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七)

    发布时间:12-09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江辰只觉得异常烦躁,昨晚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梦,老是梦到同一个乱七八糟的人。而这个乱七八糟的人现在正靠在电线杆上,手里捧一个白色透明的一次性塑料杯,笑眯眯地用吸管喝着袋子里的豆浆。

    “早啊。”陈小希咬着吸管打招呼,“比平时晚了一点,睡过头了吗?”

    江辰瞟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往前走。

    陈小希忙不迭跟上,一边呼噜呼噜吸着豆浆。

    “你就不能不要在路上吃东西吗?”江辰一边往前走一边很嫌弃地说。

    “哦。”跟在后面的陈小希扁扁嘴,心想要求怎么要求这么高啊,喝个豆浆都不让,为了他她都不敢在路上吃冰棍儿了,现在连豆浆都不给喝,再这样下去她会因为营养不良而死掉的。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陈小?;故枪怨园讯菇放缘那褰喑?。

    第三节课还没下课陈小希闻着从食堂传来若有似无的香味决定自己饿了,于是回头小声埋怨江辰,“都是你害的,我现在肚子好饿。”

    江辰不理她,倒是英语老师在上面叫:“陈小希,来回答这个问题。”

    陈小??奚プ帕痴酒鹄?,手在桌子底下使劲地扯同桌静晓的校服。静晓也是一脸茫然,都快下课了,谁还会认真听课,于是她小声地说:“我没听。”

    “WhatmayT.”陈小希不假思索地回答。

    英语老师倒是幽默,笑着问:“踢谁?”

    陈小希愣了一下,喃喃地重复了一句“提水?”然后恍然大悟地说:“carrywater.”

    全班不由而同地一愣,哄堂大笑。

    老师训了陈小希一顿,大概内容是:上课开小差打搅同学对不起同学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同学的父母对不起给同学父母发工资的政府,最后才说,好你坐下吧。

    陈小希红着脸坐下,掐了静晓一把,“你还笑。”

    后桌的江辰脚在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脚,她赶紧正襟危坐,可怜兮兮地迎接迎接英语老师凌厉的眼神。

    最后总算还是熬到了下课铃叮铃铃地敲碎了陈小希脸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表情,老师前脚才踏出教室门,她就转过身跟江辰说:“真的很饿啊。”

    “关我什么事?”江辰瞪她。

    “你有东西吃的。”陈小??闪桶偷乜醋潘?,最近情人节送巧克力的歪风邪气盛行,江辰的课桌里总有一些不知廉耻的女同胞放一些价值陈小希两个星期零用钱的金莎德芙之类名字听起来就很小资的巧克力。

    江辰往课桌里一摸,还真摸出来一盒十六粒装的金莎巧克力,低头又搜寻了一下,也没看到任何署名的纸条,觉得实在很喜欢这样的做法,就应该学习雷锋叔叔的做好事不留名,该记的去记在日记里就好。

    他慢吞吞地拆开包装,捡了一颗巧克力出来,递给他同桌贝游新,“吃不?”

    贝游新摇头,“谁要吃这种甜腻腻的东西,我又不是女的。”

    陈小希举手说:“我是女的我是女的,给我吃。”

    江辰拆着巧克力球金色的包装纸,还是那句话:“为什么要给你吃?”

    陈小希理直气壮:“早上你让我别在路上吃东西,我把豆浆扔了,现在肚子饿了,所以是你害的。”

    他说:“哦,我怎么记得你丢进垃圾车的杯子是空的?”

    “你怎么……胡说!”陈小希心虚地反驳,很勉强地吞下那句“你怎么知道?”,心想这人后脑勺长眼的???

    江辰把巧克力丢进嘴里,嚼了一下真的是甜到忍不住想皱眉头,只是看到陈小希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才觉得值回票价,这大概是一种什么鬼毛病,总之他就是喜欢逗陈小希。

    陈小??醋拍强徘煽肆Ρ凰匀绱瞬还Ь吹奶热咏俗炖?,恨不得扑上去抠出来,逼他跟伟大的金莎巧克力道歉。

    江辰最后还是受不了她那流浪小狗望着骨头的可怜模样,把整盒巧克力都推给了她,可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小心肥死”才觉心里平衡。

    陈小希转身就和静晓凑着脑袋你一颗我一颗地分起巧克力来,江辰咕噜咕噜灌了几口水下去才对着贝游新说:“什么鬼东西啊,真甜。”

    贝游新笑着说,“你怎么老跟陈小希耍幼稚?”

    江辰不以为然,“配合她的水平而已。”

    “江辰。”贝游新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那本小说你看完了没?”

    江辰警觉地瞄了一眼前座的陈小希,低声说:“忘了带回来,明天还你。”

    “少给我假装忘了,放学我去你家拿,很多人排队在等着借。”贝游新一脸心知肚明地嘿嘿笑。

    谁假装忘了?那本小说害得他一整夜都在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他一刻都不想多留。

    “江辰。”陈小希突然转过来,笑靥如花,眼睛亮晶晶像闪烁着阳光的水面。

    江辰吓得忍不住往后缩了一缩,在梦里她就是这样笑的,像贴在僵尸脸上的符纸一样贴在他眼前,笑眯眯一会儿大声一会儿小声地叫“江辰江辰”,真的是让人很烦躁。

    “干嘛?”语气自然是烦躁的。

    陈小希莫名被凶了一句,也忘了要说什么,只好默默地想着“我刚刚想说什么来着”又转了回去。

    倒是吃巧克力吃得很欢的静晓很义气的帮小希说话:“你凶什么凶???”

    江辰当然不可能解释他到底在凶什么凶,跟别的女孩子似乎也多少话说,所以干脆笑一笑就低头找下一节课的课本。

    静晓趴在小希肩膀上咬耳朵,声音确是不大不小足够让后桌的听到:“小希,我跟你说哦,上次你去我家玩,我哥说你很可爱呢。”

    小希抖动肩膀躲开静晓,笑着拍她,“胡说,你哥都不搭理人。”

    “你不就喜欢不搭理人的。”静晓说着还故意瞄了一眼江辰。

    江辰不理静晓的调侃,倒是望了陈小希几眼,笑得耳根都红了,很开心的嘛。

    中午吃饭的时候陈小希挑了几下筷子就不动了,问身旁的静晓,“有没有觉得吃太多巧克力后很腻???”

    “有。”静晓把筷子一扔,餐盘推到对面的贝游新面前,“我完全没动到筷子。”

    贝游新一脸“赚到了”的神情,挪过她的餐盘,还问小希说,“你用不用我帮你分担?”青春期的男孩子食量永远是个迷。

    陈小希摇头:“我不吃的话下午很容易饿。”

    “食量真大。”江辰下结论道。

    “你干嘛今天老跟我过不去???”陈小希咬着筷子很委屈,虽然他平时也不给什么好脸色,但是总觉得今天有特别在找茬的感觉。

    江辰一怔,迅速转移话题:“你这样咬着筷子就不觉得嘴里都是木屑?”

    他这么一说小希忽然觉得嘴巴里真有木屑,呸呸地吐了两下舌头,吓得贝游新张开双手护着两个餐盘,“我说你别把口水吐过来啊。”

    下午放学,贝游新跟着他俩一块儿回家,陈小希觉得奇怪,追问了半天得到的解释是江辰邀他去家里玩,小希就彻底不平衡了,她和他邻居了十几年,连他家院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凭什么贝游新就能去他家玩。于是陈小希很婉转地向他们表达了她也愿意拨冗去江辰家玩的意愿,他们都表示,不欢迎。

    可怜的小希觉得很失落。

    贝游新盘腿坐在江辰家大厅沙发上,啧啧称奇:“你家的影音设备看起来很高级啊,改天找兄弟们来你家看碟啊,嘿嘿……”

    后面嘿嘿两字笑得百转千回,生怕人家不知道他脑子里在转些什么。

    江辰从房间走出来,把书丢给他,“想都别想,我妈杀了我。”

    “嘿嘿。”贝游新随手翻一翻书,“上次我借书给王达庄,那小子死活不肯还,最后还回来居然还偷撕了几页。”

    江辰喝着水不接茬,贝游新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王达庄喜欢陈小希你知道吧?”

    江辰握着杯子的手忍不住收紧,突然觉得怒火中烧。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七)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七)

    江辰只觉得异常烦躁,昨晚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梦,老是梦到同一个乱七八糟的人。而这个乱七八糟的人现在正靠在电线杆上,手里捧一个白色透明的一次性塑料杯,笑眯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