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余罪小说大结局:最年轻的总队长

    发布时间:11-04 阅读: 次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两周后………

    汾西工商界迎来盛事,投资一点二亿的钢化陶瓷产业正式落户本市,这也是全市招商的大事,据说是一位澳门商人和南方纸业共同投资,他们同是汾西人,据说这个投资故事的背后,还有着很多故事。比如,投机倒把和走私潜逃的商人,比如他身后郁郁而终的父母,比如好像可能还传出来了他可能有个遗腹子留在汾西的故事,传言无法证实,但接连发生的事却让人对他整体改观。

    他花了两百万修建了父母的坟莹,又捐了五百万给市里几家养老院,当年无意中施舍过那个疯婆子的老少爷们,他一一登门鞠躬致谢,至于亲自送葬的余满塘、李军涛那几位,这位澳商当着众人面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就再对他有成见的,看着哭成泪人的逆子回头,也跟着唏嘘不已。

    老套路了,钱如流水价花出去了,衣锦还乡,造福一方,新厂邀请的都是原搪瓷厂那些下岗的爷们来当师傅,五险一金包缴,寻个养老的地方♀件事大报小报登,电视台转播,据说市委领导高度重视,把泛黄的旧档案都翻开了,就为了多解决几个就业指标。

    这一天奠基,当然得更隆重了,大清早,咚咚咚擂门声把余满塘惊醒了,敲这么重,像是捣蛋儿子的声音,他迷迷糊糊边开门边兴奋地喊着:“儿子嗳,是不是你呀……”

    哗,门一开,儿子没见,把余满塘吓成龟儿子了,他惊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了,两辆警车、四辆公务车,站着一排人,老余顶多能和老娘们拌个嘴的水平,那见过这阵势,大嘴张着合不拢,紧张地问:“这这这……这是拆房呢,还是抓计生呢?”

    门外众人一笑,有位戴眼镜地道着:“余师傅,都不是,是请你参加奠基仪式的。”

    “啥仪式,谁死啦?”老余惊声问。

    “直白点直白点。”另一位把人推过,自我介绍,市委办公厅主任,殷勤一握手道介绍着,敢情是新厂奠基,郑健明老板指明道姓,第一个请的就是余满塘,市里咋能不当回事,从市委办到区委办加上开路的交警车,隆重地全来了。

    “哦……这样啊,不去。”老余拍拍屁股,火冒三丈地道着:“他就一投机倒把,挖社会墙角的坏分子,不能他有钱了,你们就把他当爹,不去。”

    “喂喂,余师傅,这都啥年代了,还讲挖社会主义墙角?”区委办的哭笑不得了。

    “是啊,现在不讲挖墙角了,直接刨根基拆人家房涅。”老余没好气的撂了句,砰声关上大门了。

    这那行,把区委和市委办的急坏了,可偏偏这是郑老板的大恩人,又惹不得,商量一下,先礼后兵,把街道花婶请过来,那婶厉害,小商小贩就没有她没骂过的。交警得令,迅速出动,不一会儿把腰粗臀肥一脸肉拽的街道办花主任请来,一说是政治任务,一说关系到全市不少就业问题,花婶巴掌一拍,交给我了,看我的♀余锉子觉悟太低,你别给他好话。

    咚咚咚一擂门,花婶扯着嗓子喊着:“余锉子,滚出来。”

    就这么喊,把区委和市委的人吓一身汗,不料这玩意真管用,吱哑一响,老余提着勺,恬着笑脸,露出来脑袋来了,巴结似地道着:“他婶,咋咧?”

    “这是组织安排啊,听我讲完政策,你再决定去不去啊。第一,你个余锉子缺斤少秤没少捣鬼,不是街道办对你及时批评教育,你早滑向犯罪滴深坑了……第二,你儿子当年上不了户口,我陪你跑派出所可跑了不止十八趟啊………第三,你个敏芝结婚,街道办给你们办结婚证,都是优先办滴,说起来我还是你俩红娘呢……”

    花婶旧事一排,把余满塘唬得耷拉眼了,还有更狠的,花婶粗指头一戳问着:“啊,现在拽了,不想听组织的话是不是?你和敏芝怀娃,这严格说起来算是超生啊,我查你了吗?还不是看你们俩不容易,想方设法给你护着……现在让你露个面,这关系到全市经济建设,以及多少家里娃闺女的就业问题,你咋还摆架子呢?你拽了,有洋亲戚有警察儿子咧,可底下老少爷们还指着新厂过日子,看看你办的这事,是人办的事么?”

    说得老余无地自容,贺敏芝也出来了,赶紧地劝着暴脾气的花主任,老余一拍大腿道着:“去去,谁说不去了,我不得给媳妇做早饭呢吗?”

    “给我……赶紧走,你媳妇我伺候,咱街道办从来都是为民服务……走吧。”

    花婶一听松口,两级主任搀着老余便走,上车一溜烟去了,贺敏芝看得那叫一个哭笑不得,这不是第一次,头回上门就行大礼,吓得余满塘躲家里不敢出门,二回上门要祭亲,唯有那次老余没推托,可是事情偏偏都是这样,到好时候,反而不适应了。

    可能身处其中,会更不适应,奠基仪式郑健明的主角,余满塘一直有拿锹拍翻这狗日货的冲动,一冲动他一紧张,差点栽到坑里,惹得围观一行记者好一阵好笑,私底窃窃私语,实在羡慕嫉妒恨像这号人的逆天运气,攀上这么门恩亲,那简直是逆天改命了啊。

    这不,讲话时候,郑健明拉着余满塘坐他身边,合影时候,拉着余满塘和市委领导站在一起,逢人便讲,这是我的大恩人,听得余满塘像做了错事一般,脸红脖子粗,客气话也忘了,顶多对各位领导憋出一句来:我南街口卖水果的啊,有空去坐坐!

    众人不禁莞尔,这么实诚的市民倒也少见,奠基完了,欢迎仪式完了,回程郑健明亲自给余满塘开车门,同乘一车回汾西的政fu招待所。

    这等礼遇实在不低,穿着老布鞋、一身旧衣的余满塘实在受不了这里的干净得一尘不染的环境,几次想溜,都被随从死乞白咧拉住了,直到快中午,郑健明从市委领导处回来的时候,老余坐在沙发上已经磕了一堆瓜子,啃了半堆水果核,看他进来,打着嗝起身。

    “哟哟,余兄弟……中午务必留下吃顿饭,我介绍这里的领导给你认识,以后办事方便。”郑健明拦着人,这人一直就个小市民的得性,他对看不惯也习惯了。

    “你快拉倒吧,现在三天两头抓领导呢,屁股坐稳有几个,都和你差不多,坏分子。”余满塘要走,这句话听得郑健明脸拉长了,似乎不拦了,老余看样也是有备而来,他掏着内衣口袋,吧唧,把一张卡拍上茶几上道着:“这是上次你给的啊,人多我不好意思驳你脸……现在还给你,我有手有脚饿不着。”

    “等等。”郑健明上前,拿起卡,拽着余满塘,不多说了,深深一躬,塞在他手里道:“我不是想炫耀,只是想买个心安,您替我尽的孝啊……我就再给你磕几百个响头,我这心里还是有愧啊。”

    “算了,这事不说了。一说你满眼泪的,又让人难受。”余满塘见不得人作难,一摆手,他警惕地看看郑健明问着:“你这次回来,还有什么目的?”

    “目的?”郑健明一看余满塘仇视的眼神,瞬时明白了,他是一副尴尬的表情,轻声道着:“就给家乡做点事吧,本来想和她一起回来,可冯寒梅一直放不下心结,觉得有点对不起这里,特别是地不起你和儿子……所以,我就独自回来了。”

    “那我儿子涅?”余满塘愤愤道。

    “那好像是我儿子。”郑健明轻声道。

    “王八蛋,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我警告你,敢抢我儿子,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余满塘慊大怒,做势捋袖子,郑健明就那么看着他,余满塘一瞬间又气苦了,他换着口吻道着:“老郑,咱们明人不做暗事啊,你现在有钱有名有地位有老婆有儿女,你再抢我儿子,太不地道了吧?”

    “看来你对自己没信心啊,觉得我这个爸,要比你这个爸更强一点?”郑健明笑着道。

    “你不扯淡么,强什么?仍下老娘老爹和未过门的媳妇,几十年不见面,强那儿了?说实话啊,刚有这个儿子,我恨不得掐死他,一看他那张脸,我就能想起你来……那时候过得多难啊,白送个大小子,人家都没人要啊,看孩子没奶水饿得皮包骨头的,我也不能扔了啊……就糊糊面水果渣渣凑合着把孩子拉扯大……这孩子懂事啊,这孩子真懂事,从小就知道心疼人,好水果舍不得吃,啃烂的;要有好饭了,知道留一口让他爸吃;上警校他知道家里花不少钱,一直不肯再从家里要钱,一放假就回家干活……别人家的孩子朝父母伸手要车要房,他一分钱没要,还常掂记着给爸妈整所大房子住……”

    老余说着,悲从中来,泣不成声,郑健明慌乱地劝着,老余一把鼻涕一把泪抹着,哭着要走,这时候,郑健明出声拦着人道着:“等等老余……这事,我和冯寒梅得给你一个交待了。”

    余满塘回头,等着,郑健明道着:“我和她,就像以前一样,在最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很自私,想着花点钱,让这个秘密沉下去,不过我和他见面之后却发现,他太像我了,我还真心想把他送出国深造,不过他拒绝了。”

    余满塘一愣,不算惊讶,也不算意外,但让他悬着心放下了。

    “他说他自豪的事有两件,一件是有个好爸爸,另一件是,他爸怕他学坏,送他当了警察。那个爸爸明显不是我。”郑健明有点失望地道着,他看着余满塘,甚至自惭形秽了,他轻声自责着:“这孩子像你,仁义;不像我这么寡情……他是你暧在怀里,扛在肩上养大的,我就想抢,抢得走吗?”

    “这还像句人话,不对啊,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余满塘道。

    “他回来了,你居然不知道?”郑健明问。

    “在哪儿?”余满塘担心地问。

    “你说呢?”郑健明不答反问。

    余满塘一拍脑袋,想起在哪来了,他一句话不说,掉头就跑,哎呀,这事把郑健明失落地呐,站在门前直揉太阳穴,敢情老余肯赏光,还是看在儿子面子上呢。

    不料门咣声又开了,狠狠撞了他一下,他吃疼捂头,居然是老余又回来,老余这回更坚定了,吧唧把卡给他拍手里道:“别人看不起我,我不在乎……拿你的钱,我怕我儿子看不起我。两清了啊,别老来骚扰,而且警告你,既然回来了就老实点,别让我儿子铁面无私的把你给逮喽!”

    说完,碰门而走,郑健明直拍着额头啼笑皆非,他真无法想像,这么个草包,怎么把他儿子培养成警中精英的………

    ………………………………

    ………………………………

    南街口香果园水果店里,林宇婧把重重的几箱香蕉搬回店里,却见得余罪在撬着核桃,她随意踢了脚道着:“喂喂,半车让我都卸了啊。”

    “当初娶你,还不就看你身子骨磁实好干活。我现在是富豪了啊,总得有点派头吧≤不能捋着袖子干活吧。”余罪道着,却不料被林宇婧一脚踹了二郎腿,差点趴下,雇的两个店员吃吃笑,都知道这是老板这一家奇葩,老的准备在家养儿子,儿子好像都不是亲生的。

    “你们最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很可能被我爸开掉。”余罪笑道,那二人赶紧收敛。

    恰在这时,听到了老余的破锣嗓子喊着:“儿子嗳……儿子嗳……余儿啊……你在吗?”

    “快,你爸回来了。”林宇婧进门慌张地道。

    余罪触电似地起身,奔了出去,却见得老爸跌跌撞撞,边走边抹泪,喊得那叫一个凄苦,他一下子心酸了,赶紧地奔上去搀着:“爸,爸……我这不在呢?你哭啥呢?”

    “爸以为你跟上有钱爹跑了,不回来了。”老余委曲地,抱着儿子号陶大哭。

    “不可能啊,我人民警察,怎么可能认个投机倒把的坏分子当爹呢?”余罪痛斥道。

    “那你为啥要生爸的气呢,这么长时间不回来。”余满塘哭着道,抚着儿子脸,心疼的问着:“还疼不?”

    “非常疼,我当然生你气了,他不算人,可爷爷奶奶是亲的啊,你瞒我这么多年……多可怜啊,算了,都过去了爸。”余罪搀着父亲,老余却是不承认办了这错事,他咧咧说着:“我知道啊,可那时候不敢说啊。”

    老余委曲,一把鼻涕一把泪,这粗鞋布衣的爸,寒酸的让余罪心酸∴罪笑着安慰着老爸:“知道了,都过去了………咱过咱的,他过他的,他爱干嘛干嘛,养我的才是爹,有钱的他不是……难道我将来比他有钱了,他还叫我爹?对不对?”

    “就是,还是我儿子聪明。”余满塘被这逻辑听得止住泪了。

    林宇婧和店员噗哧声笑了,余罪翻脸了,直斥着:“笑什么?我爸要照顾我妈啊,将来还有我弟弟,不好好干活,开了你们。”

    余罪小说大结局:最年轻的总队长
    余罪小说大结局:最年轻的总队长

    两周后.........汾西工商界迎来盛事,投资一点二亿的钢化陶瓷产业正式落户本市,这也是全市招商的大事,据说是一位澳门商人和南方纸业共同投资,他们同是汾西人,据说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