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小说推荐平台

美人为馅小说结局:徐司白死了,白锦曦恢复了身份

发布时间:01-19 阅读: 次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 一片寂静中,唯有一个人,以枪撑地,踉跄着站了起来。

而苏眠望着他,望着他胸口的枪伤,忽然低下头,拼了命似地在沙发、茶几、书桌各处翻找。明知希望渺茫,可还是想找着钥匙,找到出路,立刻去找他。

然而韩沉没看到,苏眠也没注意到,躺在地上的a,正缓缓合上眼睛。而他嘴里,仿佛游魂呓语般,颠三倒四,念念有词。

“s……s……

姐,姐……我没杀韩沉……别伤心。”

他闭上眼,断了气。

姐,我终于还是没杀他。抬手的瞬间,意念已发生偏差,偏离了他的心脏。

我想,这不是背叛。真的不是。

因为s说,要给你想要的生活。所以韩沉不能死。

因为我其实已经深深知道,早就知道,这一场悲歌般的人生,错的是我们。我只是无法再回头,也不想再回头。

我们的人生或许有一个错误的开始。

我们却已让它错误的结束。

……

苏眠打不开门。

r已决意赴险,r一心替徐司白守着她,又怎么会给她逃脱的机会?她用后背抵在门上,用完好的那只手,狠狠一捶门。

“韩沉!韩沉!”她大声喊道。她不知道韩沉距离她多远,只希望他赶紧到密室中来,在撞击发生之前。

韩沉已经缓缓站直了。他就像一尊雕塑,茕茕孑立在一地尸身中。

就在这时,震动传来。

苏眠霍然抬头,看着仿佛地震般,开始整个震颤的房间。而与她相距不知多远的土丘之上,韩沉也猛地抬头,看着摇晃的空间,和瞬间开始掉落的土块和砖木。

这不是普通的震动。这震动无处不在,并且越来越强烈。苏眠几乎是用尽全力大喊道:“韩沉!我在这里!”

——

汉江隧道。

地铁已经高速驶入。

“你准备好了吗?”唠叨问。

冷面点头。

“都快死了,你就不能多说两句话吗?”唠叨忽然笑了。

冷面静默片刻,也微微一笑。

“有点舍不得。”他轻声说。

唠叨在剧烈的震动中点了根烟,抽了口:“舍不得你的新女朋友?”

“嗯?;褂衅渌?。”

“那就让她和他们,永远记住你吧!”唠叨感叹道。

“忘记更好。”冷面轻声说,然后拿起了通讯器,“秦队,我们已经就位。十秒钟后强行转向撞击隧道壁,力争避开半岛酒店。完毕。”

他挂断了通讯器。那头,秦文泷却几乎是热泪盈眶。

地铁原本的撞击终点是半岛酒店地下的站台,也等于是直接撞在地基上。他俩若是提前跳车,就能逃生。

但如果,他们手动驾驶地铁,在那之前,强行转向,撞向轨道壁。而技术工程师们亦提前对轨道进行破坏,两方作用,就有可能让地铁提前停下,并且让爆炸提前发生。这样,半岛酒店就不会倒塌,周围尚未撤离的数千市民,就有了生机。

“冷面,唠叨……”秦文泷站在如潮水般仓皇溃退的人群中,对着汉江的方向,无声地敬了个礼。

——

地底。

在韩沉站起来的同一瞬间,另一个人影,出现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r。

浑身是血,脸色苍白的r。苏眠的攻击,已令他如同纸人般虚弱,血也从他胸口,淌了满地满身。而他看着韩沉,又看着满地的死人,亦找不到徐司白。刹那间,已明白所有,顿时面如死灰。

韩沉捂着胸口,缓缓抬枪,对准了他。而他亦不知是哪里来的冲动,突然对韩沉露出诡谲冰冷的笑容,弯腰一把抓起地上的、离他更近的??仄?,转身就跑。他身后是一片黑暗,顷刻间便不见踪迹。而这时,震动更剧烈,头顶的坠落物更多。

就在这时,苏眠看到韩沉忽然回头,朝她看了一眼。

竟是与徐司白坠落前相同的举动,转头,看了她一眼。英俊的脸,漆黑而望不见的的双眼。

这一眼,只看得苏眠肝肠寸断。转眼间,他已捂着胸口,朝r的方向追去。

“韩沉!”

画面中的一切瞬间崩塌,屏幕骤然全黑。苏眠听到了山崩地裂般的轰鸣声,然后整间密室突然失去光源,陷入深夜般的漆黑中。

而她站在黑暗中,无声泪流满面,悲痛得难以自已。

——

近了。

更近了。

前方有烟尘遍布,前方也有机械最后的轰鸣。

唠叨与冷面,站在驾驶室内,看着车头猛烈撞击墙壁,看着车体像是遭受撕裂般的力量,每一节车厢,似乎都在四分五裂。

其实已经站不稳了,撞击的力量将他们甩来甩去,撞在车顶上,撞在窗玻璃上,头破血流,面目模糊。

可偏偏这种时候,唠叨还在唠叨。

“喂,还记得……小篆说过的那段话吗?”

冷面拼命掌控着方向,让撞击发生得更深更快。他的声音也几乎被轰鸣声淹没:“记得。”

唠叨的声音里也有笑意:“对哦……怎么不记得,那货得意得很,专门做了小抄,贴在我们每个人的电脑上了。”

两个声音,齐声响起,断断续续,已听不太清晰。

“我们是黑盾。

我们面对的,是最可怕的案件;

我们追捕的,是最凶残的罪犯。

我们是放在黑暗边界上,一块最坚硬牢固的盾牌。

永不被磨灭的铁血意志。

永不让被我们?;さ娜耸?。

请选择让我死去,

就让我死去。

我们虽死犹生。”

唠叨醒来时,首先看到的,是四散的火光,然后就是刺鼻的烟气。他咳嗽两声,一把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残缺座椅。

没死,居然还没死。他心中一阵狂喜。

“轰”一声巨响,只震得他耳根发麻,转头望去,原来后部某节车厢,已经被炸得粉碎。他吓得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爆炸还在持续,这一秒没死,下一秒就不一定了。

一抬头,就看到冷面整个人趴在驾驶面板上,满头是血,一动不动。在唠叨刚才短暂的昏厥间,依稀记得自己倒下后,直到最后一秒,冷面都还在顽固地驾驶着地铁。

唠叨只觉得全身冰凉,也不管他是死是活,抓起他就往驾驶室外拖。

妈~的!卡住了!

驾驶室早就被挤压得变了形,他勉强从半扇门缝中挤了出去,再拖冷面,却实在是拖不动了。

“草……草……草!”他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眼泪都快掉下来,“冷面!你醒醒??!妈~的赶紧逃命??!老子不能丢下你,快醒!”

但以他的目力,竟无法准确估计冷面到底受了多重的伤。只见他一张脸苍白无比,手也冷得吓人,眼看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啊——”唠叨一声哀嚎,几乎是疯狂般,使劲地拽着他。

“唠叨!冷面!”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焦急的声音传来。唠叨一回头,看到来人,狂喜得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周小篆带着几名刑警,正从隧道里一扇小门冲出来,朝他们跑来!

“快!”唠叨大喊,“冷面卡住了!”

众人一拥而上,两个刑警砸碎车门,成功将冷面拖了出去。唠叨看着他们沉肃而年轻的面容,只觉得今天即便死,也是死而无憾!因为这里随时可能爆炸,小篆他们却冒着生命危险,不放弃最后一点希望,下来营救。

唠叨体力早已透支,受伤也极严重,此刻见冷面终于获救,他眼前一黑,晕倒在地。小篆和其他刑警看得心惊胆战,立马背起两人,跑进隧道壁的那扇小门中,跑进通道里。

关上门,一行人立马拼了命似地往上跑。刚跑了几步,就听到门外传来连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只震得众人脚步踉跄,耳膜也阵阵发疼。

一名高大的刑警背着冷面,小篆背着唠叨,继续往地面跑。冷面依旧昏死着,对着震天的爆炸声毫无察觉;而唠叨大概是昏昏迷迷,在小篆耳边残喘问道:“楼,没事吧?”

小篆埋头往前跑,闷声答:“你们虽然沿路撞击,减缓了不少冲撞力,最后才撞在地基上。但楼,还是慢慢塌了。就在刚刚。”

“草。”唠叨有气无力地骂了句。

“建筑质量太差。”小篆答,“好在人群都上桥疏散了,没有太大伤亡。”

“嗯。”唠叨应了声,又问,“老大……和小白没事吧?”

小篆的眼泪忽然掉了下来。那眼泪一旦决堤,就跟止不住似的。他就这么背着唠叨,一边哭一边跑。

“没事!”他执拗地说道,“他们一定没事。虽然楼塌了,但是桥没有炸。秦队说桥没炸,就说明老大他们成功了。老大多牛逼的人啊对不对,他们一定没事,一定……会回来!”

——

地底。

被掩埋如同封墓般的地底。

残垣、断柱、灰土、火光。

无一处不混乱,无一处不压抑。死亡气息的压抑。

一面缀着火光、坑洼不平的土坡上,躺着两个人。

两个人都一动不动。

韩沉躺在那里,当他睁开眼时,首先看到的,是满目的倒塌和堆积。他的眼睛里全是血,以至于眼睫被沾在一起,不太睁得开。

然后他看到,r就躺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睛就这么睁着,胸口除了那支木块,还有韩沉之前射给他的一枪。他已然气绝。而爆炸??仄?,就掉落在两人中间的位置。

韩沉躺着,没有动。

他的意识,有些恍惚?;秀奔?,却好像看到了多年前的苏眠。洁白的校舍,温柔的绿荫,她站在树下,穿着色彩飞扬的裙子,眸若繁星,转头望着他笑。

韩沉忽然就笑了?;夯旱?、唇角露出一丝笑意。

他忽然又想起,两人相认后,苏眠曾经问过他的一句话。

她说:韩沉,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我???

那时他答什么?

他说: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就这么喜欢你。

喜欢你,从那么年轻的时候起。男人真正的爱,像炽烈而压抑的火,分离或是相聚,你让我如何停止?

模模糊糊间,他忽然又想起,在江城的那一天。

那个傍晚,暮色笼罩的房间。他在屏风后心烦气躁的抽着烟,他想他已经找了她1892天,为什么还没找到,为什么她还不出现。

然后她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一身干净的警服,干净的脸。完全像是另一个人,却又似曾相识。

后来才明白,原来那是他唯一爱过的容颜。

浓浓的倦意,再次袭上心头。他的身体已经疲惫得无法挪动半点。他甚至能感觉到,身上的伤正在持续透支着他的生命力。他想闭上眼,就这样闭上眼。闭上眼,静静地想她,想他们俩这一生。即使已没有未来,他也从未失去。

……

哨声。

清翟得仿佛幽灵般的哨声。

就这样轻轻地、钻入他的耳朵里。

那声音太小,也太微弱。他已分不清那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是他听多了她的召唤已经迷失了意志,还是她真的在。

“瞿——瞿——”一声又一声。听不清,辨不明。在这黑暗覆顶的地底。

韩沉的眼泪,忽然就从眼角滑了下来。

然后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用尽全身力气,开始爬。慢慢地,往她的方向爬。

——

同样的哨声,在这幽闭而漆黑的空间里,萦绕穿行。

它唤醒了另一个人。

另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

他满身是血,躺在地基之下。他处于漫长而混沌的昏迷中,生命里一点一点流失,直至听到了她的哨声。

他睁开了眼睛,缓缓地、睁开温和清隽的双眼。

求死,抑或是求生。只在一念之间。

她,或者终将没有她?

他就这么躺着,躺着听了很久,听着她的哨音。

然后他没有动。

他闭上了眼睛。

就这么闭上了眼睛。

……

我爱的人,我心爱的人。

你的哨声,是他生的勇气。

也是我死的决心。

——

苏眠背靠着冷硬的门,周遭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其他人。她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

她只是拿着哨子,一声又一声地吹着。她的嗓子已经哑了,胳膊已经痛到麻木。她甚至觉得已经没有太多感觉,只是一直吹着,吹着。

就吹到,她吹不动那一刻为止。

她抬起眼,看着漆黑如同深渊般的虚空。眼泪已经干涸,她想,大概就在这地底。他们一起被掩埋,终将成为同一堆白骨。也许,还能被埋在一起。

推荐: 美人为馅番外
美人为馅小说结局:徐司白死了,白锦曦恢复了身份

一片寂静中,唯有一个人,以枪撑地,踉跄着站了起来。而苏眠望着他,望着他胸口的枪伤,忽然低下头,拼了命似地在沙发、茶几、书桌各处翻找。明知希望渺茫,可还

一本实在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实在小说|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实在小说|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实在小说 www.shizhaizi.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