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五)

    发布时间:12-03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依然是要用“那是高x那一年”这样的句式开头,做惯了学生的人都有那么一个毛病,你想不起2005年在做什么,但把2005年这个概念换算为初一初二初三高一高二高三这样的年级数,你就可以开始滔滔不绝地回忆。

    那是高三那一年的上学期,艺术考生陈小希同学必须要跟着老师同学坐四个小时的大巴,到达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去进行为期半个月的美术培训。

    走的前一天陈小希在放学的路上问江辰:“我明天就出发了,你会不会来送我?”

    “不会。”他说。

    “哦。”陈小希掩饰不住失望的表情,“明天星期天耶,反正你都没事,就来送一送我嘛。”

    江辰没好气:“谁说我没事,我星期天要去参加物理竞赛。”

    “呵呵,我忘了。”她挠挠头,“那你加油哦,考个第一名回来没问题吧?”

    “你说得倒是容易。”他瞪她一眼。

    “当然容易,又不是我去考……”

    陈小希长叹一口气,“怎么办?我觉得我还没有走我就开始想你了啊。”

    江辰假装听不见,“你行李什么的都整理好了吗?”

    “没有,我妈不肯帮我整理。”陈小希抱怨,“她说她要看《春天后母心》没空,她就是有一颗后母心。”

    江辰笑,“你自己不会整理???”

    陈小希说:“我就不信我妈不会帮我整理!跟她拼了!”

    ……

    吃完晚饭陈小希在房里收拾行李,她妈在外面对着《春天后母心》抹眼泪。突然窗户好像被什么东西叩地敲了一声,陈小希探头出去看,楼下站着一个人,正朝她房间扔小石头,她吓了一条,巷子的路灯太昏暗,她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她把头缩了回来,很快又伸了出去,小声地问:“谁呀?”

    “江辰。”传来低声的回来。

    “我马上下来!”

    陈小希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飞下楼梯的,穿的还是睡衣和室内拖鞋。

    “你跑那么快干嘛?”江辰被她那脚不沾地的跑法给吓到了。

    “我怕你跑掉了嘛。”陈小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我在这里,能跑到哪里去?”

    “我哪知道你能跑到哪去?我常常找不到你。”陈小希说。

    江辰很无奈,她粘他粘得就差没有跟他一起上男厕了,还说常常找不他?

    “你找我干嘛?”陈小希笑得三八兮兮,“舍不得我啦?要来吻别???”

    “脸皮真厚。”江辰评论道,然后从兜里掏出几张扑克牌一样的东西,“这个给你。”

    “什么东西?”陈小希接过来就着路灯看,“200电话卡?为什么要给我电话卡?”

    江辰说:“我家里很多这种东西,人家送的,我用不着就给你吧,你出门在外总要打电话。”

    其实那叠卡是他早上出门前请李阿姨帮忙买的,不过这个陈小??梢圆挥弥?。

    “我妈买了一张给我的。”陈小希说,“你给我那么多张我打不完啊,还都是五十块的。”

    江辰耸耸肩,“打不完就扔了。”

    说完转身要回家,陈小希忙叫住他:“等一下啦,那个谢谢你。”

    “嗯。”他说,然后又要走。

    “哎呀你别老是那么急着走嘛,你尿急哦。”陈小希脱口而出之后特别后悔,低着头解释,“我妈常这么说我爸来着……”

    江辰默默地收回脚步,“那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也没有啦。”陈小希低头用左脚踩右脚,“只是将会有一段时间不能和你说话,有点舍不得。”

    江辰心里叹了一口气,语气平淡地说:“不是给了你电话卡?”

    “???”陈小希惊喜地抬头,“那我能打电话给你哦?”

    江辰说:“电话卡在你手上,你高兴打给谁就打给谁。”

    陈小希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我天天都给你打电话,你不要不接我电话哦。”

    江辰说:“有什么好天天打的?我把我家电话线拔掉。”

    陈小希说:“不要这样子嘛,我保证每天只给你打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江辰瞪她,“你以为我那么闲???”

    “那半小时?”

    “每天半小时,你新闻联播???”

    “二十分钟?”

    “不要。”

    “十分钟?”

    “不要。”

    “五分钟?”

    “不要。”

    “喂你故意的哦?都不要那你干嘛给我电话卡?”陈小希跺脚。

    江辰笑着反问:“我不是说了我家里很多没人用吗?”

    陈小希:“我要回家了……”

    江辰:“你内急?”

    陈小希:“……”

    从此每天晚上七点,随着新闻联播声音从电视机传出,江辰家的电话就响了。江辰都会冲在李阿姨接起电话的时候先接起,李阿姨常常被旋风一般刮到电话机前的江辰给吓到,有一段时间接电话前都会四处看一下,确定江辰没有要冲过来的意思才慢慢走向电话机。

    江辰每次接起电话会先沉默大概两秒,然后才说:“喂。”

    也不知道陈小希怎么从一个“喂”字判断出他的声音的,总之她会很兴奋地在电话那头拖长了声音说:“江辰,你好哇——”

    她在电话里跟他讲培训的老师长得像山顶洞人,讲一起培训的同学有一个自称毕加索,画出来的东西没人看得出是什么,为了省钱每天都要吃一顿泡面,现在闻到泡面就想吐……总之她一个人就可以讲个不停,有时挂上电话一看时间,还不止一个小时,早知当初就答应她每天一个小时好了。

    后来江辰问陈小希,你怎么从一个“喂”字就判断出接电话的人是我的。

    陈小希很理所当然,我说了会打电话给你,你就会来接嘛……

    他说,那我要是没来接呢?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五)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五)

    依然是要用“那是高x那一年”这样的句式开头,做惯了学生的人都有那么一个毛病,你想不起2005年在做什么,但把2005年这个概念换算为初一初二初三高一高二高三这样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