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浪漫言情小说 » 久违了前妻 » 正文 作品相关 事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作品相关 事发

小说:久违了前妻作者:媚华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从未想过怀里的雅灵竟是什么都清楚他那些个自以为聪明的小把戏不知当时看在她眼里是何种的感觉?是愤怒?是埋怨?是伤心?亦或是绝望?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人耍弄还要摆出笑脸做出一无所知的假像就像那天假意睡去却在那人离开以后嚎嚎大哭一般真是让人……很想摇着她的肩膀问她都在想些什么?

    无法再离开一直在默默哭泣的雅灵谢楠收敛好情绪重新坐到床边把手伸到雅灵胡乱挥舞的手前方雅灵抓到谢楠的手就安心下来唇边竟然有了笑容只是那笑仍就伴着泪水看不到幸福只有心酸的容忍经年累月的不知叠加了有多少即使笑都像是罩在那阴影中无法彻底开怀。

    “雅灵要打点滴了?!?br />
    轻拍她的脸颊也不知道她能听进去多少从前听她提过很怕吊瓶的不知究竟有多怕呢?

    雅灵两手都拉着他的袖子恍若未闻脸贴在他的衣袖上表情就变的很满足。

    医生示意谢楠把她的左手拿上来谢楠只好凑到她耳边:“雅灵要打点滴了把手给医生乖?!?br />
    雅灵不知听到了没有依旧双手牢牢抓着他的袖子谢楠毫无办法只好向身后那人求助。

    “先让她坐起来借着你的胳膊直接扎吧医生麻烦你到这边来?!?br />
    那人帮他一起把雅灵的身子扶起来半靠到谢楠的臂弯里雅灵的柔顺让两人的动作都轻的不能再轻像是对待着一个满腹委屈却又处处小心翼翼的孩子任何一个大的惊动都会让她重新收回眼泪吞到肚子里。

    “医生过来吧?!?br />
    谢楠微抬起手臂把雅灵的手臂递到他面前医生把一系列的前期预备都做好以后就拿起细细的针头对着雅灵手背上的血管扎了下去。

    “啊疼?!?br />
    雅灵猛的弹跳了一下嘴里溢出轻的不能再轻的痛哼眸子半睁迷迷茫茫的不知看向何处却本能的要抽回自己被压制住的手。

    谢楠好笑的看着她的反应向一边站着的人递了个眼神那人没有理会他只是走到雅灵身边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拍拍她的头:“乖啊很快就好了?!?br />
    那人的声音本是清爽但此时刻意放轻的音调乍一听起来就好似情人间的侬语柔柔的拂进雅灵的耳里竟真的起了作用。

    雅灵渐渐的安静了一些谢楠却微微撇了撇嘴。

    “朗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并不只有这一条路可走?!?br />
    那人眼里浮上疑惑。

    谢楠抿抿唇:“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你都可以手到擒来可是我从来就只能有一种选择?!?br />
    那人抬头看向谢楠清澈澈的眼里映出谢楠勾起半个嘴角的样子。

    微微偏头右手收了回来放到口袋里声音却是说不出的认真:“你当我是在游戏吗?我是烧坏了脑子吧不然我为什么要出柜?为什么又要抛下父母跟着你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究竟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你明白我的决心?断绝一切与女性的交往?还是干脆在报纸上公示你和我的关系?”

    谢楠被对方的反应吓到张口欲解释可那人不给他机会:“谢楠我是双的但遇到你之后我就再也碰不了女人了这你不是不知道明明是你自己要顾忌的事情太多才要遮遮掩掩的不是吗?如若说真的有退路那也只有你我的退路早就被自己亲手断掉了?!?br />
    “对不起我今天有点反常原谅我?!?br />
    半晌谢楠说。

    轻叹一声那人环上谢楠的脖子:“楠我们都有退路的人但我不后悔如果不努力的争取一次我怕我会遗憾所以请你不要再怀疑我的心思如果不是你任何人在我眼里都只是它人我只有你也只能和你一起去期盼未来?!?br />
    “朗对不起说了那样的话……”

    两人抵住额默默对视了一会那人才说:“你真正要说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她?!?br />
    谢楠点头视线转向怀里的雅灵此时她的唇半启微微张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眉头皱成一个小丘却不再喊痛异常的乖巧。

    “她是要说什么吗?”

    谢楠闻言把耳朵凑过去却听不到雅灵说出任何话语倒像是在等着谁在她的嘴里放下一些什么一般。

    “不是在讨糖吃吧?”谢楠开着玩笑那人也未在意。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雅灵确实在等着一块糖一块被那人剥了糖纸用干燥的两指夹住放进她口中的柠檬糖……

    谢楠闲着的右手被雅灵抓着稍稍动动手指雅灵就会惊慌的再握紧了几分他逗弄了一会又听到耳边那人责备的轻哼才停下了动作。

    输液瓶里的液体还有多半瓶谢楠维持一个姿势己经近半个小时身子有些僵。

    “换我吧?!?br />
    谢楠摇头拒绝示意给那人看他被扯的紧紧的袖子:“给我拿一个枕头垫在后面就好了?!?br />
    就这样半卧半坐的姿势谢楠整整坚持了一个小时直到输液瓶里的液体流完最后一滴。

    正要去喊医生拿掉雅灵手上的针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谢楠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神色微微一变低声嘱咐那人照顾一下雅灵自己就出去接电话了。

    雅灵睡的不踏实谢楠一走她就半睁开眼抬手要去抓住他挥舞了几下摸到了一块柔软的布料于是紧紧的握在手里。

    “雅灵?”

    试探的叫了一声那人手指按在她手背上另一手握住针头:“我是齐朗听说过我吗?”

    作品相关事变

    雅灵迷茫的眨眨眼手背上倏的一凉齐朗己经将针头拔了下去。

    齐朗蹲下身与雅灵视线持平:“我知道这种事情很可恶也很糊涂甚至有些不可理喻但是我仍然要代谢楠向你说声对不起?!?br />
    雅灵眸中一直有着水雾晶晶闪闪也让人无从猜测她此时究竟是清醒还是意识不清。

    齐朗看到雅灵此时的模样只道这些都是谢楠所造成的心中的愧疚就越来越大:“我和他认识了有五年了为了他我向家里坦白我的xIng取向一无反顾的跟着他到任何地方也许你不能理解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有时我也不太能理解我爱的不过就是他而己不分男女只是恰好他是个男人这样解释你会舒服一些吗?我们很少谈爱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觉得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就会安心吃饭也不会觉得孤单做事情也特别有心情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不想分开而己如果说是爱那就是爱说不是我也没有心情理会那么多我们不能分开他也好我也好离了对方就组不成一个世界离了对方所有的开心都变的乏味所有的痛苦也都会被放大无数倍对于我们来说幸福不多不少刚刚好就是那个人而己真的没有办法……”

    “甚至没有办法看到对方痛苦看到他为了我和家人之间的抉择而痛苦那一秒我几乎想要退出你不会了解那种感觉的被世界孤立起来街上的每个人看你的眼神都好像是你带着致命的病毒你的朋友会渐渐的疏远你无论是异性还是同性突然有一天你现你的身边空了而这时你手里握着的只有那么一个人你甚至无法向父母去诉说那种彻骨的恐惧因为他们也在你坦白这一切的时候冷冷的抛弃了你天地间你和他像两个相互取暖的田鼠离开了任何一个都会挨不过这个冬天而被冻僵死去……这样一种感觉你能理解吗?所以楠那么做我是能够理解但他利用了你……我”

    齐朗欲言又止说了这么多也不见雅灵有回应也许她一直都没有清醒那么说再多也只是他自己内心寻求的安宁罢了。

    转头欲起身衣摆被人扯了扯他回过头见雅灵的双眼己经睁大了几分里面的水光还在雾气却散去了一些隐约可以感觉到她是在看他。

    “雅灵?”

    他唤了一声见雅灵微不可见的点点头欣喜一瞬间从心里升起扭头就要去喊走廊里的谢楠。

    “齐……朗?!?br />
    虚弱的声音像只躲在角落里的昆虫小声的呜叫他却听见了。

    “恩?是的我就是齐朗?!?br />
    雅灵很费力的看着他嘴唇动了动:“你……很……好?!?br />
    “什么?”

    齐朗歪头疑惑再次蹲下身凑到雅灵嘴边雅灵说起话来有些费劲烧也没有全退灼烫的气息吐进齐朗的耳内:“你……和他……很相配?!?br />
    齐朗惊讶的看着重新倒回去的雅灵后者用手捂住嘴小声的咳嗽面色更加绯红。

    他站起身扶她半坐起来左手不停的替她顺着气同时不停的观察着她的反应适时的说:“还不能马上喝水可能要过半个小时左右药性比较大会有一些热或胃痛这是正常反应如果感觉很难过我会帮你叫医生?!?br />
    雅灵半天止住了咳慢慢的缓和了呼吸说:“你真的……很贴心……他是个不太会…照顾自己的人……你们在一起才是最合适的?!?br />
    这句话听起来好熟雅灵努力着用混沌的大脑回想着这句话的出处蓦的现这原本就是从她嘴里说出的彼时彼地她也曾对过一个姓方的男子说过这话也可能只是在心里说的不过意义是相同的他们的确都寻到了生命中最合适的人无论是其中有过分离的还是不被世俗接受的都找到了幸福而她就像一个客串演员一般从这个剧组走到那个剧组然后戏份结束了导演说收工灯光道具全部收拾好她也该悄悄的撤了。

    “请放心无论怎样你都是我们不能放弃的责任谢楠不会丢下你我也不会我们可以做……最好的朋友也许比朋友更加牢固的关系?!?br />
    雅灵摇摇头:“不要……责任其实我…也有在利用他……来满足爸爸的…心愿就算是…平手等到……”等到什么?雅灵没有说似是要刻意的忽略这其中的字:“你们就会……自由了?!?br />
    雅灵费力的扭头看向外面天己经黑了病房里的灯光盖过了一切雅灵很难从漆黑的天幕上寻找出一星一点的明亮风吹起树上的雪哗啦啦的打在玻璃上干涩涩的冷。

    “不会……很久的……”

    雅灵话里的意思齐朗只明白几分但后面那些她欲言又止或是含义不清的几句就(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文学网阅读!)有些不懂了可是也听的出并不是让人愉快的事情正要询问病房门打开谢楠从外面走进来。

    他先是看向齐朗眸中神色复杂然后就转向雅灵勉强堆起笑问:“感觉怎么样?”

    雅灵点头:“还好?!?br />
    齐朗让开地方给谢楠谢楠却没有坐依旧站在原地手指轻轻绕着圈。

    齐朗扫到他的小动作忽然说:“是不是事情有变?”

    作品相关新生?

    齐朗问话的时候脖间一抹银亮引起了雅灵的注意她微微侧目去瞧熟悉的图案熟悉的样式……

    雅灵收回视线半敛着眸仍然静静的坐着。

    谢楠脸上有一抹恼色掠过随即却敛的一干二净走到雅灵床边轻声轻气的问:“醒了?刚刚很乖呢都没有叫痛?!?br />
    雅灵好半晌没有动作就在谢楠以为她不会答的时候才见她微不可见的点点头:“我不怕疼了”

    谢楠和齐朗相视一笑这个小谎言谁都没有去揭穿谢楠坐下来从齐朗手里接过雅灵双手把雅灵身上的被子向上拉了一些:“现在回去?还是再睡一会?”

    雅灵身上还是很烫但是意识己经恢复了不少只是说话还有些费力一张嘴嗓子里就火辣辣的疼吐出的声音又小又嘶哑不细听很难听清楚。

    雅灵悄悄的想要挪开身子但无柰身上的力气小的可怜努力了半天还是稳稳的呆在谢楠的怀里。

    “现在回去可以吗?”

    谢楠正在帮她贴手背上的胶带听她的话只是笑着摇着:“我想了想你还是呆在这里吧阿姨那边我我和阿郎会分别过去照顾的?!?br />
    说完谢楠就歪头在自己口袋里翻着什么雅灵努力的表自己的抗议:“这里很贵的回去吧?!?br />
    谢楠不理她不大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一脸神秘的向雅灵眨眨眼:“把眼睛闭上?!?br />
    雅灵微微恼火:“那我自己回去?!?br />
    说着就要推开谢楠下床谢楠轻松松的散去她的挣扎一手盖住她的眼一手灵活的解着什么雅灵在他手下左右扭着头不知是因为气恼还是病着脸更加红了:“放开放开啊你”

    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触到她的唇边雅灵停下了动作有些好奇又有些惧意。

    “把嘴张开乖?!?br />
    两个男人总是把她当做孩子一般的哄弄口气让雅灵终于有了小脾气头一扭不张嘴也不理谢楠独自生闷气去了。

    谢楠未想到她是这种反应又是无法又是好笑嗓子里溢出的笑声让雅灵更加恼火又开始挣扎着要下床齐朗收起笑向谢楠投去一个责备的眼神自己走到床边:“病床的费用己经有人付了即使你不住下来也是一笔开销医院不会退回来的还是乖乖躺下休息快些好起来以免叔叔和阿姨担心?!?br />
    “是啊你现在回去也帮不到什么忙添乱倒是真的阿姨还要照顾你而且也会让叔叔担心的?!?br />
    两人一唱一和配合的天衣无缝雅灵虽然感觉不舒服却也还是听的进道理的于是不再挣扎点头说:“麻烦你们了?!?br />
    几分钟的时间她连一些习惯的用语都要全部改过来人之间维系关系的竟然是那么细那么单薄的一线断掉了所有事情就都要重新来过想起来真是让人有些心寒。

    “这么生疏?过去不是总说我”

    “阿楠!”

    齐朗即时打断了谢楠的话也让他那些刺人的词语没有说出口谢楠很快反应过来脸上微带愧色也许是先前的日子里与雅灵亲密惯了雅灵又是很随意的个性他便忘记了此时这种尴尬的身份转换任何一个不小心都可能造成无谓的伤害。

    “你先休息吧我们去看看叔叔顺便给阿姨带个消息过去她那边应该还在担心呢?!?br />
    谢楠迅转变了口声示意齐朗去外面等他齐朗推门出去谢楠才说:“雅灵你们聊过了吗?”

    雅灵点点头谢楠的手仍然放在她的眼上她点头的时候谢楠的手心感觉到她眼睛小小的转动温温热热的他突然不敢再抬开手掌。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对不起这句话本以为我不会说出口却没想到最后还是要说了对不起对我无意给你添加的伤害如果真的恨就恨我吧。不过若你是其它的任何一个女人我都不会对你说这句话唯独是你”

    唯独是你这样一个内里己千疮百孔一直努力着想要抓住一丁点希望重新生活的女人我才兴起了骗你一辈子的念头这是真的

    “我很糟糕在这种时候我却做了这样的事情”

    谢楠懊恼不己。

    “没关系……我本也不爱你……过去了……明天还要……继续生活……我会没事的……”

    结结巴巴说完这些话雅灵的声音己经沙哑的厉害喉咙痒险些又要咳起来。

    手掌下的眼球转动了几下就平静下来谢楠直起身俯看着她勉强扯起一个笑:“或许现在说这些你会认为没有意义但是雅灵在我这里你不会找到幸福的你的幸福也许就在不远处等待着你不要放弃好吗?”

    眼皮动了动泪水湿润了他的掌心雅灵点头再点头微带哽咽:“好?!?br />
    话音刚落嘴里就窜进一个东西雅灵一慌正要用舌尖抵出去却触到那种熟悉的甜一丝丝一丝丝的溢满了她的口腔又有一些顺着喉咙流下去一直流到心里的某块地方

    嗒的一声滴到了心湖上泛起了一圈涟漪。

    不知从何处归来的力气雅灵猛的坐起来手上覆住的手掌被她甩掉她看清楚面前是谢楠微带疑惑的脸。

    只看了他一眼就掀开被子不顾此时正赤着脚在冰冷的地面上跑了起来一把拉开病房的门身子整个送了出去谢楠只来及看到她一张新生了希望一般瞬间光彩起来的脸庞从面前一晃而过而后就听到走廊里她急跑的声音。

    作品相关痛

    本就己经是冬天了平时的雅灵哪怕不动不说手心和脚心也不会有多么的温暖此时赤着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寒意就从脚底一点点的侵上身体最开始没有觉得有什么待时间长了一些脚下就好好似踩在了无数的针板之上那麻痛折磨的人几乎崩溃。

    雅灵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明明刚刚连推开谢楠的力气都没有多少可是下一秒却可以光着脚一口气跑到了医院正厅而没有瘫倒这是奇迹吗?

    焦急的四处张望不放过每一个细小的角落连背影或是型看上去有几分相似的她都要跑上去仔细的确认后才会放那人离开她努力的想要寻找那那人来过的痕迹哪怕是一丝一毫

    “雅灵!把鞋子穿上?!?br />
    谢楠从身后面赶过来雅灵听到他的声音竟然本能的往相反的方向跑去。

    只是不想回去不想回去她的时间不多那人也许刚刚就站在她的病房外?或许他的手指还点在病房的玻璃上他贴近那玻璃双眼从外面慢慢的看进来不动声色的意义不明的然后他转身潇洒的离开?!

    离开!

    两个字像是凭空出现重重的砸到她的心头什么着烧?什么要将他忘记?什么脚下己经流血了?什么以后再也不要见面通通都被砸的粉碎她只看到到那点点的希望之火在这严寒的夜里闪着赢弱的光却照亮了她大片的人生。

    “雅灵!你给我站??!不要再跑了!”

    身后不停传来谢楠恼怒的叫声雅灵却似在逃撒旦一般逃离着他眼里不断出现各种的人白的黑的头长的个子矮的头花白的神情萎顿的……独独没有那个眼波似水笑似暖阳的男人。

    像是刚刚开启的大门又砰的关闭雅灵也终于耗尽了身体里的最后一分气力软软的倒在地板上。

    “你在对不对?”

    不知在对谁说着这样的话出口的却只有虚软的气波没有音没有词没有调没有人懂她的意思但她的视线却固执的投向更远的地方在那边大厅的门大敞外面的黑暗像是帷幕将一切都笼罩遮掩有或是没有谁都无法猜测只有张狂的风声一声声吹进她的耳里搅乱了她全部的思绪。

    轻张嘴舌尖顶出半圆小球到手心紧紧的握住终于闭上了眼睛。

    ………………

    又看到了那个人雅灵揉揉双眼险些以为是在梦里。

    那人回眸雪白的衬衫黑色的长裤是随意修理的却总盖不住他那双湖水般的眼她低头看着自己竟然是赤着脚于是无端的自卑起来哆哆嗦嗦的躲到树后去看他。

    他真的很好看很说不出的感觉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就幸福的想要向全世界宣告她想在这树后躲上一辈子当然前提是他要在那里也站上一辈子。

    然后他突然就现了她笑着向她招手她犹豫不决却又不愿错失了这个机会于是小心翼翼的走到他面前却垂头只看自己的脚。

    “为什么不穿鞋子?”

    他问。

    她张张嘴也在苦思着这个问题为什么她没有穿鞋子呢?

    “为什么又跑到那里偷看我?”

    又?

    她以前也做过这种事情?

    得不到回答他似乎也没有生气还从手心里变出了一双透明的鞋子在她面前。

    “水晶鞋?”

    她真的没有做梦吗?梦里也会有幸福到要落泪感觉吗?

    他弯腰为她穿上她受宠若惊一动也不敢动可是

    “太小了吗?”

    唉?她望向自己的脚脚跟处正卡在鞋帮的地方差了足足有一指的距离。

    他看似有些烦恼抬头说:“不然向其它人去要鞋子吧我的可能不适合你?!?br />
    “不要!”

    她慌乱的摇头索性一屁股坐到地上两手拉扯着鞋子用力全力的想要套到自己的脚上磨破了皮流了血还要往里套她不怕疼痛可是却弄脏了鞋面。

    那人的叹气声她听到了于是更加慌张。

    “以后不要再到这里来了?!?br />
    为什么?

    她惊恐的抬头却现周围己经完全的变了样子四处的断壁残垣哪里还有那人的踪迹。

    雅灵又喊又叫却没有任何人理会她她委屈至极却哭不出来她想说如果那鞋子太小她可以掂着脚尖走路的甚至她可以赤脚都无所谓

    反反复复明明暗暗分不清梦和现实故事一个接着一个上演但最终的结局都是她一人站在茫茫的天地间分不清方向找不到那人一点点的痕迹

    直到

    她感觉手指被人用力的向外拉骨节的疼痛让她轻轻的哼了一声才听到耳边有人大叫:“医生她醒了我听到声音了”

    那人叫完就趴到雅灵耳边:“雅灵我是菲你吓死我了怎么简简单单一个烧都可以昏上个几天几夜啊快睁开眼看看我”

    雅灵没有反应菲不依不挠的在她耳边说:“那就把手张开学长说你手里一直捏着东西医生要给你点滴啊你要放松下来才可以点啊”

    手轻轻放开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那手心里应该说是己经空无一物了除了那一摊捏在手指间的糖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