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花千骨番外遗神书

    发布时间:09-08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第一章

      漫天大雪,天空是深深的苍蓝色。

      她拎着菜篮子去买菜,天并不算冷,凉凉的风拂着她脸上的面纱。

      走出门没两步,就看见不远处的街道正中央躺了一个人,但那样子根本就不能称得上是人吧。他的衣袍比身下的雪还要白,头发散开,如华丽的黑色绸缎流泻一地,仿佛是这水墨人间最浓重的一笔。

      那人侧躺着,似是受了很重的伤,但长发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面貌。

      西蓝花、茄子、蒜苗、土豆……她在心里默默念着,怕自己一会记不清了。她小心地绕开路中间的那个人,避免踩到他的衣服和长发。

      突然,一个东西袭来,她笨手笨脚,没能躲开,一团雪球正中脸上。隔壁的小宝吐着舌头、做着鬼脸,哈哈大笑着跑远了。

      她无奈地笑笑,擦净脸上的雪,继续往前走。旁边传来哭丧声,卖烧饼的张大夫说,花秀才昨晚死了,真可惜呢。

      她点点头,心里想,真可惜呢,然后递给张大夫一枝桔梗。

      菜市场里的菜都很新鲜,满载而归的时候,她发现那个人还躺在路中央。街上的人从他身边来来去去,一个个都熟视无睹。

      她叹了口气,再次小心地绕开那个人,回到家里,做好了吃食,然后在院子里浇花。

      她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有曼陀罗、风信子、君子兰、木芙蓉、金盏菊、睡莲、三色堇、月见草、珍珠梅……开了慢慢一院子,虽然品种繁多,但是错落有致,她的小竹屋在花团锦簇中显得格外雅致。

      第二天,雪一点都没有化。她出门买菜,那个人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路过张大夫的烧饼摊前,张大夫喜滋滋地说,没想到花秀才昨天又活过来了呢,太好了。

      她也开心起来,心想,太好了,然后递给张大夫一枝蔷薇。

      回来后,她继续做饭,浇花。

      一连五天,那个人一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开始变得焦躁不安,隐隐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嫌他挡路,但是又不好跟他说,麻烦你死到别的地方去吧。

      第七天的时候,她终于不耐烦了,决定把那个人搬到屋里来。

      那个人虽然看着很高,但是轻得吓人,她没费什么劲就把他搬到了床上。

      她心里其实很犯难。自己还东躲西藏,被通缉追杀着,怎么能搬个人到家里来,要是连累他可怎么办?

      她挣扎、犹豫,最终决定等男子一醒来就赶他走。

      拂开男子的长发,一张超凡绝世的脸露出来。她呆愣了半晌,不安的感觉更强烈了。想把他重新拖回雪地里但这样做好像不太人道。纠结许久,她给他为喂了点水,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边,等他醒过来。

      男子果然很快醒了,他睁开双眼的一刹那,世界仿佛被冰封,她被冻得打了个哆嗦。

      男子用一双冷眼看着她,她看不出他的喜乐,看不出他的悲苦。那是一双只有神才会有的俯瞰众生的眼,她在那样的目光下突然自惭形秽,委屈卑微得几乎快要掉眼泪。

      世界开始转动。

      一、二、三、四、五、六、七……

      那人一动不动,看了她好久好久,半天都没说一句话。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但脸上并不显出一丝痕迹来。

      她对眼前的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她意识到自己救了他或许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你醒了就快走吧。”

      她对他没有一丁点好奇,只想赶快把他打发了。男子依旧一动不动,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她看。

      她经受不住那样一双眼,干脆自己站起身来,想要离开,男子却淡淡地看着她。

      “坐下。”

      简单一句,却犹如命令,吓得她又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男子打量了她许久,才道:

      “你嗓子怎么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但带着非常强烈的疏离感,仿佛从远古传来。

      “我不能说话。”

      她对此有些气馁。她知道所有人都会嫌弃她,嫌弃她是个哑巴。但是,只要能交流,这应该不重要吧?

      男子突然伸出手,想要扯开她的面纱。她惊恐地退了两步,然后在心里大声对他喊:

      “我不认识你!你赶快离开这儿,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她转身离开,却被他扯住袖袍。

      男子听了她的话似乎有些怔住了,她能感受到他的情绪正剧烈波动。突然,男子说:“小骨,我是师父啊……”

      桌上的茶杯、架子上的器皿,在男子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全部砰的一声炸裂开来。

      她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之人,狠狠甩开他的手,然后转身往屋外跑去。

      男子追了出来,他看见屋外盛开的百花,在她跑过的瞬间,一朵朵凋谢在雪中。唯有一朵少了片花瓣、犹如水晶的奇异花朵,仍在闪烁发光。

      他一把摘下它来,继续往街道上追去。这是一个不大的村落,看不到边缘,因为边缘处一无所有,八方四野渐渐变得透明,然后消失,远眺只能看见一片虚无。

    花千骨番外遗神书
    花千骨番外遗神书

      漫天大雪,天空是深深的苍蓝色。她拎着菜篮子去买菜,天并不算冷,凉凉的风拂着她脸上的面纱。走出门没两步,就看见不远处的街道正中央躺了一个人,但那样子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