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浪漫言情小说 » 久违了前妻 » 正文 作品相关 男人的奸计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作品相关 男人的奸计

小说:久违了前妻作者:媚华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同往常一样这次的时间还是一分都没有减少雅灵浑身汗如雨下仍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治疗结束的时候应医生走过来:“连续一周的新药真的可以继续承受吗?”

    雅灵眨眨眼勾起一个微带调皮的笑:“不然要怎样?把药片做成一个大药丸一口吃进去?”

    “还能耍嘴皮看来是不错了?!?br />
    “恩确实感觉身子轻松了不少?!?br />
    “这是好现象病去如抽丝是要慢一些不要放弃?!?br />
    “当然不会了现在就算是医生你要停下对我的治疗我也要揪着你的领子不放生活多美好啊?!?br />
    应医生笑笑转身走了护士才过来扶着雅灵回到病房换上了干净的新病服。

    坐到床边心里默念着桌上东西的顺序最前面是水杯之类的器物后面则是几本她翻看过的书再后面就是一个黑色的笔记本了。

    翻开笔记本探手摸到床头那里有一只被线拴住的笔为了方便雅灵取拿。

    用手背先摸了摸额头的温度然后摸索着找到上次用力按出的痕迹那在下面一指的地方重新开出一行写上体温正常心跳微快身体仍然无力眼睛的肿胀感加剧通?;嵩谙挛绲氖焙蛏⑷ソ裉焓钦5囊┪锱浼右瞧髦瘟菩Ч皇呛苊飨缘宰臃趴盏拇问坪醵嗔瞬恢遣皇遣≈⒅?。

    写完雅灵用指甲用力的在那行字下面按出一个月牙型的痕迹才仔细的把一切都恢复原样。

    这个习惯是她前阵子才开始的当是只不过是想写些东西排解郁闷不过写着写着心态的变化也让这本子里的内容相应的改变了她开始记录自己每天的病情特征每一次试用新药后的感受和治疗后的成果她之所以这以做可能只是为了其它像自己和爸爸一般患有这样病痛的人做一些参考谁又能知道这些以为会不会变成珍贵的资料来记念她这个先驱者呢?

    打消掉这个忽然而生的消极念头雅灵躺回床上准备休息一下。

    一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拿起来接听听到对方的第一声后她就猜出了是菲。

    她们似乎好久都不曾联络了雅灵换了新的手机号码里面只有妈妈和阿姨等几个人的号码旧卡虽然一直收着却没有再使用过所以里面的号码也都没有导出来。

    其实并不是不想联络她只是不想因为她而牵扯上某人所以才一直沉默至今只是这个丫头从哪里弄来了她的号码?

    “请问是雅灵吗?不是的话就对不起了?!?br />
    雅灵失笑存心想逗弄一下她于是压低声音说:“你这么冒失的打来电话一句对不起就解决了吗?”

    那边沉默了一下忽然大叫:“雅灵!别装了我知道是你!太好了果然没错?!?br />
    雅灵把手机拿到离耳朵远远的地方等这个丫头喊完叫完才重新贴到耳边。

    虽然许久未见面但两人却未感生疏话题一个又一个不知不觉就聊了很久雅灵这才知道手机号是妈妈给的。

    两人谈的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临到末了菲才别别扭扭的说出此次其实是有人托她来问问雅灵的状况还说那人在父母面前承认了喜欢男人的事实被他的父母险些赶出家门断绝关系……

    雅灵哦哦的应着心里早己经想到会有今天即使一切都顺利自己披上了婚纱做了他们之间的档板事情还是会有败露的一天不过谢楠主动承认他们恋情的举动倒是满让她吃惊的按道理来说他不正是因为不愿意让父母知道这件事的所以才找了她做挡箭牌的吗?理当一直瞒骗下去才符合他的心理啊怎么会这么快就暴露了?而且是以他主动坦白的方式?

    菲吞吞吐吐的似乎有话要说雅灵于是问:“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菲尴尬的笑了两声像是下了极大的勇气才说:“雅灵你……你算了没什么……”

    这叫没什么?

    明明话就要出口了这个时候才叫停未免太让人气愤了吧?

    雅灵的好奇心被吊的高高的不禁催促道:“现在不说的话以后可能就要没机会了哦?!?br />
    “把嘴闭上!乱说什么什么叫没有机会!该掌嘴!”

    雅灵呵呵的笑也不怒只是催促她:“快说啊你知道我的性子好奇心一起谁也拦不住的?!?br />
    菲还是有些犹豫最后在雅灵的带问下才不得不轻轻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和其它的男人有过那种事情?”

    那种事情?哪种事情?

    雅灵被菲弄的一头雾水茫然的问道:“???什么那种事情?哪种?”

    菲急到跺脚:“你是在装傻吧?就是那个那个啊?!?br />
    那个?

    雅灵更加迷茫听菲的口气自己要是猜不出就是白痴了可那个……那个……雅灵正耐心的分析这个‘那个’可能有的含义的时候菲受不了她的迟钝终于说了出来:“就是生关系!”

    忽然间如雷从头顶击下整个人猛的一颤。

    雅灵手中的手机掉落到床上表情瞬间变得复杂脑中只有两个字在慢慢的成型:林落。

    菲在那边听不到雅灵的回话急到不行:“雅灵?雅灵?你说说话啊……”

    任是她如何的叫话筒那边都安静的有些异常。

    菲不禁为自己不计后果的行为感到后悔谢楠本就千叮咛万嘱咐的要她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雅灵她怎么就管不住这张嘴?

    可是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向雅灵求证她怎以能安下心来。即使那照片当时她也无意间看到了也还是无法相信雅灵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所以……才禁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好半晌雅灵又把间话拿起来声音很平静但菲莫名的感觉到心慌。

    “菲谢楠的父母是因为这件事情去为难谢楠情急之下他才坦白了一切对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你真的没有事吗?对不起是我又多嘴了……”

    “菲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好吗?”

    那天从电话里雅灵知道了谢楠在她住院和爸爸去逝期间所生的事情。

    先是神秘电话越洋打到谢楠的父母那里电话被做了手脚无法分辨是男是女通话的内容据菲儿偷听谢楠和齐朗谈话所知大致就是在说谢家未来的儿媳妇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还请谢家二老谨慎对待这件事情不要让脏东西污了谢家的门。

    谢家老两口最开始并不相信这通电话雅灵本人他们是见过的先不说她平凡的长相让人无法把她和那种女人的形象联系在一起单说雅灵在席间的言谈和表现无论怎么看都是单纯的女人一个根本无法和电话里所说的女人形象关联到一起。

    可是谣言之所以厉害之处就是它最根本的毒辣是在它冲进你耳里的那一秒就开始作用的它们会每分每秒都在你耳边低语提醒你这件事情的生不管你相不相信它们都会让原本坚硬的心防一点点变的脆弱然后趁机机钻进你的心里大肆鼓动让原本那些坚定的情绪开始动摇如硬生生插进一根针一般动与不动它都呆在那里谁也无法当作从来没有过它一般而到了这里它的目的便达到了。

    两个老人最开始对雅灵的坚信不疑在接到数个相同的骚扰电话之后开始变的有些软而这时正是雅灵父亲病重雅灵憔悴不堪守着父亲的时候谢家两老给谢楠打过几次电话每次问起来两人的情形谢楠都只说很好不错非常和谐可是对于他的说词两个老人并不相信如若真如他说的那般好为什么每一次打过去都不是两人在一起的情形?即使是雅灵要照顾爸爸也该会有时间相聚吧连个约会都没有谈什么相处愉快?

    疑心一起众多念头就都浮了上来。

    原来谢楠早前就有过被两老人盘问的经历那时候有人给两个老人通风报信说是见到谢楠在外面同一个男孩子关系亲密两人一听这消息马上就慌了手脚飞到国内找到谢楠用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突击察问都被谢楠圆慌圆过去了但两个老人还是不放心于是就给了他一个最后期限要他在多久之内必顺给她们谢家寻一个未来的儿媳妇……所以一切水道渠成雅灵只是他对的时间遇到的一个刚刚好的人而己后面的事情也就理所当然的生了。

    有了先前谢楠的劣迹两人又想到电话里那人所说的话语不由的就开始把事情串联在一起稍稍的一猜想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事关谢家未来的香火之事根本马虎不得两人立马电话给谢楠多余的话没有只问他一句是不是真心要娶雅灵?谢楠回答是的两人又说选日不如撞日希望他们早日完婚谢楠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两个老人这才算稍微放下了些心只要结了婚两人拴到了一起再棘手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但两人似乎安心的太早了本以为板上钉钉的事情中途却又出了岔子。

    那天两人收到了从国内寄过去的快件以为是谢楠设计的请贴满心欢喜的打开来一看顿时脸色铁青谢楠的爸爸更是气到当场就要扯碎所有的照片未经过一丝一毫的考虑两人意见一致的决定谢楠不能娶雅灵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能迈进谢家的大门。

    那些照片菲后来也见过因为谢家两老找不到谢楠最后干脆把谢楠堵在了店里那时候店里正要关门只余下菲谢楠和齐朗三人谢楠和齐朗亲密的在一起说着什么讲到高兴了齐朗还搂上了谢楠的脖子菲对这两人早己经免疫径直做着自己的活突然就听到门被大力推开的声音转眼一瞧是两个老人并不认识正想上前那老人就把一摞的照片都摔到了谢楠的脸上。

    照片大概有十几张其中几张落到了菲的脚边。

    照片的光线很暗像是在包房里面拍的但隐约可以看到有一个女子伏在男人的胸膛手搂着他的脖子很是亲密的堆叠在一起。男人笑的很张狂半解开的外套滑落到腰侧一只手逗着身上的女人一只手还向征性的向镜头比了个V字。

    接连几张都是这种照片虽然脸部看的不是很清楚但连菲都能分辨出那独属于雅灵的轮廓又有几人看不出呢?

    整个下午雅灵都是恍恍惚惚的。

    应医生过来察房她回答的也是有些不知所言应医生放下单子环着双臂观察她的表情如果雅灵现在能看见她就能从镜子中看到自己此时的表情那张脸上满是惶然愤怒夹杂着慌乱担忧又透着些许的伤痛揉捏到一起即有些脆弱又有不肯认输的倔强这样生动的表情偏偏配在了这样一张平凡的面孔上于是就有些奇异的效果出来。

    丝毫不加掩饰应该是忘记了应医生就在病房里曲张的手指抓紧床单扭成了一团双眼茫然的望着斜前方那个有着窗子的方向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将落的暖阳碎钻一样闪在她眸中远看竟似悄悄的含上了泪一般。

    半晌她好像缓过了神用力眨了眨眼睛才松开手指挪到床边。

    依旧是摸来笔记本和笔打开页面一笔一笔仔仔细细的写道:腹部有些胀力气恢复了一些眼睛酸胀感又开始这是治疗后的几个小时。

    收回笔把本子放回去挪用回到床上又继续开始呆。

    应医生不由的惊讶看来雅灵是真的忘记他还在这里兀自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了还真的有些好奇她此时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事情?

    就这么站上了几分钟后也不再见雅灵有什么动作有些无聊应医生放下双臂正要上前。

    “混蛋!人渣!”

    两声极低极压抑的声音突然从雅灵的嘴里传出来他愣了愣还有些不相信这些话是她说的又凑近一些就听不到她的声音了只是她的脸色……有些泛青呢。

    怎么办上前?不上前?现在己经不是偷听不偷听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离开的问题了。

    离开就势必要惊动她被人看到她这样子的状态真的没有关系吗?亦或是不离开继续明目张胆的偷听下去直到听到她让人震惊的一些消息后再极力控制着自己不泄露给那人?

    唉真是头疼呢。

    正犹豫的时候雅灵又坐了起来摸索到身边的手机似乎非常紧张她慢慢的按了几个数字按完后手就却很久也按不下送键。

    应医生索性找了椅子坐下去斜支着下巴看着她。

    雅灵的每一个动作都慢的像是在积存所有的勇气动了下手指终于按下绿色的小按钮随即耳朵也贴上去听。

    他就坐在她的斜前方视野宽阔外加他的视力极佳所以任何的小动作都逃不出他的眼睛包括雅灵起伏频繁的胸口抱括她紧张的不断扣着床单的手指也包括她在电话接通一瞬间时僵住的身体。

    “喂你好?!?br />
    故意压低了声音又是这么小心翼翼的语气是在给谁打电话?

    他微微探身模模糊糊听到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好是哪位???”

    声音有些苍老婆婆级别的。

    他看到雅灵松气的样子暗笑她脸上的表情倒是丰富的很。

    “请问林佳茹小姐在吗?”

    他眼尾微挑收起了玩乐一样的态度双目开始紧紧的盯住她同时耳朵里努力的收集每一条有用的信息身子己经离开椅子走到离她更近的地方那话筒里的声音他己经可以完全的听到了。

    “她?”话筒里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并不是很友好一个她字说的很不恭敬:“她不在她为什么要住在这里?你找错地方了吧?”

    这样不客气的口气雅灵却没有任何恼怒的表情反而放开了一直折磨着床单的手指:“是这样啊……”

    她无意义的回复了一句随即听到对方迫不及待的询问:“等等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让我想想你是……雅灵!”

    手一抖电话险些掉到床上一定是没想到这样改变了声音还是会被人认出吧他好笑的想她的声音太过特别不软不柔却是清新温暖音尾也总会小小的带个破音像个好奇的孩子这样的声音怕是没有几个人分别不出来的。

    重新握紧电话她还要狡辩:“你认错了我不是我只是林小姐的一个朋友有一些事情想要询问她那您有她的手机或是家里的电话吗?”

    “不是雅灵吗?听起来真像啊那孩子也是这样的声音怎么听都舒服啊唉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啊可能是总念着她搞混了人一老就容易糊涂啊你刚刚说要她的电话是吧你等一等我去找一找?!?br />
    踢踢踏踏远去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雅灵捧着话筒舍不得放下来听到那女人说总念着她这几个字心里真的很暖很暖竟然还有人还记得她的。

    过去的自己太过固执总会因为在他面前的失败就否认了自己的一切可其实她也有让人喜欢的地方吧纵使是一颗杂草也会有因为坚强的生命而被人欣赏更何况她呢?

    现在明白了这些不知算不算晚虽然己经盲了却突然觉得面前广阔起来像是穿过了无数的荆棘终于迈进了无边的天际不局促于一地才觉天空高子仰头能望到极远有无数种可能的未来正等着她去探求这才是真正的生命吧。

    全身畅快的感觉让雅灵轻轻笑了起来笑着把眼里的泪挤出眼眶一撇嘲讽的笑从嘴边溢出那是送给先前只懂得恐慌担忧的自己的。过去的雅灵拜拜吧。

    “哦找到了在这里你记一下吧?!?br />
    雅灵记下电话最后说道:“李嫂保重身体我也很想你帮我照顾好苏维再见?!?br />
    终于能这样正常的说完一段告别词鼻子还是酸的但她知道有一些什么己经在她心里成长开来她希望着它们早日开花结果早日将送她到离天空最高的地方在那里她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坐起身雅灵滑下地面应医生一惊以为她现了自己不由的向后退两步。

    雅灵下床穿了鞋子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只估摸着方向向窗子那边走过去。

    眼看着她走到窗前手摸到窗上的玻璃应医生才悄悄走到她身后。

    雅灵把掌心放在玻璃上一会才似是放了心按了号码把手机放在耳朵边去听。

    夕阳只余下半面绯红她瘦弱的身影融在那光影中有些不太真切。

    “喂林佳茹吗?”

    这样客气的态度里却听的出明显的生疏每一个字都咬的极为清晰像是在心里将这个名字狠狠描绘了无数遍。

    “恩?你哪位?”

    “方雅灵你过去所谓的朋友?!?br />
    应医生迟疑着要不要趁此机会偷偷溜出去女人间的争风吃醋他可没有兴趣有这种时间还不如泡上一杯咖啡听听优美的音乐放松一下这段时间来紧绷的心情。

    “哦?是你啊怎么样听起来状态不是特别好啊?!?br />
    果然果然一切正常这讽刺十足的口气哪里还是那个疯的什么都不懂的佳茹?真是一场好戏她这个演员几乎可以媲美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了。

    “我不想和你多说什么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br />
    “呵你有问题?那也要看我有没有时间听到没有咪咪在叫呢刚刚正要喂它喝牛奶你的电话来的可真是不巧呢怎么办?是你自己挂掉还是被我挂断呢?”

    雅灵暗暗咬牙自己连一只猫都不如佳茹这种暗箭伤人的本事还是那么的厉害。

    “不要再和我转圈子了林落那件事情你也参与了吧?”

    “过来咪咪到妈妈这里来……来喝牛奶慢点喝哦不要呛到……咦?雅灵你刚才有说过什么吗?对不起呢我分神了麻烦再说一遍吧……咪咪又弄出来了多脏……”

    雅灵拳头握了紧紧的忽然又放开:“苏维如果知道你一切正?;嵊惺裁捶从δ??”

    状似很疑惑的问说完还轻轻叹了口气:“这么恶劣的手段他会认为你完全把他当做白痴吧他虽然温和但是却极恨别人骗他的这一点你应该比我还要了解的如果真的知道的了唉我想象不到会是怎样一种情况?!?br />
    电话那边有几秒钟的沉默然后声音压下来先前的柔软的娇媚都己不见只有微微的寒凉:“你是在威胁我?”

    “我从来不威胁任何人我只想把真相拿给某人看至于结果是什么不是我能控制的?!?br />
    “呵呵你当我在乎吗?真是可笑的女人当年我把他丢给你你就当个宝一样的供到我回来等我回来了你又灰突突的躲到一边本以为要费了一些心思可实际上你比我想象中弱太多了还没有想要真正的对付你你就己经卷着铺盖走人了哈哈这样的你现在竟然反过来拿他来威胁我你不妨试试看他是比较相信我还是比较相信你的说词?”

    佳茹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化为了毒针它们穿过回忆携带着曾经的欢喜、悲伤、笑容、眼泪一起狠狠的扎到她心里忽然就有些窒息要俯下头长长的呼吸着才能平缓下来。

    她怎么能这么说?这对苏维太不公平了!

    好像他是一条忠实的老狗不想要了就踢到一边想要的时候再招招手唤它过来而一直把它当做珍宝的自己在她的眼里甚至连一只狗都不如两人原来是被人这样定义的她还以为佳茹会有什么爱?屁!全部都是谎言!谎言!怪不得当年她那么急切的离开也许她早就知道苏氏先前出现的困难所以自保的借机跑到了国外!

    这个女人……她根本就不配让人来爱!身为女人的她都几乎想掐着她的脖子把她甩离开苏维的身边他那么真的爱啊她怎么忍心去欺骗?虽然有着财富有着地位但他一直都没有自己的生活他应该有一个女人真心的来陪伴哪怕是佳茹只要她对他的爱是真的诡计又如何?阴险又怎样?能守着他一辈子就是好的!

    可她在说什么?丢?她把他当做货物一样随意抛弃!

    雅灵心里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拳头狠狠的砸到窗台上手上的疼痛与她想暴揍这个女人的冲动相比来说简直不值一提:“林佳茹我只能说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得到爱!”

    “谁在乎?爱?抬手即来的东西我为什么要看的重如生命?我不是某人一辈子也未得到过几个男人的爱所以才会把心牢牢的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自己弄的头破血流遍体鳞伤还不知道回头嚷着什么自己是小强打不倒踩不死的小强一次次心软的回到那个不爱你的男人身边傻的让我都觉得没脸面呢你知道男人喜欢的是什么吗?是征服!是软香在怀的满足感!像你这种干扁的身材又是倒搭的女人他们是永远不会正眼看上一眼即使你努力一辈子直到死也得不到他的爱顶多是同情和可怜而己雅灵其实啊有几次我有险些被你打动了你那么卑微的态度像是一条地里的爬虫我真的有些不忍心一脚踩下去呢可是没办法我回来了属于我的就该取回来不管需不需要都要在我的手里保管明白吗?”

    “我不明白我只是觉得可怜的是你才对?!?br />
    深吸一口气心里的愤怒己经化为感叹:“你永远不知道真正的爱是什么那些于你觉得珍贵的东西根本就是脆弱不堪经不过任何的变故你不知道用灵魂去爱一个人的感觉是怎样你更不会了解那种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感动是什么纵然我什么也没有得到但这份爱会成为我记忆中最珍贵的一部分我会在无论何时想起都骄傲的告诉自己曾经有多努力的去实现一个梦想//

    尽管最终失败了但那种一无反顾的热情却是我以后再也不会有的了一生其实并没有你想象中的漫长在我来说也许会更加短暂我不想我生命匮乏的只余下识趣和退缩那样我只会觉得很遗憾我要让自己对得起生命这两个字从而明白怎样去珍惜怎样去守护?!?br />
    她真的想变成一个淡然的女人知足、解意、随性、自然、珍惜、而这一切都是需要成长的有些人你是一定要遇到的他让你从女孩变为女人让你懂得了许多后就会离开总有这样一个人总会有的……所以她从不后悔。

    “呵大道理讲起来倒是头头是道可惜我没有心情听你的这些废话还是那句话不妨就告诉他试一试看看他究竟会相信谁?”

    雅灵听得出人佳茹几乎在咬牙了也能想象她此时的面孔定是狰狞加上嘲讽但不知为何她越是激动自己反而就越平静就像是在看小丑在台上表演一般有些无奈又有些可笑:“也许不用我多事了这样的你他也许早就己经现了什么我竟然忘了他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这样的你他还愿意留在身边的话我再多说什么也没有意义了”

    雅灵口风的突然转变让话筒那边的佳茹倒是有些措手不及静了几秒说道:“当然你明白就好这就己经说明了一切无论怎样的我他都是爱着的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没有?!?br />
    “……呵承认失败了吗?”

    “没有爱里没有输赢他不爱我不是我的失败我如果再继续沉缅于这份感情里无法自救才是我的失败作为曾经爱过她的女人我祝福你们?!?br />
    话筒寻边又是安静了几秒很快又听到佳茹说:“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可以继续把你当做朋友今天我可以实话的和你说我从来就没有朋友只有利害关系当初是因为你可以傻愣愣的冲到我面前?;の也琶阄淠训睦阕雠笥涯阏馊烁鲂缘ゴ康睦骱ξ夜垂词种竿纺憔凸凸芬谎奶侠茨切┪蘖挠置坏那钚∽幽闳肥蛋镂医饩隽瞬簧亳蝮∠氤蕴於烊馑且才??不过倒是多谢了你不然那些人纠缠下去也是让人很麻烦的一件事情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和苏维扯上关系你知道我关注他有多久了吗?本以为要主动放下身段去接近他不曾想你倒是把他亲手送到了我的面前其实说起来你倒是勉强算做是我的贵人呢呵?!?br />
    雅灵听着这些话很奇怪自己竟然没有任何的想法只是有些疑问渐渐的浮上心底:“这么处心积虑的想得到他为什么最后又放弃了?”

    “呵你不是知道吗?当是他和你生了那种事情我怎么还能留下走是很正常的?!?br />
    雅灵轻笑:“你会在乎这些吗?”

    话筒那边又是笑笑的有些疯狂:“是啊哈我会在乎吗我会吗……”最后一句几乎是在自言自语了笑声渐渐停下去一切又安静下来半晌那边传来她的声音:“是我不在乎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在乎手里有的房子财富所有一切让我安心的死物这些才是我最在乎的?!?br />
    “所以你是在得知苏维的企业暂时出现了困难以后才决定离开的是吧?!?br />
    “是当然没有了他的家族产业我还要他做什么?”

    “所以那次酒后生的荒唐事也是你一手策划的对吧?!?br />
    平静自然的声音让人听不出一丝的情绪来雅灵的这番话用的是沉述的句子仿若这就是事实她早己经知道了一般。

    “你?呵你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再费心隐瞒些什么了确实如你所说是我做的两粒让你们不能自己的药一个封闭的房间早晨突然的闯入愤怒的指责和漫骂然后就是堂而惶之的走掉留下的是别人对你们的指责和对我的理解当然还包括苏维心里的愧疚很完美不是吗?”

    “所以林落的事情也是你的一手所为?!?br />
    “……不错不过林落那个笨表哥竟然会让你半路逃掉也算是一种遗憾?!?br />
    “你恨我?”

    “我恨所有的人?!?br />
    “也包括苏维?”

    “……除了财富地位没有什么是我所关心的你的出现让他产生不一样的情绪所以你不该出现?!?br />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对我有过什么情绪我的存在也从来没有对你产生过什么威胁性你这样做?!毖帕橥A艘幌拢骸笆且蛭阏娴陌??!?br />
    “我没有!”

    “你自己的心里清楚如若不是这个原因你何必视我如眼中钉屡次三番的找我的麻烦?”

    “没有理由。我喜欢?!?br />
    “那现在呢?你又用什么解释林落拿照片给谢楠父母污辱我的事情?”

    “我恨你!”

    “对你恨我恨我曾经霸占了苏维六年恨我现在还得到他的同情无法彻底消失这样你还要否认你爱着他的事实吗?”

    “……不要自以为聪明就来猜测它人的想法!”

    “所以如果我说我早己经决定从他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你会放心了吗?”

    “笑话我为什么要在意你会怎么做?你以为我为什么恨你?”

    雅灵站的有些累了转过身背靠着窗台目光望向前面应医生的方向应医生愣住逆光站立的雅灵竟好似可以看他一般那平静的面也让人猜不出她心里的想法。

    “为什么?”雅灵问可是那声音里却听不出对将要听到的答案有多么的感兴趣。

    “记得那个电话吗?”

    对方的口气愤恨雅灵摸摸鼻子想起来她所说的是什么事情:“记得?!?br />
    “你知道那天你一个不爽挂断我的电话后我遇到了什么事情?”

    “什么?”

    “呵与几个男人呆在一个房间你猜猜会生什么事情呢?”

    嗡!脑中空白一片。

    雅灵也曾经想过自己的那次举动会给她带来的心理阴影却从未想过事情会有这么的严重怪不得她这么的恨她看来她应该恨不得让自己也尝一尝她当时承受的痛苦吧。

    “对不起我只能说对不起?!?br />
    “对不起这种废话不要再对我说我听不懂也懒得听但我与你不同。经过了那样的事情我还是活的好好如果是你会怎样?自杀?还是真的疯掉?呵你就这么没用不过是睡一夜而己与谁不是睡?都是男人有什么区别?我真正恨的是你竟然真的就把我的电话挂掉了在我当时放低姿态向你求救的时候你告诉我什么?你告诉我他不在呵他不在?放屁!他就在家里给你做晚餐!你们多幸福我喊到嗓子都出血的时候你们在一起幸福的吃晚餐我几乎死掉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相拥而眠吗?”

    佳茹愤怒的责问一声声传进雅灵的耳中回想起那日的情形她不过是悍卫了一个妻子该有的权力而己竟会造成了另一个女人的苦难和自己心爱之人无声的责问从而导致了最终的离开可笑真的可笑现在想来一切都只会让人笑对的变成了错的错的开始气势凛然的责问这是个多么可笑的场面!

    雅灵竟然真的笑出了声音这引的电话那边的佳茹又是一声冷哼雅灵停下笑来说:“佳茹你忘了那时候他可是我的丈夫啊?!?br />
    “作为妻子我容忍你和他的暧昧不清我装聋作哑的对所有异常的事情视而不见你当我是真的傻子吗?你们那些暗里的事情我都看不到?他帮过你多少次我就在夜里独自等过多少次你开心的时候我在默默掉泪你幸福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沙上吃着泡面捂着疼的胃四处找药你无助有他相伴的时候我正焦头烂额的忙碌着爸爸的病情你疯掉的时候我正把离婚协议书送到他的手上佳茹这些这些你都知道吗?你总以为他是你的那我算是什么一个牺牲品?一个过河的桥?一个你走了我来你来了我滚的替身?结婚六年我们相敬如宾他没有要过我我们唯一的一次相拥而眠也就是在你打来电话的那天晚上就这么一点点的温暖六年孩子都可以懂事了吧我们却连基本的夫妻生活都没有你还要来责问我?我就只任性这么一次结果我失掉了一切这样的惩罚你还觉得不够吗?”

    “…….我不想听这些?!?br />
    “好那听一些你会欢喜的?!?br />
    “……”

    雅灵动了动酸疼的腿说:“我瞎掉了也可能会是个短命鬼在我兴起重新生活的念头的时候我的生命却像一个沙漏每过一天也许就会少一天我不怕你的报复我只是为你感到不值得与其放时间在我的身上不如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承认自己的感觉和他幸福的生活?!?br />
    “……你在博得我的同情?”

    “我只是在好心的归劝你?!?br />
    “归劝?你来归劝我?笑话我不会停手的更何况林落似乎比我对你还有兴趣你当年的那个花瓶可是让他静躺了几个月他怎么会甘心的放过你?他也许会把照片再给你的妈妈呵朋友?所有一切相关的人这谁能知道呢。你觉得他会因为你简单的几句话就收手吗?”

    “会的?!毖帕榈纳艉芷骄玻骸耙蛭切┱掌驼舛温家舳蓟崾俏易钣辛Φ闹ぞ?。我己经无所谓但你们如今的地位这样的事情应该是灭顶之灾吧?!?br />
    “你竟然!”佳茹在那边吃惊的喊叫起来:“好好的很!我小看了你!”

    “不客气?!毖帕榇穑骸俺苏庑┪一褂衅渌闹ぞ菥菘垂掌娜怂嫡掌南陆怯姓盏秸障嗳说囊惶跏至聪嗷悦娴淖笆尾A弦灿吵隽苏障嗳说拇笾律硇稳绻颐徊麓淼幕澳翘跏至淳褪堑蹦昴愕母盖孜闱鬃远┳龅哪翘跞澜缫步龃艘惶踔灰邢傅鞑橐幌陆鸬晗嘤Φ南奂锹季突嵊薪峁歉錾碛笆煜さ娜擞Ω靡不岷苋菀拙筒碌绞撬晌也⒉幌氚岩磺卸寄贸隼匆蛭颐挥邢胍忝窃趺囱抑皇窍胍骄舱嬲钠骄裁挥心忝挥辛致涿挥兴瘴乙忝侨慷即游业纳罾锵??!?br />
    对方最后的话当然是愤怒的几乎想要吞掉雅灵不过雅灵不在乎她很礼貌的说了声再见后就收了电话。

    “应医生坐吧你也站了很久了?!毖帕樘鹜范杂σ缴?。

    他己经不是知是第几次愣住了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重新坐好。

    “记起来我还没有离开了?”

    “不我是闻到了你的味道?!?br />
    雅灵说的平静挪到床边坐下电话随手就放在柜子上经过刚刚的事情后似乎并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我的味道?”应医生还真的抬起胳膊闻了闻皱了皱眉:“消毒水的味道?和这屋子里没什么区别?!?br />
    “有一种淡淡的咖啡味道我现在的鼻子可以媲美警犬吧?!?br />
    “呵真是不小心啊怎么办?好像听到了很重要的事情?!?br />
    “应医生不要告诉他今天你所听到的请不要告诉他?!?br />
    雅灵背靠站床头眸子里依旧是平静一片连同面上也无半分情绪说出的话却是认真十足:“我知道你和他一定有着联系无论是哪种方式我也不管你们之间是何种关系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他?!?br />
    今天吃惊的次数似乎有些多了应医生微微坐正说:“我想你误会了他己经离开了不是吗?”

    “是的但我了解他他不会完全放弃我他会通过你来了解我现在的消息没关系这些都没有关系但这件事请你全部忘掉不要透露一分一毫给他?!?br />
    雅灵一个字一个字咬地很清楚应医生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的女人他现敏锐如他也实在弄不懂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我可以知道是为什么吗?”

    雅灵轻笑歪歪头说:“不可以?!?br />
    “……”应医生垂头笑笑:“好吧答应你?!?br />
    雅灵收起笑手摸上柜子手一扭把柜门打开。

    “应医生有一些东西要麻烦你还给他?!?br />
    应医生站起身走到柜子边根据雅灵的堤示伸手取出来一个包装的很仔细的外套抬头问:“是这个?似乎是件男人的西装?!?br />
    雅灵侧头听着听无点点头抬手似乎欲再摸上一回最后也作罢了收回手转过头来说:“就是这个是他落在我这里的麻烦你送还给他吧?!?br />
    应医生看了她一会才站起身说:“好吧不过他会不会有时间我不太清楚先暂时放在这里寄存我的办公室乱的很也许会弄丢了就不好办了?!?br />
    “没关系?!毖帕樗担骸霸跹济还叵的米甙??!?br />
    应医生无奈只好收下了外套拿起柜子上的单子转身欲走。

    “等等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一问再坐一会吧?!?nbsp;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