感到自己的嘴,已经无法包裹住他的那个地方,夜修宸大吼一声,她的身体,被他抱了起来,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

    “啊——”

    身下,许久没有被人侵占过的地方,被他一瞬间攻城略地。

    猛烈的撞击,一遍又一遍,周而复始的动作,是亘古不变的旋律。

    夜修宸的呼吸变得急促,不断唤着她的名字,薄唇压下,猛地堵住她的唇,身下的动作,突然变得更加急速更加疯狂。

    终于,身上的人猛地一僵,紧紧抱住她的身体,身下,死死嵌入她的体内。

    雨洛感到,有一股灼热滚烫的液体,迸射入她的体内,脑子一白,她受不住,昏死过去。

    然而,身上的男人,并没有停止对她的占有,男性的象征,很快,又恢复了坚硬。

    夜,很长。

    雨洛一次次被他的动作撞醒,又一次次昏死过去,今晚的夜修宸,似乎格外陌生,无论她怎么求,怎么绕,他却红了眼,不肯放过她。

    在意识再度失去的前一秒,雨洛依稀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还未来得及想清楚,一股热流,已经再次奔腾进她的体内,被灼烫地,再一次昏死过去……

    凌晨,夜,无尽的黑暗。

    夜修宸翻身下了床,抱着雨洛,进了浴室,替她洗干净身体,然后,爱怜地将她放在床上,替她掖好被子。

    小女人被他累坏了,睡得很熟,他替她洗澡的时候,她也只是嘤咛几声,便窝在她怀里睡了过去。

    夜修宸忍不住爱怜地在她额头上印下细细密密的吻,这是他夜修宸的女人,是他想一辈子好好去呵护的小傻瓜。

    可是,怎么办,现在的他,已经没有能力去?;に??

    轻轻地替她盖好被子,夜修宸站在床边,静静地,用看不见的双眼,深深地凝视着她的脸。

    洛洛,如果我走了,你会不会,忘记我……

    男人转身,无尽的爱恋,都被他的背影掩盖。

    静谧的夜,古老的木门,“吱呀”一声???,又合上。

    一切,归于宁静……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