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三)

    发布时间:12-0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江辰和陈小希的家乡在海边,台风高发地段,夏天常常有上课上到一半紧急??问枭⒀丶业暮檬路⑸?。

    大概是高二那一年的夏天,或者是高一,记不真切了,总之那时吴柏松转学过来不久。超强台风“翡翠”“珍珠”还是什么的,江辰也不记得了,反正每回听到台风的名字都忍不住感叹当局对天灾人祸的命名哲学也算天外一笔了,那逻辑就跟陈小希这人一样毫无道理可言而又随心所欲。

    那次他们才上完第二节,外面风哐哐的吹,广播体操的声音夹着风声显得十分萧索,老师看这么大的风也不敢让学生出去做操,只是强调着都不要出去,等通知,于是一班人在教室里大眼瞪小眼。

    陈小??奚プ帕匙锤剿担?ldquo;怎么办?好可怕。”

    江辰不以为意,“你又不是没见过台风,有什么好可怕的?再说还没下雨。”

    话才讲完,豆大的雨啪啪地砸在了玻璃窗上。

    陈小希的脸更苦了,她又转头去看隔壁组的吴柏松,他正对着她得意的挑眉毛。

    小希小声地问江辰:“那个,你相信通灵这样的说法吗?”

    不等他回答她又继续往下说,“我其实不相信的,前两天我看了一部韩国鬼片叫《笔仙》,跟吴柏松聊到的时候他说他请过笔仙,我不相信,我们就约了体育课到美术室去请笔仙,我们问了一些很无聊的问题,比如说笔仙你是男是女之类的,最后吴柏松还问了说,笔仙明天会下雨吗?它说会,他又问,明天会刮风吗?它说会……昨天明明是大晴天的,今天真的就刮风下雨了,而且我握着笔的手真的没有动。”

    江辰扫了一眼她的手,玩笔仙?何不干脆手牵手出去走?

    陈小希见他不吭声,以为他不信,于是又追问:“你也觉得笔仙是骗人的对不对?”

    在陈小希心里,只要江辰说是假的东西就一定是假的,这样她也就可以不用怕那笔仙还笔鬼什么的来抓她了。

    谁知道江辰面无表情地说:“不知道,科学上有很多不能解释的东西,没遇过的不代表不存在。”

    白痴,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天气预报啊。

    陈小希心里很惶恐,如果要说她有什么信仰的话,她的信仰就是江辰,江辰就是她心中的神,她的神都不确定存在不存在的东西,那就是存在了啦……她要被鬼抓走了啦……

    江辰看着陈小希的表情千变万化,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的都是怕,他由衷地觉得真开心。

    陈小希小心翼翼地问:“你不觉得鬼神什么的很无稽吗?”

    江辰阴沉地说:“不觉得,任何事物都有存在的可能性,鬼也一样。”

    像是配合他的话似的,外面突然传来哐当很大一声,大概有什么重物被风吹落了。

    陈小希吓得缩了一下脑袋,可怜兮兮地说:“待会如果??位丶夷憧汕虮鸲挛蚁茸甙?。”

    她会这么说是因为江辰前科累累,常常她整理完书包一抬头,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真是怀疑他有学过凌波微步。

    江辰没好气:“你让笔仙送你。”

    陈小希不理他,开始把桌面上的东西往书包里装,生怕待会江辰趁她收拾书包的时候先跑。

    果然大概过了三四分钟,学校的广播开始传出校长那听上去就很斯文败类的声音:“老师们同学们注意了,因为台风来袭,学校决定紧急???,请同学们立刻回家,不要在学?;蛘呗飞隙毫?,请同学们回家的路上注意安全。”

    他们离开学校的时候雨是停了,但风有越吹越猛的趋势,陈小希驮着特别沉的书包为了能追上江辰的脚步而气喘吁吁。

    江辰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忍不住还是说了:“你是白痴吗?”

    陈小希想说不是,但又提不出有力证据,所以只能愣在原地以面对飞来横祸的态度消极地皱眉。

    江辰伸手去提起她的双肩书包,她因为书包的重量减轻而拗了一下背后的两片蝴蝶骨。

    两秒之后,江辰面无表情地松手,突然重新加到肩膀上的重量和迎面吹来的狂风差点让陈小希摔一个倒栽葱,幸好她手忙脚乱地抓住了江辰的校服。

    “知道重了吧?”他说,“还傻乎乎地多背了一堆课本。”

    她稳住身子之后松开他的衣服,“他是怕我太轻了,被风吹走。”

    刚刚她和江辰要走出教室门时吴柏松突然冲上来往她书包里塞了几本课本,说增加点重量才不会被风吹走。

    “你从小到大遇到多少次台风了?什么时候被吹走过?”江辰只觉得无奈,怎么会有这么白痴的人。

    “我当然知道我不会被风吹走。”陈小希振振有词,“可是吴柏松不知道啊,他是外地人,他们那里不刮台风的,他也是一片好心,我不能泼他冷水啊。”

    江辰不得不承认,他对陈小希这样的解释感到很意外,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只好哼了一声:“随便你。”

    陈小希突然眼睛一亮,说:“不然你替我背书包,我替你背书包,我们手牵手走。”

    她问出这句话是抱着“问一下也无妨”的心情的,毕竟这个世界光怪陆离,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人类上天了,人类造的星星也上天了,人类围观的凤姐还红了……所有没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江辰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可以再不要脸一点。”

    “可以吗?”陈小希瞪大了被吹得有点干涩的眼。

    江辰伸出两指,比了一个要插她眼睛的手势,陈小希笑眯眯地偏头躲了一下。

    “走吧,白痴。”江辰拉着她书包的肩带往前拖。

    陈小希被拉得脚步踉跄,“唉你慢点。”

    长长的路上没什么人烟,风里走着两个年轻的孩子,拉着彼此的书包带,讲话的声音被风呼啸着吹得支离破碎。

    江辰:“你们还问了笔仙些什么问题?”

    陈小希:“很多啊。你真的相信吗?我后来一想,一定是吴柏松的手动了,他应该是之前看了天气预报,骗我呢。”

    江辰:“以你的智商能想通真是难为你了。”

    他声音太小风太大,陈小希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

    江辰:“没有,你有没有问笔仙那个很重要的问题?”

    陈小希脸红:“我不好意思问,我也不敢问。”

    江辰一头雾水:“什么东西不好意思问不敢问?”

    陈小希:“我怕问了笔仙你会不会喜欢我,它要是跟我说了你永远不会喜欢我的话,那我就不能再喜欢你了。”

    ……

    江辰转过头去看她:“为什么不能?”

    陈小??醋潘苋险娴厮担?ldquo;那样的喜欢太难过了,我可能就得放弃你了。所以我不想知道,你也别跟我说你永远不会喜欢我这样的话。我怕我有一天会跟你说江辰你就跟我说你永远不会喜欢我让我死心吧,那是气话,你别当真,你到时别真的对我说那句话。”

    江辰看进她眼睛的深处,影影绰绰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轻轻地拨动了心里那跟弦,他有点不自在地别开了视线,“嗯。”

    一起沉默地迎风走了一会儿,江辰突然说:“其实我刚刚说的你有没有问笔仙那个很重要的问题不是你想的那个。”

    “??!那是什么?”

    “白痴有没有得医。”

    ……

    “陈小希别把嘴张那么大,风进去了。”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三)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三)

    江辰和陈小希的家乡在海边,台风高发地段,夏天常常有上课上到一半紧急??问枭⒀丶业暮檬路⑸?。大概是高二那一年的夏天,或者是高一,记不真切了,总之那时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