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浪漫言情小说 » 久违了前妻 » 正文 作品相关 容我去寻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作品相关 容我去寻你

小说:久违了前妻作者:媚华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秋天里,天是高的,云是远的,街上行走时,会有树叶打着旋落下来,抬头时,阳光就从那疏密中泄下来,想想,也是美的。

    但如果是单腿着地,单手拄着木制拐杖,一步一步向前走着却茫然没有目的地的话,再美的景色,也提不起兴致来欣赏的。

    雅灵靠在墙边,大口的倒气,肺里像是被点了一团火,从上到下,一处也没有放过。

    勉强换好了气,又感觉一条腿着地的感觉很没有安全感,每次要过马路的时候,总要下十二分的勇气才敢迈出第一步。

    顶顶恨自己这条出来捣乱的左腿,如果不是它,自己也不必两边为难,得罪了苏爸爸,又丢掉了苏维。

    一个人偷偷跑出来,不,是跳出来的时候,陈伯还试图拦过她,但很快就听到苏父在屋子里生气的要陈伯不要管她,她自己愿意自讨苦吃,就让她去!

    从未向她真正过脾气的苏爸爸这一次也气到不想再看她一眼,连阻止她的陈伯都跟着一起遭了殃,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她坚持说苏维并没有错,苏父那一巴掌打的很不理智,应该向苏维道歉!

    她不觉得有错,可是苏父就是一直说她傻到无可就药,还不许任何人出去寻找苏维。谁说是这样,但雅灵知道苏父心里不是不忍心的,不然,也不会容忍她一次次的要往外逃,她心里明白,却不能让陈伯受牵连,只好骗陈伯说要拦车回家去看看苏维是不是回家了,才摆脱掉他,一个人上了路。

    苏维,这一次,你是真的伤心了吧?

    两天两夜没有回来,公司不见人,家里电话无人接,关机状态。

    苏父那一巴掌,打碎了你的什么,让你这样的无法接受?那么坚强的你竟然也会小孩子一样的离家出走,你不知道你走后苏爸爸有多自责,两天来,饭只吃一点,一听到电话铃声就要自己去接,但每次都要失望,他何时这样主动降低过身份,但一切一切,你都看不到,也无法知道。

    你是最尊敬苏爸爸的,这一次,他打了你,你也伤了他,两败俱伤,我知道并不是你想要的结果,但你的冷静和包容都哪里去了呢?你究竟对苏爸爸说了什么,让他怒到对你挥起巴掌?

    而,事后,你又跑到哪里去恢复伤口了?

    “阿维,是我,雅灵,这应该是第二十个电话了,你在哪里?有听到留言吗?苏爸爸很担心你,不要再生他的气了回来吧好吗?走了很久,但我还是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你……”

    你喜欢去哪?喜欢呆在哪里喝咖啡?寂寞时会做什么?有哪些朋友可以陪你渡过这样的时间?你会不会也跑到酒吧,也在醉的人事不醒时随意抓个女人上床?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己经力不从心了。

    微微把手机拿开一些,让声音恢复正常:“那天的事情,只是一场误会,也许是……呃……天气的变化吧,火气都大了一些,其实,在家里时候,爸爸妈妈也经常有些小吵小闹的,我和他们之间更是经常为了一些皮毛的事情就冷战好半天,但很快我们都会和好的,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些是无心之举,并不是有心要伤害对方的举动,我说这些只是要你知道,相别于你的家庭,就如我生活的那个圈了,这样的小矛盾,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生活在一起,难免会有一些小磕绊,但只要心里知道,对方并不会真心想要伤害你,就可以了,所以,请原谅苏爸爸吧,这样也可以解脱你自己心里的牵绊的?!?br />
    话己经说完了,雅灵还是不舍得挂断电话,两天来,二十通留言,只要把电话打过去,听到的一定还是: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己关机

    也就是说,所有的努力都是无用,连现在的这通也都可能成为一通永远不会被人听到的留言久久的埋在他的收件箱里。

    她真的想透过话筒直接将几句心里话喊到他的心里去,然后要不要回来再任由他决定,现在这种状态,就好像一拳头打在了绵花上,完全不着力,一腔努力也无处施用的感觉。

    又想了几妙钟,还是单手把电话挂断了,看看前路,一个又一个的路口,任何一条路又有无数个岔路口,她在碰运气,却一直知道自己倒霉鬼上身,就是运气这东西碰不得。

    却偏要试试。

    走到十字路口,闭着眼睛扔硬币,结果等了十几妙钟都没有听到硬币掉地上该有地声音,睁开一看,硬币早就不知道被谁接到后拿跑了,再翻翻口袋,只有几线纸票子。

    倒霉开始,往往就会一不可收拾,硬币没了,就闭着眼转圈,好不容易找了条路,走到底,却是个死胡同。

    摇摇晃晃跳出来,胡同口就被人堵住,那几人倒是还存些良知,只把她钱都摸走了,拐杖还给她留着,连带着对她这个半残的女人也没有什么性趣,雅灵只破了财,擦擦冷汗,就当消灾了,但一摸口袋,还是傻眼了,苏爸爸刚刚送给她的手机也被那几人顺走了,除了自己,该没有的都没了。

    苏维,我现在是一身空空,除了爱你的这颗心,真是一无所有了,若能找到你,只请你护它几分的周全,不算过份吧?

    入秋的风打在身上,吹散了先前的烦恼,雅灵己经不知走了多少个小时,只觉得这城市大到可以磨光太多的坚持,怪不得听说如果爱一个人,就从沙漠的这端走到她那里,原来感情有时不必经历什么滔天大浪,只这么不悲不喜的摆在你面前,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也许,就倦得不留一丝温情了。

    走的疲乏,跑到一边的冷饮区坐下来休息,有人看到她嘴皮干裂、脸色腓红又拄着拐杖的模样,竟然施舍给她一瓶冷饮,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一味的说谢谢,喝了几口,把余下的拿在手里,又开始一路跳一路寻找着那人的身影。

    一天下来,天暗了,手中的瓶子只余下最后一口液体,她用它润润嘴,走到一边的电话亭和亭主打商量,一个空的易垃罐只换一个电话就好,她的表情太过‘凄凉’,亭主才勉强答应,但只允许打一个一分钟的市内电话。

    雅灵扶着话机,心里犹豫着要给谁打。

    给苏父打,自己就只要等着人来接就好了,也不会再继续狼狈下去;给苏维打,就是在睹,睹她的运气,也睹他的……孝心,不忍让苏父担心这一点吧。

    只犹豫了几妙,雅灵就决定下来,迅按了几个号码然后等待。虽然心里想的明白,等到真正打了,还是没有几分把握的,苏维如果是一个人,那怎样都好办,但如果他此时并不是一个人,那她就彻底失败了。

    不到半妙的等待时间,雅灵却窒息的难受。

    突然--

    眼睛一亮,就好像沙漠中见到了绿州,虽然那也可能只是海市蜃楼。

    嘟……嘟……

    雅灵紧张的捏着电话线,喉咙干涩的厉害。

    “喂!雅灵!”

    出乎她所有的猜想。

    电话不但通了,话机那边还传来了苏维有些焦急的声音,雅灵拿着话筒呆呆的无法从震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一方面是无数个失望后突然而来的希望,一方便是在疑惑,他为什么会知道打电话的是她,这里,他电话上显示的应该是个陌生号码的。

    “是不是你?快说话!”

    “啊,是,是啊,是我,是我,雅灵,雅灵?!?br />
    苏维有些严肃的口气让她急的一口气不知确认了多少句自己的身份,说完才觉脸红,身子挪了挪,挡住了亭子主人探寻的眼神。

    “喂,你,在哪?”

    雅灵轻声问,走了一天,力气也没有多少了。

    话筒那边又沉默了。

    雅灵心里急,一天来寻找他,等的就是这一妙,而且,距离一分钟也没有多少时间了。

    “你出来干什么?腿都好了吗!一个连走路都不利索的女人还出来乱跑,是觉得满世界都是爸的人在护着你吗?”

    又生气了,最近苏维总是火气不小,雅灵委屈又无柰,又不能厚脸皮的说因为担心他所以来找他。

    “你怎么不回家呢?苏爸爸也很难过的,他一定没有真的想要……你应该能理解的对不对?回去吧,我去和苏爸爸说……”

    “你先回去,拦车回去,或者给爸去个电话让他派人来接你,我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br />
    “那怎么可以?!我怎么能不管,你的事情我就要管,我……”

    “你只会添乱而己!”

    一句话,轻易的就堵住了雅灵的口,雅灵险些脱力,只能倚在话亭上,倔强的说:“那我就不说话,让我陪在你身边,不吵你,也不闹你,这样行吗?”

    忽然一阵巨大的声响,盖住了这城市的喧闹,也盖住了苏维最后的一句话,声音过后,话筒里就只有那熟悉的忙音,一声声急促的传到雅灵的耳中。

    还是不行吗?拒绝的不留一点余地,你究竟在哪?赶我回去……只是因为想一个人静一静吗?

    放下话筒,雅灵手指重的无法从话机上移开,想再打一个,又觉得打了也无计于事。

    “想找电话里那个男人?”

    雅灵回头看那女主人,三十多岁,风霜满脸,一双眼却是洞察一切的样子,不由的点点头。

    “听到最后的声音了吧,是每晚都会飞过的飞机,这个城市里,只有最高的地方可以听到这么大的声音,真巧,那幢大厦就在你身后?!?br />
    女人食指轻点,雅灵视线顺着她手指看过去,那幢建筑竟然就竖立在自己身后,几乎高耸入空的高大建筑,雅灵要仰起头才能看到它顶端闪闪亮的航标灯,大厦周身被镶满了莹莹的灯饰,整体看去,竟然己经俯视了她许久一般。

    雅灵心里一阵莫名感动,不知道是了什么,但,那人就在自己身后,在自己千兜百转之后,那人,就在自己触手可即的地方,她是不是应该谢谢上帝并没有彻底遗弃她?

    谢过了亭子主人,她转身要走,那女人走到她面前,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递过去。

    “员工专用卡,白天我是这里的清洁工,你只要保持沉默,电梯一路坐到顶楼,你找的那人,估计就在那里?!?br />
    雅灵感激的向女人狠狠的行了个礼,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感谢的话了,那女人不也做怪,摆摆手让她去了。

    雅灵拿着卡片走到大厦门口,果然有人拦住她,她垂着头,把卡片递到那人面前,竟然也真的被放行了,而且,那人还微微向她行了礼。

    一头雾水的逃到电梯里,最上面的数字按下去,心也随着电梯的上升而飘了起来……

    不知,当电梯打开的一瞬间,出现在她面前的会是怎样的一幅情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