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岁月是朵两生花番外 出轨记

发布时间:11-14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2012年的夏天,周越越何必结婚三年,颜宋秦漠结婚两年。颜宋回国探亲,和周越越相聚在C市某个落魄艺术家钟爱的街头咖啡馆。

周越越难以启齿地对颜宋说:“宋宋,我和何必那小子,最近好像进入了传说中的三年之痒……”

颜宋:“???他怎么你了?”

周越越挺着第二胎的大肚子豪放地一拍桌子:“他要怎么我倒还好了。”拍完迅速焉在沙发上,“他就是不怎么我了啊,明明以前一直都很怎么我的。我想吧,他不主动怎么我我就主动去怎么他呗,刚准备去怎么他的,靠,居然被他推开了……”

坐在一旁喝奶昔的秦朗抬头淡定地打量一眼周越越隆起的大肚子,咬着吸管礼貌地保持沉默。颜宋也保持沉默。

周越越紧张道:“问题是不是很严重?”

颇宁方女下杯子:“严重你个头,三年抱俩还痒?我看是你的皮在痒.”

秦朗赞同地点头:“你们这个不能算是三年之痒,我妈和我爸才是真的在痒,最近我爸都很晚才回家,还骗我妈说他人在事务所加班,结果听他秘书vonshire划y姐姐说他每天下午不仅准时下班,还都第一个走……鱼”

颜宋拿起小盘子里的芝十蛋糕一把堵住秦朗的口宝。

周越越惊讶:“怎么可能“严谨正直有责任心如秦大师也出轨了“我的个太上老君如来佛哟……”

颜宋窝在沙发里,神色晦暗不明,半天,道:“还没确定是不是真出了,疑似而已。”又过半天,补充一句:“真出了我就和他同归于尽。”再过半天,叹了口气:“算了,要真出了我还真能和他同归于???不能吧,总不能让秦朗成孤儿。”叹完转头问秦朗:“要我和你爸离婚你是跟我还是跟你爸。”

秦朗安详地喝完一整瓶奶昔:“你们殉情吧。我当孤儿。宝”

两天后,何大少请朋友吃饭。朋友带了他妹妹,何大少带了周越越,周越越带了颜宋,颜宋带了秦朗。一行六人在玉满楼坐定、点菜、开饭。何大少的朋友姓周,开了家广告公司,和在省台做主播的妹妹并称为C市媒界的大小周。大周坐在颜宋旁边,一顿饭对心不在焉的颜宋照顾得分外周到。

几个人都是T大毕业的校友,酒过三旬,免不了共同追忆往事。不知怎么说到学校毕业的名人,小周笑道:“听说建筑大师秦漠的夫人也是从我们学校毕业的?她考进来读研究生是2008年吧,我2007年毕业,刚好跟她错过。听何总说何太太一也是T大2008级的研究生,有见过秦大师的夫人吗?”

秦漠的夫人一口水呛进喉咙里,大周立刻递纸巾过来。

何太太看一眼秦漠的夫人,看一眼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大周,思考一阵,面向后者严谨道:“见过,不过听说他们俩最近感情不好,快要离婚了,要你们谁对他俩其中一个有意思,我觉得大可不必拘泥陈规,尽早一下手。

秦漠的夫人又一口水呛进喉咙,大周伸手过去帮她拍背。何大少看何太太一眼,何太太用力瞪回去。何大少皱眉低头发短信。

小周捂住嘴:“不会吧,听纽约建筑界的一个朋友说,秦漠特别爱他这个太太,两年前为了现任太太还和画家格温妮丝毁婚来着,怎么就要离婚了……啊,难不成是因为那个小模特儿薇薇恩?”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响起:“薇薇恩是谁?”一个男声,一个女声,前者温厚低沉,后者飘飘忽忽。

何太太转头讶道:“啊啊啊,秦漠?秦漠!你怎么来了?!”何大少收起手机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小周僵硬地看着横空出世的秦漠,保持被雷劈了的表情,看着何太太:“你们,是朋友?”秦朗则正襟危坐地抬起一只手和他爹打招呼:“你是过来办离婚手续的吗?”飘飘忽忽的颜宋微不可察地和大周拉开一点距离,大周站起来礼貌地伸手和秦漠打招呼,服务员也跟着进来忙着加椅子加餐具,场面一时热闹非凡。本应风尘仆仆却一点也看不出风尘仆仆的秦漠漫不经心和大小周一一握手,漂了低头喝果汁的颜宋一眼,在小周身旁服务员加的空位置上坐下,看着周越越漫悠悠道:“听说你在张罗着帮我太太相亲,我就过来看一看。”

周越越连忙摆手:“今天这一顿可不是在相亲,是何必请周总吃饭,我们顺便过来蹭饭。”

大小周露出莫名神色。秦漠含笑点头:“嗯,我知道,听说你安排的相亲流水宴是从明天开始,我打算一场不漏地全部观摩一遍,所以提前过来一天。不打扰你们了,我有话想和秦太太说,你不介意我先把她领回去吧?”

小周讶道:“秦太太?”

秦漠绕过两个座位握住秦太太的手,将她拉起来牢牢锁在手臂中,微笑道:“先失陪了。”秦朗默默地爬下凳子跟在他爹娘背后。

包厢门打开又关上,小周仍捂着嘴巴,半天,道:“那是秦夫人?满沉静的人,看不出来??!秦大师和秦夫人他们贤伉俪看起来不像感情不好啊,怎么就说他们要离婚了?”大周惋惜地看了会儿包厢门,没说什么。周越越小声质问何必:“我给宋宋安排相亲的事儿是你告诉秦漠的?你们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何必回忆:“林乔死那一年,颜宋不是跟秦漠分手了吗?那时候你站在颜宋那一边,也不接秦漠电话,他就给我打电话了,说颜宋是个认死理的人,很多事情不能逼她,要给她空间让她自己想通,他那时候自己也有一堆麻烦事儿要处理,不能经常纽约c市两边跑,让我帮他看着颜宋。就是这样。”回忆完沉声对周越越道:“他们俩的事儿以后你要再掺和就把你送去新东方学英语。”周越越指控:“你明知道我最讨厌英语。”何大少悠然道:“就是知道你最讨厌学英语。”

秦漠姥爷的老房子里,秦朗被赶去自己房间里面壁思过。秦漠锁上卧室门:“晚饭吃好了“那去洗澡吧,我累了,洗完澡好睡觉。”颜宋欲言又止,握着秦漠给找出来的睡衣乖乖去洗澡。洗完澡出来,边吹头发边想这件事应该怎么和秦漠说清楚。片刻,等秦漠一也洗完穿着浴袍出来时,轻声道:“那个相亲流水宴我不知道,我就是回来和周越越聚聚。”

秦漠操着手看她。坐在床上的颜宋想想,咬咬嘴唇,豁出去道:“你看起来好像也不大在乎,那我就去相吧,你骗我那么久也该骗腻了,早点摊牌也好,我小时候看童话故事,就奇怪为什么王子公主结婚了故事就打住不讲了,原来结婚后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说不定哪一天他们俩就离婚了,就不能在一起了……”说这一番慷慨陈词时突然被秦漠抱住压在床上,丝绸睡裙被捞起来紧紧贴着胸口,喘了好大一口气。秦漠咬着她的脖子:“嗯“我骗你什么了?”他的手在她身上四处点.火,她一张脸通红,别过头去难耐道:“你……每天晚.上都那么晚回来,你说你在……办公室加班……”他的吻从脖子扛移上去,低笑一声:“每天晚上?我不在,你是不是很想我?”

她使劲捶一下他的背,却因为浑身瘫软,根本没有力道。他去吻她的唇,她偏开头不让她吻到,本意是想严词相逼,让他给个解释,话一出口才听到声音糯得没谱:“别想这样就过关,你骗我,还想继续骗我,你不说我就,我就……”打算说个威胁的话,想了半天没想出该说什么。而身上的睡裙已经被秦漠彻底地、完整地剥了下来。他在她耳边轻轻吹气:“你就怎么?”

最终秦太太也没能把秦先生怎么了,反而,一遍又一遍地被怎么。

醒来时正好半夜两点,窗外的月光透进来,颜宋觉得脸上有点痒,一睁眼看到秦漠撑着头正轻轻用手描她的眉毛,看到她模糊的目光,停手扯了址她的腮帮子,笑道:“醒了,肚子饿了,下去给你做个三明治?”说着就要下床。她一把抓住他。他侧头打量她,饶有趣味的:“你是,还想”她猛地放开他,将被子裹得紧紧的,半天,低低道:“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我了?我想,说不喜欢也不对,不喜欢你不会……”没说完脸就红了红,三秒之后又理直气壮:“不对,很喜欢你就不会骗我,还不给解释,就只能说是不太喜欢了。”说完做出思考模样,在脑海里搜索一个合适的比喻:“现在的我对你来说是不是就跟一块鸡肋似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空气静默半晌,秦漠难得惊讶:“虽然说你这样吃醋我很高兴,不过……”他揉着额头无奈叹一口气,侧身从外套里拿出一串钥匙,亮晶晶的,放到她眼前:“你生日快到了,本来想说给你个惊喜,看来再不和你说清楚,惊喜就要变惊吓了。”她看着钥匙发愣,他上床将她连被子一起抱在怀里:“你想要的海边的大房子,我亲自看着他们装修,每一个细节都是你想象的模样。宋宋,你怎么会是鸡肋,我们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我只担心你哪一天又离开我。”

她在他怀里轻轻发着抖,突然像个破茧而出的蝴蝶,从被子里伸出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睑贴着他的睑,是她能做出的最亲密的动作,她在他耳边轻轻呢喃,糯糯的嗓音里带了哭腔,这么大的人了,居然像小时候一样:“怎么办,哥哥,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了。”他微微偏头吻她的嘴角:“肚子不饿了?”

她摇头,主动去够他的嘴唇。他含糊道:“那,再来一次?”月光将蓝色的床单铺满,像躺在寂静的大海上,气氛正好,秦朗的声音在卧室外响起,伴随着撕心裂肺的挠门声:“爸爸,我肚子饿了,我今天晚上没吃什么东西的,我要饿晕了……”

推荐: 岁月是朵两生花番外
岁月是朵两生花番外 出轨记

2012年的夏天,周越越何必结婚三年,颜宋秦漠结婚两年。颜宋回国探亲,和周越越相聚在C市某个落魄艺术家钟爱的街头咖啡馆。周越越难以启齿地对颜宋说:“宋宋,我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