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穿越言情小说 » 清穿之低调生活 »  _分节阅读_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_分节阅读_6

小说:清穿之低调生活作者:离上清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带的牲畜群爆发大规模瘟疫了,牲畜死亡过半,连人都感染了,也死了几百号人,让塔克爷爷赶快过去看看。

    塔克爷爷知道他这一去,顺利的话也要到秋天才能回来,很有可能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他现在最放不下的就是这两个年幼的孩子,万一他走了,这两个孩子怎么办?又不能带上姐弟两人,毕竟瘟疫会传染,,也不敢把他们安置到附近的蒙古部落里。瘟疫传播很快,两个孩子都年幼,很容易被传染的,还是留在这里好些,这里基本与世隔绝了。

    他给姐弟备足了的生活必需品,还千叮万嘱姐弟俩要注意安全,尽量呆在山谷的石屋里,要关好门户,晚上千万不能出来。

    塔克爷爷又写了一封信,让林若寒保管好,交代她:“若秋天时,爷爷回不来,你就拿着这封信沿着西南方向,骑马大概一天就能到了,就可以见到一个蒙古部落营地。把这封信交给他们的部落首领哈松,爷爷和这个哈松是好朋友,他会妥善安排你们姐弟的。你的那匹黑马脚力好,可能半天多一点就能到那儿。”

    塔克爷爷说完,又抱了抱宝宝,才骑着马恋恋不舍地走了。

    塔克爷爷走后不久,林若寒在附近山上找到不少老人挖好的陷阱,她把陷阱和机关改良了一下,又下了伴着麻药香油的诱饵,抓到不少野鸡野兔,还抓到过几只狐狸和野猪,大大丰富了姐弟的餐桌,吃不完的兽肉,就全部烟熏腌制了,兽皮则按照塔克爷爷教的方法,消脂清洗鞣制成毛皮。

    林若寒还用藤条编了不少捕鱼篓,下到小溪里头,每天都能抓到不少新鲜的溪鱼,姐弟两人每天都能喝到鲜美的鱼汤,吃不完就晒成鱼干。虽然宝宝断了母乳和羊奶,但林若寒很细心,每天变着法子炖鱼汤、骨头汤、肉汤给他喝,小身子养得很壮实,圆滚滚的就像只可爱的熊宝宝。

    脱去厚重冬衣的宝宝,不仅高了一大截,还经能在炕上,摇摇摆摆的挪了几步,外头的草地又软又滑,宝宝站不稳,一不小心就摔了个四脚朝天。他越发黏人了,一见不到林若寒,就会用糯糯的声音,不停地唤着,“桀桀……桀桀……”

    林若寒也长高了,两人以前的裤子都短了,只好把裤边都放下来了。

    她穿越过来时恰好是秋冬季节,行李箱里的衣物大多是冬装,天气暖和了,就要做春装和夏装了。母亲遗留的衣物和马车上残留的布匹,料子都很名贵,她和宝宝长得都很快,她舍不得用这样好的料子,只把一些仆人的旧衣服给拆了,重新裁剪缝制。

    林若寒计划等宝宝五六岁了,那时这个躯体也有十四五岁了,算是成年人了,就可以带着爷爷和宝宝一起离开这里,母亲留下的财产,足够祖孙三人一世衣食无忧。

    那时,她可以把宝宝送去上学,让爷爷帮忙照看着,自己则出去,慢慢寻访亲人的下落。

    林若寒练习易筋经和太极拳半年多,身体矫健轻盈了很多,虽不能说身轻如燕,但也是健步如飞了,原来二十来斤重的东西,她根本拿不动,现在能轻而易举地扛起来了,打猎捕鱼动作都迅捷了许多。她一直归功于自己长大了,锻炼有方,熟能生巧。

    她从没想到练练太极拳和易筋经,竟然无意中帮逼出了部分寒毒,寒症发病从原来一日几次,到一日数次次,再到一日一次,两三天一次,再到十天半月一次,到后来的一个月一次,等她发现体质居然有这样明显的改善,已经是秋天了。

    也没想到易筋经,竟然有这样大的功效,不但排出身体中的残留寒毒,还能锻造筋骨,疏通经脉。她许多闭塞的经脉都打通了,经脉里已有一股浅浅的内力。做为前世是一个绝顶的武林高手,不能练武和不想练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她不由地大喜,想着只要持之以恒的修习易筋经,再调养个三五年,就能彻底清除寒毒。到时她就可以重新练习上辈子林朝英所学的功夫,说不定还能成为一名武林绝顶高手。

    林若寒知道这易筋经本是武学中至高无上的宝典,只是修习很不容易,但不知修习易筋经,须得勘破“我相、人相”,心中不存修习武功之念头。但修习此上乘武功的人,都求勇猛精进,期望练武有成,哪一个不想尽快从修习中得到好处?要“心无所往”,当真是千难万难。历朝历代,能练成易筋经的包括少林僧侣在内的武林人士,屈指可数,久而久之,易筋经再武林人士心中只是一门普通的健身功夫。林若寒那时对练成易筋经一点想头都没有,只是抱着强身健体的目的,在游戏中修习,自然暗合了易筋经的修习之道。

    至于太极拳,对现代人来说并不陌生,林若寒家边上的公园,每天清早就有一大堆老人家在那儿打太极,音乐声老远就听到了。太极拳是依据易经的阴阳之理,中医经络学、道家导引、吐纳综合地创造一套有阴阳性质,符合人体结构,大自然运转规律的一套拳术。这套拳术,最是中正平和,很适合养生。父母刚搬到城里,林若寒怕老两口寂寞,还陪着他们一起学过。

    易筋经和太极拳有很多共通之处,相铺相成,因而林若寒武功进步极快。因易筋经能治疗寒症,林若寒就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的修习它,但是平和的心境一旦被破坏了,易筋经修习就停止不前了,出现了武障了,武功自然停止不前。

    虽然易筋经修习遇到瓶颈,但林若寒没有气馁,她知道易筋经很难练,本就没期望自己能练成这绝世神功,她只是把重点转移了,加强修习天罗地网势。这套掌法是修习轻功用的,共有八十一招,是□的入门功夫,用于保命逃生最好。至于易筋经和太极拳,林若寒坚持每天早晚温习一遍,能否练成就顺其自然了。

    当南归的雁行犁开了秋空,山林就开始有了丝丝寒意,林若寒每天带着宝宝种地放牧、打猎捕鱼、采药制药及采摘野菜野菌野果,小日子过得很充实。

    林若寒的埙已经吹得很不错,每当她吹埙时,小宝宝就安安静静的靠在她怀里,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这一年里,林若寒几乎翻遍了塔克爷爷留下来的书籍,加上前世的经验,相对于武学,她的医学进步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了,当然她的伤者基本是山上的小动物。说来也小婴儿的运气,这具躯体是被林若寒穿越了,她精通武功医药,换了普通人穿越成身患重病的幼女,还带着个小婴儿,在这深山野岭存活下去的机会是相当渺茫。

    ☆、草原来客

    一直到秋末,林若寒算着这些这些游牧部落都该回营地了,可塔克老人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不由焦躁万分。她不知道那场瘟疫是否被控制住,也不知道塔克爷爷是否平安无事。她和老人朝夕相处,早把这位可敬的老人,当成亲爷爷一样看待,每天都默默的祈祷老人能够平安归来。

    天气渐渐寒冷,林若寒担心羊群会把猛兽吸引过来,很早就把羊群赶回到山谷里,山谷里有很大一片草地,羊群可零散的放牧,不需要林若寒在那儿盯着,晚上羊群就会自动回栏的。山谷很安全,只有一个进出口,四周都是峭壁,只要把谷口的石门一关,猛兽就进不来了。

    塔克老人离开时,曾考虑到他们姐弟年幼,不放心他们两人出去放牧,就想把羊群全部赶到集市上卖了。林若寒舍不得,缠了老人很久,才留下两只母羊和几只小羊,千叮万嘱姐弟两人呆在山谷里不要出去。

    老人又找出小麦和苜蓿草种给她,让她在羊群吃过的草地播过去,很快就能长出嫩苗来,省的姐弟俩要出去放牧,吃不完的草就割下来晒干,可以做冬天的草料。

    林若寒在现代时曾在电视上看到,新西兰是一亩草地一年能养一只半成年绵羊,而中国是十五亩草地才能养活一只绵羊,才能保证草地不退化。其中天气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新西兰人工种草技术十分了得,牧草品种很丰富,什么黑麦草、三叶草、紫云英等等,不仅生长迅速,产量也很高。

    可惜医学院没有畜医专业,只有农学院才有,林若寒不懂,也没接触过,若她学得是畜医专业的话,穿越到草原上也算专业对口了,还能帮上塔克爷爷。

    就像她知道的牛痘一样,最早是英国的一个医生发现的,他在一个小男孩身上划了个十字伤口,种了牛痘就成功免疫了,至于具体操作,她统统不知道。林若寒只能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方知难。

    但整日呆在山谷里,也是很闷的,尤其是活泼好动的宝宝,整天想着往外跑。林若寒也时常带着他,到温泉边石屋住上几天,出去溜溜马,打打猎,采摘野果。

    这天傍晚,林若寒正带着弟弟,在温泉附近的草原上遛马,就在这时,迎面有三四匹骏马风驰电掣一般呼啸而至。见到林若寒姐弟俩,立刻停马跃下,是四个蒙古族打扮的少年,当先一人用蒙古语问道:“小妹妹,你怎么在这里?你家大人呢?”

    林若寒不懂蒙语,但见到有人出现,还是让她无比欣喜,看到了生存的希望,连忙连比带划地将家里遇到劫匪、母亲已丧只留自己和弟弟的事情说了。

    四位少年中一个叫阿尔穆能听得懂汉语,但他只会说几句简单的汉语;其他三位则一点儿也不会,站在边上挠了挠头。尽管语言不通,但连比带划打手势,大家都明白了。

    他们告诉若寒,他们从北边办事回来时经过这里,见天色已晚,不想夜赶路,就打算到塔克爷爷这里借宿了。

    冬天的草原非常冷,不到万不得已,牧民们基本不会出远门的。

    林若寒给他们泡了热茶,取出松子、榛果、葡萄干等招待他们,又让宝宝带他们到水井边洗漱。她则去了厨房,取出腊肉、白菜、香菇,炒了一大锅面条招待他们,还给他们烧了一道野菌汤了。

    冬天的晚上很冷,林若寒把客房的火炕也烧起来了,还好客房的火炕比较大,四个人横着恰好能睡下。宝宝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一个晚上很兴奋,闹到很晚才肯跟着姐姐睡。

    第二天一早,他们打手势邀请她们姐弟去做客,还表示一天就能到他们那里。林若寒与世隔绝一年多了,也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林若寒收拾好包裹,又给塔克爷爷留了封书信,锁好门准备出发了。

    宝宝早就在外头等着了,他站在黑马边上,皱着小眉头,现在的他可上不了这么高的骏马。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再看看高大黑马,急得他拽着阿尔穆的手,又蹦又跳的要上去骑马。

    阿尔穆故意摇头,装作听不懂宝宝的意思,宝宝很郁闷,张嘴就想哭,他赶紧指了指门,说道:“宝宝,等你姐姐出来再骑马,好不好”

    宝宝别的听不怎么懂,但姐姐两个字,却很熟悉,立马安静下来,又跑回到石屋门口等若寒出来。

    一名面色黝黑身材粗壮的少年,看着宝宝可爱的样子,顿时莞尔。

    等林若寒上了黑马,阿尔穆才将宝宝抱上了马背,一行人朝西南奔去。

    约莫到了傍晚时分,才看到前方的山脚下,出现一片错落有致的蒙古包,蒙古包后还有几排泥墙棚屋。 看到客人来,立即有好几个蒙古妇女孩童热情把林若寒姐弟迎进蒙古包避雪,送上奶食、炒米等款待。

    林若寒指着怀里的弟弟对他们打手势,讨要食物喂弟弟,与她一马行来的憨厚少年显然明白了,叽里咕噜和身旁的妇人说了几句,那妇人微笑着端来煮开的羊奶,林若寒道谢后,吹凉喂给弟弟,宝宝可能是饿得很了,一点儿也不挑食,一口一口地咽下,竟吃了一大碗。

    “给!”憨厚少年端了一碗奶茶给林若寒,然后指了指边上的奶点心,招呼她吃点东西。

    林若寒笑盈盈地道:“谢谢!”换来少年快乐的笑容。

    因为语言不通无法交流,那些蒙古人怜惜林若寒姐弟年幼,讨生活不易,待她饱餐一顿后,就邀请他们姐弟到他们部落住下,大家一起有个照应。那位憨厚少年宝力德还找来几个小男孩陪着宝宝玩,让林若寒十分感动。

    看着羊毛毡上睡得十分香甜的宝宝,林若寒决定暂时先跟着蒙古人混。塔克爷爷不在家,山谷那边很冷清,但毕竟远离人群,万一有意外,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不过要搬到这边来居住前,要先安顿好羊群!

    可惜这具躯体根骨不是上佳,虽然练了易筋经,已有所改善,但要练到前世林朝英的武功境界,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林若寒现在的武功勉强能对付一头成年狼,假如来了一群狼或熊之类大型猛兽,姐弟俩就一点办法都没,若搬到这里居住,至少林若寒这个冬天可以过得很安稳。<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