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实在小说 » 穿越言情小说 » 清穿之低调生活 »  _分节阅读_3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_分节阅读_31

小说:清穿之低调生活作者:离上清
返回目录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水泥,但水泥路和柏油路只有京城里才有,因而皮鞋的防水尤其重要。她还曾嘀咕道,他干嘛不把橡胶也发明出来,有了橡胶底,做皮鞋真得省事多了!

    林若寒以前隐隐听说过松香胶、淀粉胶、豆胶等植物胶都可以做成粘合剂,取代现有皮革粘合剂,能避免甲醛危害。若寒琢磨着弄些植物胶和动物胶做粘合剂,试试看,能否做皮鞋粘合剂。

    若是成了,这制作皮鞋的速度明显可以快很多。

    这不,她天天在那个小炉子边折腾,到底哪种胶水粘得牢,又防水,忙的饭都忘记烧了,沈墨自告奋勇的接手了,但他的厨艺实在不敢恭维。

    最终若寒选择了豆胶,几种胶水里还它最粘了,防水效果也相对好些!

    ☆、饿狼传说

    这牛皮还好说,自然色就黑色、棕黄或是带黑白花点的,直接做成鞋子,也不碍人眼。但羊皮就不成了,黑羊、黄羊数量不多,大多是白色的绵羊,羊皮多为乳白色。至于那些珍稀毛皮,林若寒没有考虑,这成本太高了,只能客户下单定做的。

    这乳白色的鞋子,这年代的人基本是不会穿的,除非是孝期内,但守孝的人往往穿的是白麻鞋。

    至于那些珍稀毛皮,林若寒没有考虑,这成本太高了,只能定制的。

    该如何给羊皮上色呢?虽然不懂皮革的染色工艺,但林若寒有点小聪明,想到了皮鞋要喷染漆的,既然如此,那皮鞋也应该可以同家具一样上漆了。

    她兴匆匆地去叫了乌达木和沈墨来帮忙,他们正被塔克老人拘着练字,听到若寒喊声,犹如天籁之音,赶紧收好文房四宝,窜了出来。

    塔克老人笑了笑,没有阻止他们趁机溜号,这个冬天实在太冷了,小家伙们被他拘着不许出门,已经憋坏了。

    他只是有点好奇,若寒又在倒腾什么东西了,悄悄的跟在乌达木和沈墨后头。

    只见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不一会儿,若寒从库房里抱了一块废弃的羊皮,乌达木拿着一把油漆刷,沈墨则拎着一小桶油漆出来。

    他们到底在搞什么明堂?

    但接下来的事,让塔克看了实在好笑,沈墨调好油漆,居然要给羊皮上色,这帮傻孩子。

    故意大声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沈墨一惊,油漆刷一下子掉到桶里,油漆溅了起来,袍子的下摆被溅了溅了几滴。

    若寒和乌达木讪讪地站了起来,低下了小脑袋。

    塔克老人道:“谁告诉你们,用油漆给羊皮上色的?”

    林若寒红着脸道:“爷爷,是我自个儿自己想的。这家具用油漆漆起来很漂亮,是不是也能用油漆把羊皮漆得漂亮点呢?”

    塔克笑道:“那你不会问爷爷的?前几天折腾豆胶,这几天又折腾给羊皮上油漆?这羊皮染色,你可不能用油漆,那做起来的衣服谁穿啊?”

    “爷爷知道羊皮染色?”

    “羊皮染色,爷爷可不懂,但用油漆染色却一定不成的。你程伯伯和张叔叔一起开过染布坊,对织物和皮革染色都在行,你伯伯还是张氏染坊的二掌柜!”

    林若寒不由大窘,这下子出丑了,还要被乌达木这个小屁孩笑话,谁让自个儿瞎折腾。

    谁说穿越大神就厉害点,象她这样三世为人的,也还有很多东西不懂。

    不是你学习好,就工作一定好,不是你武功强,生活历史的本领也是一流的,上帝给你开了一个窗口,必然就会关上另一扇床口!

    塔克老人道:“要给羊皮染色,就不能选用生羊皮,要鞣制过的,还要染正面,反面染了就不均匀了!同理,牛皮、马皮也一样!再过五六天,我们就去你程伯伯那儿,你可以请教他!”

    乌达木冲若寒扮了一个鬼脸,取笑道:“可惜用了那么多的淀粉和豆子啦!”

    若寒白了他一眼,转头不理他。

    塔克道:“豆胶很粘,但不防水,用豆胶、淀粉胶粘得鞋底,穿不了几天就要脱胶了,尤其是雨天。你可以在豆胶中加些松香胶进去,防水效果就好多了,但松香胶容易着火,穿这鞋子烤火要小心些。其实皮鞋完全可以打蜡的,防水会更好一些!”

    林若寒拍拍脑袋,我怎么就没想到!

    时间过去很快,转眼就到了十一月二十,塔克把家里的牲畜都料理好了,带着四个小家伙去塔娜家做客了。

    塔娜阿妈两个多月没见到若阳了,心里很挂念,正打算让丈夫出门去接他们过来。

    下午,林若寒趁程逸轩闲着,就向他讨教有关皮革制鞋和染色之事。

    程逸轩道:“这牛皮革面细,强度高,最适宜做皮鞋:羊皮革轻,薄而软,适宜做上衣,也适合做皮靴靴筒;猪皮革透气透水,耐磨,适合做给孩子们穿;马皮革紧密,强度也高,做皮裤和皮靴较好!”

    “唔,做靴子还是牛皮和马皮好!”

    “鹿皮、驴皮也行啊,但驴皮大都拿来熬制阿胶的,用来做鞋太可惜了!还有啊,你以前个伯伯做的鱼皮靴子,就是用狗鱼皮做的,这鱼皮靴子冬天都不会发硬,防水又很好,其他季节能当雨靴穿,冬天雪地出行,垫了乌冬草鞋垫,越穿越暖和!”

    乌达木和沈墨惊奇地张大嘴巴,异口同声道:“鱼皮能做鞋子!”

    程逸轩道:“是啊,鱼皮也很滋补的!不过皮革的印染伯伯不是很清楚,但你张叔叔知道,那年他从贵州回来,带回一批苗人、侗人染的蛋胶布、牛皮布,给了我们家几匹。你阿妈很喜欢,舍不得用,说要留给你姐姐做嫁妆,还放在棚屋那边的箱子里头。”

    程逸轩又说道:“你张叔叔手下有两家苗人仆役,她们会染牛皮,你若想学,得等你张叔叔从山西回来后了。”

    解决了几个关键性问题,未来的鞋庄大业就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林若寒心满意足的去找扎木合去了。

    晚上,把扎木合一家也请过来了,十几个人聚在一起吃饭,甭提多热闹了,欢快的笑声在夜风中传出很远。

    半夜里,突然牧羊犬狂吠、马群嘶鸣、牛羊狂叫声,震耳欲聋!

    有异动!八成是野兽来袭!

    全家除若阳外,都被惊醒了!

    钻出帐篷一看,差点吓的魂飞魄散!

    绿油油的眼睛!四面八方闪亮着无数双绿油油的眼睛!

    狼群!超大草原狼群!

    营地里响起了无数嘹亮的号角声!声音短促而急!

    牧民们披衣带着蒙古刀,拎着弓箭,点着火把跑了出来。

    众人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身上的寒毛陡地竖了起来,几辈子都没看到这么多狼!

    狼群素以家庭为单位,少则七只,大一些的狼群也不过几十只。

    虽然冬天,会有很多狼群集结在一起猎捕,但这么多数量集结在一起,林若寒生平还是头一次见到,估计至少有两百多头。

    也只有俄罗斯超级狼群才可以媲美了!

    部落里男人一个个张弓搭箭射杀野狼,女的忙着在帐篷边上,点燃篝火,狼群天生怕火。

    可是狼群实在是太多了,杀掉一批又涌上来一批,似乎起不了什么作用。

    狼却被这血腥之气激起了兽性,呲着牙“呼呼”的低喘着,慢慢的一步步地朝篝火旁的帐篷靠近。

    还好部落里男女都精通骑射,连女人和孩子也加入到猎杀的队伍!

    塔娜家帐篷离狼群最近,虽然有壕沟在那儿,但若寒还是不放心若阳。

    赶紧用布条把他背在身上,很快投入了战斗!

    或许是男孩子的关系,小若阳一点都不胆怯!

    他还乐得手舞足蹈,一点都没意识到狼群很危险,还觉得打猎这个游戏很刺激!

    战斗一直持续到天亮,还是被狼群脱破了西面防线,瓦拉家被咬死了一百多只牲畜!

    牲畜棚里满地凝固的鲜血,红得那么刺眼!

    牲畜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惨不忍睹!

    一直受伤的母羊,脖子血淋淋的站着那儿,令人触目惊心!

    虽然林若寒前世武艺高强,也曾是妇产科医生,但女人的天性还是有那么一点胆小,怕见这种血腥场面!

    还好若寒一行早一天过来,若迟上半天或一天,就跟狼群撞个正着了!

    一车老的老,小的小,怎能敌得过这么庞大的狼群!这事一直让若寒心有余悸,也是导致她后来离开蒙古大草原的原因之一。

    这个狼群庞大而强悍,连白天都来骚扰,牧民们和它们整整斗了三天,射杀了一百多只野狼,这个狼群才慢慢退却!

    这个狼群既然盯上了这个部落,就不会轻易离开了,再没有彻底解决这个狼群之前,塔克也不敢冒险,带着孩子们回山谷!

    康熙三十年的冬天特别寒冷,也很不太平!

    时不时有狼群、狐狸、豺狗、黄鼠狼等来骚扰,牧民们整整一个冬天,没离开冬窝子一步,没去捕鱼,也没去集市!

    这年冬天,整个部落大致射杀了六七百只猎物,比以往任何一个年份都多得多。

    这个冬天太冷,不太平的地方就多了!

    碰上这样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坏天气,京城和直隶一带冻死了不少人,当官的连新年都没过踏实,康熙帝也没心思过年了!

    还吩咐今年宫内过节从简,上行下效,百官也回家交代过年也从简,千万不能触了皇上的霉头!

    户部灯火整夜通明,四皇子胤禛已经在这熬了很多天,一天只睡两三个时辰,天一亮就出去,巡查灾情了!

    官府衙门、各家王府、官宦人家以及富商们纷纷搭棚施粥,发放棉衣棉被,户部还把几个旧仓库腾出来,收留无家可归之人!

    望着寒风中簌簌而立的难民们,胤禛气愤的握紧拳头,今年陕西大旱,年谷不收,很少积贮,以致百姓困苦至极。陕西官府却不查明现存咪咕,缮册报户部,以备赈灾救济,以致难民们纷纷出逃,涌入京城、襄阳等地,加重了当地的官府的负担不说,不少流民死于逃难路上,魂断他乡!一路哀鸿,惨不忍睹!

    主管陕西司的户部侍郎阿山,居然还敷衍了事,连他这个皇子阿哥都整日在户部蹲点,他居然还溜出去,记挂着给他新纳的小妾买首饰!

    哼!占着明相是他表哥,阴奉阳违的,连他这个皇子阿哥都不放在眼里,是人孰不可忍!

    可想而知,这人平日多么嚣张!难怪那几个户部尚书憋着一肚子气,发不出来!

    国之蠹虫!蠹虫一只!

    四阿哥恨恨的想,你以为有大哥撑着,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不把你整下去,我就不是胤禛了!咱走着瞧!

    四阿哥今年未满十四岁,身上虽然当着差事,却无实权!等他正式上差,还有两年,因而这些朝廷重臣往往是嘴上说得好听,转过身就是另外一副嘴脸!

    日子和胤禛同样难过的皇室贵胃,当然不止他一个,还有雅尔江阿和扬丹两兄弟。

    ☆、胤禛的反击

    康熙三十二年正月初二早上,乾清宫养心殿内气氛紧凝,康熙帝两眼冒火,死死盯住了户部一干人,仿佛要将他生剥活吞了一样。

    若不是简亲王雅布在陕甘宁练兵,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凭费扬古他们,这驻军粮草能否从户部要到还是个问题,康熙帝万万没想到,陕西省府州县去年旱灾如此严重,仓廪的米谷数量尽如此不足,很多官府仓廪都成了空仓。

    去年冬天天寒,准格尔部冻死牛羊无数,陕甘宁离准格尔科布多很近,时不时到陕甘宁边境抢劫烧杀,夺取牲畜粮食衣物,百姓流离失所,浮尸千里。

    陕甘宁驻军粮草迟迟不到,士兵们半饥半饱,死伤不少,十万大军折损了六分之一,粮草勉强只能维持一个月了。

    外敌加流民,吃不饱穿不暖的士兵,极易生兵变,康熙帝把折子猛地掷到他们面前,一口气堵在胸口,晕了过去。

    养心殿里一阵手忙脚乱,唤皇阿玛的,唤皇上的,宣御医的,众人急得直冒汗!

    御医给康熙帝扎了几针,他终于悠悠醒转了。

    他无力地靠在榻上,谕示大学士等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实在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实在小说|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