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浪漫言情小说 » 久违了前妻 » 正文 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正文 2

小说:久违了前妻作者:媚华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雅灵一脸疑惑揉着头上了楼。

    刚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口袋里的电话在叫翻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方雅灵小姐吗?”

    “唉是啊您是?”

    “你刚刚还在我们里填的征婚表还记得吗?刚刚有人来了电话表示有兴趣和你见见面不知道你这边有没有时间?”

    “???真的吗?好啊有时间的就定在下午吧?!?br />
    收了电话雅灵又蹬蹬蹬的跑到下楼来到菲的身边扬起嘴角笑道:“看来电话了下午见面?!?br />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摇不要摇我知道了……”

    雅灵摇着菲的胳膊菲被摇到受不了匆匆收完钱把面前的孩子都打了才转过头来应付雅灵。

    她显然兴奋的有些夸张但菲了解她的心情雅灵并不是因为缺少男人她只是缺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另一方面叔叔和阿姨年纪都大了雅灵心里也一定怕他们留有遗憾才这么心急的专心于这件事情上。

    虽然心里了解她表面却不能表示什么因为她知道雅灵并不想别人说出什么共呜的话只是需要有一个人分享一下她的喜悦而己。

    菲把雅灵的手拉下来看着她一头及颈的黑因为跑动而飞扬起来于是说:“上楼去吧我帮简单打理一下这次一定要成功?!?br />
    “恩加油!”

    雅灵又做出她经典的打气动作菲笑着拉她一起上了楼后面的纱帘轻轻掀开谢楠倚在门边看着雅灵的背影听着她絮絮不止的向菲讲话的样子不知为何就回想起那些个两人牵手的日子心情是平静的脸色也没有任何变化目光里却划过一丝留恋。

    那些日子里他是快乐的尽管一切都是出于一场事先就计算好了结局的小阴谋但这过程却是他无法控制的他不得不说她是出他计划之外的一个棋子。

    又记起她失忆后第一次回到店里的情景茫然的眼扫过在场的几人后就把视线放到他的身上犹犹豫豫的上前仿若下了多大的勇气才说:“我看着你很亲切我是方雅灵你认识我的吧?!?br />
    她用的是肯定句那时候她的世界还是一片的空白她急切的想找到证明她曾存在过的某些线索而他就是她紧紧抓住的浮木他记得他那时告诉她他叫谢楠然后马上就见她恍然大悟的看向他身边的齐朗一副了然的样子还扯回了与自己交握的手几乎在与此同时心里深处一份小小的刚刚燃起的星火就悄悄熄掉了。

    时间又过去了一年她渐渐熟悉起这样的生活不再追问她的过去她开始接受一切接受别人为她定义的一切他告诉她她曾经是个让人值得骄傲的女人她就一连几天都掩饰不住欢喜他又告诉她过去的她不曾有过遗憾一切都做的很好她于是不再悄悄的惊惶人也变的自信了不少……

    她像是一个透明的瓶子里面干净的能看见斑斓的阳光别人向里面扔进一些什么她就有了什么于是他总禁不住要守在她身边替她看住她自己不让那些脏的东西提进去不要让她晴空般的脸庞涌上悲伤他成为了她的守护者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了。

    有时也会想着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在这样的在意?是愧疚还是其它的一些什么……却总得不到答案。

    最后只得放弃即然想不通就不去想了罢。

    ……

    “菲这件太暴露了我不要穿把我的衣服给我啊?!?br />
    “哪里暴露了?我看你是太保守了!只不过露个背而己有什么关系???”

    “这叫露一下?这明明就是……我不要啊妈妈看到了一定会狮子吼的?!?br />
    “阿姨哪里会看到你啊而且你现在的身材也不错啦换上换上有好身材就是要露出来滴藏的那么深好资本都浪费了?!?br />
    雅灵为了一件露背上衣和菲围着办公室的桌子前前后后跑了不下十几圈最终还是被菲给睹在了角落里菲拿着衣服奸笑着走向一脸抗拒的雅灵不顾她的挣扎一番手脚忙乱之后她一脸满意的把雅灵推到镜子前:“自己看看怎么样?”

    雅灵被菲换上衣服后就紧闭着双眼第一次穿着这样的衣服她只感觉后背一阵阵的泛冷哪里还有什么心情欣赏再说她的身材怎么样她自己还不知道吗?

    “算了吧我就叫不自量力有缺点就要藏起来哪有人还要暴露出来的?换掉吧很冷的?!?br />
    “不许换!眼睛睁开!”

    菲强硬的口气让雅灵无柰只好睁开眼象征性的看了一眼镜子就想要闭上去换下衣服可是这一眼却让她呆住半晌回不过神来。

    这是她?

    那么美丽光滑的背真的是她的?犹如玉脂一样的皮肤连她都忍不住想要摸一摸而事实上她也真的这么做了:“这这真的是我?”

    “当然你以为我天天逼着你喝那些中药都是白喝的吗?那些都是美容的偏方虽然说不能让你变成什么倾城之貌但皮肤一定会好很多的你现在看到的就是它的效果?!?br />
    雅灵没有听见菲的话她只是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半晌她却又从一边拿起自己的衣服披在身上对菲笑了一下说:“有些冷等吃饭的时候再脱下来吧?!?br />
    提着包雅灵来到电话里两人确定的地方。

    从落地的玻璃窗子望进去那个预定好的座位上己经有人先来一步了距离有些远雅灵看不清他的样子深吸一口气雅灵提步走进餐厅。

    这家餐厅雅灵之前只是听人说过里面经?;嵊幸恍┨厣谋硌萦貌突肪骋埠苡叛胖皇羌鄹裆怨笠恍?。

    雅灵向男人走过去的时候男人也正好抬起头不算是英俊的过份但相比于常人己经是很优秀的了上身是米色亚麻称衫下面则是同色系的长裤见到雅灵走过来他站起身把桌上的一朵红色的玫瑰拿起来雅灵点点头伸出手:“方雅灵?!?br />
    “苏威?!蹦腥诵ψ糯?。

    雅灵愣了几秒直到男人问她怎么了才摇摇头说:“没什么就是有些熟悉?!?br />
    ================================================================

    “呵?!蹦腥诵ι焓职阉阶簧献虏潘担骸罢饩徒邢嗍逗尥戆??!?br />
    雅灵笑的有些牵强这个男人的临场应变能力很强像是很习惯这种局面的样子这不由的让她有了一丝的压力她喜欢的不应该是这种男人的对吧。

    不过近距离来看这个男人倒是能看的出来这男人是个喜欢高品质生活的男人对待细节一丝不苟的样子让她不由的在眼前掠过几幅模糊的画面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餐厅上的餐巾被他挪到了一边此时他正用随身的手帕仔仔细细的擦净了桌面才把胳膊轻轻放上去雅灵看的窘反观自己似乎有些太随意了。

    “想吃些什么?”

    男人没有现她的不妥礼貌的问道。

    “随便都可以的?!?br />
    男人叫来服务生拿起菜单细细的看过一遍后才熟练的点了几样期间他并没有再问她的意见把菜单重新交给服务生后男人抬起头开始认真的打量起雅灵来。

    他的目光直接而目的明确像是一把剑把雅灵身上的遮掩都斩掉看到内里去这让雅灵有些不舒服和退怯起来。

    这样直接而放肆的感觉让她很有压力。

    “方小姐真的是未婚吗?”

    男人收回目光心里似乎己经有了对雅灵全方面的评估是优是劣是全格还是次品想来他都己经打好了标志。

    “恩是的?!?br />
    这个问题虽然让她尴尬但两人如若要深入相处就要有所了解这的确是最重要也是最直接的一个问题不过让雅灵不舒服的并不是这人问题的本身而是这男人问话时的口气那种在句尾淡淡上挑的语气好似认定了雅灵在撒谎而戏戏谑的反问她一般。

    “是这样啊那能知道方小姐一直未婚的原因吗?”

    男人的表情没有什么异常但问出的话却让雅灵有些为难她该怎么说?说她失忆了所以她也忘了为什么始终没有结婚?还是说也许她没有魅力一直都没有男人要娶她?

    雅灵笑了笑双手一摊:“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没有遇到心中的那个人吧?!?br />
    对于这样的回答男人好像并不满意笑着微向雅灵这面倾身似乎还要继续询问就在这时服务生突然出现在桌边男人不得不暂时放过雅灵。

    雅灵暗自松了一口气却仍然有些紧张也许从一开始这个男人就无法让她放松下来尽管他的笑容够完美他的动作够绅士他的一举一动也很有男人的成熟魅力可是她就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很自然的和他交流。

    也许他们的磁场并不合适。

    “先生是这样的刚刚有一位小姐让我来询问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老地方见?”

    服务生表情恭敬的说道同时伸手一指示意男人那个女人的位置。

    雅灵好奇随着他的手指望过去果然看见一个女人环着胸望向这里心里正想着也许女人是苏威的朋友却听见杯子翻倒的声音雅灵转过头就看见然男人撑着桌子站起来一脸的紧张表情双目时而看向那女人时而看向雅灵。

    雅灵歪着头对面前的情景很困惑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再抬头仔细的看着男人的表情越看越觉得心中的猜测是对的。

    “苏先生那位是?”

    “啊是我的朋友我先过去一下马上就会回来?!?br />
    男人的表情掠地一丝慌张后马上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雅灵面上不动声色:“恩没关系?!?br />
    男人抬腿就向那边走去雅灵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再如何掩饰那匆忙的脚步和神态也不像是去看一个简单的普通朋友……

    唉估计这一次又是遇到了一个花丛中的极品她还真是……

    服务生传达完话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对雅灵说道:“你好刚刚那位小姐还让我给您传个话?!?br />
    “哦?我?什么?”

    雅灵有些费解那个陌生女人会和她说些什么?

    “她说希望小姐不要做第三者她和这位先生己经是相处了几年的恋人了希望你可以成全他们?!?br />
    “唉?”

    雅灵听完服务生的一番话半天无法从震惊中缓和过来按照那个女人的说法她几秒钟之间就变成了拆散他们感情的第三者、破坏一段未来美好婚姻的恶妇了这也太可笑了吧?

    雅灵还在震惊中服务生又说话了:“那位小说还说请你有些自知之名最好最好……”

    “最好什么?说吧没关系?!?br />
    服务生抬头看看雅灵才接着说:“是好先照照镜子再说?!?br />
    哈?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光明正大的出来相亲结果却被人骂做是不自量力的第三者今天是愚人节吗?谁来向她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服务生走后雅灵看向那一对男女胸口的怒火噌噌的向上涌不用那男人说她大致也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了不就是男人喜新厌旧锅里一个嘴里还有再咬上一个这本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只是雅灵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上自己?凭他的条件再优秀的女人也都会欣然应约的吧。

    一头的雾水外加心里被人欺骗后的怒火雅灵噌的站起身就要离开可是走了两步一抬眸看到那女人若有似无飘过来的眼神和她一身暴露的长裙打扮后又突然升起一些恶作剧的念头。

    不紧不慢的把外套脱下来搭在胳膊上餐厅里的室内温度刚刚好脱下外套的她也未感觉有多少的寒意反而是一阵轻松的感觉。

    她把皮包也挂到胳膊上头一边掖起一边放出耳朵额前的流海轻轻的抓松手指随意一拨便轻松松的披散在两侧昂起头将甩的有些膨松又整理了一下脚下的步子才暗暗勾起嘴角向两人走去。

    “苏先生?!?br />
    雅灵轻声唤他看到苏威因为他的声音而身子一僵心里一阵快意划过。

    压制下即将涌出的笑意她故做惊讶的说:“这位是您的朋友吗?真的是很美呢?!?br />
    “是是啊?!?br />
    苏威无言以对这样的状况他有些无法应付了。

    他勉强拢上笑意忽略面前女人对他的眼神责问回过头对雅灵说:“方小姐这里离门太近温度很低你先回座位上等我吧?!?br />
    雅灵紧紧的看着苏威的一举一动当然也没有忽略掉他看到雅灵当前这身打扮时眼里一掠而过的惊艳和讶异雅灵心里冷哼一声对这男人更加没有好印象了但戏还是要做下去不然自己岂不是有些太委屈了。

    “苏先生不向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不然请她也过去一起坐坐吧?!?br />
    雅灵说这话时目光却望向那女人女人到这时还保持着看似良好的仪态只是那有些抽搐的嘴角暴露了她的怒意她看着雅灵很明显她知道她是故意这样做的而里面的原因她当然也清楚于是在眼神警告过雅灵之后就把目光转回到苏威身上这时的她看向苏威的眼神里己经带上了警告了。

    雅灵像个调皮的孩子找到了有趣的玩具这本与她无关的一对男女却因为这样俗套的情结而穿连在一起真是不得不说人生是个很有趣的舞台呢。

    可突然那心里暗骂着自己表面却装做优雅大度的女人那夹在其间左右为难又不肯伤到任何一方的男人和明知其中的一切却仍要继续表演下去的自己三人一起的这种局面无端由的让她感觉到熟悉她拼尽力的回忆却找不到更多的线索只是那感觉很强烈强烈到她无法忽视。

    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的苏威似乎真的很难办一面是她的女友一面又是他别有目的想要接近的女人如此这般的情况想要做到皆大欢喜是不可能的了他只能忍痛选择一个。

    “这是方小姐这是我曾经的邻居尹楠?!?br />
    “你好?!毖帕榇蠓降纳斐鍪秩床患苑接猩煜辔盏囊馑夹πκ栈厥植簧踉谝獾难幼蛩胀溃骸安思壕侠戳宋颐腔厝ピ倭陌??!?br />
    苏威看向尹楠尹楠的脸色己经很不好了原本环在胸口的双臂猛的放下来细看那两个拳头握的极紧。

    “阿楠?”

    “她究竟是谁?你说啊她是谁?”

    终于爆了。雅灵看着面前形象全没的女人轻松之中又隐隐有些同情。

    “她是……”

    雅灵轻松的看着苏威不说话也不解释全然的等着他自己的回答这是一场堵堵赢了她得不什么堵输了她也失去不了什么她从前并没有这么无聊今天是怎么了?

    “她……”

    “她什么她?我问你她是谁?”

    女人再次怒这次则是直接拉上了苏威的袖子质问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蹦出来男人的脸色也变的青白。

    “她是我相亲的对象也许会是我未来的女朋友?!?br />
    吓!这男人竟然真的选择了自己而放弃了那女人……啧啧幸好她看清了他的本来面目不然……

    雅灵心里暗自幸庆却没有帮腔的意思她想要女人自己明白这男人的真面目不要再继续沉溺下去。

    果然尹楠听到苏威的话后突然就没有了话只是愣愣的看着他然后猛的甩了他一个巴掌眼泪己经流了满脸:“你这个负心的男人!你果然可以为了钱而放弃我老头子不让你娶我你就不娶?宁可娶一个这样的女人都不愿意为了我和他斗争一把?你太绝情了!”

    钱?放弃她?为了钱而放弃她?

    雅灵听的云里雾里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在这个男人心里这个女人的地位并不是最重的。

    “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不会放弃你的相信我?!?br />
    不会放弃那个女人?又想招惹她!看来她险些就要成为他的家花而那个女人就是外面最香的那朵野花这男人……还真的做到里外两不误??!

    雅灵冷笑一声再也无心思听他们在这里哥哥妹妹的了上前一步道:“苏先生?!?br />
    苏威转过头雅灵极优雅的微微欠身说:“你真的是个混蛋!”

    苏威惊愣雅灵又转向那女人此时她还是一脸愤怒的样子眼圈通红手还扯着苏威的衣领雅灵笑着把她的手揪下来包在自己掌里轻柔的说:“尹楠这样的男人你还想要吗?如果一个男人不曾愿意为你放弃他最爱的东西那么以后还会有更多重要的东西排在你的前面这样的人你真的想要吗?”

    说完雅灵不再看两人的表情优雅的一挥手转身昂离开。

    ========================================================================

    走出餐厅的大门一阵微风袭过雅灵才觉得冷起来匆忙把衣服穿上哆哆嗦嗦的把扣子扣好才长松一口气转头看了看那个门前隐约还能看到那两个人在那里理论。

    心里感概万千又知道自己是最没资格凭论人的可是就是觉有些可惜明明都相爱了为什么还要为了一些原因分开呢?

    能在一起有多好啊这世上能有几个人让你牵肠挂肚呢?遇到了就抓牢了非要哪天不见了才想着去寻找吗?

    好好在一起生活吧希望他能够想清楚。

    暗骂自己天生就是当红娘的命脸上却没有多少的不开心只是一想到回到店里又要被菲逼问今天的进展就不由的有些退意。

    想了想给谢楠了一个短信说是今天要回去陪爸妈暂时不回店里了谢楠回信说是不是相亲又出了问题?

    他有时让她感觉到恐惧她每说一句话他就能猜出她下一句要说什么她转一转眼睛他就知道她心里打的是什么小心思这样的男人偏偏还每天都要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雅灵真是快要被他打败了。

    知道隐瞒不过雅灵只好坦白从宽在短信里把大致的情况都说了一遍之后才得到谢楠的允许。

    他的允许?想想就觉得很不爽明明她是老板哩可是无论大事小情大家都习惯去问谢楠的意见他说好大家就去做他说不好大家就开始研究下一个办法而她的意思往往都会被谢楠以不成熟而反驳掉弄到最后连她都习惯性的向他征询意见俨然旧帝即将让位一般。

    回家的路上雅灵跑到商场里买了一些礼物她不记得爸妈从前喜欢的东西就跑到手饰柜台帮他们一人挑了一个戒指不是很贵但她知道他们两个一定会喜欢的。

    买好了东西雅灵才回了家。

    妈妈看到她回来还很惊讶她解释说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就提前回来为他们庆祝。

    爸爸听见声音出来知道是她也没多问什么只是要她洗手准备吃饭。

    饭席间雅灵把东西拿出来交到两人的手上妈妈脸上看不出表情但爸爸的脸上却是满满的喜悦雅灵在一边起哄假装是牧师要两人互换戒指本是很好心的举动却惹的妈妈掉了眼泪。

    雅灵呆呆的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爸爸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一手搭在妈妈的肩上似是要给她力量一般。

    雅灵看着他们的手的东西那个银光闪闪的小东西不就是代表着长长久久共渡一生的意思吗?她是看到两人的手上都没有戴上任何的东西才突其想的买来这两个东西难道她做错了吗?

    原本非常好的气氛突然之间就僵冷了下来雅灵有些手足无措手里仍然拿着假装圣经的报纸半晌妈妈抬起头眼圈仍是红的可是脸上勉强堆起了笑容:“坐吧我没事继续吧刚刚说到哪里了?”

    雅灵心里很难过不知哪句话又要碰到妈妈的伤处所以也不敢再接话乖乖坐下来也不吃饭就看着面前的一堆菜肴呆。

    对面的两人看到雅灵这种状态都有些愧疚于是雅灵妈主动夹了菜到雅灵的碗里说:“尝尝妈妈的手艺怎么样?”

    雅灵干巴巴的吃下碗里的菜爸爸又夹来一筷子雅灵张嘴又吃下去雅灵妈知道雅灵是真的伤心了记得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她也是这般模样你喂她就吃你问她话她就答你若有什么重一些的语言她马上就会惊慌起来对于这个重新认识的世界她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

    “雅灵牧师不主持我们要怎么戴戒指?”

    雅灵抬起头脸上的紧张还没有褪干净但她看到爸爸妈妈都己经牵起了手一副准备把戒指戴进对方手里的架势后就重新堆起笑像模像样的念道:“现在交换戒指从此以后无论疾病贫穷你们都要永远在一起互相陪伴互相扶持因为你们的结合己经得到上帝的祝福?!?br />
    那天三个人都很开心雅灵爸还破例在雅灵怂恿下和雅灵妈跳起了舞雅灵托着腮在一边看着说不羡慕是假的。

    第二天雅灵起了个大早第一个赶到店里开门摆桌椅把准备工作都忙完了才见菲从门外迈进来。

    “早啊?!毖帕椴敛炼钌系暮剐ψ哦苑扑?。

    菲走到她面前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很笃定的说:“昨天的相亲没有成功对吧?!?br />
    雅灵无柰的点点头好吧她承认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她肚里的小蛔虫。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原因?”

    雅灵想了想说:“名草有主?!?br />
    “你啊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会被你碰上?第一次是那男人中途被老板叫走一去不返第二次那个男人是被莫名其妙多出来的旧情人勾走了第三次那个男人连面都没露就说你们不适合第四次更是离谱相亲相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回来后就说你们根要不会有戏更不要提第五次第六次……有时我真的怀疑是不是上帝想收了你做修女啊不然为什么所有的倒霉事情都你摊上?”

    “我也想知道??!”

    雅灵欲哭无泪菲总结的那几个才只是一小部分之一从前到后相亲了那么多次每次不是中途突了状况就是连面都还没见就直接说不合适就像是这一次刚刚说了几句话就莫名杀出个原配的更是不在少数她究竟是怎么了?真的要一辈子单身下去?

    “也许是有人不想你结婚也说不定呢?!狈埔槐咚⒆疟右槐咚嬉獾乃档?。

    ======================================

    “开玩笑吧我又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更何况那人的本领有多大哦竟然会破坏的这么全面?!?br />
    雅灵只当菲说的是个笑话也没有在意两人忙了一会店里的其它人也66续续的到了雅灵把开业的小木牌翻过来一天的工作就开始了。

    雅灵的小店仍然是那个老板给你留下来的原店至于那些展后新增加的店面多半都是由谢楠在管理雅灵只需要每个月把各个分店的利润加总到一起心里有个大概的数目就可以了她很相信谢楠因为日记里这么说过如若说有什么人是她应该相信的那就是谢楠和菲了。

    “菲甜筒六份?!?br />
    “好的知道了?!?br />
    “你的甜筒欢迎下次光临?!?br />
    雅灵喜欢这样的忙碌这让她没有时间去思想过多的事情比如那段空白比如……那段空白。

    “雅灵你的手机在响呢先去接电话吧?!?br />
    雅灵从人群里退出来走到门外接了电话。

    “妈怎么了?”

    “呵当然是好事情邻居张婶有个侄子过去一直在美国那边工作前段日子说是公司派回来了以后会一直长留在这里张婶有意想介绍你们两个认识他那边己经同意了现在就等着你的意见呢?!?br />
    雅灵听完心里要本就未做犹豫便要答应因为是妈妈介绍她根本就不用怀疑。

    “好吧我同意定个时间吧?!?br />
    “那就下午吧在xxxx餐厅见面的时候他会拿着一朵百合他叫宁思远个子满高的长的也很英俊不要认错人了?!?br />
    “恩知道了?!?br />
    雅灵挂断电话脑子里想象着一个高高帅帅手里拿着一朵百合花的男人样子总感觉那人其实应该再骑着一匹白马才对呵听起来是个各方面都很不错的男人呢。

    希望这一次不要再出那么多的乌龙了。

    和菲说了这件事情又跑到谢楠面前请了假雅灵提着小包走出店里开始向下午的目的地前进。

    妈妈提到的那个餐厅离店里很远但离她的家里很近所以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很陌生。

    只是路上还是要耽误一些时间尽管提前出来了到餐厅门前的时候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几分钟雅灵匆忙的付了款下了车第一次就迟到这有些太不礼貌了。

    提步就向餐厅里跑去跑到大厅时才将将停住视线从左扫到右面并没有看到有这样的一个男人正觉得疑惑就见一个服务生走到她面前试探的问:“请问您是不是在找人?”

    “唉?对啊?!?br />
    “请问您是不是方雅灵小姐?”对方又问。

    “恩是的?!?br />
    “小姐请这边走那位先生己经在等您了?!?br />
    随着服务生的引领雅灵来到了餐厅的二楼入目的是与楼下完全不同布局两人一桌的小座位都被植物分隔开相对的空间就变的很幽闭极适合情侣这间的约会。

    气氛真的很不错。

    可他们这种情况在这里见面会不会有些……不合适?

    服务生并不知道雅灵心中所想只是又出声示意雅灵随她一起过去两人穿过中心的几条过道之后服务生停下脚步指着最后面靠近窗子的那一个座位说:“就是那里了那位先生己经等了您很久了?!?br />
    雅灵谢过服务生抬脚向那人走去那座位掩在一片装饰用的竹林之间雅灵只看得到男人雪白的上衣在绿意间时隐时现却看不到男人的整个身形。

    又走近了一些雅灵正要再去确认那男人忽然站起身未等雅灵反应过来那人一步迈了出来站到雅灵的面前。

    浅色长裤白色上衣手里一朵百合还很新鲜再往上笑意盈盈的脸庞形容不出的俊美温柔的眼里泛着三月的net波一般雅灵忽然轻轻一颤本能的退了一步又马上察觉到自己的失?;琶Χ硕ㄐ纳?。

    “方雅灵?!?br />
    对方准确的叫出她的名字雅灵有些奇怪自己身上有什么特征能让她认出来的吗?

    “恩是的你是宁思远?”

    对方笑笑不置可否。

    两人站在原地都没有再说话雅灵有些尴尬她感觉到宁思远正在观察她用一种她难以说清楚的目光打量着她而且他好像也没有让开身让雅灵入座的想法。

    雅灵咳了一下才感觉宁思远身子动了动。

    “过来坐吧?!?br />
    男人的声音都有是清清柔柔的宛若泉水流过心头简直可以让人单单因为一个声音就醉在里面雅灵也有些愣但她愣的原因是她在犹豫要不要逃掉。

    她可是清楚的记得日记里所写如若遇一个温柔如水眼含春波的男子一定要逃掉。

    而对面的男人几乎就是为了这两句话而存在的一般温柔几乎可以把水都融解掉而那眼何止是春波简直是情意绵绵在望向她的时候她甚至有种与他相恋多年的错觉。

    ======================================

    雅灵正要开口对方去打断她的话拿起雅灵的碗自己转着圈的夹了满满一碗的菜又放回她的面前:“先吃饭中午急着过来的吧?!?br />
    呃这……先吃饭?

    “对啊不过没关系的?!?br />
    “不知道你的胃怎么样所以没有点辛辣的食物先尝一尝是不是合你的胃口?”

    雅灵的手里被对方塞进装满饭菜的小碗雅灵为难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又看看正殷切的望着自己等着自己动筷子的男人总觉得这个程序似乎有些颠倒了。

    这一开始就大吃猛吃的真的好吗?

    不过她倒是真是饿了忙了一上午刚刚又是急匆匆的坐车过来胃早就抗议起来了桌面上的饭菜又大多是她的喜好还真有点让人咽口水的冲动。

    “不合胃口?服务生?!?br />
    男人看到一直没有动碗里的东西可能以为她不喜欢这些于是抬手唤了服务生雅灵慌忙拉住他的胳膊:“没没有挺好的都是我喜欢吃的?!?br />
    男人的动作停下来雅灵说完这话才觉得尴尬因为此时她的手正紧紧的握着男人的右手臂那从手臂处传来的热量透过她手下的皮肤一点点的流到她的四面八方她突然被烫烙到了一般快的松开手坐回自己的座位脸上己经慢慢红了起来。

    男人的眼里掠过一丝失落也放下手却轻轻用左手抚摸着那曾被她握过的地方她没有看到这一幕只是心有些乱莫名的。

    “听说你很喜欢种花?”

    男人这样问雅灵微微回过神来点点头提到她喜欢的东西她就暂时把一切都忘了:“是啊很喜欢?!?br />
    “前几天突然心血来潮在园子里亲自种上一些花试试可是我实在对它们了解太少不是水浇的太多就是肥施的过多烧到了花根……”

    “怎么会?你种的都是什么?”

    宁思远笑着一边拿起勺子盛了一碗刚刚送上来的汤放到雅灵手边一边说:“我不太清楚它们的名字都是家里的佣人选择的种类很繁杂都一起种在了园子里园子可能没有翻土种进去的时候土层还很硬我们都是门外汗……”

    “花都是很娇弱的种之前一定要很认真的把土层都翻松要一点点的用铲子慢慢的松不能用锹的而且每种花都有自己的属性就比如……”

    雅灵一提到花就收不住嘴也没有放心思在其它的事情上对面的男人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平时她讲这些的时候可没有几个人有兴趣这样认真的听的只是他时不时就经比量一个喝或吃的动作雅灵很自然的就端起汤或碗或吃或喝然后空档的时候继续把自己肚子里的话源源不断的都倒出来男人就笑着点头偶尔还会问几句真的是很好好学生一样。

    “如果种的是铃兰就要把其它的花都种到它半米以外所不过可以在它周围竖起几根细细的长杆它就会缠着它们一直向上爬过去它的花朵是紫色的盛开的时候像一个被扣起的小锅很可爱而且它们的生命力很顽强它……”

    雅灵讲到一半男人又示意她吃菜她微微嘟嘴竟是被人打扰了讲话而起了小脾气男人一愣动作就停在当下半晌才收回但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雅灵讲了半天口干舌燥低头喝了一口汤感觉那汤清淡润口说不出的美味于是连着几口喝光下来男人伸出手雅灵就自然的把碗送过去男人一边盛汤一边问:“如果是阳台下的花园种些什么比较好呢我平时没有很多的时间交给佣人们又不大放心……”

    雅灵此时己经有些自来熟胳膊半搭在桌面上想象着男人刚刚描述的他的那间大房子一座城保一样的建筑真是美啊前面还有一个用精心堆叠起来的花园微风过去园子周围的象柏摇晃着叶子带来远处山林间的幽静欧室落地窗前一个面貌英俊的男子干净的仿若神话中的大天使……是童话吧?

    雅灵兀自的做着梦面前的男人己经凝神望了她许久她那么痴迷的表情好久……不曾见过了。

    “???谢谢?!?br />
    雅灵不知何时回过了神接过男人递过来的东西才想起男人刚刚问起的话想了想说:“其实这真的要看个人的喜好了我也不知道你会喜欢什么样子的……”

    “若是你呢?”

    “我?”雅灵伸手指指自己男人点点头雅灵有些羞涩的低下头如若是她她当然知道要种些什么只是男人这般问她倒是无法坦然的回答了扭捏了一下她悄悄的看了一眼男人见对方好整以瑕的等着她的答案于是只好说:“我喜欢的都是那些小小的只有细看过去才能知道它很美丽的东西这些可能不会很适合你那样的园子?!?br />
    是啊她喜欢的比如丁兰那是一种会盛开洁白小花的花朵它的花很小指甲般大小可是只要你细细看去就会看到那花间每一个花片都小巧现玲珑现细细的闻去还有着很淡的芳香她喜欢的就是这种但对于他那样华丽的园子来说真的有些不适合。

    “未必怎么肯定我不会喜欢呢?”

    “就是不适合啊那样的园子应该种满了玫瑰那样热情奔放的花吧……”

    “园子是我的我喜欢它们就适合我不喜欢种了满园全世界都喜欢又有什么用呢?”

    雅灵有些诧异男人温和的解释倒是让人的不出再能反驳他的借口。

    ==================================

    “恩对啊自己喜欢才是最关键的?!?br />
    雅灵不由的也接话道男人笑着点头温柔的看着她她脸烧的很红只得闷头又去喝汤。

    结果灌了两大碗汤过后肚子己经涨到不行只好微微窘的说要去卫生间男人的态度让她很放松竟有些微微自责的样子好像让雅灵窘倒是他的错了似的。

    雅灵出来后在卫生间的镜子前面洗着手不经意的抬头看到自己竟是一脸的绯红不可思议的用手不停凉着面颊想起自己在男人面前也许己经如此了好久就窘迫的不想再出去了。

    外面的男人真的很优秀温柔体贴不可多得的老公人选这样的男人却没有让她感觉到很压抑相处下来也自然而然仿若多年的朋友一般真的难得如若是平时怕是她早该在心里打上了满分开始努力准备与他深入的交往了可是那些自己曾在日记里写下的要自己谨记的话却像是一个警钟每在自己即将缴械投降的时候就要重重在在脑子里敲响。

    在卫生间里足足折腾了十几分钟才慢慢的走出来回到座位上。

    桌上的菜被撤下去不少但同时也重新换上来几盘雅灵注意到换来上的都还是刚刚的菜色可是明显是新做的热气都还没有散。

    男人的细心让她又是喜又是忧男人却没有注意到她的怪异依旧接着刚刚的话题继续聊天了起来雅灵自回来后就有些心不在焉心里总是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要离开要离开可是偏偏身子却总是如巨石一般动弹不得甚至在男人说到有趣的地方时还忍不住边笑边接话过去。

    男人是个让人感到亲切的人也会让人不知不觉就放下心中的防垒雅灵脑中的告诫慢慢的就被雅灵抛到了九天之外她微倾着身单手拖着下巴尽乎沉迷一般听着男人讲着各样的事情那些个她所不知道的事物在男人的嘴里变的那样的生动恍忽置身于其中一般。

    时间过去的很快与男人聊天的时间里桌面上始终不见有空就算到了最后服务生竟然还上了一小盅红红绵绵的液体雅灵看着这东西有趣用勺子舀了舀闻一闻很香但就是不知是什么东西也不敢入口。

    宁思远看出她的心思说道:“里面有几种药材不过不会很苦有养胃的作用饭后喝一些还会有助于消化尝一尝加了山楂进去去了涩味不知味道会不会变?”

    “唉?是你做的吗?”雅灵不禁这样问道看他说的头头是道的仿若这东西是他亲手做出来的一般。

    男人笑而不答雅灵却突然不好意思的笑起来暗骂自己又在傻男人不是一直坐在这里吗哪里有时间但这般的用心哪怕只是照单念下来的也让她感觉到暖心于是用勺子舀了一口到嘴里。

    入嘴即化般的软糯她猜不出里面究竟都有一些什么那种口感几乎让她欲罢不能如此小的一盅东西不知费了多少人火假和耐心才能做出来呢真是费心了。

    雅灵几口喝下面前的东西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边才笑着说:“很好喝?!?br />
    看到男人异常认真注视自己的样子好奇的问:“怎么了?”

    “这里?!蹦腥怂岛鋈惶缴砀叽蟮纳砬蜓帕橄此换沤┰谠匚薹ǘ腥思壕鄣搅松肀?。

    唇边绸子的触感让她面如火烧男人的手指在手帕下面沿着她的嘴唇轻轻的擦拭一下两下三下几秒钟过去十几秒钟过去一分钟过去……

    男人的动作仿佛永远不会停止一般唇角早己应该干净了吧他这又是在做什么?

    雅灵微微偏头躲过了男人的手指男人有些失神雅灵心里更是不知起了怎样的波澜时间仿佛这秒钟凝固住两人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直到服务生又过来询问是否要把桌上的东西撤下去。

    “恩撤下去吧?!?br />
    男人恢复了正常收回手帕坐下身雅灵垂着头己经分不清心里的想法是什么。

    也许应该离开对应该离开她需要冷静一下。

    就在刚刚男人倾身过来的时候她听到一个声音在脑中挣扎着喊叫:“你不该!不该留下来!你要离开!离开!这样一个男人!你要离开!”

    “听说你……”

    “今天真的很开心那个天色也不早了我要走了?!?br />
    男人的话被雅灵打断他脸上没有恼怒却有着惊讶雅灵说着话就站起身拿着包包的动作好像很迫不及待要冲出去一般。

    “是要回店里?”

    男人过了一会问道似乎肚子里有好多的话还未来的及说出来就被雅灵打乱了阵脚一般微微的竟然有些慌乱。

    “恩是的店里这个时候应该是最忙的时候吧真的对不起?!?br />
    男人看了一眼窗上太阳还高学生都还没有放学怎么会是最忙的时候呢?不过他很快转回头收起眼底的落寞也站起身服务生递来外套男人甩手穿上外套。

    “那就一起走吧我刚好顺路?!?br />
    “不用了?!毖帕榍老人档滥腥说亩骶驼饷赐A讼吕?。

    ===========================================================

    雅灵微微放缓声音:“我可能要先去别的地方所以……”

    “今天让你觉得很不舒服吗?”

    宁思远的声音压的很低微微下垂的嘴角和半垂的眼皮都让雅灵有种错觉他很伤心。

    他很伤心?他很伤心?他很……伤心?

    雅灵脑子里就只有这四个字在飞不停的飞换了各种字体飞了一半还会突然来个近距离的一号加粗字体的特写。

    这……自己的错觉吧?

    被宁思远的态度搞到头晕的雅灵却无法不回复他的问题:“没有你想的太多了真的只是有事情要回去而己?!?br />
    雅灵回答的过于焦急怕是晚了一秒对方都要因她的态度而受伤了一般。

    “真的吗?”

    宁思远轻轻的问道随后抬起头看着雅灵那眼还是刚刚的眼除去那一抹深沉仍就温和亲切那唇也是刚刚的唇哪里有垂下那笑不还是照常的挂在嘴角吗?

    歪着头不甚确定的看着他突然觉他真的很高在自己而前他就像个巨人而他也真的很英俊那种宛如西腊王子一般俊美反而让她有了一种缩到了尘土里的感觉。

    “真的没有让你感觉到不舒服吗?”口气听起来与他的表情并不相搭仍就很……低沉呢。

    “恩?!彼坪跏潜荒腥丝谄械谋讼诺搅搜帕榈目谄壕汉土瞬簧?。

    “如果是这样那就一起过去吧毕竟有许多问题我还没有向你求教?!?br />
    “求教?”雅灵头顶一个大大的问号又险些被男人下一秒的笑容迷晕了眼。

    “花园……”

    宁思远动了动嘴型仿若这是他们的秘密一般雅灵呆了一下孩子学语一样呢喃:“花园?”

    宁思远把她手中的包接过去把外套从服务生手中拿过来披到她身上一边拉起她的胳膊一边说:“是啊也许哪天要麻烦你去家里亲自看看那个园子真的大到呵我一个人也许真的没有办法你知道的这些东西男人总是不很在行……”

    雅灵听着他说的话心里也很赞同就像是爸爸对她现在那一院子的花有时就要皱皱眉头浇水浇的也不是很上心每次都要妈妈出来指正几回才会认真起来。

    自然的随着男人的动作伸直了胳膊把衣服套到身上前面的扣子也被人仔细的扣着雅灵还在想着他的话忽然有了提议:“我家里有很多的种子而且园子里也有几种花开的正好你可以……”

    天她在说什么?她竟然想邀请她去家里坐坐选几种回去!她疯了?

    对她一定是疯了!

    “好啊这个提议很不错明天怎么样?”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她是说她疯了!

    欲哭无泪又无从解释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是如何穿上的外套又是何等乖巧的由着男人为她理好了衣服和前面的扣子整个过程中她没有感到一丝的不对自然的像是天生就该如此一般。

    “先生这个是你刚刚点过的己经打好了包装?!?br />
    服务生最后又赶过来把手里拿着的一个盒子交到宁思远的手上宁思远接过后看看身边己经缓过神来对着自己己经穿好的外套疑惑不己的雅灵眼里的宠眼里的溺就像是夏日的雨丝打湿了窗面一层层的连绵不断。

    迷糊的雅灵不设防的雅灵偶尔调皮偶尔又笨笨的让人无能为力的雅灵原来这么久的时间她仍就像是赤子那以多的人事也丝毫没有在她的身上印下痕迹明明是己经奔三的人了那大大的眼镜戴在眼上却仍似个备考的学生一般永远吃不胖的身型永远提不高警惕的神永远对他无能为力的灵魂……一切都没有变啊。

    手中的盒子里是专门为她预备的小甜点己经在后面放了很久热了凉凉了再热三天前就开始定下的菜单每一道都经过了精心的挑选还是很担心她的胃听说偶尔胃疼的毛病还是会犯于是查遍了各本相关的书籍又在家里彻夜的熬制今天早晨带到这里嘱咐了后厨要保持它的新鲜只为她那几秒钟沉醉的神情。

    原来努力的去疼爱一个人也是让人幸福的一件事那些为了爱而专心的时间里世界都变的异??砂?。

    上前拍拍还在和衣服做着思想斗争的雅灵看她仍就茫然的眼说道:“先去一趟鲜花市场好吗?”

    “好啊?!彼布溆恋难巯匀幌惹八档乃泄赜诿β档幕叛栽谡庖幻胫佣急淮炱屏怂簧踉谝馑幕叛运档哪敲瓷倒嗌俅我彩腔岜蝗艘淮旒雌?。

    雅灵哪里想到这么多平时的她只要一提到花之类的也是会当场的迷糊掉更何况有人抓住她的小把柄这么强大的利用上她哪里能不败的一塌糊涂?

    说去就去坐上车以后雅灵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己经上了贼船。

    直到一个红灯车子停下雅灵说话说到一半时才蓦的想起:“咦?不对我没有时间我是要回店里的?!?br />
    她不是说要回店里吗?她不是就因为不想再与他有联系才谎称要回店里吗?她怎么会这么光明正大的坐在他的车了里陪着他去买花?

    她应该有这个时间吗?

    雅灵一边说一边看着前面的路。

    不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

    他要拉她去哪里?她才不要和他一起去哪里呢!不要!不要!

    “可以停车吗?”

    她抓着车门一边看路一边看他好像他欺骗了她一般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宁思远看她这样子第一反应竟是想笑雅灵此时的形象很像个吊着两个夸张泪滴的兔子。

    “这里单行线而且也没有停车的位置?!?br />
    他解释着在绿灯重新闪现的时候依旧自顾自的把车开的飞快雅灵将信将疑的看他又装模做样的看看周围勉强信了他的话。

    他嘴角一侧轻轻上扬这里是单行线没错可又不是在高上哪里会没有停车的位置只是不想停下而己欺负她是个路盲这一点不算过份吧?

    车子平稳的开出去雅灵离自己的小店是越来越远反而离宁思远最后的目的地越来越近雅灵期间也表示过很多次怀疑但一个路盲宁思远简单一个小借口就能让她安静上二十分钟一段路才能有多远两个二十分钟就己经足够所以在雅灵第三次提出疑问时宁思远笑了轻松的把车子开进停车场下车帮雅灵拉开车门:“到了?!?br />
    雅灵走下车四处张望了一番:“到了?”

    “恩我们的目的地到了?!?br />
    “目的地?”雅灵向前探探头见有人正搬着几分的花往自己的车子里放还有不少的盆景植物在各个人的手里从转弯处被人搬了出来雅灵恍然又有些不知所以的上当感觉回头去看那罪魁祸偏他还一脸无辜的样子。

    “我要回店里不是这?!毖帕楸獗庾?。

    这个男人骗她骗她把她当做小狗一样骗来骗去!

    “只给我半个小时可以吗?我知道这样子很耽误你的时间但我……”宁思远微微启唇又狁豫的切断话语仿若有多以的难言一般。

    男人的眼泪女人是无法承担的同样男人的欲言又止轻皱眉头无限愁思的样子对于女人特别是雅灵这般外强心软的女人来说简直就是最有利的杀手锏。

    于是雅灵又开始准备投降原本还是她很委屈的样子现在却要想着说些什么让这男人不要太过……伤心?

    天这男人怎么……好像林妹妹一般??!

    她倒是开始怜香惜玉起来。

    “恩?那个你说你说我听着?!?br />
    手忙脚乱男人如果眼圈再红一些她怕是就要万件事情都马上点头同意了。

    “呵说出来可能你会觉得可笑?!蹦荚队行┳猿暗乃?。

    “不会的我保证一定不会?!?br />
    “那好吧我只是想和你多相处一些时间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感觉很不同我是个很相信感觉的男人认定了什么就有些固执所以刚刚才想要多留你一些时间可你对我的感觉像是有一些不耐我无法确定那是不是一种厌烦的心理如果是这样我也许会伤心一段时间吧?!蹦荚段尴蘼淠难铀党稣夥跋褚患匦臀淦髅樽忌渥既返幕髦醒帕榈男乜谒鋈挥行┣岵氯袅榛昀镉凶攀裁凑踉懦隼醋驳乃炝楦嵌加行┨?。

    “我是不是很让人厌烦?这样的自不量力很让你烦恼吧?”

    宁思远走近一步问道雅灵的不忍和茫然都在眼里她仍是个不及格的学生对于这个社会她要学的还是太多偏这份不甚成熟的缺陷却成为她的美屡次将他的心志诱到摇晃。

    “没有?!?br />
    雅灵说。

    “真的没有吗?我不希望你感觉到勉强我不忍心?!蹦荚兜钠⒃嚼丛浇帕榈乃嘉苍嚼丛交炻疑砹丝康匠得派媳涞母芯跞疵挥邢仙硖逡蛭抢镌缂壕嫔狭四荚兜氖直?。

    雅灵脑子乱的很心也跳个不停这男人离她越近她越是无力思考有人叫着要她离开有声音又告诉她这样很好不是吗?宁思远在眼前神情凄戚的问她是否对他厌烦?她的每一个细胞又在背叛她而接受了他的这份气息……

    她真的要崩溃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