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泡沫之夏小说结局:夏沫结婚了但是弟弟还是死了

    发布时间:11-04 阅读: 次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暮色渐起。

    欧辰手中握着水晶酒杯,望着窗外穿流不息的车海。她是在拍戏还是已经回到家中?沈管家应该已经按照他定下的食谱做好了她的饭菜,她今晚会不会多吃些,这几个星期她好像没有长胖,只是变得比起以前嗜睡许多。

    比起以前……

    他眼底一黯,无数画面片断闪过他的脑海。

    许多年前的?;ㄊ飨?,她眼中充满恨意地将绿蕾丝抛向夜空,对他说,除非他死,她才会原谅他……

    为了小澄的换肾手术,她缓缓在他面前跪下,而他却告诉她,要拿到那颗肾,除非她嫁给他……

    她高烧几天几夜,因为小澄不肯接受那颗由她的婚姻唤回的肾,她在高热中昏迷在医院的病床上,像孩子般呓语哭泣……

    小澄去世后,她整日整夜地坐在窗前,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苍白消瘦得仿佛随时消散的一抹轻烟……

    欧辰紧紧闭上眼睛,浓冽的威士忌一饮而尽,从喉咙火辣辣地燃烧到胃部。他是那样地想守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吃饭、看着她读剧本、看着她睡觉,只要能够每天看到她,那种幸福他可以用一切去交换。

    然而,他究竟还要再错多久……

    难道每次一定要在她陷入崩溃中时,他才能黯然地决定放她自由,而当她有了一些好转,他就又要紧紧绑住她,不要她离开,直到她下一次的崩溃。

    就像一个恶性循环的魔咒。

    而他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真正地放手,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真的做到。

    夜色越来越深。

    欧辰疲倦地合起面前的文件,只有将自己投入到公务中,才能暂时遗忘内心的挣扎。他站起来,拿起外套,见窗外已是繁星点。十点三十分,等到他回家,她应该睡下了吧。

    他边穿外套边走出办公室。

    “董事长!”

    秘书急忙站起身。

    欧辰瞳孔一紧,猛地站住脚步,不是因为秘书的呼喊,而是因为接待客人的长沙发上那蜷缩着的熟悉身影!

    “夫人下午六点多就来了,我想要通知您的,可是夫人不让我打扰您,所以……”秘书为难地解释。

    黑色的牛皮长沙发上。

    尹夏沫像婴儿一样蜷缩地睡着,她的呼吸很均匀,唇角似乎还有一丝宁静的微笑,双手抱在胸前,好像在做一个甜甜的梦。欧辰心痛地半蹲在她面前,碰了碰她的手,那冰凉的温度使得他悚然大惊!

    “为什么不给她盖上被子,即使你手边没有被毯,也应该立刻出去买来!”怕惊醒睡梦中的她,欧辰沉怒地压低声音。

    “我……”

    秘书吓得发抖。因为西蒙近来接手了欧辰的很多工作频繁出国,她是临时被调配来的,以前就听说少董宠爱妻子,没想到会这么……

    “出去!”

    欧辰强压住怒火,将自己身体的外套脱下来,小心翼翼地盖在尹夏沫的身上。他的动作很轻,她却依然渐渐醒了过来,因为一直在等他,她并未睡得很沉。

    “……你下班了!”

    怔怔地看了他几秒,她的眼中蓦然充满喜悦,连忙挣扎着从沙发里坐起来,用手指梳理了一下长发,尴尬地说:“啊,我睡着了是吗?不知道怎么了,最近特别爱睡。”

    欧辰将她裹紧在外套里,感觉她的身子渐渐暖起来,才哑声说:“这样睡着会受凉的。怎么没有回家,却过来这里了呢?如果来了,就让秘书通知我,为什么要等这么久?”

    “《画境》今天杀青了,”尹夏沫仰起脸,笑容灿烂地说,“往后我不用再去拍戏。”

    “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消息?”他怔住。

    “是啊,以后我可以专心在家里安养宝宝,也可以常常来看你。”她的笑容从唇角温柔到眼底。

    “夏沫……”

    “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你了呢,”她轻轻握住他的手,眼中闪动的光芒美得如同窗外的星辰,“宝宝很想你,我也……很想你。”

    “夏沫……”

    欧辰的心一阵阵的滚烫温暖,又一阵阵地翻绞疼痛,她知道她这个模样会让他多么难于下定决心吗,看着她的笑容,他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再一次化身魔鬼禁锢住她所有的自由!吃力地把视线从她微笑的面容移开,他的喉咙沙哑紧滞地良久说不出话来。

    “啊,好饿啊,咱们去吃饭好不好?”

    见他半晌没有回应,尹夏沫依然笑着,心中却百转千回。其实,她隐约可以猜到欧辰的心思,是她以前伤害他太多,要弥补那些创伤,也许需要更多的时间。

    现在她有时间了。

    她会用她所有的努力让他幸??炖制鹄?。

    “好,我们马上回家。”

    一听她饿了,欧辰顾不得许多,紧张地拿出手机,打算让沈管家立刻重新做饭菜,等他们一回去就可以吃。她却站起身,将他也从长沙发前拉起来,笑盈盈地撒娇着说:

    “今晚不在家里吃,去云南馆子好不好?好想吃那里的气锅鸡啊,又清淡又鲜美,好长日子没吃了呢!”

    那晚他和她是在云南馆子吃的晚餐。

    红色的餐桌,金黄色的灯笼,身穿民族服装的服务员安静地上菜,周围没有别的客人,仿佛完全是是他和她两人的世界。清香扑鼻的气锅鸡,香茅草煎鱼,别有风味的过桥米线,她吃得很开心,边说边笑,讲述着《画境》拍摄中的趣事,他静静地听着,凝视着她动人的笑容。

    回到家里,已经将近夜里十二点。

    欧辰从车里将困倦地睡去的她横抱出来,小心翼翼地抱她走上二楼,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床上,轻手轻脚地为她换上睡衣,拉起被子盖上她的身子,细心地掖在她的脖颈处。

    尹夏沫迷迷糊糊地蠕动了几下。

    吃力地似乎想要挣扎着醒过来,她抓住了他的手,眼睛始终没能睁开,半梦半醒地呓语着说:

    “……别走……我一直……想见到你……”

    整夜,她都握着欧辰的手。

    沉睡得如同童话故事里的睡公主。

    欧辰坐在她的床边。

    月光静静地洒照在她的脸上。

    ******

    那晚之后,欧辰留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多,即使他因为开会和处理公事而离开,也会尽可能地赶回来。

    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天气越来越温暖,尹夏沫每天在花园里为花草洒水,喷水壶细细的水流被阳光反射出七彩的光芒。每当有花盛开,她就会开心地拉着欧辰去看,笑得心满意足。

    欧辰在家时候,她更多的是陪在他的身边,陪他看报纸,聊些小时候的事情,或者为他削水果来吃??墒撬苁遣蝗盟帜盟?,无论她怎么坚持,最终还是他将水果削好切好。

    有一天,尹夏沫惊奇地发现,欧辰竟然已经准备好了婴儿房。

    “真可爱……”

    粉红碎花的窗帘,粉红色的壁纸,摇篮床边扎着雪纺的蝴蝶结,上面吊着各种各样可爱的玩具,地上铺着柔软的白色羊毛地毯。衣橱里有无数精致的婴儿衣服,粉嫩嫩的,可爱极了。浴室里有粉红色的婴儿游泳池、粉红色的婴儿浴盆、各种婴儿的洗漱用品,连尿片都准备了,竟然也是可爱的粉红色。

    尹夏沫呆呆地看着这个欧辰不知什么时候布置好的房间。

    忽然她笑起来,瞟他一眼,说:

    “可是,你就那么肯定宝宝是女孩子吗?如果是男孩子怎么办啊,也让他用粉红色吗?”

    欧辰笑了笑,拉着她的手,来到隔壁的房间。

    尹夏沫再次呆住了。

    几乎是一模一样布置的房间,只不过这间用的全是粉蓝色。粉蓝色碎花的窗帘,粉蓝色的壁纸,粉蓝色的摇篮床,地面是柔软的白色羊毛地毯。衣橱里有无数精致的婴儿衣服,却都是男宝宝穿的。浴室里有粉蓝色的婴儿游泳池、粉蓝色的婴儿浴盆、各种婴儿的洗漱用品,尿片也是粉蓝色。

    “如果是男孩子,就住这间;如果是女孩子,就住刚才那间。”欧辰微笑着说,他温柔地望向房间中央的摇篮床,仿佛有新生的婴儿在里面,他眼中那期盼和向往的神情让尹夏沫不由得握紧了他的手。

    “房间布置得很棒,你一定花费了很多心思吧。”

    她轻声赞叹着,这两个房间在二楼的另一边,以前是作为备用的客房,不晓得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将它们改造成了婴儿房。

    “你喜欢就好。”

    看着她欣喜的表情,欧辰的掌心微微潮热。不过,他其实准备了更多。

    “我很喜欢!”

    尹夏沫走到衣橱前,轻柔地触摸着那些婴儿的小衣服,想了想,回头笑着对他说:“只是你太心急了,不用准备这么早啊,或者过些日子我们就可以知道宝宝的性别了。”

    过些日子……

    欧辰的眼睛黯淡下来,温热的手心也慢慢冷掉。

    ******

    就在每年一度国内最盛大的金鹿电影节召开前的一个月,《画境》顺利上映了!

    因为前期大规模的宣传,因为吴导演的口碑,因为复出天王洛熙的强大号召力,《画境》未上映前就非?;鹑?,个别城市甚至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

    女主角尹夏沫的人气虽然稍弱,但她与洛熙相恋,却嫁入豪门的传奇经历,也引起了公众足够的好奇。

    但是《画境》真正造成的轰动依然是在它的正式放映之后。

    电影讲述的故事似真似幻、曲折感人,那将现实和幻境完美地融合在一起的镜头、出人意料的转折、让人落泪的情感和最终使人微笑的结局,震撼了无数的观众!男女主角精湛的演技和完全融入影片故事的感情更是赢来了众多好评!

    《画境》一扫以往国内大片内容空洞名不副实的尴尬,票房收入在短短的时间内创下了近年来的奇迹,甚至有资深影评人说这部电影将是低迷的电影市场的强心针,转折点!

    于是在即将开幕的金鹿电影节上,《画境》顺理成章地以大热之姿被提名了包括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男主角奖、最佳女主角奖等在内的十几项提名,风头之劲唯有去年同样由洛熙主演的《天下盛世》可以竞争一下。

    尹夏沫却无心关注这些。

    她开始担心欧辰。

    他一向只待在书房、卧室和起居室等几处地方,可是这天她午睡起床后,却见到他独自走向了一楼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而且,很久没有出来。

    犹豫了好一阵子。

    她终于走到那房间前敲了敲门,欧辰走出来,见到是她,神情中有些意外和慌乱。

    她看到了他的身后。

    “这是……”

    尹夏沫疑惑地走进去。

    那竟然是一间装修布置好的儿童房!房间里的各种东西都是为至少三岁以上的孩子准备的,床头摆着几只可爱的洋娃娃,小小梳妆台上有着小女孩喜欢的各式发夹,小小书桌里放满了各种文具,而桌上有一本摊开的日记本,似乎刚才欧辰正在上面写着什么。

    看着欧辰不动声色地将桌上的笔记本收起来,尹夏沫心中忽然有种不安,想起楼上那两间婴儿房,她怔了怔,问:

    “这是给女孩子准备的房间,你是不是同样地准备了一间给男孩子的儿童房呢?”

    果然,在这间儿童房的对面,她找到了是一间属于男孩子的。房间里也是一切都准备好了,文具、衣服、玩具、小孩子用的电脑、各种小孩子看的书、甚至墙角还放着一辆儿童自行车。

    “欧辰……”

    尹夏沫惊疑地看着他。

    “……为什么这么早就布置儿童房,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只是布置这些房间让我觉得很快乐。”

    欧辰摸着童床床头的小棕熊,微笑着说。一点一滴,这些房间里的东西都是他亲手准备的,想到以后宝宝能够用到它们,那种快乐和满足在他心间满溢。

    定定地凝视着他的笑容。

    尹夏沫微皱起眉。

    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为什么他会这样着急地要在宝宝出生以前,把宝宝从婴儿期直到四五岁的穿的用的一起备下?难道他……

    虽然他的表现完美得无可挑剔,但是眼底的那抹黯然却始终没有消退。是不是她做的还是不够,是不是他依然介意她和洛熙的过往……

    这一天,沈管家将金鹿电影节组委会送来的颁奖典礼邀请卡送给尹夏沫的时候,她正在给客厅的竹子洒水。望着那张金灿灿的邀请卡,她想了想,问沈管家说:

    “欧辰出去了吗?”

    沈管家恭敬地回答:“少爷没有出去。”

    泡沫之夏小说结局:夏沫结婚了但是弟弟还是死了
    泡沫之夏小说结局:夏沫结婚了但是弟弟还是死了

    暮色渐起。欧辰手中握着水晶酒杯,望着窗外穿流不息的车海。她是在拍戏还是已经回到家中?沈管家应该已经按照他定下的食谱做好了她的饭菜,她今晚会不会多吃些,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