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番外是什么意思

番外一般出现在小说和漫画界,就是故事主干外的一些分枝故事,将故事中的人物另作处理开辟一个新的小故事或是类似主体的故事但是是另一些人来讲述或上演。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就是讲述主干故事中提到的但是没有细说的一些细节部分,将它们完全的在这里展开,给读者一个交待。

番外的来源

番外一词来自日本,番外就是对正文做的补充,通常不录入正文,是作者主动在题材中加入的部分。

日本语中的“番外”其实是沿用汉语中的“号外”,“番”即是“号”的意思。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日本语的“番外”与汉语的“号外”的意义是一样的。

小说番外列表

  • 东宫番外 番外十三

      我悻悻地道:“她那么玲珑剔透一个人,我哪儿猜得到她的心事。”  阿穆笑了一声,说:“女人心事是挺难猜的。”  我垂头不语,阿穆对人好,是和风细雨似的好,处处都替人想得周到。他和先帝性子不同,先帝严厉冷漠,朝中大臣多有畏惧之心。可是阿穆不一样,他待人温和,朝中臣子们都称赞他是仁君,只是他处事条理有

  • 东宫番外 后记:银烛秋光冷画屏

      眼看着,七月又过了一半。农历六月,入伏,最是暑热难耐的时候。  这个夏天,不开心的事情很多,虽说人生不如意十居八九,但可与人说者,并无一二。  经常打开歌单,听无数歌曲。一首又一首,循环往复。  那些少年热血,带着桀骜的眼神,于千万人应声相和,最后,不过是风流云散,月高于天,而夜深处,萤火渐远渐

  • 东宫番外 番外十一

      “还没有吃完。“我命人换上新的菜肴,还有新的杯筷,有时候晚间阿穆会饮一杯酒,跟我说些朝野间的闲话,有时候我们也会什么都不说,趁着宫人不备,溜到太液池边去划船。可是今天阿穆明显心中有事,我给他斟了一杯酒,他很快就喝完了,我又给他斟了一杯,他便停住筷子,对我说:“有件事情…….  我看他期期艾艾的样子

  • 东宫番外 番外十二

      我还好,元珊到底慌张,不知道怎么一脚踏空,“叭”一声翻身就朝树下跌去,我和朝阳同时失声惊呼,元珊压根来不及反应,只抓断一些树枝树叶,眼看就要重重摔在地上,突然有人斜刺里冲出来,千钧一发的时候抓住了她的腰,轻轻巧巧接住了她。  我在树上躬身,只看到元珊的裙幅被风微微激起,仿佛美丽的花朵绽开轻盈的花

  • 东宫番外 番外九

      我望着杯中酒,看着是好酒的模样,酒作琥珀色,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我举起杯盏,丝毫没有犹豫,就一饮而尽。  入喉只觉得酒烈。  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初入东宫,太子命我暂住在宗雨楼,那里离他住的丽正殿不远,我甚是欢喜这安排。  宗雨楼本来是赏雨的趣处,炎夏有凿渠安了水车,凡盛暑时,自

  • 东宫番外 番外十

      马前的小校终于忍不住拉住我的缰绳:“裴将军,若再往前走,咱们只怕没一个人能活着出去。”  我并不应答,只是大声鼓劲:“走到前面开阔些的地方,咱们生火!烤干粮吃!”  雪下得越发绵密,只有寥寥几个人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我知道士气已经低落到几无可低的时候,这群羽林郎,原本是京中显贵子弟,此番西来

  • 东宫番外 番外七

      我随口夸她几句,她就十分开心,高高兴兴要送我小靴子。  我越发敷衍她。  反正太子越是讨厌她,我越是要做出面上的大度来,毕竟,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何苦不大方一点。  就有一次,她无意间看到那只珠串成的小兔子,说道:“哎呀,这个我也有一只,但是是草籽串的,是在西凉的时候,有人……”  说完她突然就

  • 东宫番外 番外八

      父亲派出了最心腹的游侠儿和剑客,一找到机会,他们就会在东宫外杀掉太子妃,解决掉这个心腹大患。  何况她被刺客携走,本身就凶多吉少。  我想,这个讨厌的蠢女人再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了。  上元夜,破天荒的,太子要我陪他一起去承天门赏灯,与民同乐。  我又惊又喜。  那本是太子妃的特权。  太子虽然宠我

  • 东宫番外 番外四

      李承鄞不过哈哈一笑,那遥罗人早混进人群溜掉了,别说百金了,连一金都没有留下。  九公主抱着猫儿,哪里在乎还有没有百金,只是欢天喜地跟李承鄞一路走回货栈去,她几日没来,两只沙鼠被李承鄞喂得更加肥肥胖胖。九公主抱着笼子:“阿巴,阿夏,看,你们有新的朋友了。”  两只沙鼠一见了猫,纵然是只小猫,也吓得

  • 东宫番外 番外五

      直到她看到李承鄞,她看到李承鄞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手不知不觉松开,连那只猫爬走了都不知道。  李承鄞轻轻地捉住了那只猫,小雪还认得他,有气无力地舔了舔他的手指。  她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她用尽了全部力气喀他:“奸细!”  这次见面当然很不愉快,也很不体面,九公主滔滔不绝用西凉话咒骂李承鄞

  • 东宫番外 番外六

      只要她笑一笑,天互山上的雪都融化了啊。那个名字仿佛就在唇边,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觉得有点气馁,终究问:“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阿绪。”  他在心里想,这名字不好,不是这名字,不对,不对。要叫什么才好呢,她应该叫什么呢?他实在想不起来,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他忽忽觉着懒得想了,因为她自己会有主张

  • 东宫番外 番外二

      顾剑认蹬上马,驱马迎了上去,马儿歇了大半个时辰,此时脚力轻快,很快就迎上了骑队。骑队领头的人正是裴照,顾剑认得,但并不喜欢这个人,他问:“五郎呢?”  身边最亲近的人才会用这个昵称,裴照是个拘谨的人,这也是顾剑觉得无趣的地方,果然,裴照中规中矩地答:“殿下入城去了。”  顾剑吃了一惊,问:“他孤

  • 东宫番外 番外三

      连日赶路,人人都是风尘仆仆。不过军中全是男人,也无甚讲究,遇见水便下河洗澡。大营驻扎在河边,河水本是雪山上雪水融化汇聚而成,虽然六月里,仍旧寒冷彻骨。暮时洗沐,一群羽林郎纷纷跃入河中,个个冻得龇牙咧嘴,哇哇怪叫。裴照却和李承鄞比试泗水,两个人浮浮沉沉,在河里游得远了,过了好半晌仍未得出胜负。羽林

  • 独家记忆番外烈女缠郎 作者:木浮生

    正月十四,天气晴,微风。

    大清早,吵醒慕承和的是楼下阳台上的说话声。那位阿姨是邻居王教授家的保姆,身体壮实,声如洪钟。本来慕承和听力不好,可是他睡眠浅,加之阿姨打电话的嗓门实在太大。

    他睡意全无却没有即刻起身,而是望着房间的顶灯发了会儿呆,然后又听见卫生间到客厅的脚步声。

    “薛桐。”他

  • 独家记忆番外独家番外口水鸡 作者:木浮生

    第二年春节。

      薛桐已经在翻译学院念了半年研究生,两个人本来准备趁着假期一起去什么地方旅游几天,结果慕承和母亲打电话来叫他们到B城去。

      电话是直接打到薛桐手机上的,薛桐当时一脸惶恐,舌头打结,除了点头“好的”完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挂了电话。她才想起来,下周四正好是除夕夜,慕妈妈大概是拐

  • 独家记忆番外独家番外夫妻相性X问 作者:木浮生

    木:请问家里谁洗碗。

    小桐偷偷地瞅了一眼小慕,不敢贸然答话。

    慕:我洗。(坦然状)

    木:谁买菜?

    小桐又瞅了他一眼。

    慕:我买。(继续坦然)

    木:(插嘴)小桐你不要紧张,可以随便畅所欲言的。

    薛:哦。

    小桐拉过小慕,偷偷问:“可以这么对她说啊。”

    小慕回答

  • 我若在你心上全本完结番外八  一个人的圣诞节-师小札

    番外八 一个人的圣诞节十二月中旬,润拓酒店高层人事变动,总部空降的高管接替越锡廷成为亚太区负责人。经过半年的争权夺利,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以越锡廷的失败告终。胜利者有胜利者的姿态,失败者亦然,越锡廷什么都懒得整理,手勾着车钥匙,漫步至地下停车场,取了车后优哉游哉地开回家。只是这表面的漫不经心,到底是为了证

  • 我若在你心上全本完结番外六 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师小札

    番外六 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悲剧源自一条短信。晚上,慕衍洗澡的时候,厉婕帮他的手机充电,无意点开了一条跳进来的新短信。发信人是徐星,内容是:“谢谢你的祝福。”厉婕顿时眉心一跳,翻开慕衍通讯录近来的联系人,的确有徐星,他们通过一次电话,而短信文件夹里也有他们之间的五六条短信,大致意思是,徐星要嫁人了

  • 我若在你心上全本完结番外七  这萌萌哒的日子-师小札

    番外七 这萌萌哒的日子1好好生完孩子,肚子上有很多妊娠纹,她觉得很丑,没勇气给慕大师看,每天躲在洗手间偷抹祛妊娠纹的软霜,遮遮掩掩,辛苦了很久。只不过,这一天午睡的时候,因为天气太热,好好大大咧咧地掀了掀衣服的一角。醒来的时候,她看见慕大师正坐在床边,垂眸认真地看她肚子上的妊娠纹。“啊!”好好立刻捂住

  • 我若在你心上全本完结番外五  岁月在,我在-师小札

    番外五 岁月在,我在曾好剖腹产生下一儿一女后,还没来得及出院,就出了一个意外。她上洗手间的时候突然胸闷,接着呼吸困难,然后晕厥在地上,幸好慕一洵在,听到动静立刻推门进去,把她抱出洗手间,喊来了医生。经检查后确诊为产后肺栓塞。众所周知,产后肺栓塞的死亡率很高,一旦血栓把肺动脉大血管堵塞,不到几分钟就会断

  • 我若在你心上全本完结番外二 誓言-师小札

      这一年秋天,连续的阴雨绵绵。  慕一洵静坐在床沿,看着干枯如柴的母亲,深远的眼眸带着沉重。  按慕衍的说法是,肝癌细胞随着血行转移至肺,肾,骨及脑,而临床80%的肝癌病人因为各种原因不适应手术治疗,依靠非手术的化疗,效果甚微。  慕母的日子并不长久。  这段时间,他天天守着母亲,为她吃药,喝汤,擦身,按

  • 我若在你心上全本完结番外三 一生一信-师小札

    慕一洵和曾好结婚之前,曾好很紧张。他问她为什么要紧张,她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做新娘啊。”他微笑,笑容令人发寒:“第一次,所以你还会有第二次?”曾好立刻噤声,捂着嘴巴猛摇头。“婚礼只是个形式,我们的生活和以前没有区别。”慕一洵劝导她,“我们同住了半年,一切不都很适应了吗?”同住半年,她适应了他的洁癖,清淡

  • 我若在你心上全本完结番外四 主宰一切的存在-师小札

    对慕一洵而言,人生字典没有“做不到”三个字,他天赋异禀,才华卓越,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唯独除了……生孩子。是的,结婚十八个月多了,曾好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慕一洵带她去医院做检查,医生微笑地说:你们的身体素质都很好,各项指标正常,将心情放松下来就好。慕一洵说了声谢谢就拉着曾好出去了。曾好偷偷瞄他:“对了,那

  • 我若在你心上全本完结番外一 又一夏-师小札

      夏日暴雨多。  慕一洵带着曾好去逛露天花市,中途下起了暴雨,他们只能躲到附近的便利店里去,他买了一把伞出去领车,让曾好待在原地,老老实实地等她。  过了好长时间,他还没回来,曾好纳闷了,探出脑袋一看,暴雨中,他深银色的车停在不远处,两束炽亮的灯光直直地打过来,却因为隔着一辆货车,很难开到便利店门口。 

  • 平安京之宋姬物语 番外:重衡の再世幽莲-Vivibear

    一不知不觉又是樱花盛开的季节了,一直专注于诵经的心,竟也淡淡的起了一丝涟漪,因为我知道,每一年的三月十六,她一定会来。我知道,她心中一直有我,我也明白,她一直把我当成哥哥看待,但是只要在她的心里有我的存在,即使是以哥哥的身份,我也知足了。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格外早些,樱花的花期看起来就快结束了,美丽之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