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佳期如梦》番外:执子之手

    发布时间:10-31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阿姨,到北京了,要下飞机了。爸爸会来接我和妈妈,阿姨有人来接吗?”小男孩歪着头看着佳期。

    佳期努力微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阿姨,再见了,不要再哭了哦。”

    “嗯,再见,谢谢你。”

    佳期还坐在位置上,机舱里的乘客已经走完了。

    “小姐,需要帮忙吗?”一个很年轻的空姐,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很温暖,不是惯常的职业的笑容。

    “谢谢,我这就下。”佳期轻轻起身,接过空姐递给她的那件小小的行李。

    通道里只她一个人在走,脚步的回声很响,空落落的,仿佛有东西砸在头上,佳期觉得浑身都使不上劲,通道里的灯光很刺眼,眼睛酸得睁不开。

    今天的通道好似很长,怎么也挪不到头,拐了个弯,终于快到出口了。

    “佳期!”

    佳期抬起头,模糊地看到孟和平的影子。

    “佳期!”他向她跑来了。

    她晃了晃,他已跑到跟前,伸手扶住她,另一只手接过她的箱子。

    “走吧。”他轻轻地说,轻轻地拥住她向前走。

    “先去吃点东西吧。”上了车,孟和平对她说。

    “我不想吃。”

    她只觉得累,很累,累得不想看,不想说话,不想去想任何事情。她坐在后座,头轻抵着车窗,闭上眼睛。孟和平的车开得很稳,他也没有再说话。外面有些轻微的沙尘,略微遮了午后的阳光。但春日的阳光终究有些暖意了,透过车窗,也能感觉到。

    “送我回我的公寓吧。”佳期忽然说。

    她的公寓并没有退掉。

    当日她也就是只带了那一件小小的行李去的上海。

    “好。”孟和平沉默了一下。

    “我送你上去。”孟和平将车熄了火。

    佳期张了张嘴巴,想说什么,却又没说。

    打开门,佳期觉得有些恍惚,她慢慢走到沙发旁,就在防灰的布罩上坐下,眼睛盯着地面。

    “佳期。”他放下箱子,走到她身边。

    她没有应声。

    “佳期。”他慢慢蹲下来,在她的面前,看着她。

    过了多久,不知道,她慢慢抬起头看他,他就在她的面前,近在咫尺。他就那么看着她,他的眼睛深深深如秋日的夜空,清远静谧。

    “我没事。”她的眼神越过他,轻轻吐出几个字。

    “你回去吧。”她的眼睛红红的,说完长长的睫毛又垂下去。

    他站起身来,她没有抬头,以为他要开门走了。却没想他大步走到窗前,拉开落地窗的窗帘,推开一条窗缝,然后回过来拉开旁边沙发的布罩,再去卫生间。

    “你,你干嘛?”佳期有些不知所措。

    “帮你整理房间。”他脱下外套,卷起袖子,今天他没穿西装,一身休闲装,他没看她,只忙他的。

    就这样,佳期一直坐着,他忙进忙出,终于把房间收拾好。最后叫了外卖,看着佳期多少吃了点。

    “佳期,好好休息。”

    “嗯,今天,谢谢你。”她站在玄关,头顶的一盏灯将黄晕的光洒在她的头发上,她终于与他对视。

    “佳期,手机开着,好吗?这两天照顾好自己,我明天要出去两天。你——”他没有再说下去。

    她知道他要去哪里,她的心一阵抽痛,不能再言语,她只觉得连手指尖都开始颤抖了。

    “好。”慢慢吐出一个字。

    他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黑色静谧的眼睛直视她,就在她转开眼时,他伸出手握住她的手。他感觉到她在颤抖,她的手冰凉,他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只用手紧紧握了握她的手,打开门走了。

    躺下,无声地流泪。

    “一百年,不许变。”

    她想起他和她的约定,她想起那夜的烟花。

    “不然放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在这世上,我一想起来,就觉得难过。”

    一想起这句话,她痛彻心扉。

    当她爱上他的时候,他却再也不在她的身边了。

    “正东,我爱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

    “正东,我爱上你了,你真残忍,就这么抛下我了。”

    她抓紧被角,呜咽着。在这最深的夜里,她知道她再也不能见到他了,她知道他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她再也不能回头找到他了,是,她是让他安心地走了,可是在这深夜里,她却仿如跌进了无尽的黑暗,那强撑的最后一丝坚强,也在此刻给剥离了。

    似梦似醒,佳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有明亮的光线从遮光窗帘的缝隙里漏进来,应该不早了吧,可是她却不想起来,也不知道起来要做什么。她不敢想昨天,不敢想今天,不敢想明天,如果真的可以,她宁可就这样躺下去,躺下去。

    手机响了起来,她不想接。唱了很久,很顽固。

    手机又响了起来,不想接。

    过了好一会,手机再一次响起。

    一个很陌生的号码。

    “喂。”

    “你好,是尤小姐吗?”一个很温柔的声音,仿佛春天里刚发芽的杨柳枝,轻轻地拂过你的手背。

    “是,”佳期的嗓子有点哑,“请问您是哪位?”

    “你好,我叫苏畅。”她停了停,“我是孟总的秘书。”

    “孟总的秘书?”

    “啊,孟和平是我们老总。尤小姐,你现在方便吗,我买了些东西给你送过来。”

    佳期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坐起身,“不用了,真的不用,谢谢你了。”

    “尤小姐,请你不要见外,这没什么的。”她顿了顿,“其实,我已经在你门外了。”

    “??!”佳期一下有点懵,“那,那请你等一下,我马上来。”

    她手忙脚乱地起床,赶紧冲进卫生间,刷牙,抹脸,用一个发圈把头发胡乱绕了几下。

    打开门,“对不起,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是她!苏畅愣了一下,想起在那个午后,在临街的咖啡厅里,见到的那个有着亮亮黑眼睛的女孩。佳期。苏畅的心里一下涌上这个词。只是,今天的她很苍白,眼睛有些肿。

    “啊,没关系的。”苏畅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奶茶还是热的,这是西点,水果,一些小零食。”苏畅一样样交代。

    “谢谢你,进来坐会儿吧,哦,我拿钱给你。”

    “不用,真的不用了,你休息吧,我走了,再见。”苏畅对她浅浅一笑,佳期注意到,这是一个很清秀,很舒服的女孩。

    “那,谢谢你。”

    乘着电梯向下,苏畅想起昨晚接到的电话。

    “苏畅,你好。我有急事去上海,今晚最后一班航班。麻烦你明天帮我处理一件事情。”孟和平的语气有点急。

    “孟总,您说。”

    “请你明天上午卖点吃的东西,帮我送给一位尤小姐,地址你记一下。”

    “好的。”

    “到时买杯原味的热奶茶。谢谢你了。”

    “不客气,孟总,您放心,我一定送到。”

    苏畅知道,孟和平从来没叫她处理过私人事务,孟和平的身边,除了阮小姐,再没有其他人,所以,苏畅真的很好奇,是哪一位“尤小姐”能让孟和平在上飞机前急急地打个电话过来让她这个秘书去“买点吃的”。现在,苏畅知道了,这不仅仅是“尤小姐”,这是“尤佳期”,是那个寂寞的在窗前抽烟的男人心中的“佳期”。

    苏畅拿出手机,拨出号码,

    “孟总,您好,尤小姐接了我的电话,东西送到了,您放心。”

    佳期接到徐时峰的电话时已经回来一个多月了。

    佳期到他事务所附近的咖啡馆等他,徐时峰忙完手上的事情就过来了。

    佳期用勺子搅着咖啡,不说话。

    “佳期,我要是不打电话给你,你也不会联系我吧。”

    佳期放下勺子,“是,我想静一静。”

    “静一静?”

    他忽然狠狠地批评她:“你真是自作自受,又把自己给折腾了一回,当时我怎么说来着的,我叫你别往里头跳,你偏不听,这下好了,伤得不轻吧。你叫我说什么好!不过——”

    他忽然缓下声音来,叹了口气,“我真没想到你竟然——爱上了他。”

    佳期的手抖了一下,内心深处仿佛有块地方生生地被揪了起来。

    沉默。

    佳期拿手扶住额头,她觉得头微微地疼,午后的日光有些晃眼,路旁的香樟树开始掉叶,黄的红的树叶落下来,风一吹,铺展一地。行人不多,她看着这些不相识的人匆匆地走过,忽然觉得落寞。是啊,在这匆匆的过往中,多少人在擦肩而过呀。

    “接下来怎么打算?”徐时峰终于还是问她。

    “我差不多好了,”她轻轻地说,“他说过,希望我幸福地生活,所以,我不能,不能这样下去,我会好好地过下去。”

    “还回原来的公司吗?”

    “不想回了,再说肯定早有人顶上了,我这两天把简历整理出来往其他地方投投看。”

    徐时峰喝了一口咖啡,“要不我帮你推荐一下。”

    她微笑:“不了,实在没地儿要我,我就来给你们扫大楼好了。”

    徐时峰晚上有应酬,喝完茶佳期就回去了。

    她坐了几站路,在家乐福站下来,进到超市里买了一些东西,特别记着买了些面粉,叮叮说想吃她做的虾仁烧卖。她回来后的第一个双休日,绢子就打电话给她,说是上回还欠着一顿饭呢,就带了叮叮来和她一起出去吃饭。之后每个星期的双休,她都和绢子叮叮过,一块儿做饭,一块儿搭积木,一块儿散步,一块儿出去购物。叮叮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子,佳期有时把她抱在怀里,松松软软,和着一股小孩子的香气,那一刻,觉得真的能放下好多沉重的东西。

    绢子没问她任何“迈巴赫”的事。

    佳期也没向她说任何事。

    佳期提着大袋小袋,有点沉。

    公寓楼前,停着一辆银灰色的车,夕阳的光射在车顶上,形成金黄的光晕。而他,斜倚在车上。

    佳期停住脚步。

    他上次回来后,给她打电话,她说,“谢谢你,我很好,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后来他再没打电话。

    可今天,他还是来了。

    孟和平觉得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下午忙完一份企划书的审批,他取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吐出,在这样的吐纳里,却无法把心中的郁闷吐得干干净净。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看见佳期了,虽然,他知道佳期过得很平静,但是,他却无法平静,他想见她,想看到她,真的很想。

    匆匆抓起外套,拿起钥匙,开门对秘书交待了一句,“我要出去,今天不回公司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他把车开到她家楼下,熄了火。他没急着上去。午后的小区很安静,有居家的老人们带着两三岁的小孩儿出来玩耍,所以,这一刻的小区只偶尔听到老人絮絮叨叨的说话声和小孩子们顽皮的尖叫声。

    孟和平忽然想起多年前,也是这样的午后,他和东子爬墙进到纪家的情景,他们把纪家厨房里所有的筷子都拿走,然后到大院的篮球场上用筷子拼出“纪南方,手下败将”几个字。孟和平到现在都记得,那天东子坏坏的得意的笑,而纪南方一脸的痛恨,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

    可是,可是,孟和平摇了摇头,心里有个轻轻的声音“东子,你还好吗?”

    那天,他接到东子的电话。

    “东子,新年好!”

    电话那头不吱声。

    “东子?”

    “孟和平,你这个笨蛋,你这个大笨蛋!”

    孟和平一下愣住了,从小到大,他从没连名带姓地叫过他。

    “孟和平,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我还真没见过你这样儿的,你说,你为什么把她又送回来,为什么?我要是你,我死也不会放手,我死也不会把自己爱的人往别人那儿推。孟和平,我可看清你了,也活该你这么多年受活罪,心爱的人在眼前,你都不会争取,你他妈有意思吗?”他停了下来,不再说话,孟和平也没有声音,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过了好一会,阮正东长长地叹口气,声音低沉,

    “可是,和平,要是可以,我真想和你干一架,咱俩从小到大,从没打过架,我真想,好好跟你打一回……”他忽然哽住声。

    《佳期如梦》番外:执子之手
    《佳期如梦》番外:执子之手

    “阿姨,到北京了,要下飞机了。爸爸会来接我和妈妈,阿姨有人来接吗?”小男孩歪着头看着佳期。佳期努力微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鞍⒁?,再见了,不要再哭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