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光鲜宅女 大结局 作者:七宝酥

发布时间:03-05 阅读: 次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对方那种诚恳的强势,硬是把蒋佩仪逼上梁山,容不得她拒绝。

挂了电话,蒋佩仪还有点缓不过神。

连夏琋都一脸讶然地瞪着她。

蒋佩仪望回去:“这么看我干嘛哦?”

夏琋哼笑了一声:“妈,我看你好玩。”

“怎么好玩了。”

“两个小时前还在那得比得不同意不同意,就一个电话,立马缴械投降说好好周日就过去。”

“怎么了哦,”蒋佩仪手摸到碗壁上:“人家家里有诚意啊,见见又何妨,你又这么喜欢,听电话,感觉小易还是个蛮知书达理的男孩子呢。”

“喔——”夏琋促狭:“都‘小易’了。”

“别废话,吃饭,”蒋佩仪重新捏起筷子,刚要夹菜,末了猛然想到什么,又抬头道:“下午别闷在家里了,跟我出去。”

“啊?”

“逛街,买衣服,你瞧瞧你,”她嫌弃地上上下下打量夏琋:“没件像样正经衣服,要见婆家了,给我放规矩点。”

“妈,我也是卖衣服的好吧。”

“你那些小姑娘家家衣服,上不了场面。”

“哦……”

“嗯,我自己也要买。”

“哦……”夏琋愈发意味深长。

“喔什么喔?”

“我帮你挑啊,保证你不输气势,”见妈妈有所松动和妥协,夏琋主动凑上前去,献殷勤:“而且你那么漂亮,穿什么衣服不好看呀。”

“呵,少在那吹嘘拍马,我不给你男朋友加分的。”

“……”

**

翌日。

为了嘉奖自家男人超高的效率和利落的手腕,夏琋特意买了杯茶饮和甜甜圈,去动医突袭了易臻一趟。

她这段时间来的次数不算少,所以大家都习以为常。

临近中午,夏琋现身小动物诊所。

她现在有了个听起来就高端大气上档次能令她浑身发光的新称谓,师娘。

“哎。”得意地应下,夏琋款款走到易臻桌旁,在他身畔坐下。

“喏,给你的,先垫垫肚子,过会我们出去吃。”她把手里的东西都推过去。

易臻睫羽微扬,留意到她特意带来的吃的喝的,全是高热量。他轻笑着问她:“你要养肥我么。”

“对啊,这样就没有小女生觊觎你啦。”夏琋搭腮盯着他,瞳孔黑亮。

“怎么没小女生觊觎我,”他轻描淡写反问:“你不就是小女生么?”

夏琋被他脱口而出的甜言蜜语给逗出了一脸笑,她替易臻插了吸管,嗔道:“就你会说,喝你的茶去吧。”

附近几个实习生听着他俩自然而然的打情骂俏,也忍不住跟在后面憨乐。

易臻接着录病历,没一会,桌上的手机震了起来。

刚好在夏琋眼底下,她垂眸仔细看了下,号码很陌生,但一个厌恶的名字仍然在心里浮现,她提醒易臻:“喂,你电话。”

易臻也瞥了眼,顺手就挂断了。

“谁啊。”夏琋问。

“你说谁?”

“我知道啦,”夏琋呵笑一声,调侃他:“怎么不接呢,看我在旁边不敢接啊。”

“就没接过。”易臻坦然回道。

夏琋把视线偏到旁边的男人身上:“她怎么还在联系你啊?”

易臻:“她找我有事帮忙。”

“什么事?”

“她家里的事。”

“脸皮比我还厚,”夏琋扶着下巴,挑眼:“你怎么不把她拉黑呢,以前拉黑我倒是利索得很。”

“她又换了个号码。”

陆老婊是狗皮膏药吗,比她的皮还要厚一百倍吧,夏琋简直要对她肃然起敬:“你不是已经当面跟她全都说清楚了吗?”

“嗯。”

“还来?”

“对。”

“她家什么事啊?”

“她爸爸心肌病,严重心衰,要做移植手术,想找我爸主刀,他现在基本不上手术台了,知道了也不会同意。”

“为什么要找你爸啊。”

“他这方面在国内比较厉害。”

夏琋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哦……原来是这样啊,”她转念又说:“为什么非要找你爸呢,还不是为了和你有密切来往,国内就没有其他做心脏移植很厉害的专家啦,再不济带她老爸出国治疗啊,老扒着你装可怜算什么事?”

没过几分钟,陆清漪的电话又来了。

易臻刚要继续挂断,就被夏琋架住了手,她说:“接。”

易臻不明其意地望向她。

“接啊。”夏琋微微昂起了下巴,一派颐指气使。

易臻有些意外,摸不懂这女人瞬息万变的态度,但还是按照她的指示通了电话。

“喂,嗯……嗯。”他作着简短的交流,口气是不加掩饰的不耐烦。

夏琋静静凝视着他,她发现易臻真的是个很爱憎分明的男人,讨厌就是讨厌,喜欢就是喜欢,他心思虽深,却很少刻意去掩饰自己的态度与情感。

听着那边说话,易臻也逐渐看向夏琋。

“怎么了……”夏琋用气声问他。

“我考虑下吧。”易臻淡淡说着,结束通话。

他把手机搁回原处,挑唇:“她请我吃饭,就今天中午。”

夏琋:“嗯?你说考虑下?”

“对,”易臻也学起她起初的调侃口吻:“要不你去见她?”

夏琋指着自己:“我?”

易臻颔首:“嗯,和她说明白我的意思。”

“你自己干嘛不去?”夏琋不解。

“我还在上班,而且,我该说的都说过了,只能你亲自出马,”易臻在她随意放在桌面的手边叩了叩:“你有致胜法宝。”

夏琋立即参透了他的意思,不禁咧唇笑了。

他所说的致胜法宝,就是她的戒指,她无名指上的戒指。

是呀,作为形式主义的忠实拥趸者,夏琋这几天时刻都把易臻的求婚钻戒戴在手上,闪闪烁烁,很是张扬,像要把自己的崭新身份宣布给全世界听,告诉太阳,也告诉月亮。

易臻一定是知道她在陆清漪那吃过闷头亏,所以此刻也把一洗前耻的筹码完全交托到她手上。

夏琋随即答应:“好啊,我去啊,你和她约个地点。”

易臻欣然同意:“嗯,我下班就去接你。”

**

约见的地址在r咖啡馆。

陆清漪挑选的地方,一间森系主题的咖啡馆,内部葱郁繁茂,绿意盎然,植物不比易臻家里少,店主还精心饲养了一只孟加拉猫和一些鲜见的鸟雀。

她别出心裁,想要投其所好,讨他欢心,却没料到,杀过来的人是许久不见的夏琋。

上回的夏琋偷偷摸摸,这回的她光明正大,还是易臻赋予给她的光明正大。所以不管她如何大闹天宫砸场子,他肯定都预见到了,也宽容地默许着。

易臻还说过会就来接她,摆明是要替她善后嘛。

所以夏琋的底气充足,连走路都有些飘飘然了。

陆清漪还是那个样子,简约的打扮,清丽的脸蛋,一副超凡脱俗的清高样。

你是嫦娥仙子啊?夏琋在心里翻白眼,跟着面带假笑的女人走进包厢。

方一坐定,就有服务员把菜单交给她们。

夏琋端坐着,慢吞吞翻看,一边懒倦道:“陆小姐,不好意思哦,今天我先生还是上班,所以差遣我来了。”

她视线黏在菜单上,没拿正眼瞧桌对面的人,但她把自己戒指的作用发挥到了最大化。

点完餐,她“顺手”去拿水杯,“一不小心”撞上了玻璃杯壁。

细小一声叮,在安静的氛围里,足够引起陆清漪的注意。

夏琋看到她快速瞟了眼自己手背,有些发怔,继而别开目光。

夏琋淑女地搭住下巴,手背就朝向陆清漪,不断用折射出来的光辉嘲弄她。

她故作亲和地询问:“陆小姐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还好,就是家里的事情有些操心。”陆清漪也把菜单递了回去,对她的挑衅置若罔闻,很平静。

目送服务生出去,夏琋眉头轻蹙:“是吗,我和你一样,也在为家里的事情操心呢。”

“夏小姐有什么家事么。”陆清漪问。

“见家长啊,结婚事宜,婚房装修,好多呢,易臻那么稳重的人,说求婚就求婚,真把我给吓了一跳。底下要忙好一阵子了,想想都累,”夏琋叹息抿嘴,颇有些无奈之意:“可我老公又舍不得我跟着操心,全部想自己担着。他这么忙,肯定做不到事事亲为,有求必应,只能委托我来见老同学了。”

她把老同学三个字咬得极重。

陆清漪莞尔:“是么。”

“嗯。”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陆清漪回道。

“那,”夏琋呷了口柠檬水:“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我爸身体出了点状况,易臻父亲做的心脏移植手术成功率在国内是屈指可数的,所以我想找他主刀。”

“哦……”夏琋有些为难地撩开搭在肩头的发烧:“可我公公好久不做这个手术了诶,就算做,也只会破例给自己人做啊。”

夏琋发现自己第一次如此记忆超群,她完全记住了方才易臻透露给她的少量信息,就为了在这一刻,给陆清漪迎头痛击。

她完全把自己变成了一株仙人掌,字字带刺。

其实她也不大喜欢这样的自己,可就是忍不住呢。

“我老公也没办法,你打再多电话也没用欸。”夏琋真诚地建议:“我觉得,你还是早点带陆伯伯,去北京上海看看,那边大医院很多,厉害的专家一定也有,老人家病情不能拖。”

陆清漪微微一笑:“是。”

一时沉默,服务员也端上了牛排。

“米娅最近怎么样啊?”夏琋慢条斯理切着,冷不丁这么问。

正在喝蘑菇浓汤的陆清漪,结结实实地一愣,随后答:“还不错。”

夏琋叉了一块起来:“我好几天没见到她了,怪想她的。”

陆清漪没有回应。

夏琋继续说:“我一直好奇一件事啊,可以问问你吗?”

“嗯。”

“易臻告诉我,你们那时的计划是,三十周岁后如果还能结婚,就领养米娅,是么。”

迟疑稍刻,陆清漪答道:“是这样。”

“那可真遗憾啊,”夏琋看起来万分惋惜:“米娅那小姑娘,我见过几面,挺讨人喜欢的,对我也热情,你和易臻分手,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打击吧。”

米娅这个名字,仿佛是陆清漪的软肋,她突地就陷入长久的默然。

夏琋望着一言不发的她,问:“陆小姐,你以后会抚养米娅吗?”

陆清漪抓起叉子,一手把碎发别到耳后,答得模棱两可:“看情况吧。”

夏琋嫣然一笑:“其实啊,有个孩子蛮好的。我以前可不喜欢小孩子了,可是遇到易臻之后,我心里就开始蠢蠢欲动,特别想给他生一个,因为很想看看我们的宝宝会长什么样,最好小孩性格像他,我就不用操什么心啦。”

她极尽所能的含沙射影,让陆清漪握着刀叉的手都轻轻发抖。

她最终还是忍不住了,抬眸呛声:“夏小姐,同为女人,还请不要拐弯抹角地人身攻击!”

“我人身攻击?我的人身攻击哪能比得上你?”夏琋讥笑:“比起你在我面前,在易臻背后的黑言诳语,颠倒是非,我只能说我自愧不如。”

夏琋哐当一下撂了叉子,像要把什么水缸敲裂,让自己压制许久的怒意适时漫开:“我真想问问你呢,你真的爱易臻吗?只是不甘心吧,见不得他过得好吧,你到底把他当什么?他以前那样对你,你呢,你又是怎么对他的?我还能说更过分的话呢,陆清漪,你的良心和子宫被一起挖走了吧。”

陆清漪的脸颊开始泛红,她被她炮仗一样的质问逼得哑口无言。

光鲜宅女 大结局 作者:七宝酥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对方那种诚恳的强势,硬是把蒋佩仪逼上梁山,容不得她拒绝。 挂了电话,蒋佩仪还有点缓不过神。 连夏琋都一脸讶然地瞪着她。 蒋佩仪望回去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

彩票 | bet | 澳门葡京 | 阳光在线 | bet | 极速牛牛 | 阳光在线 | | 500彩票 | 阳光在线 | 诚信在线 | 阳光在线 | 诚信在线 | 诚信在线 | 优德 | 500万彩票 | bet | 电子书 | 好茶 | 极速快三 | 体育开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