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酒的海报张张惊艳,不看都不知道脑洞有多大!葡萄酒 信息
  • 美参众两院共和党就税改达成原则一致,或降企业税至21%
  • 文剑:余老走了 乡愁还在
  • 股牛期熊 解密煤焦钢“双面镜”
  • 黄国昌罢免案 挺昌罢昌把握最后一刻冲刺
  • 中国首个超200米高空超长超重弧形观景天桥起吊
  • 别克君越优惠3万元 商务范的选择
  • 北京房价出现同比下滑 新房与二手房价全面停涨
  • 险资持股银行比例逾10%达到6家 多家银行撞监管红线
  • 5家公司占据中国手机市场份额91%
  • 中央组织部划拨中管党费用于纪念建党95周年走访慰问老党员和生活困难党员
  • 【北京泛旅东本车型报价】北京泛旅东本4S店车型价格
  • 咳得睡不着 吃“盐蒸橙子”好了
  • 不用死磕千元美白精华,范冰冰告诉你大黄皮瞬间白一度的秘密!
  • 人物丨那个裸辞的姑娘,后来怎样了
  • 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云中歌小说结局:云歌怀孕流产远走西域

    发布时间:11-12 阅读: 次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霍光走后,刘询就开始削减霍家的势力,去霍成君处越来越少,直到最后绝迹于椒房殿。

    霍光死后的第二年,刘询准备妥当一切后,发动了雷霆攻势,开始详查许平君死因,医婆单衍招供出与霍氏合谋,毒杀了许皇后?;粲?、霍山、霍云被逼无奈,企图反击,事败后,被刘询以谋反罪打入天牢,霍氏一族其他人等也都获罪伏诛?;舫删欢崛ズ笪?,贬入冷宫。当年权势遮天、门客遍及朝野的霍家,转眼间,就只剩了霍成君一人。

    刘询的心腹大患终被拔除干净,随着霍氏的倒台,皇权的回归,两个新兴的权力集团隐隐浮出水面,一个是藏于暗处的宦官集团,以何小七等贴身服侍刘询的宦官为首;一个就是刘询亲手训练出的“黑衣军”,他们掌握了禁军、羽林营,甚至军队。表面上看起来,黑衣军和宦官是刘询的左膀右臂,一明一暗,应该齐心合作,可何小七总觉得黑衣人看他的眼光透着怪异,他总会不自禁地想起那帮被他活埋了的黑衣人,常常大夏天的,惊出一身冷汗。

    孟珏对刘询下一步的动作了然于胸,刘询知道他了然于胸,他也知道刘询知道他的了然于胸。彼此都明白他们两个这局棋下到此,已经要图穷匕首见,但是两个人依旧君是明君,臣是贤臣,客气有礼地演着戏。

    孟珏在霍光病逝不久的时候,就向刘询请求辞去官职,刘询收下了奏章,却没有回答他,只是下令把一品居抄了,将老板打人了天牢。第二日,刘询亲手训练出的“黑衣军’’开始查封城里各处的当铺,搜捕抓人?;褡锏淖锩?,何小七自会网罗,他现在熟读大汉律典,对这些事情很是得心应手,一条条罪名安上去,可谓冠冕堂皇,罪名确凿。第三日,孟珏向刘询要回了辞呈。

    之后,长安城内的商铺不几日就会关门一家,或倒闭一家。

    刘询每次收到何小七的密报,总是无甚喜怒,何小七却是每奏一次,就心寒一次。这些关门的商铺全是皇上已经知道的,孟珏这样做,究竟是向皇上示弱,还是讥讽皇上?孟珏又是如何知道他已经查出这些商铺的?

    等何小七名单上的商铺倒闭得差不多时,一日,孟珏给刘奭上完课,微笑着对他说:“这些年,我能教给殿下的东西已经全部教完。”

    刘奭听后,手慢慢地握到了一起,力持镇静地问:“太傅也要离开了吗?”

    孟珏没有回答,只微笑着说:“你的父皇与你性格不同,政见亦不同,你日后不要当面顶撞他,他虽然待你与其他皇子不同,可天底下最善变的是人心。”

    刘奭抿着唇,倔犟地说:“我不怕他!”

    孟珏未再多说,起身要走,刘奭站起来想去送他,孟珏道:“我想一个人走一走,你不必相送了。”

    刘?'>虽贵为太子,可自小跟随孟珏,见他的时间远远多过父皇,对他有仰慕、有尊敬、有信任,还有畏惧。听到他的拒绝,只能停下来,站在门口,依依不舍地望着他的背影。

    待孟珏的身影消失后,他正要转身进屋,却发现孟珏惯佩的玉珏遗落在地上,连忙捡起,去追孟珏。

    孟珏快到前殿时,看到刘询一身便袍,负手而立,观河赏景,恰恰挡住了他的路。

    孟珏过去行礼:“皇上。”

    刘询抬手让他起来,却又一句话不说,孟珏也微笑地静站着。

    有宫女经过,看到他们忙上来行礼,袖带轻扬间,隐隐的清香。刘询恍惚了一瞬,问道:“淋池的低光荷开了?”

    橙儿低着头应道:“是!这几日花开得正好,太皇太后娘娘赏赐了奴婢两株荷花。”

    刘询沉默着不说话,一会儿后,挥了挥手,让橙儿退下。

    不远处,沧河的水声滔滔。

    刘询对孟珏说:“这些年,我是孤家寡人,你怎么也形只影单呢?”

    孟珏微笑着说:“皇上有后宫佳丽,还有儿子,怎么能算孤家寡人?

    刘询没什么表情地问:“你对广陵王怎么想?”

    孟珏淡淡说:“一个庸才,不足为虑。”

    刘询点了点头,正是他所想,这种人留着,是百好无一坏。

    孟珏却又紧接着问:“臣记得他喜欢驯养桀犬,不知道现在还养吗?”

    刘询眉头微不可见地一蹙,深盯了眼孟珏,孟珏却是淡淡笑着,好似什么都没说。

    好半晌后,刘询淡声说:“你我毕竟相交一场,你还有什么想做而未做的事情吗?朕可以替你完成。”

    孟珏笑:“我这人向来喜欢亲力亲为。”

    刘询也笑:“那你去吧!”

    孟珏微欠了下身子告退,不过未从正路走,而是快速地向沧河行去。刘询刚想出声叫住他,孟珏一面大步走,一面问:“你可还记得多年前的沧河冰面?你我联手的那场血战!”

    刘询呆了一下,说道:“记得!平君后来询问过我无数次,我们是如何救的她和云歌。”

    “你去找刘弗陵时,也杀了不少侍卫吧?”

    刘询微笑:“绝不会比你杀的少!”

    隐藏在暗处的何小七看预订的计划出了意外,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本想派人去请示一下皇上,可是看孟珏直到此刻,都还一副从容自若、谈笑风生的样子,他的愤怒到了顶点。黑子哥他们碎裂的尸体在他眼前徘徊,淋漓的鲜血直冲着他的脑门。

    隐忍多年,终于等到这一日,不能再等!以孟珏的能耐,出了这个皇宫,就是皇上也没有把握一定能置他于死地。

    何小七向潜伏在四周的弓箭手点了点头,率先将自己手中的弓箭拉满,对着孟珏的后背,将盈满他刻骨仇恨的箭射出。

    一箭当先,十几支箭紧随其后,孟珏听到箭声,猛然回身,一面急速地向沧河退去,一面挥掌挡箭??墒抢追撞痪?,避开了第一轮的箭,却没有避开第二轮的,十几支箭钉入了他的胸膛,一瞬间,他的前胸就插满了羽箭,鲜血染红衣袍。

    刘询负手而立,站在远处,淡淡地看着他,他也看着刘询。

    沉默中,他们的视线仍在交锋,无声地落下这局棋的最后一颗子。

    刘询的眼睛内无甚欢欣,只是冷漠地陈述一个事实:“我们终于下完了一直没下完的棋,我赢了。”

    孟珏的眼睛内亦无悲伤,只有淡然的嘲讽:“是吗?”

    淡然的嘲讽下,是三分疲惫、三分厌倦、四分的不在乎。他的身体摇摇晃晃,再站不稳,巨痛让他的眼前开始模糊不清,刘询的身影淡去,一个绿衣人笑着向他走来。他的唇畔忽然抿起丝微笑,看向了高远辽阔的蓝天。在这纷扰红尘之外,悠悠白云的尽处,她是否已经忘记了一切,寻觅到了她的宁静?

    她真的将我全部遗忘了吗?

    她的病可有好一些?

    今生今世不可求,那么只能修来生来世了……

    他的身体向后倒去,身后正是滔滔沧河,身体入水,连水花都未溅起,就被卷得没有了踪影。

    何小七轻声下令,隐藏在暗处的宦官迅速消失不见,一丝痕迹都未留下。一群侍卫此时才赶到,刘询下令:“封锁河道,搜寻刺客尸体。”

    张安世和张贺气喘吁吁地赶到,也不知道张贺脸上的究竟是汗水还是泪水。他刚想说话,被张安世一把按住,拖着他跪了下去。

    张安世恭敬地说:“皇上,沧河水直通渭河,渭河水连黄河,长安水道复杂,张贺却很熟悉,不如就让张贺带人去搜。”

    刘询对张贺的信赖不同常人,闻言,点头说:“张爱卿,你领兵去办,此事不要声张,只向朕来回报。”

    张贺呆了一瞬,反应过来,忙磕头接旨。起身后,一边擦汗,一边领着兵沿沧河而去。

    张安世这才又磕头向刘询请罪:“听闻霍家余孽袭击皇上,臣等护驾来迟,有罪!”

    刘询却半晌没说话,张安世偷偷抬眼看,发觉刘询的眼睛正盯着侧面。张安世将低着的头微不可见地转了个角度,看见不远处的雕栏玉砌间,站着太子刘?'>,他眼中似有泪光,看见皇上,却一直不上前行礼,甚至连头都不低,毫不避讳地盯着刘询。一会儿后,他突然转身飞快地跑掉了。

    张安世不敢再看,额头贴着地,恭恭敬敬地跪好。

    半晌后,张安世看见刘询的袍子摆飘动起来,向远处移去,冷漠的声音从高处传来:“你们都下去吧。”

    刘询向前殿走去,走到殿外,看到空荡荡的大殿却恍惚了,我来这里干什么?大臣们早已散朝了!

    随意换了个方向走,看到宣室殿的殿宇,想起那也是座空殿,只有一堆又一堆的奏折等着他,可是他现在却感到难以言喻的疲惫,只想找个舒适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会儿。

    他又换了个方向,走了几步,发觉是去过千百次的椒房殿,虽然已是一座空殿,他心头仍是一阵厌恶,转身就离开。

    刘询左看右看,竟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未央宫,未央宫!说什么长乐未央?这么多的宫殿,竟然连一座能让他平静踏实地休息一会儿的宫殿都找不到。

    不知不觉中,他走出了未央宫。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商铺的生意兴旺,人们的口袋中有钱,似乎人人都在笑。田埂上,是荷锄归家的农人,还有牧牛归来的牧童,用杨树皮做的简陋笛子吹着走调的欢乐,看到刘询,牧童大大咧咧地腾出一只手,指指路边,示意他让路,刘询也就真退让到一边,让牧童和牛群先行。袅袅炊烟下,竹篱茅屋前,妇人正给鸡喂最后一顿食,一边不时地抬头眺望着路的尽头,查看丈夫有没有到家,看到刘询盯着她发呆,她本想恼火地呵斥,却又发现他的目光似看着自己,实际眼中全是茫然,妇人以为是思家的游子,遂只扭转了身子,匆匆进屋。

    刘询穿行过一户户人家,最后站在了两处紧挨着的院落前。别家正是灶膛火旺、菜香扑鼻时,这两个院落却了无人影,瓦冷墙寒。

    刘询随手一摆弄,锁就应声而开,他走到厨房,摸着冰冷的灶台,又去堂屋,将几个散落在地上的竹箩捡起放好,看到屋角的蛛网,他去厨房拿了笤帚,将蛛网扫去。干着干着,他竟扫完屋梁扫窗棂,扫完窗棂又扫地,后来索性打了桶井水,拿了块抹布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虽然多年未做,可也不觉手生,一切都很自然,似乎昨天、前天他都曾帮着妻子做过这些。

    屋子里里外外都变得亮堂、干净了,他却仍意犹未尽,看到里屋的旧箱笼,就全部打了开来,想要整理一下。箱子大多是空的,只一个旧箱子里放了几件旧衣服。

    他隐隐约约地想起,当刘弗陵赏赐了侯府后,他让平君准备搬家。平君连着几案、坐榻,甚至厨房的碗碟都要带过去,他笑着摇头,让她把捆好的东西全部拆开,放回原处。拆到衣服时,平君死活不肯扔,箱子里的这几件是他随手翻着,硬扔回箱子里,不许她带的。

    “这些衣服大补丁重小补丁,你就是赏给侯府扫地的丫头都不会有人要,你带去做什么?是你穿,还是给我穿?”

    平君说不出话来,没有补丁的旧衣服,她却仍不肯放手,他也只能叹一声“穷怕了的人”,便随她去。

    刘询随手拿起一件旧衣服细看,是平君做给他的旧袄子,袖口一圈都是补丁。平君为了掩饰补丁,就借着花色,绣了一圈圈的山形鸟纹,两只袖子,光他能辨别出的,就有三四种绣法。她花尽心思后,硬是用劣等的丝线描绘出了最精致的图案,将补丁修饰得和特意的裁剪一样。

    刘询的手指头一点点地摩挲着袖口的刺绣,最后他忽然将袄子披在了身上,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坐着。

    何小七先前在院子外面还能听到院子内的动静,虽觉得声音古怪,但在刘询身边多年,他已经学会少说话、少好奇。后来却再听不到一点声音,他耐着性子等了很久,天色渐黑,可屋子里仍然没动静,他不禁担心起来,大着胆子,跨进了院子,入眼处,吃了一惊,待从窗户看到刘询大夏天竟然披着个袄子,更是唬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刘询睁开眼睛,淡淡一瞥,何小七立即软跪在了地上:“皇……皇上,天……天有些晚了。”

    刘询静静站起,将身上的袄子仔细叠好,何小七想去拿,刘询却自己珍而重之地拿在了手里。一边向外走,一边吩咐:“将屋子锁好,派人看着点,还有……旁边的房子。”

    “是!要派人来定时打扫一下吗?”

    沉默了一会儿后响起了两个字:“不用。”

    何小七看着窗明几净的屋子,心有所悟,安静地锁上了院门。

    刘询没有回宫,仍在乡野间闲逛??吹教锛涞赝仿桃獍蝗?,果树藤架花叶繁茂,家家户户灯光温暖,他似微有欣悦,却也不过一闪而逝。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月亮刚刚升起,如少女的弯眉,挂在东山顶上,带着一股羞答答的妩媚。田野间的虫儿好像约好了一般,纷纷奏起了自己的乐器,此起彼伏,互相唱和。萤火虫也打起了小灯笼,翩跹来去。

    云中歌小说结局:云歌怀孕流产远走西域
    云中歌小说结局:云歌怀孕流产远走西域

    霍光走后,刘询就开始削减霍家的势力,去霍成君处越来越少,直到最后绝迹于椒房殿?;艄馑篮蟮牡诙?,刘询准备妥当一切后,发动了雷霆攻势,开始详查许平君死因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