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小说结局的3种方式

1.悲剧

一个故事讲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会发现只有死亡是最好的结尾。事实上在虚构写作中,死亡确实是一个非常便当的经常被使用的结尾方式;死尤其能体现传统的悲剧美学的原则。

2.大团圆

好莱坞有一个说法,观众自己掏腰包来看你的电影,你为什么让观众心里堵着,心里不舒服地离开电影院呢?这没有道理嘛,你定要他心里舒服,他掏钱到电影院里坐一个半小时,绝不是来受折磨的。

3.填坑

这也是很习见的结局方式,所有的推理小说结局几乎都是揭谜,比如克里斯蒂就很典型。克里斯蒂尽管是20世纪作家,但是她小说的美学方式基本上仍是经典的传统的。作家在开始设置了一连串的谜,构成一个连锁的巨大的谜团,到最后就像剥笋似的一层一层把谜底揭开。这个也不多说。

小说结局列表

  • 凉生我们不忧伤小说版大结局 作者:乐小米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是著名作家乐小米所著的虐恋向言情小说,讲述了程天佑、凉生、姜生三个人之间千回百转,横跨二十年时光的爱与守护、深情与陪伴的故事。整套书分为五部,分别为《1.陌上郎》《2.如梦令》《3.子夜歌》《4.彩云散》和《5.明月归》。2018年由刘俊杰执导,钟汉良、马天宇、孙怡领衔主演的同名电视剧...

  •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小说大结局:结婚了 作者:丁墨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是知名作家丁墨所著商战言情小说,已于2014年11月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主要讲林浅与有着十足商业头脑的退役军官厉致诚的邂逅。第一次见面是在车上,第二次见面林浅把厉致诚误认为公司保安。后来才知道是公司的大boss。然后林浅帮助厉致诚在商业上的争斗,两人在过程中擦岀爱的火花,两情相悦,...

  • 勿扰飞升 大结局 作者:月下蝶影

    虎蛟兽是九宿养的宠兽, 此刻把它召唤来,是为了破二十四星宿阵。
    他口上说着在座众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实际上心里却很清楚, 此阵不破,他根本不能在仲玺与箜篌的夹击下讨到便宜。
    虎蛟兽一出,吼声震天,诸大能都变了脸色。二十四星宿阵一旦启动, 他们这些守在阵点上的人就不能轻易移动, 九宿莫不是想到了这点,才把凶残狠毒...

  • 科举兴家 大结局 作者:人生若初

    鸾锦戴颁新诰命, 鱼轩稳称小香车。
    姜氏早年过得辛苦,一双手也从未保养过,即使当了几十年的官家老太太, 手指头上年轻时候磨出来的老茧子也从未彻底褪去。
    此时此刻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鸾锦衣, 脸上的笑容怎么都克制不住,身边的孙氏带着几分羡慕, 有些吃醋的说道:“平安心里头就惦记着娘。”
    姜氏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 长嫂难为 大结局 作者:纸扇轻摇

    自从王心怡出嫁之后,王家上下都笼罩在一股忧伤的气氛中,养了十五年的宝贝疙瘩突然就这么嫁到别人家里去了,实在是让人难以适应,直到三天后王心怡回门,王家那些个家主们才终于重展笑容。
    王老夫人一大早就起来了,几位夫人似乎也比平日里起的早了些,唯独四夫人同往常一样,结果等到了老夫人跟前儿,才发现她们已经坐了好一会...

  • 四夷译字传奇 大结局 作者:小狐濡尾

    左钧直从来没有独自行过这么远的路。从来没有骑过这么久的马。
    她知道她这是将括羽南下的路重新走一遍。风雨如磐,披星戴月。
    此时方知自己这二十年来,其实是被养得娇弱。所吃之苦,与他所历根本无法比拟。
    臀股俱被硬鞍磨出血泡,磨破了粘连在衣上,随着马身的每一次颠簸疼痛无比。
    可是还有什么比她心中更疼呢?
    那一封八...

  • 狼行成双 大结局 作者:巫哲

    院子里很热闹,没人注意到屋里这俩人在干什么,边南靠着墙弯个腰缓了一会儿才跟在邱奕身后走了出去。
    邱彦对许蕊给他买的遥控飞机很有兴趣,等不到没人的时候,直接就在院子里拆开玩上了。
    院子门被人推开的时候,飞机正对着门俯冲,一脑袋就扎在了进来的人头上。
    “哎!这什么!”那人捂着头喊了一声。
    “罗轶洋!”邱彦很...

  • 凉风与热花雕 大结局 作者:临渊鱼儿

    飞机越过喜马拉雅山, 从烈烈骄阳穿梭进浩渺星空, 程遇风和陈年抵达西安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刚好下了场小雨, 路面湿漉漉的,晚风送来阵阵清凉。
    陈年是第一次来西安, 她从车窗看出去,这座经历千年风雨的古都, 徜徉在一片黄橙橙的灯火里,如梦如幻。
    送他们去酒店的司机是本地人, 临时充当了导游, 特地把车开去古...

  • 咬定卿卿不放松 大结局 作者:顾了之

    元赐娴一下没能缓过神来,等这话在脑袋里重复回响了三遍,才猛一翻身,披衣下了榻,移门道:“什么事?”
    拣枝神情肃穆:“皇后与十三皇子先后被劫出宫。”
    她掐在门框上的手一紧,气得口不择言:“宫里那帮人是死的吗?你再说清楚点。”
    “是薛才人。薛才人动了手脚,致使皇后被掳,紧接着,十三皇子也不见了。”
    元赐娴浑...

  • 忽如一夜病娇来 大结局 作者:风流书呆

    与四皇子一同起事的犯官或被斩首或被流放,午门外的菜市口每日都在死人,厚厚的积血清理不掉,已在刑台上结成了黑褐色的硬块,散发出一种令人退避三舍的腥臭。许多世家大族被牵连其中相继凋敝,又有许多新贵迅速崛起站上朝堂。
    在成康帝和太子的掌控下,权利更迭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四皇子最终被判斩首,这一场夺嫡大戏还未...

  • 蜜芽的七十年代 大结局 作者:女王不在家

    萧竞越的公司成功在香港上市了, 上市之后便是当天的晚宴,各方宾客云集,场面自是热闹。在那宴席上,也有人看萧竞越英俊挺拔,年纪也不大,不过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竟然是堂堂上市公司的总裁, 自是羡慕的有,敬仰的有,更有春心萌动的。
    这时候香港的娱乐圈已经是鱼龙混杂, 其中就有一位香港女明星因为今年新拍了一个电视剧...

  • 刺客无名 大结局 作者:夜雪猫猫

    京城远郊。
    马车之上,唐欢、莫熙二人对坐手谈。唐欢棋力出人意料地好。这么说不是因为他将莫熙杀得片甲不留,而是莫熙如此差的棋艺居然到现在还没输。
    莫熙忽然把棋子一抛,道:“不玩了。”
    唐欢耳力不及她,却从她一瞬间肃然的神色间看出了端倪,轻问:“怎么了?”
    “你先行一步。我稍后跟上。”
    “我跟你一起。”他边说...

  • 纸上人 大结局 作者:脂肪颗粒

    休息了一整天后,雪兰见到了三姐。
    不需要询问她是否幸福,只看外表就知道了,曾经纤细苗条的姑娘一下子肥了一圈,只不过脸上却始终挂着甜蜜红润的笑容。她抱着高挺的肚子,跟雪兰诉说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两个姐妹像是有说不完的话。
    周先生是个很富有的人,他和三姐的爱巢是一座小洋房,家里还有几个伺候仆人,可是周大姐并...

  • 臣欢膝下 大结局 作者:夏慕凡

    清晨醒来的时候外面已是大亮,沈容和挣扎着睁开双眼,眼角的余光瞥见窗边那道颀长的身影,不由得怔了怔。
    刚刚醒过来,记忆有些模糊不清,缓了缓神沈容和才记起昨夜里秦观过来了,之后莫名其妙点了她的睡穴,她本以为他会带她走,醒来却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而秦观,似乎也不曾离开过。
    “唔~”低低闷哼一声,沈容和支起身子...

  • 婚过去后 大结局 作者:欣欣向荣

    他小媳妇今天不对劲,确切的说,一早起来,出去一趟回来后,就开始不对劲儿了。看文件的间隙,叶驰偶尔抬头,就会发现,他小媳妇坐在那边望着他,直愣愣的,眼底深处仿佛有一种绝望的情绪,正在极力隐忍,缓慢堆积。在他眼里,她小媳妇基本就是个透明人,心思浅显易猜,过去是他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智力直线下降,现在只一眼...

  • 金粉丽人 大结局 作者:蓬莱客

    九月北平的这一天,早上下过一场淋淋漓漓的秋雨。秋雨也没能阻止至少上千民众自发来到西郊参加今天举行的航空英烈公祭会。
    当天总统夫妇到会,顾长钧也携夫人萧梦鸿一道出席。在抗战中损失殆尽的由南方航校出去的五个航空大队幸存军官以及飞行员佩戴功勋章一字列于公墓纪念碑前,在顾长钧的带头下,脱帽向牺牲于长空的袍泽们...

  • 穿越后娘难为 大结局 作者:女人的宠物懒猫

    这一次方初痕是铁了心要出去住,在程府里面过得太憋气了。
    以前程恬虽说对自己有意见但不敢当面直说,尤其有人在时她有不满也是放在心里,可是现在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她大了胆子也大了吧,对她不满时都敢当众说了,这谁受得了!
    那天她没当场对程恬发脾气是因为有能教训她的人在,若是没有程岚和嬷嬷,她绝对会训斥程恬,...

  • 贵妃难为 大结局 作者:凤子君

    如果说皇贵妃产下双生子的消息于百官而言是喜忧参半的话,那么下一刻,这半分喜悦随即被忧虑所取代,两个还在襁褓之中的皇子,一个被册封为显亲王,另一个被册封为荣亲王,这种在大臣看来有些荒繆的事就这般理所当然的发生了,如果说两个皇子同时被册封为亲王百官还能自欺欺人的认为这是皇上觉得双生子乃是吉兆,故而才有所...

  • 清穿孝懿仁皇后 大结局 作者:招财兔

    皇后的葬礼准备的略微有些匆忙,可也总算是离开,没了一个皇后,温禧贵妃也在皇后的葬礼中受寒,没过几日也没了,整个宫里陷入一片寂静,明明皇上喜欢的皇后去世,以后宫里的众人也都有机会,可就是没有人敢第一个出现在皇上眼前,只是心里有没有暗暗期盼,已经有些日子没翻过的绿头牌,第一个被翻的人是自己。
    除了每日去给皇太后请...

  • 尘尘三昧 大结局 作者:无处可逃

    方采薇见到陆少俭,松了口气,悄悄往旁边走了几步,默不做声地注视着这两个人。
    忆玮的手臂很凉很凉,被陆少俭抓住的时候,甚至还在颤抖。陆少俭低下头看她,语气却出乎意料的轻柔:“好了,你要闹到什么时候?跟我回去。”他的目光分明是没什么温度的,仿佛那么柔和的语气也不过是他伪装出来的。
    忆玮平静地看着他,然后说...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

博狗 | 网上买彩票 | 环亚娱乐 | 亚洲城 | 极速快乐8 | 环亚娱乐 | 公务网 | 捕鱼游戏 | 真人娱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