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浪漫言情小说 » 久违了前妻 » 正文 作品相关 成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作品相关 成全

小说:久违了前妻作者:媚华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说完这话,雅灵并未把听筒放下,话筒贴在嘴边,嘴巴张了又合,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家里有专门的司机,但这个时间多半己经被他电话叫走了,雅灵大概整理了一下自己,就关上大门出去了。

    其实家里离现在的‘家’并不近,坐飞机快些,但她讨厌那种摸不到够不着的感觉,还是选择了长途客车。

    买了票,等侍车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都还没给家里去个电话,正想起身,那边广播里己经在喊她坐的车己经到了,请乘客上车。

    客车一般都是不太负责任的,不管人全不全,喊上两句就车走人,雅灵上学那时,没少遇到过这种窘事,久而久之养成了毛病,那边广播一响,这边就要抬腿走人,先赶上车要才是重要的。

    坐上了车,心才算放下一半。

    也好,就当给妈妈一点惊喜,谁让她总是冷鼻子冷眼的说最好没有她这个女儿,她倒是要看看她究竟会不会激动到泪流满面!

    偷偷的想着,雅灵斜倚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无聊的数着路边的树,慢慢的就闭上了眼睛。

    昨天晚上不但睡的晚,而且睡的不踏实,这么长的一段路程,正好当做补眠了。

    只是,脑子里还会不时的做着小小的猜想,猜想苏维昨天晚上同佳茹在一起的样子,猜想他对待佳茹会不会也如对自己这般疏离。

    苏维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赶到了公司,手头上工作不少,需要他亲力亲为的虽然不多,但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从一进苏氏大楼,就有人不断的向他问好,他一一点头回应,唇边是久年不变的笑容。

    无论是男是女,都无法从他身上挑出半分的不妥,他的温柔,他的淡定,他的优雅,就好似苏氏楼顶闪闪光的大招牌一般,己经成为了人们心中经典代表。

    说到苏氏,无人不竖起大姆指,从一个私人作坊一直展成为横跨多个省市,业务遍及海内外的龙头公司,这无疑不让人对它出感慨。

    苏氏走到现在,其实苏父的贡献应该是最大的,虽然苏维接掌公司己经有几年的时间,但其实很多重要的决断,他还是习惯性的询问一下父亲。

    在他心里,没有了苏父,也就没有了现在所有的一切,所以,他对父亲的尊重和敬爱是远其它人的,但这不表示,他与父亲之间会如其它孩子和家长之间一般的亲呢。

    印象中,他从未向父亲撒过娇,也未像其它孩子一样赖在父亲的怀里听他讲故事,讲他年轻时的英雄史他总是站在半米的距离外微仰着头看向父亲,看那个永远神采奕奕的男人自信的一举一动,小小的心里就结出了一种叫做崇拜的果子,男孩子小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的崇拜自己的父亲,他也一样,很多的行为,他都在模仿着父亲,即使是现在,他仍然不会违背父亲的意思而擅自做出任何决定。

    即使是感情。

    只要父亲开口,他便斩掉情丝,心甘情愿一生伴着一个不爱的女人,平淡的过下去。

    只是午夜梦回,心里仍会有些许的不甘,不明白为何自己要退让到这个地步,为什么父亲就一定会认为雅灵可以给他他想要的幸福?

    不明白,不明白,索性就不去搞明白。

    只要父亲满意了,他可以把自己的心愿缩到最小,甚至以他的心愿为心愿。

    迈进电梯,一边听着小王汇报工作,一边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的着装仪表,他一向认为,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就要学会先尊重自己,所以,他对自己的外表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可此时,镜中的他虽仍就是一副俊逸的面孔,细看却能现他眼下淡淡的青色和眼里几条淡淡的血丝。

    走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马上递来今天要签字的文件,脱下外套放到衣架上,只穿着里面的衬衫,雪白的颜色映称着手指的玉润。

    心里莫名的烦闷,手边的文件己经翻的卷了边,秘书站在一边不知该不该提醒他,苏维这种表情,实在是让人分不清,他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还是在分神。

    幸好,桌上的电话响起替秘书小姐解了燃眉之急,苏维淡淡的动了下眼皮,然后把手里被他虐待的文件放开,很自然的探过去接了电话,一边轻摆手示意秘书可以出去了。

    “喂?!?br />
    对方只说了一个字,就不再说话了。

    苏维把话筒拿近一些,身子向在皮椅上,声音淡淡的,有着微带疲惫的嘶哑:“阿姨的身体怎么样了?医院那边的专家我己经派人去联系了,不要太担心了?!?br />
    话筒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低低的哽咽声,间杂着,还有模糊不清的轻唤:“阿维如果不是有你在,我我该怎么办?”

    柔软的声音,带着某种无助的感激,好似一片羽毛轻轻的在心头扫了一下,有些难耐的痒麻。

    “不要想的太多,医生都说过了,只是突性心脏疾病,只要细心调养,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你也忙了一夜,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余下的事情,你就不用再操心了?!?br />
    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和怜爱,好似这些年的分离都不见了,他仍是那个拥着她,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一点伤害的苏维,青涩却真挚。

    “阿维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幸好还有你”

    结束了一通电话后,马上又有电话打入,苏维还没有从刚刚的情绪中缓和过来,接电话的声音甚至带上了一丝的愉悦。

    “你好?!?br />
    “阿维?!?br />
    “爸爸?”

    听筒那边丝毫不见苍老反而威慑力十足的声音的主人,正是苏维的父亲。

    苏维有些疑惑,如果没有十分重要的事情,父亲一般是不会在他工作的时间打来电话的,心里不禁一紧,他收敛了声音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事情就不可以给我的儿子打电话吗?”老人的声音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但说出来的话却让苏维一时难以消化。

    父亲何时同他这样亲密的开过玩笑,平时的严肃和认真忽然间变成了父子间的亲呢,苏维一时竟然不知该接着说些什么才好。

    “哈哈,果然如此??!没什么事,工作要紧啊,你先忙吧?!?br />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后,苏维更加僵硬了,但是那爽朗的笑声似乎穿透了话筒打在他的心上,唇角不自觉的涌上笑容,话语里竟然也有了一丝的撒娇:“爸爸你,在拿我开玩笑啊?!?br />
    换了平时,这话,他是万万不会说的,但这次,脱口而出,也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心里因此有了一些小欢欣。

    话筒那边有些吵,似乎是有什么人在争执,老人的笑声一直没有断过,苏维心里一动,把话筒又拿的近一些,几乎是贴紧了耳朵,里面隐约有人在说:“愿睹服输,您是长辈,怎么可以反悔竟然耍赖”

    “哈哈,我又没说一定是我的胡子哈哈”

    听到这里,话筒不知是掉到了地上还是怎么了,只有嘟嘟嘟的声音响个不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