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浪漫言情小说 » 久违了前妻 » 正文 作品相关 激烈的冲突及爆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作品相关 激烈的冲突及爆发

小说:久违了前妻作者:媚华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雅灵飞快的捂上乐乐的小嘴,向着方凛辰呵呵一笑,然后转头马上变成一副威胁的面孔:“不许再乱说了,听到没有?不然我就要威了?!?br />
    乐乐眼巴巴的看着她,看的她心里一阵阵罪恶感,不由的放软声音:“你求我也没有用啊,妈妈可不是乱做的,我哪有福气白白得到你这么大的孩子哦,而且,要两个人都互相喜欢才能做你的爸爸妈妈的,即使我答应你,你爸爸也不会答应的?!?br />
    雅灵本意是想用乐乐的爸爸来打消她不切实际的想法,谁知,结果恰恰相反,乐乐一听到她把担子推到了方凛辰身上,马上就转哭为笑,兴奋的摇着雅灵的手叫道:“这可是你说的,爸爸如果也喜欢你,你就要做我的妈妈,不许反悔?!?br />
    雅灵皱眉:“你要把话听完整了,我是说……”

    “不管不管,乐乐什么都不听,乐乐就听到你说爸爸的事情,乐乐现在就去问爸爸,你是大人,不许骗小孩子的?!?br />
    雅灵哑口无言,心里感叹世风日下,一个半大孩子就可以骑到她头上疯撒野。

    “喂!我不是那个意思,乐乐,你给我回来!我说你……”

    “怎么了?”

    苏父一个无影手,把马上就要冲进方凛辰怀里的乐乐硬是给截到自己的手下,一边‘慈爱’的抚摸着她的头,一边温和的问。

    “爷爷,你是谁?先放开乐乐,乐乐有事情要和爸爸商量?!?br />
    苏父笑的太过慈祥,谁也没在意他把乐乐悄悄带离方凛辰的动作,只有乐乐似乎无意中感觉到了自己正在极缓慢的移动,而她可爱的爸爸正一点点的与自己拉开距离。

    “爸爸,爷爷是坏蛋,他要抓住乐乐,然后卖掉乐乐换卡尔小面包?!?br />
    苏父笑容不变,敲敲乐乐的脑顶道:“这孩子倒是可爱的紧,方总,让乐乐陪陪我这老头子吧?!?br />
    “不要,乐乐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爸爸,爷爷放开乐乐,爸爸!乐乐刚刚问过雅灵阿姨,她说……唔”

    苏父大手无意间盖住了乐乐要说的话,这时陈伯也不知从哪里办事回来了,一脸的笑意盈盈,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花花哨哨的,离近了,看出来是一个个花样可爱的小糕点,包装上用丝带打了蝴蝶结,远远似乎就己经闻到了浓郁的麦香和奶香,乐乐来还在苏父的手下面挣扎,这回,也愣愣的看着陈伯手里的东西,眼睛眨啊眨,眨啊眨,充满着渴望。

    陈伯走到两人面前,把手里的东西解开,那面包的香气马上向四处飘散开去,连雅灵都不禁咽了咽口水,苏父伸手接过去,在乐乐面前晃了晃,轻声诱惑:“要不要?要不要?”

    乐乐满眼就只有眼前的面包了,伸出小手去够,苏父把它拿的高些,又说:“还有更多呢,夹心的,巧克力的,水果的……要的话,就和陈爷爷一起回去,同意吗?”

    雅灵无柰的摇摇头,这种技两竟然用到了几岁的孩子身上,原本以为那老头子只会对自己奸诈无比,看来啊,他是‘童叟皆欺’类的。

    正在低低的笑着,头顶被一片阴影笼住,雅灵看着那双褐色休闲大鞋,不用想也知道头顶的是谁。

    “方总不怕乐乐被苏爸爸拐跑了?”雅灵突然有些调皮,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几次莫名的巧遇,再次见到他,心里有的只是淡淡的亲切和那一分两分的同病相怜。

    越是居于高位,寂寞越是被放大几分,更何况是他这种不喜言词不达意的人,很多话都不可能轻易向人去说,只能烂在肚子里,不能排解烦恼的感觉一定很糟糕。

    “乐乐应该会心甘心情愿?!狈搅莩矫嫦蛑刂厣铰?,脚下是微波潋滟,身后的苍翠万顷,雅灵微微失神,心中不禁好奇,究竟是何种女人能够放弃这样优秀的男人而转投其它人的怀抱呢?

    “想什么就问,无妨?!彼挥谢赝?,却似乎可以看穿雅灵的心理一般,雅灵被吓的坐到地上,索性双手环着膝盖不起来了。

    “只是好奇,你这样优质的男人,会有怎样一个女人来虏获你的芳心?!?br />
    方凛辰眉头微动,道:“听你的意思,我像是很珍贵一样?!?br />
    “珍贵不好说,但真的是很贵呢,呵?!毖帕榕ぷ攀直叩男∈罚骸岸嘟?,英俊,事业有成,背景雄厚,最重要的是……”雅灵停下来,故意调方凛辰的胃口。

    方凛辰却蚊丝未动,仿苦一点兴趣都没有,冷清的性质就像这面前的湖水,你闹你的,我该清澈就清澈,该起浪就起浪。

    雅灵撇撇嘴,自找没趣一样接着说:“而且,你很专情,这样的男人,一百个里面,也找不出来一个吧?!?br />
    “那你为什么没有动心?”方凛辰转过身,看似玩笑的说。

    雅灵啊了一声,张着嘴看着他,很快,僵硬的笑了笑,说:“方总,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笑话真的不好笑?!?br />
    方凛辰轻哼一声做为回答,雅灵也并不在意,只是方凛辰刚刚的那句话究竟是不是玩笑,她也不想继续追究。

    两人看似相处愉快,苏父远远看着两人,忽然对老陈说:“阿维那小子哪去了?”

    老陈把手里的面包又递给东东一块才说:“雅灵说公司临时有了事情,少爷连夜驱车回去了?!?br />
    “公司有事情?”苏父冷哼一声:“这么老的借口,那丫头自己也不信吧,还帮着他来瞒我这个老头子,真是傻到无可救药!”

    苏父气扭的转身,坐到乐乐旁边的椅子上,抢了她一边的面包咬了一口,乐乐气鼓鼓的看着他,苏父想了想,从老陈手上接来一个奶油最多的拿在手里递给乐乐,在她开心接过去的时候,问:“刚刚你和雅灵阿姨都在说什么?”

    乐乐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苏父干脆把整个袋子都拿在手里,引惑道:“是不是你爸爸让你去做说客,说服雅灵阿姨做你的妈妈?”

    乐乐单纯的小脑袋里全是震惊,嘴里的面包几口咽下,忙问:“爷爷是怎么知道的?爷爷有在偷听吗?”

    哼哼,这个还用偷听?傻子都看的出来!

    没想到,表面一副高傲冰冷的模样,竟然私底下也开始打起雅灵这丫头的主意,真是不能不防??!

    “那个傻小子再不悔悟,媳妇就要被别人拐跑了!”

    苏父气的直翻白眼,环着双臂靠到椅子上,手一伸:“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无论多大的事都给你回来,晚了,后果自负!”

    陈伯点头走到一边打电话,电话响了不少声也不见有人接听,陈伯偷偷观察着苏父的神色,后者不耐的敲着桌子,显然气的不行。

    心里盼着电话快接通,陈伯又走远几步,恰好这时,苏维的声音也从话筒那边传过来了。

    “少爷,你那边的事情如果忙完,还是回来陪陪老爷吧,老爷心心念念着你,才得了这一次机会,你一离开,他是玩什么都不尽兴啊?!?br />
    自动把苏父嘴里的话做了另一翻注解,陈伯也不想两父子之间闹的太僵,只好充当和事佬。

    “陈伯,我这里真的有一些事情要办,爸那边……就麻烦你去帮我吧,以后还会有机会的,让雅灵陪他多呆几天也没关系?!?br />
    “少爷?!背虏瘴袷且叶系缁?,忙喊住他,这一声又惊动了一边的苏父,只见苏父大力的哼了一声,就不再看这里了。

    “少爷,你也听见了,老爷己经有了脾气了,看样了,你是千忙万忙,也要抽出来时间回来一趟,至少把他安抚好了,你在回去也不迟?!?br />
    苏维那边似乎正在迟疑,陈伯正想再说几句,耳尖的听到话筒那边一个女人哭泣的声音,顿时心中警报大响,不由的掩住话筒,低声道:“少爷!老爷的话你不能不听,他可是一切都为了你好,你也应该记得你说过,一辈子都不会杵逆老爷,现在老爷希望你能回来,希望你也能够马上赶回来?!?br />
    话筒那边的女声响了一会,突然就停了,也许是因为话筒被人拿远了,陈伯双眼扫过苏父,又扫向和方凛辰正在聊天的雅灵,只觉得此时这个话筒重的他几乎拿不住。

    “陈伯?!惫艘换?,那边才传来苏维的声音,但显然是疲惫不己,声音也沙哑的厉害:“我以为雅灵己经和爸说过了,我昨晚临时赶回去,就是因为事情太紧急,如果有时间回来,我就不用大费周章的回去了?!?br />
    话语里竟然有些责备,是对谁?苏父?陈伯?还是……雅灵?

    责备苏父的不识大体?陈伯的以下犯上?还是雅灵的……知情不报?

    这些都无从考虑,陈伯被苏维说的一时征,再想说时,苏维那边己经客气的说完再见就挂了电话,陈伯为难的看着话筒,心里叹了一口气,知道一会自己就要成为那条被连累的池鱼。

    “什么!不回来!他竟然不回来!”

    苏父连用了三个感叹句来表达他的震惊,苏维的孝是商界里出了名的,他对于父亲可以说是百分百的关心和遵从,无论苏父提出多么苛刻的要求,都不见他拒绝过,这样的他今天竟然在电话里拒绝了苏父的要求!

    苏父拍着桌子直起身,乐乐被吓的抱起面包就往方凛辰那边跑,而老陈只能硬着头皮不停说着借口来替苏维求情。

    “不要再说了,电话给我!”

    苏父接过电话,脸色冷硬的让一边的老陈心里打突突。

    苏父并未打给苏维,而是直接打去公司,半分钟后,苏父挂断电话,脸上己经没有了半丝表情,嘴角却现出一抹冷笑:“好!非常好!好的很!”

    说完,转身离开,陈伯马上紧随而去。

    他们并未现,就在他们消失在转弯处的时候,雅灵那边突然就起了乱。

    原本正在和方凛辰说话的雅灵突然身子一斜,紧接着,就在视野中消失了,而一边的方凛辰从惊愣到动作也不过是一两秒的时间,只见他迅弯腰,单手撑在地面,双腿一跨,整个人同样的消失了。

    因为事情生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周围并没有人现这一突变,也就不会有人去向警卫室报告了。

    方凛辰跳下来后,就见雅灵正蜷窝在一边,额头紧紧的皱着,嘴唇己经咬破,手里却还抱着乐乐不肯放手。

    乐乐一句话也不敢说,就窝在她怀里,惊恐的双眼茫然的看着头顶痛到闷哼的雅灵。

    方凛辰快的走到雅灵身边,忙问:“摔到什么地方了,能确认吗?”

    雅灵疼痛异常,却也能听到方凛辰的问话,她微抬头,用下巴示意一下自己的脚,方凛辰蹲到她脚边,看到她脚正好硌在一块大石头上,右脚还死死的压在左脚上,莫不是……

    试着动了动她的脚,她马上大叫了一声,然后近乎求饶:“不,不要动,很,疼,你们先上,去吧,找医生,来就,行了?!?br />
    方凛辰己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他遍身看了看,现这不过是个很隐蔽的不大的土坑而己,但因为周围都是杂草,又与刚刚摔下来的坡面有一定的角度,才会让雅灵不经意间摔到了骨头,估计应该是腿骨骨折了。

    “乐乐?!狈搅莩桨岩涣尘诺睦掷执友帕榛忱锉С隼?,拍拍她的头说:“雅灵阿姨救了你,现在需要你去外面喊人,让他们叫医生过来,你做的到吗?”

    乐乐泪湿的小眼看看雅灵又看看方凛辰,最后坚定的点点头,然后咬着牙,由着方凛辰把她送到坡上,蹬蹬蹬的跑了。

    方凛辰蹲下来寻找着可以固定雅灵腿骨的东西,雅灵在一边有些虚弱的说:“乐乐,一个,小孩子,如果,遇到,遇到了坏人,该,怎么,办?你,你,去追,她啊,还来,得及?!?br />
    “闭嘴,不要说话了!”

    “我真,得没关系,等你找来,医生,我就会好的?!?br />
    方凛辰还真的从一边找到了树枝,用手把上面的旁枝树叶都扯下去,摆在雅灵小腿两侧,想了想,忽然起身,掀起上衣,露出精干的腰身,双手则是直接去解腰间的腰带。

    “喂!唔!痛痛,痛?!毖帕榫辛艘簧?,又痛的皱起脸。

    “你……你脱裤,子,干什么?我,我,我还有,力气,喊人的,你不,要乱,来?!?br />
    方凛辰扫视一遍她的全身,再次蹲在她腿边,把腰带扭软后,轻轻抬起她的腿,用腰带上上下下的穿了几圈来固定她腿间的木枝。

    “你对你的身材太自信了?!?br />
    正要谢谢他的雅灵一听到这话,直接气到晕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恍惚间,脸上有湿湿的东西滑过,痒的厉害,雅灵不满的扭着头,那东西就停住了。

    “醒了吗?醒了就吃点东西,喝点粥吧?!?br />
    雅灵慢慢睁开眼睛,寻着声音去找人,那人正背着身接过佣人手上的粥,雅灵忙把眼闭上,继续装睡。

    “起来吧,我端着粥不方便扶你?!?br />
    声音的主人很轻易的拆穿她。

    雅灵不自在的又睁开眼睛,一双大手就扶着她的腰把她整个向上拖了一段,然后拍软后面的枕头,才放她靠下去。

    又在逗她哦,苏维手下,她总是个败兵。

    “张嘴?!?br />
    雅灵听话的张嘴,一勺粥就被到进嘴里,香香糯糯的,很容易下咽。

    吃完一勺,又是一勺,雅灵己经吃不下了,但看苏维全部注意力都在这碗粥上,也不知道几天没有休息了,脸色还非常的不好,就不敢开口说任何话了。

    直到吃完成一大碗的白粥,雅灵也开始不适的打了几个嗝了,苏维把空碗递给佣人,又过来帮她顺气。

    雅灵想动动给他留点地方来坐,但一动,腿就疼的厉害,苏维很及时的按住她:“左腿骨折,这个星期内,就不要出去了,留在爸这,有什么需要和爸说就行了?!?br />
    “阿维,你怎么过来了?公司没有人可以吗?”

    苏维正要答话,苏父推着门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陈伯依然跟随在后,雅灵看着陈伯手里拿着的东西,好奇心起,伸着手要看。

    陈伯把东西递过去,竟然是一个拐杖,棕色的木身,不知是何种树木做成,竟有淡淡的香味飘散出来,雅灵拿着这东西左转右转看了半天,才嘻嘻笑着说:“苏爸爸,你原来喜欢这种东西啊,可是不觉得有一点短吗?而且,你现在身体这么好,可能一辈子都用不到的?!?br />
    “谁说是我用,是给你的!”

    “我?也对,不过放上四十多年的话,不会被虫子蛀掉吗?”

    苏父不耐烦的说:“给你现在用的?!?br />
    雅灵眨眨眼,怎么也无法把这根老人专用的东西和自己联系起来。

    “爸,雅灵最近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出去的好,安静休……”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如果不是你,她会变成这个样子吗?”苏父咄咄逼人的语气让雅灵一头的雾水,但看到苏维受骂,她哪里还能坐的住。

    “苏爸爸,你不可以骂阿维,这和他又没有关系,我自己摔下去的,这……”

    “你也闭嘴!不要什么事情不分清红皂白就帮他开脱!”

    苏父喝止完雅灵又转向苏维:“你出息了,老子的话,放都不放在眼里,扔下妻子老爹不管,一个人开车不知跑到哪里,雅灵这边出事,你第二天一早才赶回来,还要把她丢在这里不管,一个人跑回去!你不如说,你早就想丢下这个家算了!”

    “爸,你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联系在一起,这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我己经向你解释过了,并不是……”

    “闭嘴!你还有脸解释!我从小是怎么教育你的?身为男人,就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做个顶天立地对得起良心的人,你再看看你自己,你对得雅灵吗?”

    “苏爸爸!阿维并没有错啊,你这是在说什么啊,他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啊,我这伤是为了……”

    “雅灵!”苏维开口:“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不要再说话了?!?br />
    “可是我……”

    雅灵想说,我是为了你啊,可是苏维的眼神出奇的陌生,直看到她心灰意冷,再说不出半句话来。

    “你向雅灵什么火?她处处袒护你,为你不惜撒谎骗我说你去了公司,这么好的女人你不要,你还想要什么样子的?”

    苏父手按在桌子边缘,手指间骨结用力到根根分明。

    苏维沉默不语,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心里一定完全不认同苏父的话,或是有一种反搞的情绪在默默酝酿。

    雅灵看的心里慌,想要制止住苏父:“苏爸爸!你先出去好吗?我想和阿维单独呆一会?!?br />
    苏维淡淡瞟了雅灵一眼,然后转到苏父身上:“爸,你可以骂我,但这件事我也不想,我并没有想到雅灵会出事,我能解释的就只有这么多了?!?br />
    “只有这么多?”苏父突然嘴角冷笑,直起身,走到苏维身边,凑到他耳边,极沉的说:“那个女人,你就不想解释一下?”

    苏维眼里微动,竟然没有惊讶,苏父退开,用正常的声音说:“有什么事情,我们就闯开了说,是毒瘤,我们就要彻底根除,过程疼了点,但不除,迟早是一个大祸害!”

    雅灵完全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她只想?;に瘴?,不让他被苏爸爸伤害到,被自己从小最尊敬也是最亲近的人伤害,那会是一种永远不可以逾合的伤口。

    三人间,寂静在蔓延,似乎有着什么,在空气中飘荡着,窒息一般的让人难忍。

    许久后,苏维终于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目光迎向苏父:“我们只是朋友,没有其它?!?br />
    这己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他希望苏父适可而止。

    什么?朋友?

    雅灵看着苏维的侧脸,几个字从脑中飘过去,飘过来,还是不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朋友?怎么样的朋友??;逼愣サ呐笥??兴起时,又莫名其妙找过来的朋友?心里藏着算计,藏着诡计的朋友?还是……想和你再续前缘的朋友?”

    “爸!”苏维微重的一声怒喝后,又放低声音:“请适可而止?!?br />
    “我说的有错吗?她是没有亲人还是没有其它的朋友,出了事情谁都不找,第一个找你出去,明知道你有家有业,还要纠缠不休,果然,是关系非常好,好到不分里外的朋友!”

    咚!

    胸口好似被什么狠狠的撞了一下,

    熟悉的语调……到远处打电话的动作……急不可待的要离开……

    如今看来,多么显而易见的答案。

    偏偏她当时就那么自欺欺人的以为,只是急事。

    是急事,但此急事非彼急事,因为事关于佳茹这个女人,急事更加急上了十分。

    耳中啪的一声脆响,雅灵慢慢回过头。

    面前房门大开,苏父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那而原本站在床边的苏维,早己不知去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