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何以笙箫默小说结局:何以琛放下恩怨,与默笙幸福下去

    发布时间:11-07 阅读: 次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今年的农历年来得特别早,圣诞还没过去多久,转眼就是春节。

    自然是要回Y市过年。Y市离A城不远,平时开车只要三个多钟头,过年路上拥挤,以琛和默笙早上出发,到Y市竟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察觉到身边的人安静了很久,以琛不由转过头,她从昨天就开始瞎紧张,怎么到了Y市反而好了?

    默笙正怔怔的望着车窗外,连以琛长时间停留在她身上的视线都没有感觉到。

    以琛眸中闪过莫名的情绪,顿了下突然开口叫她:“默笙。”

    “呃……”默笙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回头问他:“什么?”

    “你会不会打麻将?”

    打麻将?默笙怀疑自己听错了。

    “阿姨最喜欢打麻将,你要是不会,她大概会很扫兴。”以琛云淡风轻的口气,却刻意把话说得严重。

    默笙一愣,刚刚在脑子里盘旋不去的思绪都飞走了,只剩“麻将”两个字在转。“怎么办?我不太会。”默笙懊恼极了,“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现在准备也来得及。”以琛嘴角扬起浅浅的笑,停车。

    “默笙,我们到了。”

    这样热闹的新年她有多久没过了?

    窗外漫天的飞雪,爆竹声不停的传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年夜饭,听老人唠唠叨叨。

    “你们两个孩子越大越不孝顺,一个交了男朋友也不告诉妈,一个干脆连结婚都不说……”

    以玫朝以琛做个鬼脸:“妈,你都说了一下午了。”

    “难得孩子回来,你就让他们好好吃顿饭,不要一直啰嗦个不停。”何爸说。

    “我看是你厌烦我吧……”何妈转而说起何爸来,怕老婆怕了一辈子的何爸立刻苦了一张脸。

    那头张续听不懂方言,一直吵着要以玫翻译,以玫嫌烦,一个大男人居然开始耍赖。

    默笙笑着听着,习惯了在国外冷冷清清的过年,在这样的温暖气氛里,竟然有不敢开口的感觉。

    饭后何妈果然组织一家人打麻将。以琛早就躲进书房,以玫则主动要求洗碗,于是只有不敢反抗的何爸,默笙和准女婿上台。

    何妈是打了几十年的老手,功力深厚,何爸做了几十年的陪练自然也不弱,以玫的男友从商,算计乃天性。只可怜了默笙在国外待了那幺多年,对国粹一知半解,临时上阵,输得一塌糊涂。

    以琛从书房出来简直不敢相信:“一个钟头不到,你居然能输成这样?”

    默笙羞愧极了,讷讷地说:“运气不好……”

    以琛拍拍她的肩膀叫她站起来:“我来。”

    这才叫势均力敌,默笙在一旁看着越看越有意思,到了一点还不肯去睡觉。以琛赶了两次没用,最后干脆脸一板,默笙只好去睡觉了。

    夜里默笙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开门声,扭开台灯:“完了吗?赢了还是输了?”

    以琛掀开被子躺进去,一脸疲倦:“阿姨一个人输。”

    默笙瞪他:“你们三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的!”

    “何氏家训,赌场无父子。而且阿姨不输光了是不肯歇的。”以琛拉她入怀,“快睡,累死了,都怪你不争气。”

    默笙立刻惭愧得不得了,平时他工作就忙得要死,回家过年还要受这种折磨,真是可怜。于是乖乖地靠在他怀里睡觉,不再吵他。

    半晌,却感到他温热的唇在她颈后游移,默笙微喘:“你不是很累吗?”

    “唔!”以琛的声音模模糊糊的,“我还可以更累一点。”

    年初一早上七点多默笙就醒了,坐起来穿衣服,又被以琛拖进了被子。

    “这么早起来干什么?”以琛困倦地说。

    “做早饭……你松手啦。”默笙使劲掰他扣在她腰上的大手,以琛却连手指都没动一下,默笙懊恼地放弃,“以??!”

    “再陪我睡一会儿。”

    真是!默笙咕哝。“以琛,你今天有点怪。”

    以琛身躯一僵,沉默几秒,声音有点不自然:“哪里怪?”

    “简直像小孩子一样。”默笙抱怨。

    以琛手指微微放松:“别闹,睡觉。”

    外面好像没人走动的声音,默笙妥协了,反正她也挣不开他:“那我再睡一会。”

    可是……这样的睡姿很不舒服哎!

    闭上眼睛不到一分钟,默笙又开始不安分,想把以琛横在她脑袋下的手臂推开。

    怎么一个女孩子睡觉会皮成这样?以琛睁开眼睛:“你能不能不要动来动去?”

    默笙愁眉苦脸的,想睡枕头,枕头比较软比较舒服。

    “……以琛,这样睡你的手臂会很酸的。”

    她还真会“替他着想”,放她自己睡觉的结果大概是两个人一起感冒,还是把她抓好睡得安心些。以琛干脆当做没听到,闭上眼睛自己睡自己的。

    默笙瞪了他半天,还是没辙,又睡不着觉,眼睛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停在眼前的俊颜上。

    以琛……真的很好看哎。

    悄悄的亲他一下,默笙终于有点睡意了,脑子里朦胧地想着待会还是要早点起来……

    结果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居然已经十点多了,以琛不在床上。默笙赶紧起来,穿好衣服走出房间,以琛和何爸正在客厅里下棋。

    默笙不太好意思地叫了声“叔叔”,何爸笑眯眯地朝她点头。

    默笙走到以琛旁边,小声地埋怨他:“你怎么不叫我?”

    “嗯、嗯。”以琛手执棋子,心思都在棋盘上,落子后才抬头说,“去厨房帮下阿姨。”

    “哦。”默笙探头看厨房,就何妈一个人忙来忙去的,“好。”

    何妈看到默笙进来也是笑眯眯的:“小笙起来了?晚上睡得习惯吗?”

    默笙连忙点头,她大概是最晚起床的了,还会不习惯?“阿姨,这个我来弄。”取过何妈手中的菜刀,细细地切起肉丝。

    何妈拿起一旁的青菜洗,一边和默笙聊起天来,东一句西一句地扯些家常,说了几句话突然“哎呀”了一声,想起一个早该问的问题:“看我糊涂的,小笙,亲家公亲家母也在本市吧?什么时候大家吃个饭见见面。”

    默笙一愣,差点切到手指,咬下唇,该不该说呢?抬头看见何妈和蔼善良的笑脸,默笙实在不想欺骗,还是决定说实话。

    “我爸爸……”

    “默笙。”

    欲出的话被打断,以琛出现在厨房门口,脸色有点苍白,下颚绷得紧紧的。

    “这孩子!突然冒出来吓人啊。”何妈拍拍胸。

    以琛表情缓和了些,眼神却没有丝毫放松:“默笙,我的外套你放哪里了?我找不到。”

    “……哦。”默笙怔了怔,洗手去房间。

    外套就在床边的架子上挂着,很显眼的地方,一进房间就能看见。默笙在架子前怔怔地站着,心中翻转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以琛从她身后取下外套。

    “不要胡思乱想。我只是不希望他们对你有什么想法。”他低叹着说:“默笙,你要对我有信心一点。”

    话语中若有似无的苦涩让默笙一阵酸楚,她又多想了。

    “以琛……”

    “我宁愿你马虎糊涂一点,别想那么多。”

    默笙仰望着他。“可是那样你又会嫌我麻烦。”

    “你总算还有自知之明。”以琛揉揉她的头发,“是很麻烦。”

    可是不会心疼。

    “出去吃饭,阿姨应该做好饭了。”

    吃饭的时候何妈又问起默笙的父母,默笙只说父亲已故,母亲在国外。何妈叹息了两声就没多问,一心想着说服大家饭后打三圈,有益身心??上Т蠹叶疾慌醭?,何爸要睡午觉,以玫要带张续去Y市的著名景点玩,何妈也只好悻悻然作罢了。

    以琛昨晚没睡到什么觉,下午用来补眠。默笙早上起得晚,了无睡意,便在他睡觉的时候翻他以前的东西玩。

    一张旧的考卷也能让默笙津津有味地研究半天,看看他那时候的字怎么样,看看他会错什么题?;褂幸澡∫郧暗淖魑谋?,默笙一篇一篇作文看下去。以琛议论文写得极好,基本上都在九十分左右,默笙想想自己那时候议论文每次都只有六十多,不禁嫉妒不已。幸好他抒情文写得不怎么样,找回一点安慰。

    以琛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默笙坐在木地板上翻他以前的杂物,咳了一声提醒她。“何太太,你在侵犯我的个人隐私。”

    “以琛,你醒了?”默笙抬起头,眸子亮亮的,兴致盎然,“还有什么好玩的?”

    她还真的看上瘾了。以琛失笑,拉她起来:“别坐地板上。”

    弯腰翻了翻地上散乱的东西,“阿姨怎么还把这些东西收着。”

    “这张照片你几岁?”默笙递了张旧照片给他。照片上的以琛尚年少,清俊挺拔,穿着Y市一中的校服,捧着奖杯。

    “大概是高一参加全国物理竞赛。”

    “物理?你不是学法律吗?”

    “嗯,不过高中是读理科。”

    “早知道你在一中,我也去一中念了。”默笙说着无限懊悔,“我本来可以去念的,后来想想离家太远了,早上我肯定爬不起来。”

    “幸好你懒。”以琛的语气绝对是庆幸,“让我有个清净的高中。”

    默笙凶凶地瞪了他一眼。“还有照片吗?”

    以琛从上面的柜子拿出相册:“不多,我们家的人都不爱拍照。”

    相册是很老式的那种,看得出有些年代了。翻开首页是一张婴儿照,上面写着——“以琛一百天”。

    照片上的婴儿白白嫩嫩,眉间微蹙,非常有气魄。默笙愣愣地看了半天,不可思议地说:“以琛,原来你生下来就这么严肃。”

    “婴儿哪有什么表情。”以琛蹙眉。

    “有??!”默笙争辩说,“我爸爸说我小时候一看到相机就笑眯眯的。”

    后面大部分是合照,年轻的女子手里抱着孩子,依偎在年轻的丈夫身边,幸福地对着镜头。即使那时候照相技术拙劣,仍然把女子的秀妍无暇和男子的高大英俊展现得淋漓尽致。以琛外貌上则像父亲多一些。

    默笙没再出声,沉默地翻完仅有的一本相册,抬头默默地看着以琛。

    “我没事。”以琛抽走她手里的相册,“那么久了,再多的情绪也淡了。”

    默笙仔细看着他的眼睛,半晌才放心。“我们去看看他们好不好?”

    “等到清明节。”以琛轻抚她小狗啃过似的头发,“等你头发长整齐,不然真成了丑媳妇了。”

    春假并不长,默笙大部分时间被何妈拉在麻将桌上小赌怡情,可惜几天密集培训下来没见一点长进,还是看了台上的牌就忘了自己手里有什么,看着自己的牌就不知道别人打了什么。

    以琛只有摇头叹息,不知道要羞愧自己的老婆天资了了,还是庆幸她将来起码不会在麻将桌上败家。

    明天就要回A城,这晚默笙辗转难眠,以琛在她第三次翻身的时候把她定在自己的怀里。

    “在想什么?”

    “以琛。”黑暗中默笙静了一会,低声说,“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妈妈?”

    以琛把手放在她背上,沉沉的:“没有。”

    “爸爸和妈妈很奇怪……”停顿回忆了一下,默笙说下去,“小时候就感觉妈妈似乎不喜欢我,好像是因为爸爸的缘故,可是也没想太多。后来爸爸事发,我在美国,妈妈和我断了联系,爸爸的老同学才告诉我,妈妈和爸爸在事发前一个月就离婚了,爸爸会在监狱里自杀,其实是因为妈妈也被牵扯在里面,他不想连累她,所以才一死承担了所有的罪名。”

    现在虽然已经没有初闻时的不可置信,默笙的声音仍然很压抑:“我虽然知道他们之间有问题,可是从来没想到严重到这个地步。”

    感觉到她身躯微颤,以琛揽紧她:“过去了就别想了。”他口才虽好,对安慰人却不在行,只是轻轻地拍着她,倒像在哄骗小宝宝。

    何以笙箫默小说结局:何以琛放下恩怨,与默笙幸福下去
    何以笙箫默小说结局:何以琛放下恩怨,与默笙幸福下去

    今年的农历年来得特别早,圣诞还没过去多久,转眼就是春节。自然是要回Y市过年。Y市离A城不远,平时开车只要三个多钟头,过年路上拥挤,以琛和默笙早上出发,到Y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