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花千骨番外之浮生若梦

    发布时间:09-22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一、再开赌局

    桃花纷纷洒洒如雨般落下,白子画坐在石桌旁,一边饮茶,一边看着花树下正与糖宝笑闹的花千骨,面色仍旧是淡淡的模样,可一双黑眸里却是掩饰不住的温柔。

    “尊上,您就重新担任掌门之位吧!您也瞧见了,现在长留可是被我祸祸的不像样呢,哪还又半点您在位时的高远淡泊的修仙境界??!”幽若托着下巴,苦着脸哀求道。真是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初觉得好玩,糊里糊涂地坐了这掌门的位子,谁承想不仅麻烦一堆,就连笙萧默也碍于身份对自己退避三舍。自作孽不可活??!

    白子画慢慢地饮了一口茶,道:“现在这样,很好。”

    很好?幽若不禁欲哭无泪,她可很不好??!还要再争辩,却发现白子画的目光早已越过她,落在花千骨身上,满满的爱意看在她这个旁人眼里都觉得心醉,幽若无奈地吐了吐舌头,算了算了,为了师傅的幸福,她这个孝顺徒儿就再忍一阵子吧!

    “小骨,过来。”白子画招了招手,冲玩的不亦乐乎的花千骨叫道。

    花千骨抬起头,正对上白子画满含爱意的眼眸,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丢下糖宝,跳到他的跟前。

    “师傅!我听糖宝说十一师兄说过两天就又要开瑶池仙会了呢,你带小骨去好不好?”花千骨拉着他的袖子,稀里哗啦地吐出一大串话来,然后便两眼放光地盯着白子画,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落入了两颗星子一般明亮。

    “好,小骨想去哪,师傅都陪着你。”白子画揉着她的一头乌发,笑应道。

    “恩!师傅最好了。想当初,我就是在瑶池仙会上第一次看到师傅----”

    “从此以后就万劫不复喽!”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花千骨正准备滔滔不绝的“忆往昔”。

    几人回头一看,糖宝惊叫一声,扑到来人怀里,欢喜地叫道:“东方爸爸!你好久没来看糖宝啦!”

    “这不是来了,糖宝你长大了不少呢!小骨,别来无恙。”东方钰卿摇着一把折扇,微笑着看着花千骨。虽又转世为人,可他的样貌却没有分毫的变化。

    “东方,你----”花千骨忙从白子画的怀里站起来,看着他,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能不激动吗?东方不像杀姐姐,时不时就来找她玩,自上次赌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问师傅竟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转眼间又过去了几个二十五年,东方他也轮回转世了几次,花千骨别无他法,只能暗暗祝福他过的快乐幸福。

    白子画也随着花千骨站起身,又恢复了平常冷清的模样,淡淡地说:“异朽阁主大驾,不知有何贵干啊。”说话间,不经意地将花千骨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东方钰卿注意到白子画的小动作,不禁好笑,漫不经心地摇了摇扇子,说:“小骨,上次的赌局好玩吗?”

    “???”花千骨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白子画眉头一紧,面上又添了几分冷意,这个东方钰卿又想干什么?

    “六界之内,仙也好,妖也罢,谁没有几桩后悔事呢?我最近闲着无聊,研制了一种后悔药,可以让人回到过去的某一时刻,重新将后悔的事情经历一次。也许会弥补自己的悔意,也许仍会是和过去一样的选择。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对现在的生活造成影响。尊上想不想试一试?”东方钰卿转向白子画,笑的十分灿烂。

    白子画心里一紧,当初诛仙柱下小骨身中十七根销魂钉,又被自己刺了101剑,血流成河的痛苦模样在脑海中闪现出来。后悔吗?

    “师父”花千骨拉着他的衣袖怯怯地叫了一声。

    白子画回过神来,半蹲下身子,捧起她的脸,一字一顿道:“小骨,我们重来一次,让师父补偿你。”

    “???”千骨一愣,豁然明白过来师父在意的是什么,摇了摇头,“不,师父,小骨不需要补偿。现在所有我爱的、爱我的人都在我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

    “骨头,一场游戏而已吗!而且我准备这次不再消除你的记忆,而是消除尊上的记忆,如何?”东方钰卿凑到她的跟前,笑的十分诱人。

    “这……”花千骨这厢正犹豫着,那厢爆起了几个亢奋的声音,“好啊,好??!又有热闹看了!这把我们赌什么?”白子画怨念道:长留是不是真的太清闲了?掌门整日地跑来跟自己磨牙,现在就连三尊都要靠赌局来打发日子。

    东方的脸上少见地添了一抹凝重,他摇了摇头,说:“这次只是我想与你白子画打一个赌,赌你依旧会同意对骨头用刑。”

    白子画脸色一变,“不会,我绝对不会再伤她!”

    “如果我赢了,我要你帮我……”东方钰卿不置可否,只随手一挥,白子画面前的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浮现出了一些模糊的文字?;ㄇЧ呛闷娴靥酵啡タ?,却只能看到虚无的空气,倒是白子画神色慢慢变得凝重,最后看向东方钰卿,郑重地点点头,道:“我答应你。”

    “喂!东方你到底准备怎么个玩法?从什么时候开始???”笙箫默早等的不耐烦,抱臂倚在桃花树下,打着哈欠问道。

    “就从尊上弥留之际,骨头着手偷第一件神器开始。”

    “喂,我还没同意呢!还要师父再受一次苦……”花千骨嘟着嘴,不高兴地说。

    “骨头你过来。”东方不顾白子画凌厉的目光,一把将花千骨拽到自己身旁,附耳低语了几句。

    花千骨一扫刚才的气闷,开心地叫道:“当真?”

    东方钰卿笃定地点点头,“绝对当真!”

    “好!那我玩这个游戏!”一得到肯定,花千骨立刻同意。反正就是个游戏嘛!自己倒也想看看师父对自己的爱有多深,何况还有这好事一桩!

    众人却仍旧一头雾水,这东方钰卿到底和这两位主儿说了什么呀?就算他们是打酱油的,也好歹来点剧透??!

    正幽怨着,东方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只黑玉方盘,盘中央是一只巴掌大的明珠,周遭聚了无数颗小珠,绕着大珠转动。

    “这又是什么?”幽若好奇地问道。

    东方笑而不答,“尊上,请借几滴三生池水,和您的一滴血。这星月盘可以让时光回转,所有人的记忆都会暂时封存,哦,除了骨头和幽若。”

    “还除了我?”幽若惊讶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当然啦!幽若要跟师父一样??!”花千骨笑呵呵地摇着幽若的肩膀,不容置疑地说。

    “开始吧。”白子画取出三只玉瓶递给东方,又在自己手上划了一个口子,淡淡地说道。

    东方将三生池水一次倒入黑盘中,又接了白子画的一滴血。众人围了过来,只见原本明亮的盘子渐渐泛出星红色,红色慢慢扩大,直至笼罩了整个长留上空。白子画低下头,看着已经完全愈合的伤口,不禁想起那是小骨许下的神谕,心里坚定地想着:小骨,这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伤你分毫!

    二、鬼魅少年

    “小骨,小骨。”一声声呼唤在耳边响起,与此同时一阵彻骨的寒意铺天盖地地袭来?;ㄇЧ青舆桃簧?,费力地睁开眼睛,师傅俊朗的面孔便映入了眼帘,“啊,师傅!”她猛地响起东方的赌局,那现在应该就是在绝情殿里,师傅陪自己过生日呢,可怎么会怎么冷呢?

    “小骨,这四周都有阵法,你小心一点,不要再乱跑了。”白子画拉着她的手,说。

    花千骨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又顺势打量了一下四周,待看清周围的景象时,大脑翁的一声便的一片空白---这哪里是什么绝情殿,分明就是当初师傅中毒的北地冰原??!东方究竟是怎么搞的!

    抑制下心中的疑惑,握着白子画的手一步步地向前走去,她不敢想像前面究竟会有什么,只想好好把握主这段平静的时光,最后的平静。

    “师傅,这次回去,我是不是可以收徒了?”花千骨突然想到如果时空没有像东方说的那样进行转换,那幽若此时又该在哪里呢?

    白子画侧目望向她,挑了挑眉,说:“你不是已经收了幽若了吗。”

    听到这话,花千骨始终高悬着的心才微微放下来一些,干笑道:“呵呵,我忘了,忘了。师傅可千万不要跟幽若说??!”

    白子画淡淡一笑,拉着她继续往前,一边又不时地注入些真气给她,为她驱寒。

    按照花千骨的记忆,进入冰原不久,她和师傅就跌入了一个冰坑里,可现在,越往前反而觉得越暖和,冰雪的痕迹逐渐变淡,有些地方还长出了嫩黄色的小草??稍秸庋ㄇЧ蔷驮讲话?,一股莫名的情绪在胸腔里乱窜,几乎就要喷薄而出了?;ㄇЧ且皇洲糇判乜?,一手仍紧紧拽着白子画的衣袖,脸色愈发苍白。

    白子画察觉出她的异样,停下脚步,扶着她的肩,问:“小骨你怎么了?”

    花千骨摇摇头,挤出一丝笑,说:“我没事,师傅,咱们快走吧!”

    白子画又渡了不少真气给她,见花千骨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才拉着她往前走。此时,冰雪已全部消融,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葱郁的绿色,和满天满地的花海,天空中还飘飞着阵阵花雨,诱人的花香几乎塞满了每一个毛孔?;ㄇЧ蔷鹊厣焓指Чǘ?,仰头问白子画道:“师傅,这些花是幻境吗?好美呀!”

    白子画也接起几朵桃花,仔细地看了看,摇了摇头,声音里也带着一丝疑惑,“应该不是幻境,可也不像是自然的花草。”究竟是怎么回事?

    再往前,在醉人的花海中出现了一栋清雅的竹屋,一条小溪蜿蜒而过,欢快地流向远方。天空也变得湛蓝清澈,朵朵白云悠悠地在天上飘荡,阳光一丝丝从云间倾斜而下,屋后的湖面上还挂了一道彩虹。这样的地方,该就是世外桃源了吧!花千骨欣赏着面前的景色,心里不注地赞叹。

    师徒二人走到竹屋前,只见几株葡萄藤下立着一个由花枝缠绕而成的秋千,绝美的少年背对着他们,慢悠悠地荡着秋千。

    “??!”花千骨忽然低呼一声,跪倒在地,手死死地捂着胸口,胸腔好像要破碎一般,熟悉的,嗜血的,强劲的感觉来回地冲荡着,让她几乎无法呼吸了。

    那少年闻声慢慢转过头,表情纯真中又带着一丝野性和叛逆,在看到花千骨的那一刻绽放出了耀眼的笑靥,乍看无辜的眼神中是令人胆寒的毒辣妖冶。“花花姐姐!”少年跳下秋千,朝花千骨奔来。

    白子画拉着花千骨的个胳膊,紧蹙着眉头,抬手设下了结节?;ㄇЧ切刂胁皇实母芯踅ソテ较⒘讼氯?,站起身,这才看到那少年,大惊道,“小月!”

    少年南无月冲到了结节前,白子画以上仙之尊设下的强大结节在他面前就像一个肥皂泡,略一弹指就成了碎片。白子画将花千骨护在身后,腰间的横霜剑铮然出鞘,直指向南无月,却被花千骨一把从后面扯住了袖子,“师傅不要??!小月是不是坏人!”花千骨实在不知该如何说,硬着头皮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花千骨番外之浮生若梦
    花千骨番外之浮生若梦

    花千骨忙从白子画的怀里站起来,看着他,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能不激动吗?东方不像杀姐姐,时不时就来找她玩,自上次赌局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问师傅竟也不知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