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沉香如屑-番外三

发布时间:02-1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几乎是转瞬之间,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缓和了,元丹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紫麟笑着说:“我还在想,你的要求怎么越来越低了,连这样的都喜欢。”

颜淡已经饱受精神摧残到麻木了,只是一遍一遍地想着,如果是一个人说她不怎么样,那还可以当成没听到,可是眼前这么多人都这样说,她是不是真的很差啊?

敢情余墨山主其实不想要个侍妾,只是想要个丫鬟,于是才挑了她,那他刚才怎么不早说?!颜淡顿时暴怒,真是混账啊啊啊,就会欺负她这远道而来的弱(?)女子,她不但要偷他的衍碧丹,还要抢光他所有的宝贝,拐走他所有的侍妾……气死人了!

直到很多年后,颜淡方才知道,余墨这句话传到花精一族中,让她在一夜之间成了族人教育自家女儿的典范。每个当了娘的都会这样说,你再怎样怎样就会嫁不出去、没人要,像颜淡一样。

她出名了。

“所有东西要擦三遍,然后把水抹干,最后再用白布抹一遍,看见没灰尘了才算好。”百灵动作利落地把柜子的表面擦干净。

颜淡环顾左右,把余墨山主的房间给仔细看了一遍,忍不住问:“山主原来这么爱干净,这一颗灰尘都忍受不了。”

百灵抬起头,奇道:“不是啊,我一直都是这么干的,山主也没说不好。你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吗?”她放下白布,指着窗边的沉香炉说:“这几夜山主都睡不好,到了晚上时候,你别忘记点上沉香。”

颜淡只得唯唯应是。百灵真是太细致,想来山主根本就不会在意桌上有几颗灰尘的小事,她这样劳心劳力,真辛苦。百灵将手上的东西交给她,又叮嘱了一遍:“要擦三遍,然后把水抹干再擦一遍,千万不要忘记了,还有……”

颜淡忙不迭伸手推着百灵的肩:“我知道了知道了,百灵姊姊,是不是还有沉香要点?我全部都记着了。”

百灵忍不住笑起来:“好啦,我不罗嗦了,你看外面的天色都暗了,余墨山主马上就会回来,动作要快些。”她临出门前,又回过头叮嘱了一句:“擦三遍啊,再用白布擦一遍。”

颜淡终于明白余墨山主为何急着找个丫鬟了,百灵这样妩媚的美人变成老妈子,真是暴殄天物。她举起刚刚推百灵肩膀时顺手从她发髻上取下来的簪子,对着油灯看了看,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开始翻箱倒柜。

都到这份上了,她一定要找到衍碧丹,就算找不到衍碧丹,也定要找类似的能驱除阴气的宝物来替代。一般人的习惯,大多都是把要紧的东西藏得柜子深处,或是上了锁的地方,她既然进来了,就要好好找一找。

至于那些桌子凳子,本来就够干净了,实在没必要再擦。

余墨倏然推门进来的时候,颜淡正站在一张圆凳上翻高处的柜子,对方脚步本来就轻,加上她全神贯注在这件事上,完全都没有留心到有人走近。直到听见房门吱呀一声轻响,颜淡立刻反应过来,一个猛虎落地势跳下,蹲在地上装模作样找东西。

余墨踱到桌边,倒了杯茶喝了一口,隔了片刻朝她这里走过来。颜淡很是紧张,她刚才动作够快,应该还不至于被发觉吧……只见余墨走到离她五步的地方,俯下身拾起百灵的发簪,递了过来:“这是你的?”

颜淡忙站起身,朝他微微一笑:“这是百灵姊的,不是我的。”

余墨淡淡地嗯了一声,随手把簪子放在桌上:“原来你是在帮她找。”

颜淡想了想,觉得现在正主回来了,东西是不能再找了,可是须得温柔体贴,于是抢上前:“这茶都凉了,我去换一壶过来。”

余墨有些困倦地用手支着额,低声道:“不必了,凉的就可以。”

颜淡想起百灵的嘱托,走过去将沉香点上了,轻声试探地问:“山主你很累么?要不要我帮你敲敲肩?”

余墨有些意外地瞧了她一眼,还没说话,只听外面响起两声叩门声,百灵推开门:“我那支簪子丢了,不知道是不是……”她一眼瞧见桌上的那支发簪,欢喜地拿了过去:“这支簪子是我最喜欢的一支,还好被山主你捡到了。”

余墨缓声说:“不是我找到的,是颜淡帮你找的。”

颜淡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余墨为什么要这么说,可是百灵的下一句话立刻让她如坠冰窟:“咦,颜淡你怎么知道我在找这支簪子?”

颜淡只得干笑两声:“我看你走的时候,发髻上好像比先前少了什么,就找了一圈……”

百灵捧着簪子,再三道谢后就离开了。颜淡却觉得无端起了一身冷汗,原来当家贼也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

余墨对这件事看来也不甚在意,淡淡道:“那床被子我觉得不太舒服,麻烦你拿一张薄些的过来。”

屋子里的柜子大多被她翻遍了,被子放在那里还记着,便熟门熟路地打开其中一只柜子,挑了一床薄的被子出来。

忽听余墨又道了一句:“看来百灵已经把哪里放了什么东西都告诉你了。”

颜淡抱着被子,僵硬地站在原地,隔了一小会才道:“是啊。”现在百灵已经走了,无人可以对质,他应该不会这么无聊到等明天再去问百灵吧?

她动手将被子拍了拍,这被子其实已经很松软了,盖起来应该会满舒服的,然后把床上那张被子给收了起来。做这些事的时候,忽然闻到一股很好闻的香味,她微微偏过头,只见余墨从桌子上摆着的书册下面取出一只锦盒,打开看了看又随手扔在那里。

颜淡真想抽自己几个耳光,她要找的东西就这么被随手丢在那里,她居然在一边翻箱倒柜,还落得现在这番尴尬境地……

她做完手上的事,再走到山主身边的时候,发现他已经伏在桌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颜淡低下身,瞧着他年轻俊雅的脸,很苦恼地想,他现在究竟是真的睡着了还是闭目养神?她没有把握,眼见着衍碧丹就摆在自己眼前,却不敢伸手去拿,实在太亏心了。

颜淡伸手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轻声道:“山主,你若是困了,就去床上睡。”

余墨嗯了一声,却还是不动:“过半个时辰再叫我。”

颜淡只得守着沙漏,时时回头去看那衍碧丹,继续天人交战、左右为难。去拿,还是不去拿,这真的很难抉择。就这样看着沙子无声滑落,颜淡的眼皮也渐渐重起来,居然就此睡了过去。

讨好的办法(上)

颜淡是被窗外流莺清脆的叫声惊醒的,她咕嘟一下坐起来。昨晚她好像做了个很古怪的梦,梦里她和衍碧丹待在一起,却一直没敢去拿。

完全清醒过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颜淡简直是惊吓过度,昨晚的时候余墨山主让她看着时辰然后提醒他,可她居然管自己睡过去了。她动了动身子,只见一床松软的被子从身上滑了下去,再转头看看周遭摆设,冷汗涔涔。

她不但是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居然到了山主的床上,这未免太过惊悚了。

颜淡拉开被子,只见里床十分平整,想来没有人躺下来过。

……余墨山主人呢?

颜淡整理好床铺,正瞧见桌上随随便便摆着那只装衍碧丹的锦盒,虽然很想拿,但还是没有出手。现在拿走,等于是告诉山主,东西是她拿的。

颜淡一整日都是浑浑噩噩的。

百灵打开沉香炉的盖子往里瞧了瞧,笑着说:“都怪我忘记说了,这沉香是助眠的,点得太多就和迷香无异了,只要指甲大小的一块就够了,你看现在烧了这么多。还好你开了窗子透气,不然就是睡十天半月都醒不过来。”

颜淡却知道,这窗子本来是掩上的,自然也不是她打开的。

她吁了一口气,也难怪昨晚会克制不住睡过去了,原来是这沉香的原故。

“余墨山主去哪里了?”

“你还不知道啊,山主他近来受了伤还没复原,时常到山里去,晚上定会回来一趟的。”

颜淡很阴郁,他走得真坦荡真潇洒,她却要坐在这里对着衍碧丹,简直是折磨。看来余墨山主对这衍碧丹并不怎么看重,她定要想出一个法子来讨好他,然后山主一高兴说不定就会送她什么东西,那个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把东西拿到手了。

然而该怎么含蓄而不动声色地讨好山主呢?

族长就谄媚得实在太明显,想来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她定是要做到高明而不露声色才好。

颜淡的师尊是九重天庭上很了不得的上仙,喜欢听好话。

她和凡人处了一段时日,那个对谁都没什么好脸色的花涵景在听到好话时,脸色会稍许缓和一点。

那么妖呢?

颜淡绕过长廊的时候,迎面撞见黑着脸状似十分严肃的紫麟山主,立刻笑得很讨人喜欢:“紫麟山主,你今日真是神采奕奕,英俊非凡啊。”

原本阴沉着脸的紫麟朝她笑了笑。

颜淡再接再厉,见缝插针补上一句:“紫麟山主你笑起来真好看。”

紫麟红光满面地从她身边擦身而过,背后好似有一轮红日升起,光芒万丈。

颜淡心想,好话对于妖来说,果真也是有用的。

她拐了个弯,走到后花园,就看见余墨斜斜地倚坐在老槐树下的美人塌上,衣衫不怎么齐整,有些松垮,一手搁在膝上,另一手拿着一卷书在看。他听到脚步声,只抬头看了一眼,复又低下头去。

颜淡走过去,很是迟疑,她该怎么样才能和对方搭上话呢?若是站在山主面前说话,这样岂不是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实在是太失礼了。可要是蹲在美人榻边上,这姿态未免也太难看了。颜淡左思右想,觉得她现在好歹还挂着山主侍妾的虚名,表现得亲昵些也是应该的。

她看准位置,转身轻轻坐下,原来按她的设想,要正好坐在余墨身边,过一会儿不论是余墨想搂着她的腰还是她小鸟依人地倚到他怀里,都只是举手之劳。谁知余墨在她坐下的一瞬间,忽然变了个坐姿,坐得极为端正,两人之间顿时拉开一段可以再塞进一个人来的距离。

颜淡呆了呆,这个开场就不顺遂,不过她现在都豁出去了,一定要做个十足十,这点小挫折全部无视。她不动声色地往余墨那边挪了挪,见他没反应,于是再挪近了些。

余墨放下书,淡淡地看着她。

颜淡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咬牙拉住余墨的手,干巴巴地说:“山主,你在看什么书?”

余墨没说话,摊开封皮让她看。

淡蓝色的封皮上用隶书写了四个字,《伏羲算术》。

颜淡本来还想就着他看的书表明一下自己的才学,然后借着这个开头聊开来。可在看到封面上的字时顿时很泄气,伏羲算术是门很高深的学问,她从前每每想坐下来学,都看不下一页纸:“山主你真是博学多才。”

余墨任她抓着自己的手,似笑又没笑:“是么。”

颜淡忙道:“是啊是啊,山主你不但博学多才,长得还很好看。”这两句话一过,之前发堵的感觉已经没有了,说得十分顺溜:“可惜我都没怎么见山主你笑啊……”

余墨微微挑眉:“你想看我笑?”

颜淡见话头转回正道上来,朝他微微笑着:“你笑了就说明心绪很好,那我心里自然也会因为山主高兴而高兴了。”

余墨看了她一会儿,笑了一笑:“你倒是很会说话啊。”

颜淡立刻接上:“哪里哪里,这全部都是肺腑之言。”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

“山主大人你又好看又聪明,修为高深,性子沉稳温柔,没有架子,很亲切……”颜淡已经顾不上余墨有没有这些优点,凡是能想到的都全部加上,诚挚至极地把对方夸成天上地下独一无二英明神武的妖。

末了,余墨抽回手:“颜淡,如果你这些好话都说完了的话,劳烦你去帮我泡一杯茶过来,厨房在前面左拐的地方。”

“……”

颜淡意识到,光凭是几句好话就讨好对方,那是不可能的。

她做了一件蠢事。

颜淡决定去请教百灵。

“百灵,你说山主最喜欢什么东西?”

“嗯……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吧。”

“那你记不记得,从前山主有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十分高兴的?”

百灵皱着眉回想一遍,说:“有一回出去看戏,连着看了好几天,大概还算是喜欢吧?”

颜淡很丧气:余墨喜欢听戏文,她总不能用妖术送一个戏班子过来唱戏给他看,若是要她自己披挂上阵,那还是免了,省得她唱得太难听把对方惹恼了。

沉香如屑
沉香如屑小说番外

作品介绍:《沉香如屑》是苏寞写的一部仙侠题材小说,讲述了一只名叫颜淡的千年狗腿莲花精的故事。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

彩票 | bet | 澳门葡京 | 阳光在线 | bet | 极速牛牛 | 阳光在线 | | 500彩票 | 阳光在线 | 诚信在线 | 阳光在线 | 诚信在线 | 诚信在线 | 优德 | 500万彩票 | bet | 电子书 | 好茶 | 极速快三 | 体育开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